多情溺我

作者:池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颜乐走后,周亦白收拾了一下屋子。
      想到颜乐说的那些话,周亦白心底还是有些迟疑。
      
      跟周绪林解释——
      他会信吗?
      
      周亦白并没有这个把握。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周亦白就是和母亲一起过的,周绪林几乎从来没有来看过他。
      
      邻居们都说,他父亲是个有钱人,但不是个好人,看着他们母子俩这么落魄,也不见接济一下,可见心肠硬到了什么地步。
      
      但母亲病危的时候告诉他,让他不要怪他父亲,因为周绪林不知道他们的消息,周母搬了家后,从来都没联系过他。
      
      如果不是后来重病,周母实在没办法了,都不会求周绪林帮忙。
      
      周亦白自己发呆了一会,最后还是换上了一身干净一点的衣服,又去了一趟周家。
      等到晚上八点,周绪林才回来。  
      
      看到门口等着的周亦白,他有些惊讶,又有些担心:“亦白,你怎么来了?”
      他是打算过段时间等秦秀仪气消了一点之后,再去接他回来的。
      
      “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周亦白语气冷静,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像是为了完成答应颜乐的承诺而来。
      
      “都回家了,就先进去吧。”
      
      周绪林想拉着周亦白进去,但是周亦白不肯,“不用,就在这说吧。”
      
      他把那天的事情很简单地说了一下,不偏不倚,也没有委屈和诉苦,淡定得像是在说别人的话一样。
      
      “我要说的就这些,你信不信都没关系。”
      
      周亦白转身要走,周绪林突然拉住他:“亦白,上次偷东西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秦阿姨冤枉你了?”
      
      周亦白顿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周绪林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他想起上次周绪林还给了他一张卡,还让他不要干那些不好的事情,语气里明显是不信任。
      而现在……
      
      “如果我说不是我偷的,你信吗?”周亦白反问。
      “信。”周绪林这会难得有个当父亲的样子。
      
      他之前夜里,看见过秦秀仪偷偷摸摸翻他的东西,当时他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周亦白也没太大的感动,只是淡淡解释了句:“不是我偷的。”
      至于那些东西怎么去他房间的,就要问秦秀仪了。
      
      “爸知道了。”周绪林脸上闪过一抹心疼,低声道:“亦白,你明天就搬回来吧。爸跟你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再说吧。”
      
      周亦白对回周家这件事,并没太大的兴致,转身就离开了。
      
      ***
      第二天周苒出院,好在没留下什么明显的疤痕,影响不大,周绪林亲自去接的人下班。
      
      一到家里,周绪林就开口道:“苒苒,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好不好,爸爸有点事要跟妈妈说。”
      
      “好。”周苒乖乖回了房间。  
      
      秦秀仪看着周绪林,充满戒备道:“你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会同意你再把他给带回来的,周亦白就是个害人精。害死了他妈不说,现在又想来害我们。”
      
      “啪”的一声,一巴掌甩在了秦秀仪的脸上。
      
      秦秀仪一时被打蒙了,怔怔地看着周绪林。
      
      周绪林面色凝重,冷言道:“这日子你要是真不想过了,我们就离婚吧。”
      
      “周绪林,你这是什么意思?”秦秀仪一时被吓懵了,知道他这次是认真的,也不敢再和平时一样胡搅蛮缠。
      
      “没什么意思,我这些年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们秦家,都是仁至义尽。秦秀仪,你自己想想你干的那些事情,竟然用下作的手段是冤枉一个小孩,连自己的女儿也利用,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秦秀仪脸色发白:“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
      周绪林毫不留情地甩开了她的手。
      
      “你上次冤枉亦白偷东西过后,又在我衣服里鬼鬼祟祟翻东西,是不是又想冤枉他?自从那次过后,亦白每次出门都会把门锁上,所以你才没有下手的机会,所以你又把那些东西还回来了。”  
      
      周绪林越想越气愤:“秦秀仪,我过去只当你脾气差了点,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人。还有这次,苒苒受伤,你说是亦白故意的,我们现在要不要进去问问苒苒,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周绪林就要拉秦秀仪去找周苒对峙,秦秀仪立马就怂了,抱着周绪林的大腿求情道:“苒苒刚刚才出院,你别去吓唬她。”  
      
      “秦秀仪,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没有一个做母亲做妻子的样子。”周绪林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
      
      秦秀仪哭道:“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可以把他接回来,我以后也不会再对他做什么了。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秦秀仪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一但周绪林动起真格来,她心里还是害怕的。  
      
      她当初也就是吓唬吓唬周绪林,从来没有想过真的离婚。一旦离婚了,她知道自己肯定抢不到孩子,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生活。
      她是真的怕了。
      
      “绪林,我们这么多年夫妻感情,我也陪你吃了那么多苦,你不能对我这么无情。”
      
      周绪林冷嗤一声,吃苦,秦秀仪跟着他哪里吃了什么苦。
      
      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他的事业已经好起来了。真要说吃过苦的,就只有周亦白的母亲跟着他才叫吃了苦。
      
      秦秀仪哭得眼泪汪汪的,周绪林被她吵得心烦,冷声喝道:“哭什么,日后再让我看见你欺负亦白一次,就休怪我不念及情分了。”  
      
      “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他的。”秦秀仪连连保证。
      周绪林这才决定放她一马,但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地离开了。
      
      ***
      又过了几天,周亦白在颜乐的软磨硬泡下,才又搬回了周家,秦秀仪也没再像上次一样给他甩脸色。
      
      只是淡淡扫了一眼,然后就出去玩牌了,让自己眼不见为净。
      
      颜乐帮忙把东西都放回他的房间里,在他的身边各种瞎折腾,两人正吵闹着收拾的时候,颜乐突然看到站在门口的周苒。
      
      “苒苒,站在门口干什么,怎么不进来?”
      周苒似乎有些不敢,颜乐直接走到她身边将她牵了进去。
      
      “看到哥哥回来,高不高兴?”颜乐眯着眼睛问道。
      “高兴。”
      
      周苒怯怯地看了周亦白一眼,然后走到他的身边,主动认错道:“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周亦白并没有怪过她。
      
      颜乐拉着周苒过去一起坐下,还哄道:“待会等帮哥哥东西都收拾好了,然后跟哥哥一起去姐姐家里一起吃饭好不好?”
      
      “嗯嗯。”周苒开心地点了点头。
      
      ***
      老太太知道颜乐要带人回家来吃饭,特意让人多做了几个菜招待,颜乐了结了一桩心事,连胃口都变好了。
      
      只是喜欢给人夹菜的习惯依旧没有改掉,看见周亦白碗里空了就忍不住再加点上去。
      
      “乐乐,你让小白自己来吧,万一小白不喜欢你夹的这些菜。”
      
      颜乐看了眼周亦白,开口道:“没事,你要是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丢我碗里就行,我不嫌弃你。”
      
      反正她也不挑食,什么都吃。
      刚说完,只见周亦白就将碗里的胡萝卜都挑给她了。
      
      颜乐打趣道:“你怎么突然间这么不客气了?”
      
      这要是按照他以前的性子,就算不喜欢,只怕也会咽下去,怎么可能做出夹到她碗里这种事情。
      
      周亦白应道:“你刚刚自己说的。”
      这种破天荒的主动,是周亦白这十几年里头一回。
      
      周亦白心想,既然颜乐这么非要闯入他的世界,那他也就接纳了,从此就不再是一个人。
      
      颜乐弯唇朝老太太说道:“奶奶,你有没有发现,小白好像比以前可爱一点了?”
      
      老太太笑了笑。
      
      活了一辈子,老太太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尤其像周亦白这种,习惯了将自己藏匿,不进入别人的领地,也不允许别人进入自己领地的人,一旦开始接纳,必将付出全部的真心。
      
      大概也只有像颜乐性子单纯又毫不计较的人,才能让周亦白这样对她。
      
      吃完饭,老太太开口道:“乐乐,你妈妈帮你安排的书法老师,明天就来上课。”
      
      颜乐惊了一下,“明天?”
      “嗯。”
      
      杨馨兰每年暑假都会给颜乐安排书法老师,美术老师,外教老师,培养她各种各样的兴趣。
      
      颜乐面露疑惑:“奶奶,可是我明年就高考了,不找人给我补补课吗?”
      其他同学都开始补课了。
      
      “不用补课,你自己复习复习就可以了。”
      颜乐面色一囧,这好像有点难为她了,她成绩本来就一般,还不补课,她爸妈心也太大了点。
      
      颜乐不想一个人上书法课,太闷了,拉着周亦白撒娇道:“小白,你也来跟我一起上课吧。”
      “不来。”
      
      周亦白拒绝后,原本以为颜乐会跟他撒娇求情的,但是颜乐什么都没说,还让他有些反常。
      
      但第二天颜乐出现在他房间门口,并且强行将他拉下去陪她一起上课的时候,周亦白突然就明白,她昨天为什么这么老实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