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西就

      
      她走出亭子,望向那位先生离开的方向,刚才不小心听到他的电话,对面好像是叫他温什么?
      
      温,倒是很契合他的声音呢。
      
      她拿出手帕,迎着路灯仔细端详。
      
      光线下……一道白……一块白……
      
      这是一方竹青真丝苏绣帕,帕子的右下方用藏蓝丝线绣了一个繁体字印章。
      
      “是个有趣又温暖的人呢,”她低声自言。
      
      她把手帕仔细的折叠收起,“只是应当无法把帕子还回去了。”
      
      *
      
      男人已经坐上了刑务所的车,赵律打电话说任外长回来的事。
      
      “……这次访问好像不怎么顺利,电话了听任外长的语气不怎么好,我看你还是别回来了,能逃过一劫就是一劫吧……”
      
      “我不回去,你一个人行吗?”
      
      “……那,小队长那里?”
      
      他沉默了一下。
      
      “我刚才听她打电话,应该是有朋友要过来了。”
      
      虽然话语里满是嫌弃,可是能听出来都是撒娇的意味,电话对面应该是她很信任的人吧。
      
      他的脑海中一时间冒出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还在吗?” 许久听不到动静的赵律问道。
      
      “你在那等一下外长,我先去一趟司法部。”他把视线从窗外收回。
      
      挂了电话,他给那个几天前就约他吃饭的师弟回复:“抱歉,这边有事去不了了,下次来日本我做东。”
      
      车子在路上疾驰,窗外是倒退的树木、楼宇,凉风从车窗外灌进来,他打了个冷战,想起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运动衫,肯定会冷吧。
      
      在等了半个小时,经历了打电话没人接,发微信也没人回,感觉又被耍了之后,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停在了她面前。她下意识的后退,把手机附在耳边假装打电话,这时车窗摇下,虞木亦的脑袋探出来,一袭卡其休闲风衣人模狗样:“给谁打电话呢,快上车。”
      
      “神经病啊,大晚上的戴什么墨镜。”她把包扔在后座,上车。
      
      “和你不一样,我在日本可是有很多粉丝的。”还没坐好,虞木亦就发动引擎,她抓紧把手抗议,“你急着投胎吗?”
      
      “没大没小~”
      
      虞木亦好像心情不错,也不生气,声音竟难得的有些温柔。
      
      东京的交通比沽津要好很多,虽然大多是单行窄道,但即使是最热闹的街,却也通畅无比。她环顾一周与身侧人骚气的相当契合的车内装饰,幽幽道:“你从哪弄的这辆车?”
      
      “帆子的。”虞木亦正视着前方,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脸棱角分明,不说话的时候竟让她品出了几分剑眉星目的翩翩公子滋味,这个家伙,如果是个哑巴就完美了。
      
      今天怕是没有看黄历,开到下马町附近的时候,竟然让她们碰上了百年难遇的堵车,半里多的路硬是走了近十分钟,在终于被一只独行的蚂蚁超越以后,虞木亦耐不住了:“你这选的是什么破地方啊,这么远,还这么堵!我都要饿死了,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么!”
      
      “你自己非要跟着来的,我又没请你。”
      
      “你早说这么远我就不来了。”
      
      “荔枝选的地方。”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
      
      到“茉莉”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周围一条街仍是灯火通明,她下车,在门口等着虞木亦停车。期间有几位穿着舞伎衣裳的女子踩着木屐、踏着碎步经过,在看见她时笑吟吟的对着她打招呼。
      
      “茉莉”是一家非典型性歌舞伎町,创办人宫本茉莉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东山的这家更是特殊,歌舞艺伎全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子,客人实行的是熟人预约制度,只有和老板认识的人经预约才有资格入店消费,来回的就那几个人,所以即使只来了几次,她也成为了艺伎姐姐们眼中的“熟客”。
      
      大概是不屑与灯红酒绿争颜色,月亮瞬间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她仰着脑袋直望的眼睛发酸,晃晃脖子打开手机,荔枝终于发了信息催她,她很快回“在门口了”,又给虞木亦发了个消息而后转身进去。
      
      入门是一条悠长的小道,灯光很暗,乐声喧阗,隔着长长的走廊就看到尽头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侧着脸仰着头靠在墙边,稍微走近才看清是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孩抱着男子依偎而立。
      
      女孩黑发倾泻如瀑,本来也不矮,一双腿快长到了胳膊肘,但在身旁男子的衬托下却显得娇小动人。
      
      她默念了两句“非礼勿视”就低着头准备走过去,却不防下一刻女孩隐忍的啜泣声传入耳中:“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小祖宗,我还要怎么在乎你啊!最新款Gucci也托朋友带了,Masa也陪你吃了,不要无理取闹啦。”男子强忍着不耐烦。
      
      不过……这声音是不是有些耳熟?她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抑制住抬头看的好奇心加快了步伐。
      
      “我无理取闹?”女孩的声音顿时上扬了八度,又觉醒有失自己的形象,咬碎了牙才憋出原本的柔声细语,“好,你记得我叫什么吗?”
      
      “薇薇啊。”
      
      这条路怎么这么长~
      
      “我是说全名。”
      
      还有三米~
      
      “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思……”
      
      ……这也行?
      
      算了,不关我事。我饿了,我要过去!我要找荔枝!!
      
      “木木?”
      
      ?嗯?
      
      这个叫法——
      
      她猛地抬头:“白西就?”
      
      多么斯文败类的金丝眼镜!多么衣冠楚楚的一身装扮!早就该猜到的!
      
      这时趴在他身上的女孩才闻声起来,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她和白西就,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对于白西就的光辉事迹她早已见怪不怪,但亲眼目睹这种场景还是难免会有些尴尬,她轻咳一声:“小心我回去和阿姨告状!到时候给你娶个小媳妇儿,看你还有没有心情到处浪!”白西就挑挑眉,说:“里面等很久了,快进去吧。”
      
      这时,虞木亦刚好赶了过来,她才停止了正义的申诉,跟着白西就走进了最里间的VIP室。
      
      房间里大概有六七个人,两个艺伎姐姐坐在中间倒酒,见他们进来抬头款款一笑,妩媚娇羞的像是二八少女~
      
      这时候,正对着门口望眼欲穿的女孩子突然就跳起来,三步并两步的冲了上来,长臂猿一样搂着她的腰蹭呀蹭~虞木白摸摸她的头:“长高啦~”
      
      荔枝“哼”了一声拨开她的手:“我好不容易长到一米七,被你一摸又仿佛回到了幼儿园!”
      
      但拨开的力气也是丝毫不敢用的,她的胳膊此刻肯定脆弱的像是风化了的玻璃,荔枝心疼。
      
      “是一米六八!”她纠正,两厘米可以影响很多的!
      
      荔枝也不跟她争辩,心里对她的想念大于了其他,拉着她入座,问道:“来的时候堵不堵啊?”
      
      木白:“堵啊!真是千载难逢今日逢了。”
      
      虞木亦:“不堵呀……”
      
      木白:“……?”
      
      比赛完肯定又饿又渴,荔枝倒了杯水又问:“肯定都饿了吧?我都没吃饭等着你呢。”这个独自在日本生活了一年多的女孩子,一到了她身边,就像是个没有断奶的小婴孩,扬着脸咿咿呀呀的求表扬。
      
      虞木亦又插嘴:“不饿。”
      
      “路上喊饿的是鬼吗?虞木亦!?”——实在是忍不了了,她瞪着虞木亦,对着他的腿狠踢一脚,虞木亦吃痛,抱着腿回瞪:“虞木白!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Mat正和A姐姐喝着酒,听闻这话突然凑过来:“虞女士~我和你说呦,今天可真是不巧,我本来是叫了一个师兄过来的,可惜他半路被电话召回了,哎,大非~”——Mat的“麦言麦语”几个老友早就习惯,但还是需要解释一下,“大非”即非常不可也!~
      
      可是,“师兄?”怎么突然扯到师兄了。
      
      “是啊~我这位师兄可是资本主义荼毒下尚存的为数不多的三好青年~啧啧啧……简直是一表人才、忠孝两全、垂涎三尺……”说归说,收起你的口水,“关键是身高,最美!(注:太棒了!)要不要我把他联系方式给你啊,不过他好像不用微信,我给你找找电话号码哈~”Mat突然一脸自豪,几句话拐了十好几个上扬的调调——所以这原本是个相亲局?
      
      她脸红、娇羞、不知所措,连忙摆手:“先搞事业,先搞事业……”
      
      这时,B突然开口:“你说的是温秘书?”
      
      Mat点点头,B作恍然大悟状突然握起Mat的手:“美人配英雄,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不过温秘书不是三十多了?”
      
      后者傲娇一笑:“男人三十一朵花,这跟酒一样,越陈就越有味道~”
      
      荔枝反对:“我家小白自己就是英雄,不用和谁配!”
      
      也姓温?现在温这个姓这么常见了吗?
      
      菜刚好端上来,白西就把盘子往她身前一推:“吃东西!”
      
      “茉莉”经营的很有意思,大厨来自天南地北,几乎是什么才都能给你做出来。荔枝顾念着她的口味,除了茉莉几道经典的招牌之外,还点了一堆的家乡菜……她噙着一根小油菜,低声对荔枝说:“是不是有点油了……”
      
      Mat耳朵实在是尖,听到她这话,小鸡啄米般赞同道:“要么呢~真是大非~厉女士点菜的本事要是放在医学上,怕是有很多病人下不了手术台了~”
      
      荔枝白眼:“你来点啊,让你点你又不点,”说着她把一碗清水放在虞木白面前:“来,小白,涮一涮再吃。”
      
      “怄出了,感觉有一丝恶~”Mat幽幽道。
      
      她讪讪一笑:“也是可以吃的,只是有一丝油~”
      
      咦?我怎么了?Mat这厮的传染性实在是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