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作者:望三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师弟,”云景把蛇皮递给裴云舒,“你要不要摸摸蛇皮?看刚刚缠住你的东西是否是这种触感。”
      裴云舒唇色泛白,抗拒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团蛇皮抖开时,足足有一丈还长,蛇尾蔓延在草地之中,裴云舒退后一步,云景就上前一步,这平时沉默可靠的老好人大师兄,此刻却好似魔鬼一般逼近着裴云舒。
      直到裴云舒退无可退,脚跟抵到树,云景还在上前。
      
      “师弟,”他黑眸好似不解,“这只是蛇皮。”
      
      这只是蛇皮。
      裴云舒闭上眼睛,半晌,他伸出手,颤抖往前伸。
      虽是蛇皮,但蛇在身上游走的感觉他永远都忘不了,那种滑腻的、冰冷的蜿蜒爬行,极易让人有不好的联想。裴云舒用了极大的力气,师兄们都在看他,因为不想表现得这么软弱,才终于有勇气伸出手。
      
      裴云舒的指尖白皙,轻触到蛇皮表面时,纯黑的蛇皮将他的手显出玉般的色泽,他只微微碰了一下,就立刻抽回手,“是它。”
      在旁边一直看着的云蛮笑了,“师弟,你摸的这么快,万一判断错了呢,再好好摸一下吧。”
      二师兄温文尔雅地笑了,却默不作声赞同的云蛮的话。
      
      他们都在看他的笑话。
      “……”裴云舒咬牙,再次朝蛇皮伸出手,但即将碰到纯黑蛇皮时,云景却拿着蛇皮躲开了。
      
      “时辰不早了,”云景将蛇皮团好,带头往外走去,“正好将这蛇皮拿给师父看看。”
      裴云舒的手还在空中,他愣了下,才放下了手。
      
      *
      
      等他们御剑到了师父的住处时,就在桃花树下见到正坐在那儿的云忘。
      
      云忘已经换上了师门的道服,腰间垂着青笛与玉佩,他手里正捧着一本书,正是单水宗无止峰上的修行心法。
      补丁衣服也能显出他的美貌,何况仙风道骨的道服,芙蓉不及,犹桃花带雨。
      
      等他们落地之后,云忘便眼前一亮,带着笑容跑来,“师兄!”
      裴云舒站在最后,混在师兄们中,一起叫了声小师弟。
      
      “小师弟,”大师兄道,“师父可在里面?”
      云忘那张美人脸笑意盈盈,“师父在里面呢,师兄们找师父可有什么事?”
      
      大师兄带着师弟们一边往里走,一边道:“发现了一个东西,特意拿来让师父瞧瞧。”
      凌清真人的房间布置简单,甫一进门,这里就给了裴云舒极大的熟悉感。
      往常倘若无事,裴云舒总是会来这打扰师父,整个无止峰上的弟子,恐怕都没有他对这里的熟悉。现在想一想,当真是扰人心烦。
      
      “云舒师兄,”云忘在裴云舒身旁低声说话,不忘附带上一个欢喜的笑容,“师兄送云忘的玉佩,云忘很是喜欢。”
      裴云舒随意道:“小师弟喜欢就好。”
      
      入了内室后,凌清真人已经是一副等待的姿态,“为何事而来?”
      云景将手中纯黑蛇皮送到他面前,“师父,您看看这个。”
      
      凌清真人一瞥,面露惊讶,他拿起蛇皮,放在手上摩挲了一会,才道:“蛇蜕皮化蛟,这是一只蛟退下的皮。”
      蛇化蛟会多次蜕皮,每蜕一次,都是极大的珍宝,哪想到他们随手一捡,就来了一个这样的宝贝。
      
      见弟子们一个个面露惊讶,凌清真人道:“蛇化蛟千辛万苦,蛟成龙更是难上加难。由蛟退下来的皮,也算是你们的一番机缘,无论是练成法宝或丹药,都是难得一遇的好材料。”
      
      “这是谁寻来的?”
      大师兄正要开口,凌清真人又道:“罢了,你们下去自行分配吧。”
      
      “云舒,”师父看向了四弟子,“你来。”
      
      裴云舒往前走了一步。
      若是以往,凌清真人让他上前,他必定无比欢喜得跑到跟前,如今叫他过来,他却磨磨蹭蹭,难不成还是舍不得他的那枚玉佩?
      
      凌清真人想到此,便随手摘下腰间玉佩,抬手扔给裴云舒,“这枚玉佩,当为师补偿你的。”
      
      凌清真人身上的玉佩,无论哪一个都是价值万千的宝贝,此时扔到裴云舒手中的这一个,通体翠绿,光滑圆润,摸到手中就能感到勃勃生机,并不比之前送给云忘的暖玉差。
      
      站在师兄后面的云忘,脸上的笑逐渐淡了下来。
      他捏着腰间的玉佩,原来走了一个,还能再来一个补充。
      
      “师父,”裴云舒轻声道,“云舒不用。”
      凌清真人脸色一沉,抬手挥袖,内室的几人被一阵风吹至外门,在他们出去之后,木门紧紧关上。
      
      三师兄上下摇摇折扇,“哎呀师弟,师父好像生气了。”
      
      裴云舒低头看着手中翠玉,半晌,还是按照心中所想,将它放在木门之前,“师父,这样的好东西给了云舒,也是浪费。”
      
      上辈子,师父将他关在小院时,就曾一句一句数着他的罪过。
      裴云舒也格外恍惚,那会才知道,自己竟然占用了如此多的师门宝物,他用的每一样东西原来如此珍贵,可暴殄了这么多天物的自己,终于成了一个废物。
      
      师父所言的每个字都不敢忘,也实在是忘不了,这般的好玉,裴云舒的确觉得在他手中无用,裴云舒不敢要。
      也不想要。
      
      但玉佩刚刚被他放在门前地上,上好的翠玉就立即四分五裂,生机衰败。
      裴云舒愣住。
      
      在旁边看着的师兄弟们也一同愣住。
      
      木门开了一道小缝,另一枚通体血红的暖玉飞到裴云舒手中,凌清真人一言不发,只用行动告诉他,如若你不要,那便摔了;如若下一个你还是不要,那便摔到你要了为止。
      裴云舒握紧了这枚血玉,凝视着门前四分五裂的玉佩。
      
      慢慢扯开一个苦笑。
      他不想要了,又偏要给他,如若最后还不起,他岂不是又成了白眼狼?
      
      玉佩都有灵,更何况凌清真人身上戴的这些。
      
      良久,裴云舒将玉佩系于腰带之上,那枚血红色的玉内部如有流水转动,他低声道:“谢师父。”
      凌清真人的房内终于没有任何异动了。
      
      裴云舒蹲下,捡起碎掉的翠玉,云忘也走到他身边,跟着一起捡着碎片。
      
      “师兄,”云忘声音带笑,“这枚血玉在你身上可真是好看。”
      裴云舒一身白衣,皮肤也是雪般的白皙,这红玉不显烟尘,反而衬得他恍若仙人,芝兰玉树。
      云忘又道:“云忘也喜欢这枚玉佩。”
      
      裴云舒抿唇,将翠玉拾完之后,才道:“师兄也喜欢。”
      
      不是的,他对玉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特别是手中的这枚。但是他听到小师弟的话,却不想顺着他的话将这枚玉佩也赠给他了。
      这辈子他不会和小师弟相争,也不想永远留在无止峰上,哪怕不应小师弟的要求,他也不会像上辈子那样,莫名其妙的恨上了他吧?
      
      他不喜欢小师弟,也永远做不到像上辈子的师兄们那样一直顺着他。
      
      在一旁听到他们对话的云蛮道:“小师弟,你要是喜欢玉佩,尽管去问师父要,师父那里的好玉,保管你戴到筑基也日日不会重样。”
      云忘:“怎么好劳烦师父?我虽喜欢玉,但只有一个就够了,四师兄送我的这枚暖玉,云忘就喜欢极了。”
      
      三师兄笑不到眼底,“好师弟,懂得一个就够的道理。”
      
      云忘就在凌清真人这边住下,他们回去时,裴云舒扭头看去,云忘正站在原地看着他们逐渐远去,脸上原本是面无表情,但看到裴云舒回头之后,他便露出一个艳若娇花的笑。
      裴云舒回过了头。
      
      到了他的院子之后,他便急匆匆的和师兄们道别,拿着之前准备好的干净衣衫,进入浴房之中。
      那蛇碰过他的腿,从脚慢慢向上,裴云舒忍到现在,只想用水好好把那触感压下。
      
      他的浴房之中是一处不大不小的池子,等热水灌满,裴云舒就脱进衣衫下了水。
      衣衫搭在屏风上,乌发湿漉漉地搭在肩后。
      
      缓了一会,裴云舒仔细检查有没有哪里不对,就连羞耻的大腿内侧也没有放过,还好什么都没有,那是蛟还是蛇的东西,应当知道他不好欺负,就逃之夭夭了。
      裴云舒松了口气,开始细细清洗着自己。
      
      从水中起身后,屏风处却突然有些响动,裴云舒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他外衫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哪里来的风?
      
      裴云舒穿上衣服,捡起衣衫,重新搭在屏风之上。
      这一天下来,他也疲惫不堪,躺在床上,看着无比熟悉的房梁,正要闭上眼睛睡觉,裴云舒又突觉大腿一阵发烫。
      
      这烫细细密密,并不疼,但让人难以忽视。
      
      裴云舒辗转起身,褪下亵裤,往发烫的地方一看,先前什么都没有的皮肤上此时却印着一条巴掌大的蛇图。
      蛇通体纯黑,仿若能吸去烛光,一双眼泛着红光,头顶有两处不明显的小包,如活物一般栩栩如生。
      
      裴云舒呼吸一滞,几乎以为这是条活蛇盘在自己腿上!
      
      他额上冒出冷汗,抖着手去摸这条印子,烛火恍惚一下,下一刻重新恢复明亮,腿上的蛇的图案,却消失不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蛇化蛟化龙的过程和原型变化有私设
    裴云舒(自信):蛇看我不好欺负,就逃之夭夭了
    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