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砰砰

      她慢慢回味了一下薇薇说的话,第一下想到的是初中那个叫夏冉的班花,其实白西就虽然一直以来桃花不断,但大部分都是女生倒追,真正在一起的,不算荔枝,也就只有三个。
      夏冉……时间太久了,木白也记不清夏班花的长相了,只是印象中模糊的记得她的眼睛很大,总喜欢带着一个粉色的发夹。
      偶尔有人说过她和夏冉长得像,她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毕竟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的,能差别到哪里去呢?
      
      但荔枝就不一样了,她和荔枝是完全不同的长相,白西就不可能是因为她,她是这么想的。
      荔枝总算是等到了浪子回头,她原本觉得。
      
      “呵!”荔枝冷笑一声,“和白西就谈恋爱也不过如此嘛,还不如单身来的好。”
      
      诶?
      
      木白目瞪口呆,难道是在安慰她?
      
      “看着温顺其实比谁都要冷漠,喝完酒还会耍酒疯,和做朋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想通了!”荔枝突然直起身,把手从被窝里拿出来,扯着她的胳膊也出来了,“我是因为没有开始过所以才会一直心里挂着这件事,谁都不肯放进来,时间久了我也搞不清到底是喜欢他还是只是想了了自己一个青春的遗憾。”
      
      她顿了顿,自嘲的笑笑说:“不过现在,我算是彻底想通了,老娘都试过了,也没什么遗憾了。哼,现在可是我甩了他——我现在宣布!”荔枝牵着木白的胳膊举起来,“我要给自己的人生画一个圆满的破折号——老娘的青春要正式开始啦!”
      
      木白幽幽转过头:“什么试过了……”
      
      荔枝反应了一下,脸上顿时变得酡红,“你想什么呢?!我是说,试过和他在一起了!你说什么你说什么……”荔枝说着拿手去挠木白的痒。
      
      “厉芷仙女饶命啊!”
      
      两人笑着打闹在一起,把最近的事情又分享了一遍,外面的云被风吹化了,月又亮了起来,她们说着说着,好像把过往的二十几年又走了一遍。
      
      后来讲累了,两人又缩到了被子里,荔枝嫌中间隔着被子麻烦,干脆一脚踢开了一床钻到了木白被子里,两人的手始终牵着。
      
      安静了一会儿,感觉快要睡着了,木白突然出声:“你应该告诉他的,也许他会……不一样。”
      
      “我说了,在我讲了你的情况之后,在他去意大利之前,但是他对我说,听见我说的话,本来应该为我感到心疼,但他却只能想到你,想到你此刻可能正在生病,他就觉得疼。他确实心疼了,但不是因为我。”荔枝面对着木白侧躺着,一只手枕在头下,“除你之外的事,他可能会去看看,但从不在意。”
      “他真的只是来了一下,也真的是说走就走了。”
      “木白,你现在心里要是没人,就试着接受一下他吧。他不适合我,但我知道,他会对你很好。”
      
      木白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画面,她想,白西就说的是对的,她是喜欢最好的、最有挑战性的事物,但白西就忽略了一点,她从不去觊觎别人的东西,特别是荔枝的。而且,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排球是,爱情,也是。
      
      那一刻起,她无比的确定,自己对于白西就,可能是友达以上的感情,可能是对身边优秀女生都喜欢他的好奇,可能是每次受伤他都会及时赶到的感动,但都不会是爱情。
      
      爱情是“砰砰”的,从来不悄无声息。
      
      “顺其自然吧,该遇到的总会遇到。”
      
      *
      
      一大早木白赶着荔枝回家,荔枝趴在被窝不肯挪窝:“你昨晚都和人家睡在一起了,现在却让人家走,哼!无情的女人。”
      
      木白:“……”
      
      行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凌晨六点半的训练馆,只有木白、荔枝,还有被木白拉来的陪练教练。荔枝穿着木白的衣服兴致勃勃的站在旁边,就等着木白球掉了给她捡球。
      
      七八点钟的时候,其他人陆续过来了,但荔枝的工作量并没有因为谁的到来而有所增加或减少,她只给木白一个人捡球。
      
      但她的运动量确是一点也不低的,木白比其他人练习的时间都要长,轮流休息的时候,她还会站在那看别人练习,时不时的问两嘴,明明那不是主攻的训练项。木白一边问还要跟着示范学习,荔枝也不敢放松,站在一旁时刻准备着。
      
      所以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荔枝拿筷子的手已经在发抖了,木白看不下去:“就说让你早点回家嘛,而且你国内学校的事不是还没结束么?”
      
      荔枝哆嗦着去夹菜:“我没事,这运动量还不及我在日本一小时的呢,不要瞧不起当代白求恩好吧!告诉你哦,我可是每天都有在锻炼呢。”
      
      木白:“把你掉了的肉夹起来再说。”
      
      荔枝:“……”
      
      她干脆直接歇着不去吃了,掏出手机开始刷新闻,一边给木白汇报。
      
      “知名女星夜会小鲜肉,双层窗帘难挡浓情蜜意。啧啧啧,这群狗仔可真够闲的,趴在人家窗户上看,真是蔫儿坏的,这不是侵犯人隐私么。这女明星怎么不去告他呀——不过这个小鲜肉确实挺帅的哈哈,哟,木白你看这腹肌……”
      “会算数的狗狗——诶?看看——还真会啊,你听,汪、汪、汪,还真是三声哎,看我来给它点、个、赞!”
      “日本发生7.6级大地震,引发10米海啸,死伤人数或致数千人,其中——哎?木白你别抢啊,我这不是正要给你看么。”
      
      “伤亡者包含中国旅客及华人华侨178名,尚有223人仍未找到踪迹……国内紧急派遣人力物资前往支援……驻日本国外交部即刻启动应急机制方案,设立四个组应对灾情,还有多名外交官被派往一线参与侨民的抢救和撤离任务……”
      
      “木白你怎么了?”荔枝放下手机去扶跌在椅子里的木白,“是有谁在日本吗?”
      
      木白一字一句的看完了新闻和每一张图片,果然在最后一张图的角落里看到了温若桦。
      四个小组有联系华人华侨家属的,有时刻国内汇报情况的,他为什么偏偏选了那个最危险的?
      
      图片里的温若桦在满目疮痍的废墟里和其余救灾组成员一起翻找着,他穿着一身黑灰色冲锋衣,上面也沾满了泥土,图片拍的距离很远,但她能想象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和焦急的神情。
      
      前一张图片是他们蹲在地上吃面包、泡面的场景,画面里一共五个人,没有温若桦,她想他这时应当还在翻找着,期望可以解救多一个生还者。
      
      *
      
      余震还在继续,并且强度并不低,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震动下来的山石砸到危机生命。
      
      地震发生时,他还在大使馆楼下准备去一场华人艺术展开幕式,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整个大楼像是要跳离地面一样的剧烈抖动着,他急忙向楼上办公室跑去,那里还有机密文件在内的重要物件和数据。
      当他跑到楼梯时,赵律正从楼上往下跑,他越过赵律一路往上,楼道里的摆钟和挂画砸在他脚下,头顶的吊灯摇晃着随时都可能掉落,他迈着大步跑到走廊中间时被反身回来的赵律一把拉住。
      
      “你疯啦!现在大楼随时可能会塌,你现在上来送死吗?”
      
      温若桦用手抵着头,甩开赵律的胳膊:“我电脑里还有文件,我拿下来就出去。”
      
      周围声音轰隆隆的,几块墙皮簌簌落下,大楼内外的人跑来跑去大声喊叫着,赵律只能提高自己的音量扯着嗓子喊:“我拿了!你的电脑!还有几份文件!”
      
      温若桦向后看过去,果然赵律手里正抱着两台电脑,怀里还夹着几个文件袋,头上都是落下的灰土。地还在动摇,他余光看到地上的摆钟正指着1点25分,也永远停留在了这一时刻,像许多人的生命。
      赵律看他还在发呆,硬扯着他跑出了大楼。
      
      街上已经乱成一团,几个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全力指挥着秩序,地面上有几道裂开深深的痕迹,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跑着被裂缝绊倒,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温若桦跑过去把小孩抱起来护在怀里一路送到安全屋内。小男孩在他怀里立马停住了哭声,还在小声啜泣着,但不再哭了。
      
      小男孩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泪鼻涕混成一团,睫毛上还挂着水晶,肩膀一抽一抽的,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小朋友,你的爸爸妈妈呢?”温若桦蹲下身,拿出口袋里的纸巾给小男孩擦拭鼻涕。
      小孩子是最看脸的生物,面对着这么一个温柔高大的叔叔,小男孩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直盯着温若桦出神。
      
      温若桦以为小男孩没有听懂,又用日语问了一遍,小男孩才反应过来,用脆生生的小奶音断断续续的说着:“妈妈在前面……妈妈去办护照……妈妈不见了……”
      
      地震来临时,蜂拥而出的人群冲散了小男孩和他的妈妈,男孩妈妈回头找不见自己的儿子,吓得差点昏过去,在街上像无头蝇般的喊叫着儿子的名字,但毫无回应,她跑回大使馆求助,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拦下,又引导到了临时避难所。
      避难所在距离大使馆不到一条街的地方,她慌张的跑进门后正看见自家的儿子对着一个陌生男人傻笑。松了一口气,才察觉到手上腿上已经在混乱中被刮得伤痕累累。
      
      “阿宁,让你抓紧妈妈的手怎么就是不听呢!”她伸手过去抓儿子的手。
      阿宁犹豫着不肯递出自己的手,他知道随之而来的肯定会是妈妈的一顿责备,在小孩子看来,逃避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办法,他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抱住温若桦的小腿躲在他身后。
      
      此时避难所已经挤满了人,其中有不少是前来办理证件和咨询的华人,被落下的重物砸伤的也不在少数,温若桦满心的焦急但还是温柔的摸了摸阿宁的头:“阿宁乖,快去找妈妈吧,不要让妈妈着急了。”
      
      随后的几秒钟他都安静的没有说话,但神色里都是轻柔,每一个眼神都带着安抚,阿宁妈妈也被这眼神晃到了,她察觉到自己的脸慢慢变热,急忙把眼睛错开去瞪阿宁。
      
      阿宁慢慢从他身后挪出来,被妈妈一把捞在怀里。
      “真的是谢谢您了,孩子不懂事,多亏您救了他。”阿宁的妈妈看起来年纪不大,个子也就刚好一米六,但抱起已经长到五六十斤重的儿子仍然丝毫不见费力,她抱着阿宁对温若桦千恩万谢,但头却始终低着。
      
      把阿宁安置好后,他准备出去引导秩序,突然裤腿被一人扯住,他回头。
      
      “叔叔,注意安全。”阿宁递出自己书包里的棒棒糖。
      还有大批的人群不停的被送到避难所,他温声笑了一下,接过棒棒糖逆行走入人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百万设计师的一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