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作者:望三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蛇化蛟的过程,要蜕几次皮他们并不知道,但捡到的这层不是凡品,无奇峰上炼器的弟子们见到后更是爱不释手。
      
      裴云舒身上还穿着外衣,是无止峰上的道服,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裴云舒从未穿过薄纱,也未曾穿过这个颜色的衣服。
      这还是那条蛟蜕下来的皮……
      
      他稍稍迟疑,三师兄却以为他是不愿,哈哈大笑着走进,扇柄一勾,灵活地解下了裴云舒的腰带。
      裴云舒退后的动作慢了一步,白色的腰带就猝不及防下松开垂落地面,外衫解开,里面崭新整洁的里衣也露了出来。
      
      “三师兄,”裴云舒皱眉,他眉眼罩上一层不喜,“下不为例。”
      
      云蛮连忙讨好地笑了几下,捡起地上的腰带放在石桌之上,“师弟,别生气,师兄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
      裴云舒抿着唇,不想看他,拽着袖口将外衣脱了下来。
      
      云忘自然而然地接过他手上的外衣,叠好放在自己的腿上,放好后,一股清香就从衣服上飘到他的鼻端。
      皂角和灵植的清香,还有一些无止峰特有的檀香味道。
      
      裴云舒接过那件衣衫,虽做成了薄纱的样子,但触手仍然一边冰冷,好似昨晚强行攥着他手腕的手,和轻轻一点落在裴云舒脸上的唇。
      他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倏地转过头往四周看去,风吹草动,无一丝不对,好似刚刚升起的那股被窥视的感觉,也只是他的错觉。
      
      大师兄跟着他的视线往周围看了一圈,什么也没看到,“师弟,有何不对?”
      裴云舒迟疑着摇摇头。
      云景看他仍在出神,叹了口气,上前拿过衣衫,从一侧的手臂穿过,给他套在了身上。
      
      黑色薄纱穿在裴云舒的身上,衣角飘起,更衬得他肤白如玉,翩然欲仙的感觉非但没减,反而添上了几分肃杀之意。
      云忘盯着大师兄给裴云舒披上外衣的手,忽而笑了,“大师兄对四师兄真好。”
      
      旁边的云蛮听闻,笑着道:“师兄和师弟的感情一向挺好。”
      
      薄纱一上身,确定合身之后,裴云舒就把它给脱了下来,这是烛尤的皮,穿在他的身上,只是想想便感觉无比的怪异。
      “难得看到师弟身上换了一种颜色,”三师兄赞道,“山下的成衣铺各种颜色的成衣都有,好似哪一种放在师弟身上,都格外合适。”
      
      他惯是会说,裴云舒本还因为他解开自己腰带的事想要当做没听到他说的话,但听到山下二字之后,又忍不住多问:“山下还有什么?”
      “东西可多了,”三师兄摇摇扇子,又拿扇子敲敲云忘的肩膀,“小师弟,和你云舒师兄说说,你在山下,师兄都买了什么好东西给你。”
      
      裴云舒就跟着去看云忘,他的神情专注,黑眸也无比认真地聚集在云忘的身上。云忘笑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盒女子用的胭脂。
      胭脂盒格外精致,被雕刻着镂空的花草河流,云忘把这盒胭脂推到了裴云舒面前,“师兄,你猜猜这是什么?”
      
      裴云舒已经在无止峰上待了许多年,即使是上辈子,偶尔一次的下山也从未深入凡间集市,他拿起这精致的小盒,发现可以打开,心中犹疑,等看到木盒里头细细的红色粉末后,才了然,“是胭脂?”
      云忘点头,轻轻道:“既然师兄答对了,那这盒胭脂,就送予师兄好了。”
      
      裴云舒:“给我能做什么?”
      
      这盒胭脂磨得极细极艳,颜色鲜艳而亮丽,裴云舒羊脂玉般的指尖放在一旁,一白一红,色彩强烈地蹦入别人眼中。
      “师兄,”云忘握住他的指尖,将他的手放在石桌之上,白皙的食指沾了一点胭脂,在裴云舒的手背上抹出一道红色,“这颜色可好看?”
      
      裴云舒抽出了手,抽出手帕擦拭,“小师弟,好看是好看,但我用不上。”
      他把胭脂重新推到云忘面前,云忘垂眸看了一眼木盒,目含秋波地睨了裴云舒一眼,笑容变大,“师兄,真的不要?”
      
      裴云舒摇了摇头。
      云忘就收起了胭脂,转而和他讲起山下其他的事。
      
      他自幼在凡间长大,小小年纪受了不少风霜,也见识过许多凡间物事,说起东西来趣味横生,本来随意听听的大师兄和三师兄,也越发聚精会神起来。
      更何况是裴云舒。
      
      夕阳西下,直至滔天兽在门外不耐地吼叫几声,几个人才如梦初醒。
      “小师弟辛苦了。”云景倒了杯水递给云忘。
      
      云忘朝他灿然一笑,双目灵动,“师兄听的喜欢就好。”
      无止峰养人,凌清真人又格外看重云忘,因着云忘还不能辟谷,每日的吃食都由人专门烧炙奉上,这几日下来,他反倒越发面如桃花了起来。
      
      大师兄笑道:“快些回去吧,想必师父也开始担忧了。”
      云忘点点头,正要走,又忽而低下了头,小心翼翼道:“师兄,那蛇皮,真的有云忘的份吗?”
      “自然。”云景颔首。
      
      云忘就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条剑穗,欢喜地塞到大师兄的手里。
      
      门外的滔天兽,吼声中已经带上了明显的不耐。
      云忘朝着院外走去,转身离开前,他特地看了一眼裴云舒。
      
      裴云舒看着他们的目光没有一丝波澜,好似即使与自己如此要好的大师兄对新来的师弟多多照拂,也不会在他的心里留下多大的影子,即便师兄们被他这个小师弟夺走,他也能若无其事地移开眼。
      他手上的那道胭脂已经擦去,身上的道袍不染尘埃,云忘刚刚帮他拿着衣服,即使拿了再久,也不敌一个净身术的作用。
      
      云忘回过头。
      他深陷世俗,云舒师兄却好似要羽化登仙。
      他生平最厌恶这样的人,好似看破了红尘,实际连红尘也未曾体会。
      
      师兄们对云舒师兄是如此的好,好到大师兄为云舒师兄穿上外衣时,那只手看在云忘眼里,实在是碍眼的很。
      他莫约是讨厌裴云舒讨厌到了极点,因此才想着夺走他身边人的宠爱,最好谁都不许去碰裴云舒,谁都不许用他们的手给裴云舒穿上衣衫。
      
      滔天兽利齿外露,懒洋洋地瞥了云忘一眼,金色的竖瞳往众人身上看去,等云忘爬上来之后,便驮起云忘一跃而起,往空中飞走了。
      
      *
      
      等人走后,裴云舒拿着那件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衣衫进了房,却不知道该把这衣衫往哪里放去。
      
      露在他能看到的地方,他心中觉得不适;可收起来又不用,无异于暴殄天物。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将薄纱放在书桌上,拿起一层厚厚的白布盖在了其上。
      这样就谁也瞧不见谁了。
      
      裴云舒拿着衣衫去洗了澡,再回房内时,窗下的书桌上,薄纱外头罩着的白布却滑落到了桌边一半,纯黑色的衣衫避开了灯光的光线,成了那片最为黝黑的一处。
      这会时间还早,裴云舒没有睡意,他便拿了本书,提着灯坐在了书桌旁,将白布重新盖住衣衫后,放下手中东西,就着灯光慢慢看了起来。
      
      但没看几行字,忽闻窗外有低声哭泣。
      
      裴云舒披上衣服出来一看,他院中的小童正躲在墙角偷偷抹着泪,看到裴云舒出来之后,吓得连忙站起身擦去眼泪,脸色煞白。
      “发生什么事了?”裴云舒温声问。
      
      小童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回话还算利落,“师兄,每年的这会,老家都会举行灯会,因为实在思乡,才忍不住偷偷哭了起来。”
      裴云舒安抚了小童,等再次回到桌边坐下时,手中的书却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御剑飞行,上上下下也不过一盏茶而已,小童家乡就在山下村镇,小童不能离开,师门弟子若只是下次山,应当也没什么问题。
      
      想法来回拉扯了许久,裴云舒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咬咬牙,换下衣服,因着他的所有衣衫都是道袍,便将那件纯黑色的薄纱穿上,拿着青越剑,悄无声息地出了院门。
      月朗星稀,裴云舒绕过师兄弟和师父的住所,御着剑往山下飞去。
      
      凌风吹起他的发丝,裴云舒摸摸耳侧,这才恍然发现他竟是连发都忘了束。
      好笑地勾起唇角,他从袖中拿出一条发带咬在唇中,双手梳理着长发,在高空之上,将发带仔仔细细地缠上。
      
      “仙长!”头顶传来一道略有些耳熟的声音,裴云舒心中一跳,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巨大的老鹰在他结界之外飞着,那双幽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喜悦和令人生恶的贪念。
      见裴云舒看到了它,利爪就猛得向下去破开结界,如此同时,一股劲风袭来,扰乱了青越剑的飞行。
      
      裴云舒踩着青越剑到了地面,青越剑化作正常大小回到了他的手中,剑身泛着赫人的青光,裴云舒直视空中朝他冲来的巨鹰,眼中已经带上了杀意。
      只是这一剑还没送出,巨鹰就在距离他不远处,被一道水流刺入了心脏。
      
      血液在空中下了一场犹带腥气的雨,还未滴落到裴云舒身上,裴云舒便被一道不知哪儿来的推力,一下子被推到旁边一颗巨树之下。
      黑蛟化成了人,压在裴云舒身上,头埋在他的颈侧,闻着裴云舒身上的味道。
      
      这味道实在是合他的心意,蛇尾抑制不住地冒出,紧紧缠住了裴云舒的下.半.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忘:谁对裴云舒好,我就抢走谁
    烛尤面无表情看他一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