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丢捧花

      
      “老娘今天结婚,你们几个人窝在这相亲呢?”艾希陶终于把现场布置的勉强合了她的心意,虽然还有几处小瑕疵,但眼看着快到吉时,只好和自己妥协。
      
      她这边正拎着超大的裙摆忙得晕头转向,转眼就看到自己的伴娘伴郎正围成个圈儿悠哉聊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木白,交给你的戒指没丢吧?咦?谁欺负你了?怎么脸这么红。”
      
      木白忙溜到艾希陶旁边把戒指给她看:“没有……我热……”
      
      温若桦顺势把赵律推出房间,跟着众伴郎去找陆有维,留赵律独自返回酒席,欲哭无泪:“真是负心汉啊!”
      
      下午4时8分,准时彩排。
      
      艾希陶走完红毯还不忘拉过圈圈悄悄问:“小木白是不是被哪个老男人搭讪了?”伴郎都是陆有维的师兄弟和之前球队的队友,一个个的都是社会阅历丰富的老狐狸,她的小木白在里面简直就是狐狸窝里的小白兔……
      
      圈圈虽然看了全程,但是并不比艾希陶明白多少,她耸耸肩,表示不明白,心里却想:你们家老陆不才是其中最老的那个吗?……
      
      接下来的婚礼进行的顺利又温馨,陆有维亲自剪得开场视频像是艾希陶的职业生涯回顾,从第一次上场、第一次夺冠到最后的退役仪式以及偷拍和明拍的无数次训练,全程没有什么感人的话,又好像是全程都在说:我一直在陪着你。
      
      视频的结尾,画面暗下,一行字慢慢浮出:“无论你要追星辰还是问桑田,我都在。”
      
      一个视频感动了在场每一位宾客,只有蚊子一人保持清醒:“希陶队长入队的时候才十八岁啊,陆导那时候已经快三十了吧!啧啧啧,真是……”后面的话被耳总一叉子的蛋糕堵住了……
      
      丢捧花的环节原本木白没有打算参加,但被艾希陶亲自拉到了台前,只好本着充人数的原则挪到了人群的最后。
      
      捧花扔过来的时候,原本是掉在了耳总手里,耳总发挥拦网本能,手一抬传给了蚊子,蚊子又笑嘻嘻的扔给了圈圈,圈圈只是单手抬腕,捧花就转了个圈儿落在了还在状况外的虞木白怀里。
      
      眼看着一场抢捧花变成了“排球友谊赛”,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司仪抓着话筒词都念不出来,终于看到捧花在木白手里尘埃落定,连忙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抢说:“不愧是排球冠军的婚礼,丢捧花也有着奥林匹克色彩,那现在让我们恭喜这位抢到捧花的幸运女士!”众人鼓掌,司仪把木白请上台,“这位女士,给我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木白对于眼前的状况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一手拿着捧花一手接过话筒:“大家好,我是虞木白,是今天的伴娘。”
      
      “原来是小虞队长啊,我们今天的新娘退役之前也是女排的队长,小虞队长今天又接到了捧花,也是一种特殊的传承啊!说到这里,我就想替台下的单身男性问一下小虞队长,你现在是单身还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木白感觉在司仪问出这句话的同时,台下突然安静了许多,她下意识的向台下扫了一眼,正对上坐在前排的温若桦的一双笑眼,心虚似的急忙收回目光,低着头撕花,马上又觉得不对,然后开始扯系绳,半天才憋出来四个字:“我还单身……”
      
      怎么感觉比接受采访还要紧张……
      
      “看来在场的单身男士有机会啦!不知道小虞队长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呢?”
      
      木白咬唇,歪脸去向一旁的艾希陶求助,后者正好整以暇的叉着胳膊看向她,又眨眨眼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她深吸一口气——
      
      “性格好的吧。”
      
      台下突然一阵起哄,还没等司仪说话,木白抢着跑下了台……
      
      “……那让我们恭祝小虞队长早日觅得良缘!”司仪的职业素养真的不是盖的……
      
      若是有显微镜,便能看到猪肝红色的小脸背后的蒸汽。
      她无奈,她懊悔,她想重说一遍!
      
      虞木白啊虞木白!公共演讲能力白练的吗?脸红什么!?体育记者一个两个顶级八卦的问题都没在怕的,怎么今天简单的几个问题就成了这样!
      
      除了开场出乎意料的VCR,其他的流程都在艾希陶的掌握中平稳的进行着,如果说有什么值得讲的小插曲,她想了许久也就只能想起婚宴结束后的那件事了。
      
      白西就当日代表国家篮球队到场祝福,婚礼结束后,木白帮着艾希陶在门口送宾客,白西就在人群的最后走了过来,换下休闲装穿着西装礼服的白西就把“斯文败类”四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对着艾希陶说:“小艾队长,向你借一下伴娘。”
      
      艾希陶上下打量了一番白西就,又看了看小木白,笑的意味深长,“借吧,记得还就行。”
      
      她一路低着头不明就里的跟着白西就走到走廊另一侧,怀里抱着捧花脑子一片混乱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差点撞上突然停住转身的白西就,“干嘛?又闯祸了,要我帮你圆谎?”她看着白西就一脸的深仇大恨,幸灾乐祸的冲他笑。
      
      像白西就这样的长相,早恋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从她认识他开始,白西就身边的桃花好像就怎么断过,每次老师要求叫家长,他就谎称家长出差,然后拉虞木白给他作证,他的学上了多久,他的家长就出了多久的差……
      
      “又不是上学,圆什么谎啊。”白西就笑的有些无奈。
      
      “那能有什么事啊?”她问。
      
      “厉芷……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白西就吞吞吐吐。
      
      “没有啊,最近忙着训练,很久没和她打电话了,她最近不是忙着日本那边的阶段测验吗?怎么了?测验不顺利?”
      
      “不是……没事了。”
      
      “你今天怎么磨磨唧唧的呀?到底出什么事了?”她本能的察觉出来哪里有些不对,因为第一次看到白西就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这小子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但上学的时候,高中可是当了三年的校辩论队队长……
      
      “我……”
      
      “小队长?”
      
      她转过身,看到已经换上西装的赵律,“赵先生叫我木白就好,赵先生有什么事吗?”她问。
      
      “说来有些不好意思,若桦借你的那块方巾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赵律表情抱歉。
      
      当然记得!鼻涕、眼泪、奶油蛋糕……天哪,我到底是为什么这么丢人???
      
      “嗯。”她淡定的微笑点头。
      
      “是这样的,那天若桦穿的其实是我的西装,后来还回来的时候里面的帕子没了,我问起来他,他只是说借给别人了,后来我也没怎么在意,直到今天他说起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幸运的小帕帕是被借给你了啊,”赵律说着走进了两人之间,“所以我就厚着脸皮过来问一下,可不可以要回来做个纪念。”
      
      她有些窘迫:“应该是要还的,但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带,要不然你留个号码和地址,我回队里给你寄过去吧。”
      
      白西就对于这个凭空冒出的男人本能的警惕:“你认识?”他抬着下巴指了指赵律。
      
      “啊,忘了介绍了,这位是赵律先生,赵律先生是……”
      是什么?尴尬了,她也不知道啊。
      
      “你好,我是新娘老公师弟的同事,新郎经常合作使馆的随员,简单来说,就是蹭饭来的。”赵律伸出手来。
      
      “你好,白西就。”
      
      “知道知道,国家篮球队队长白西就,我经常看国内比赛的,‘篮球之光’嘛!”赵律恭维。
      
      “不敢当,”白西就又转向虞木白,“明天我没有训练,勉强帮你个忙,帮你把那什么帕子还给这位赵先生吧。
      
      赵律笑笑,说:“我明天要出访呢。”
      
      “那你那位同事呢?”
      
      赵律把目光投向他们身后,木白随着看过去,温若桦正和陆艾夫妇告别,大厅的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柔柔和和的,好像那光不是从别处打过来的,是他自己自带的一样。
      
      “我们是一起出访的。”赵律说。
      
      “那其他人呢?”
      
      “我们这趟回国参加婚礼,顺带着出访,平时的办公地在日本,所以没有其他同事在。”
      
      不管白西就怎么问,赵律只是笑嘻嘻着回答,和明显一句比一句剑拔弩张的白西就形成了相当鲜明的对比。迟钝如虞木白,她也察觉出了不太对劲的氛围,在白西就下一个问题问出口之前,她急急抢过话:“那赵先生方便加个微信吗?要么等您有时间的时候我给您送过去。”
      
      赵律有些为难道:“抱歉,我不使用微信。”
      
      她突然想起了Mat之前说的话,心想难道这是外交官的职业要求?
      
      “那您留个号码?”
      
      “这个可以有。”赵律在她的手机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收了号码,她才想起白西就,又问:“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白西就盯着赵律看,后者显然“很没有眼色”,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只好说:“没什么大事,下次再说吧。”
      
      赵律又说:“既然白先生没什么事,那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请虞小姐帮我一下?”
      
      “嗯?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她像个客服小姐一样微笑询问,心想着绝对不能丢了希陶队长的脸,也要让人家看看我们打球的也都是有礼貌有教养的人。
      
      “是这样的,”赵律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我和若桦刚回来国内,对这边不太熟悉,我一会儿要去见一个朋友,不能陪若桦回去,若桦这么白嫩可口,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虞小姐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帮若桦指一下附近的地铁站啊?”
      
      她吐血,着实被“白嫩可口”这个形容词震慑住了,而且……秘书的工资肯定不会高到哪里去……他看起来也不是铺张的人,应当也不会随便打车吧……
      
      “我带温先生过去吧,这边的路挺绕的,说是说不清楚了。”况且我语言表达不太好……不能露短……
      
      “那就太好了!不麻烦小队长吧!”赵律明显的开心。
      
      “不麻烦不麻烦。”只不过一会儿要发个消息让圈圈她们等一下我了。
      
      “我送你们吧,我开了车来的。”白西就突然开口。
      
      “是哦,怎么把你给忘了,那就麻烦你啦,小白。不过我就不用了,我和圈圈他们一起回队里。”可以可以,不用发消息了。
      
      白西就:“……”
      
      赵律:“……”
      
      温若桦正和陆有维说完话,就看到赵律匆匆向自己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个表情不善的男人……
      
      赵律用口型拼命示意:“别说话!!”
      
      “我去停车场取车,你先在前门等我一下。”白西就说完离开。
      
      温若桦疑惑的看着赵律,不是说去个卫生间?怎么就带回来一个开车的??后者手脚并用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只是一边把他向门口推,一边说:“给你找了个司机,你啥也别说了,回去再给你解释……”
      
      车里死一样的寂静……
      
      “谢谢……?”
      
      “嗯。”
      
      “……”
      
      “……”
      
      经过一个地铁站,温若桦说:“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吧,多谢白先生了。”
      
      几乎是在温若桦开口的同时,白西就又一声“嗯”应下了,望着温若桦的背影,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对方接起,一阵死寂,等他开口,“我们聊聊吧!”他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