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救不得

      
      东京的伤亡并不严重,大使馆除了一些不太牢固的器具跌落破碎外,其他几乎没有损失,但在距离几百公里以外的震心福岛县却没有这么幸运。
      
      福岛县及周边的几个县市居住着上万名中国公民以及数以千计的中国旅客,地震引发的海啸将这里的很多地方夷为平地,即使侥幸从这场灾难中逃脱的人也要时刻担心被核泄漏辐射到的问题,救援客车都不愿向这里开。
      他和几位使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和当地救灾小组不分日夜的寻找了三天了,实际上,他们从东京赶到受灾区就花了接近二十个小时,地震使路面损坏严重,道路坑洼不平,使他们分不清是车在颠簸还是余震在作祟。
      
      抵达郡山市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周黑却不寂,接连不断的余震隆隆作响,他们顾不上休息,第一时间把两车的救灾物资发送给临时安置所的侨民。
      一同来的有几个附近领事馆的领事,在送达物资后返回了领事馆做侨民的联络安抚工作,只有温若桦和另一个大使馆的同事留了下来。
      
      自愿回国的侨民撤离工作做得很顺利,他望着陆续撤离的人,眉头第一次放松下来。
      灾难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与己无关时谁都会悲天悯人,但人人自危时往往先考虑的都会是自己,而现场的华侨却秩序井然的听从着安排,因为撤离的车辆无法承载全部,又优先让老人孩子和孕妇先上了车。
      
      不到一天的时间,脱险的侨民全部撤离,四周开始寂静下来,整个郡山市只剩下了救灾小组和地下不知是否还呼吸着的人。
      
      他茫然无措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坍碎的石块,斑斑的血迹,脚下的生命。
      救不得。
      
      “晓光,下一辆车来的时候你就回去吧,这里离核电站近,你还年轻,受影响就是一辈子的事。”手电筒的光线有限,他被地上的石堆绊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路晓光从后面抓住了他:“若桦哥也没有结婚啊,而且我还年轻,就算……”像给自己打劲儿似的,“嗨!肯定不会有事的!”
      
      他刚要说什么,隔着六七米的工作人员突然惊喜大喊:“这里有人!”
      
      两人急忙跑过去,生命探测仪亮着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的昭示着地下人的呼吸。
      
      向下深挖,一下、两下……
      
      他不停的试图和被埋在地下的人进行交流,但始终没有回应。
      倒塌的房屋地区聚集了一群研修实习生,根据灾后清点,可能是一名女生,她的室友也在地震中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被跟随来的救护车紧急送往了医院。
      但此刻他的焦急不为国籍,只是想要守护住那被检测到的微弱的心跳。
      
      窥测镜探测到的情很不乐观,被困的女孩子处在两块石板之间的空隙中才免于即刻的死亡,但也是这两块石板加大了救援的难度,随便动一下哪一块石板,另一块就有可能坍塌砸在已经失去力气的女孩身上。
      
      女孩必须保持清醒,至少在万一他们出现偏差的情况下她可以自救,温若桦试图和女孩对话:“同学,如果你能听见就轻轻的敲一下地面。”
      
      里面还是安静如同孤岛,甚至比刚才更安静了,心跳声似乎更微弱了一些,不知过了多久,温若桦守着的生命探测仪发回了震动的信号,一下、两下,被困的女孩屈指敲了两下地面。
      所有的救援人员喜极而泣,在这样巨大的灾难前,能逃出去的就是安全的,被困的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这是连日来他们收到的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若桦和晓光在不停的和女孩喊话,同时救援人员也在紧锣密鼓的布置着行动方案。
      两块大石板被绑上绳子同时向两边扯开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清晨的第一缕光照到了地下,女孩的双腿被石板压住已经失去了知觉,失血过多使她呼吸都很费力,她勉力睁开了眼睛,看到目之所及的一切。
      那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光,也是她见过最亮的笑。
      
      救灾小组的人绑着绳子下到地坑中,首先把女孩举了出来,女孩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被救上来的一瞬间还有些惊慌失措的茫然看着周围的一切,高楼被地震夷为平地,满地都是海啸过后的沼泽。
      温若桦扶着她的胳膊送到了担架上,女孩的眉心始终紧皱着,他又拍拍女孩的手臂:“放心,我们送你回家。”
      
      救护车开走的一瞬,他才无力瘫坐在地上。
      
      身上的痛楚慢慢清晰,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但天还是阴的可怕。他把袖子向上卷了一小节,露出满是伤痕的胳臂和磨破的指节,来不及去清洗伤口,又投入了下一轮的救援中。
      
      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时间紧迫他原本不想接的,但六感神通,还是拿出来看了一下。
      目光触到名字时,他拿着铁锹的手抖了一下。
      
      “若……温先生,我是木白。”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但是柔软的让他忽略掉了身体的疲惫,他突然想起这两天是她全国联赛的日子,他强打起精神,撇去疲感问她:“今天有比赛是么?”
      “是昨天,”木白回答,“今天训练。”
      
      那记错了,应该不是来了三天了,是来了四天了,他想。
      
      “肯定又赢了吧。”听到木白的声音,他稍微放松了一点,嘴角不自觉的挂着笑。他天生一张笑脸,嘴角、眼角总是弯弯的,但此刻的弧度更深了些。
      
      那边好久没有回应,他向空地走了两步:“喂?能听到吗,这里信号不太好。”
      
      “你……可不可以不要在一线啊。”那边传来了声音。
      
      他回头望了一下,满地的废墟在白日看起来更狼狈了,原本的繁华一夜之间沦为荒芜。其实总使馆的人员是不必参加实地救援的,他们只需要把关怀带到,带侨民离开。
      但他还是留了下来。
      
      “总要有人在啊,”他说,“我不在这里,总要有人做这个工作。”
      
      那边又安静了很久,这次他没有问,静静的等着对面的回声。
      
      “我比赛赢了,”她说,“下一场也会是,所以你也要,赢着回来。”
      
      *
      
      两天后小组赛对抗辽宁队,木白作为替补在第二场代替手腕受伤的曾怡朵出战,比赛进行到此时,因为曾怡朵的受伤而出现了对方发球连续得分无法渡轮的情况,也就是“卡轮”的现象。
      木白上场的时候,替代曾怡朵站在四号位,右边依次是副攻手和二传,可以说是最棘手的两点攻“大弱轮”。
      
      哨声响,辽宁队的接应二传徐艺发球,徐艺是现役国内发球排名前三的选手,她已经连续发了四次球了,其中发球直接得分就有两次,虽然有些许忌惮虞木白的上场,但她想着只要向后排对角发球,处于前排位置的虞木白是无论如何都接不到球的,并没有过多的担心。
      
      徐艺高高跃起,在空中最高处将球猛击了出去,因为起跳带来的巨大冲力,排球的运行速度极快,仿佛是带着火星向上川队飞去,可下一刻,她得意的嘴角都还来不及收回,就看到木白在她起跳发球的一瞬间,由四号位转移到了一号位,稳稳的将球接了过去,然后又快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等待进攻。
      徐艺的笑就这样僵在了半空,镜头给到的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排失守,就这么中断了她的第四次发球。
      
      后来的几个球也是这样,不管身在何处的木白,进攻都比以往犀利了许多,几个快攻扣球力量大到无人敢接。
      
      后来蚊子赛后看重播的时候,指着镜头里的木白手指颤抖:“这这这……小木白是不是疯了!我是太久没有和她做对手了吗,还以为跟我们打的时候已经够猛的了,看到这儿我才知道她已经很给我们留情面了,不知道那个中招的辽宁队员的胳膊还好不好……”
      耳总一脸了然:“核武器遇到引火点罢了。”
      
      *
      
      救援的第六天,温若桦从福岛返回大使馆,公共外交处的许参赞知道后立马跑过来拉着他和路晓光做放射性测定检查。
      到达医院后看到一堆的仪器他才有点后怕,郡山市距离福岛核电站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灾区又更靠近一些,部分核泄漏很有可能已经辐射到了这个范围。
      
      他盯着仪器等待着结果,许参赞拍拍他的肩膀:“现在知道怕了吧?早不是说了可以派遣其他人了么,非要亲自去!”
      
      “特殊时期,人手紧缺,大家都有各自忙的事情,我也只是到更需要我的岗位上去罢了。”这时结果出来,显示正常,他才松了口气:“这不是没事么!”
      
      “有事可就晚了!”许参赞声音提上来,“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和你的父亲交代!”
      
      温若桦笑笑,起身:“他会理解的。”
      
      地震后的几天一直是小雨伴着阴云,阴阴湿湿的让人分不清白昼黑夜,从医院走出来已经是晌午了,冷风灌进他的脑髓,一直混沌不清的思绪才有片刻清醒,他抬手看看时间,又错过了一场直播。
      
      再次返回大使馆,温若桦被早就等在门口的赵律一把抱住:“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的桦,我都要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以后可不能再去这么危险的任务了!”
      连续接了几天的电话,赵律的声音有些嘶哑,但他还是拉着温若桦检查了半天,“幸好没有伤到小脸儿,不然可就太可惜了。不过记者们可真够会找角度的哈,照片里简直就像是救世佛一样笼在光里,脸上沾着泥怎么也能这么好看呢,来我好好看看……”
      
      他甩开赵律伸过来的手,无奈摇头笑说:“瞎说什么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