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误会

      木白翻着两人的聊天记录,发现她自己说的话全都是和训练有关的,像是把训练笔记挪到了微信上去。
      “他会不会觉得我太无聊啊……”
      这个担心还没有解决,她很快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温若桦从来不和她聊自己的工作。
      
      “会不会是觉得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没有共同话题啊。”
      
      木白带着这个问题去问荔枝。
      荔枝刚起床,在电话里懒洋洋的,她的假期比较长,学校里的事基本处理完了,所以趁着机会又给自己放了个大假,把整个欧洲又重游了一遍。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莫名其妙的在朋友圈发一些骚话。”
      “不是让你出主意么,怎么——”
      “哪家的公子啊?帅不帅?有没有照片?有白西就帅吗——”
      “停!我只是给你提出了一个问题,你又制造了无数问题,况且男人怎么只能看外表呢?”
      “那就是不帅,确认完毕。”
      “……”
      
      算了,也没有必要争这个,木白强硬拉回正题,“我确实不太懂外交这个行业,但至少也可以和他一起分享工作中的趣事,或者可以吐槽的事吧,他怎么什么都不说呢……”
      “外交?”荔枝坐在床上染脚趾甲,听到这里突然停下手来,“我怎么感觉好像什么时候听到过……”
      “厉!芷!”
      “好好好,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不和你分享自己的生活,那就是没有打算把你放在自己的生活里,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啊?”
      “牵手?接吻?还是……”荔枝八卦心渐起。
      木白支支吾吾道:“我们还没有在一起……”
      “????”荔枝手一抖,指甲油涂到了外沿,“我的小木白,你完蛋了,遇到渣男了。”
      
      她想起过去种种,从那块手帕开始,或许更早,从那场比赛开始。
      他只身投入她的生活,但从来没有带上自己的气息。
      这样的他,如果要走,她根本找不到任何能挽留的借口。
      况且,她都不确定他有没有来过。
      
      “不会的,”木白还是说,“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这种人专就偏你这种恋爱小白!”荔枝干脆把指甲油扔到一边,光着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他可能是贪恋你的光环,也可能是其他的,这种人我真的见的多了,等你上心了,沉迷了,再拍拍屁股一脸无辜的告诉你,我们是朋友不是么……”
      
      “他就不能是喜欢我这个人吗?”木白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但是荔枝很快就捕捉到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主要是你太单纯了,我怕……这样,我现在回国,你带我去见见他。”
      “他也不在国内。”
      
      电话大了很久,荔枝最后说:“如果你不确定,就问一下自己,如果自己突然消失,他会在意吗?”
      
      挂了电话,正好收到温若桦的一条微信。
      【比赛结束有没有想要去哪里放松一下啊?】
      
      她对着这一行字看了半天,他到底把她看做什么呢?她明白肯定不是像荔枝所说的贪图她的光环或其他,但又是什么?师长?朋友?还是,真是只是一个小孩。
      
      “你最近在忙什么啊?”她艰难的打出这几个字。
      
      温若桦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和平时一样啊,访问开会参加活动……”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没事,就是最近看了个电影……”
      
      一个电话突然打来,木白看都没看接了起来。
      
      “喂?”
      她对着电话喊了几声,对面也没有回应,她挪开手机看了看屏幕,是展颜啊。
      最近脑袋被这些事占据,竟然忘了今天是女排精英赛的决赛了。这次的比赛派出的是U20的队伍,由20岁以下的女排成员组成,展颜算是主力。
      
      木白快速搜索网页,果然看到了“中国队败北荷兰,位列第六名,历史最惨成绩”的新闻。她还没想好怎么去安慰,话筒里传来了声音。
      “队长,我好像真的没有你这么厉害。”展颜鼻音重重的,好像回到了刚来的时候的寡语状态,“喜欢就能做好吗?”
      
      “坚持才行。”她说。
      
      排球这种事情,她虽然质疑过自己,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老虞说过,喜欢是做一件事的动力,但坚持才能让自己做好。
      排球是这样,但他呢?
      她的温大人,如果她坚持,他愿意把自己敞开给她吗?
      
      *
      
      暮春六月,樱桃红,芭蕉绿。
      
      孟老师给她打了五六个电话,叮嘱一定要记得毕业典礼的时间,她第七次的应下来。
      
      天气还不算太热,清风微徐,温度正好。
      因为在外面需要套一个学士服,所以即使要上台,她也只是在里面简单穿了个白色的长袖体恤衫。
      
      典礼开始是下午一点半,她只向队里请了半天的假,一点钟匆匆赶到时,大礼堂门口已经站满了毕业生,学生们穿着青黑学士袍,一个个满怀期待的等着大学生活的最后一个仪式。
      
      木白的到来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躁动,她太惹眼了,不说身高,单就是长相也在众毕业生中超群绝伦。
      这时一个圆脸马尾的女孩冲出人群跑到了木白身边。
      
      “笑笑!”木白握住樊笑笑的手兴奋道:“好久不见啊!”
      “是你好久不见我,我可是天天在电视里看你的比赛和节目啊,喂,那个彭宇彦真人帅不帅?”
      木白探身贴在笑笑耳边:“真人比电视里还要帅!身材还倍儿好呢!”
      
      两个人哈哈笑了一会儿,笑笑又说:“听说你今天要演讲?好多学弟学妹都闻风跑来了呢。”
      木白顺着笑笑的目光看过去,果然有几个女孩子没有穿学士服,正拿着相机对着自己拍照,看到木白看过去又是一阵激动跺脚,胆大的直接喊起来:“木白,毕业快乐!我们都支持你!”
      
      木白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她转过身去面对着那群球迷,伸手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轻轻鞠躬,口型说了句“谢谢”。
      
      大礼堂很大,但不足以承受整个学校的毕业生,所以是按照学院进入,木白的学院排在中后面,孟老师安排的是让她插在本学院拨穗仪式前演讲,她在礼堂外排着的时候,就听到前面出来的女生满脸兴奋的讨论。
      
      一个女生说:“我去,外院什么时候来的这么帅的院长!简直是惨绝人寰啊啊啊啊啊!!!我在沽大四年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我现在退学重修咱学校的外语系还来得及吗?”
      另一个女生的兴奋也不输她:“得了吧你,咱学校的外院可是全国排名前三的专业你能考的上吗,”说到这儿这女生又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可惜他们院开始的时候我们已经结束了,我只能庆幸自己学号排在后面,能看到这种神人一眼,我也算不枉此生了!”
      
      木白在旁边也听呆了,外院的院长?陆有维?不是啊,陆有维是国际交流学院的啊,除了他沽大还有谁能值得上这么夸张的赞许?看门口出来的女生,不止是这两个,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还有一副蹲在门口守株待兔的既视感。
      笑笑戳木白的胳膊:“这个院长我听说过,好像是最近两年才来的名誉院长,不教课,可能这个时候来出席一下活动马上就走了吧。”
      
      这时班长在前面领着排队往里进,沽大的学号是按照入学成绩排的,木白和笑笑分别是第一和第二,站在最前面。
      外院的拨穗仪式还没有结束,出来一批人才能进去一批,当外院第一批人出去的时候,木白领着一大队体科院的人走了进去。
      
      大礼堂的座椅呈斜坡式排列,体科院进门后先是坐在了空出来的最后三排,还没落定,就听见前后左右的一片哗然,木白顺着座位走到最里面坐下,在此之前也没有抬起头来看一下那位人神共愤的外院院长,倒是对一旁的笑笑感起了兴趣。
      
      笑笑旁若无人的从大背包里掏出一袋爆米花,自我陶醉的放在嘴里嚼着。
      “樊大姐,试问谁会在毕业典礼的时候吃爆米花啊!?”
      笑笑捏起一个递到木白嘴边,“当然是喜欢吃爆米花的人啦,来,吃一个不?”
      
      木白摇摇头,强迫自己把视线转移到台上。
      
      历年拨穗仪式都是由校长亲自来,全校五千多名本科毕业生,四百多名硕博毕业生,都要校长一个人来,真的是想想都心疼。
      台上除负责拨穗的校长外,旁边还会站着各个学院的院长、副院长和导员等人,大家一般除了开学和毕业典礼,很少有机会能见到校长,所以都是恭恭敬敬的接受完校长的拨穗然后撒了欢儿似的跑到自己熟知的导员、院长面前求握手、拥抱。这个时候没人会拒绝,学生都不小了,但在老师眼里永远是孩子。
      
      木白就是在这个地方看到他的。
      
      以他的身高,即使放在体科院的老师群里都能露出尖儿,何况是其他学院。而且,那两个女生形容的一点都不夸张,真的是 “惨绝人寰”,旁边几个挺着啤酒肚的领导被他衬托的“惨绝人寰”。
      
      主席台左侧一共站了四个老师,温若桦在最靠外的位置,按顺序是最后一个。来握手的学生匆匆“应付”完前面的老师,及到他面前的时候又不好意思的娇羞起来,伸出手来慢慢往前挪,碰到手又马上收回去,好像好像多一秒都是亵渎,更别说拥抱了。
      但他始终是笑着的,春风化雨。
      
      木白很快注意到他穿的是她之前给他订做的那套西装,她嘴角微扬:“果然我的眼光没错的,很合身,也很符合。”
      
      学生们短暂的握完手大多都是捂着脸跑出去的,甚至还有没到门口就开始尖叫的。旁边的党委书记叹了口气,说:“之前你不来我们每次都进行美好而温馨的,怎么……哎!今年突然想来参加毕业典礼呢?”
      温若桦没有回答,只是反问:“这样不够温馨吗?”
      
      木白的座位又往前挪了三排,前排的女生好像是近视又爱美没有戴眼镜,这个时候才看清温若桦的长相。
      这个染着亚麻色大波浪卷儿的女生指了指温若桦,又手指缠着自己的发尾,“是挺帅的哦,不过……呵,是不是声音太柔了点儿啊,轻声细语的,说不定啊,是那个!哈哈……”
      
      旁边短发女生探过头问:“哪个啊?”
      波浪卷儿趴在她耳朵上说了两个字,两个人捂着嘴大笑。
      短发女生:“我看啊,你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人家就算不是那个,也看不上你。”
      波浪卷儿哼了一声:“那也就是我没出马,你看一会儿我上去搭话,管他是直是弯,分分钟拿——诶是哪个不长眼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