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展颜

      回到训练馆,刚刚九点一刻,她给赵律发了个短信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开始了一个人的训练。
      
      发球、垫球、跑步、拉伸……
      
      结束训练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准备看比赛视频,手机弹出一条短信。
      
      “我是温若桦。”
      
      嗯,温若桦——好听——……——温若桦?
      
      “赵律在国内没有手机号码,把我的留下了。”回到酒店,赵律几乎是哭着向他说出了原委,他看着手机里生硬的自我介绍哭笑不得。
      
      本来不想打扰她的,罢了,顺其自然吧。
      
      在一旁敷脸的圈圈看到一脸震惊的从床上弹起又对着手机突然正襟危坐的木白,小心的问:“看到什么了?”
      
      她打了个马虎眼,“没什么,没什么。”
      
      哦哦,是你啊——删掉——是您啊——?——好的,我了解了……
      
      “你好。”她发出去。语言是一门艺术,值得终身研究。
      
      又过了很久……对面才发过来:“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
      
      她回:“哦,没事,你把地址发我一下吧,我看看是寄过去还是给您送过去比较方便……”
      
      他:“明天我自己来拿吧。”
      
      她:“诶?赵律不是说你们要出访?”
      
      他:“刚才已经视频过了。”
      
      关于出访这件事,赵律倒是没有说谎,只是恰好他们明天要访问的领事临时有了其他的安排,所以变成了视频访问。
      
      “哦。”
      
      她认真盘算,早训七点半结束,不过8点15又要集合,然后又是一上午的训练……“那一点钟你过来吧,我那个时候没有训练。”
      
      “下午一点钟。”她画蛇添足的补充道。
      
      “好。”
      
      关上手机,他继续投入工作,赵律一脸贼笑的凑过来:“是小队长吧?笑成这样。说,怎么谢我?”
      
      “调研报告,A+够不够啊?”若桦转过脸对着赵律笑。
      
      “A+不用,一看就是你的水准,我就随便做个B+就好。”
      
      他漫不经心的翻了翻赵律给的报告初稿,“我想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的选题我也最多只能给你改成B+。”
      
      “你这话我可就不赞同了哈,桦哥哥,”赵律说着把手凑过来,“我这选题绝对是No problem啊,我敢说就算是外长亲自来都不一定能写我这么好……”
      
      他拍拍赵律放在他肩上的手,笑笑,“既然你都写的这么好了,让我改岂不是委屈了你?”
      
      “不委屈不委屈,”赵律连忙赔笑,“是小的多嘴,您老高抬贵手,我还指望这个报告拿这个月的优秀奖呢。”他摇头无奈笑笑,赵律突然异常正经的和他说:“你还记得今天送你回来的那个人吗?”
      
      怎么不记得,现在想起来那种尴尬感还会麻酥他的胳膊……
      
      “他叫白西就。”
      
      “白西就?那个篮球队长?”他看篮球的次数不多,但对于这些人的名字还是有印象的。
      
      “是啊,也是你家小队长的青梅竹马。”
      
      “别胡说!你这样说让人听见了对小姑娘影响不好。”他蹙眉道。
      
      “好好,”赵律抱臂围着他转了两圈,“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以我多年的情场经验来看,白西就绝对对小队长有意思。”
      
      赵律热衷八卦,下班时间经常和同事聊起国内体育、娱乐圈的新闻,他也就对于这位“体坛四少”之一的花花公子事迹有所耳闻。娱体原本就不分家,追星追到体育圈也是常有的事儿,毕竟根正苗红的国家选手已经能秒杀很多娱乐圈的小鲜肉了,况且有的人不仅成绩好,长相还佳。
      
      “体坛四少”是饭圈给的名号,说的是前男排队长、现役教练陆有维,跳高运动员方子进,游泳队长虞木亦还有篮球队长白西就。陆有维和方子进属于英年早婚型,虞木亦又是出了名的爱冷脸,所以现在最受欢迎的还是白西就。
      
      可是……据赵律所说,这位男篮队长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季还快,木白,会喜欢这样的人吗?
      
      他突然开始莫名的烦躁……
      
      “帮个忙!”他对赵律说。
      
      翌日上午,日常防守对抗训练。
      
      一、二队明天就要赶往A市赛前训练了,蚊子心不在焉的接球、发球,趁着汪指导不注意,悄悄冲耳总低语:“小聪聪,真不适应不和你一起上场的比赛,要不你去给我加油吧,你在场下看着我心里踏实。”
      
      耳总稍一用力便把蚊子传来的球击飞到高空:“嗯,你现在的实力,我是挺不放心。”
      
      “我一个自由人,接你副攻手的球,本来就吃亏……哎……”蚊子追着球满场跑,飞身一扑趴到地上,看着球弹、弹、弹……弹到隔壁区域的虞木白脚下,“……好不好……”
      
      “在你区域的球你就一定要接,”虞木白把球扔给蚊子,“哪分什么副攻手还是二传手的球啊。”
      
      “就是!”耳总附和,“泰国队的提尼卡可是个喜欢向后场区发球的副攻手。”
      
      “能比吗?能比吗?她多高你多高?你要我大声喊出你两米零三的身高吗?嗯?”
      
      “一米九九!”耳总加了力度,蚊子直接放弃接球,走到展颜面前,“颜颜,换一下,换一下,我承受不了了,这个两!米!零!三!的家伙疯了。”
      
      在被球砸到前,蚊子及时开溜——
      
      “队长,你和耳总还有圈姐这次会来A市看比赛吗?虽然汪指导说要你们要留在沽津治疗,但是决赛应该可以去的吧?”队里脾气最好的圈圈今天不在,蚊子毅然投向脾气第二好的队长进行训练对打,顺便在旁边还可以看展颜和耳总互虐,美滋滋,嘿嘿~
      
      “小傻瓜,我们留在家又不是只是做治疗的,你们要训练,我们也要训练啊。”
      
      “也是哦……好吧……哎?不对,队长你比我小两岁呢,还说我是小傻瓜。”蚊子把球抛出。
      
      “看球!”她一个快攻打回去。
      
      “队长!!!”一阵飞奔……
      
      几个回合下来,蚊子已然气喘吁吁,语不成句,“队、队长……看、看在我明天……就要走了的份上……就不能让让我吗?”
      
      “你没看出来我是在以我的方式给你加油吗?”她又笑着发球,“来吧!”
      
      一声哨响——
      
      “吃饭了吃饭了!!”心知接不到木白球的蚊子,听到安宇的哨声如蒙大赦,一转眼的功夫就勾着耳总的肩跑了……
      
      所有人离开后,只有展颜在后面一个人默默的捡球,收球……
      
      展颜是队里的老幺,十八岁的年龄身高就蹿到了一米□□,摸高成绩竟然只比队里最高的耳总差三公分,也实在是天降之才了。木白入国家队的时候也不过十七岁,看着展颜就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所以总是不自觉的想要照顾她,像是她刚来的时候希陶队长她们照顾她一样。
      
      “还有五天就上场啦,感觉怎么样?”她捡起一个球扔到筐子里。
      
      “队长!”看到来人是木白后,正弯腰捡球的展颜蓦的站了起来,“虞队,你怎么没有和聪姐她们一起去吃饭啊?”
      
      “你不是也没去?”又把一个球扔进筐。这群家伙,练完球又不好好收起来,每次都让新人来擦屁股,是要找个机会说一下了。
      
      最后一个球被捡起,展颜突然定定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怎么了?”她关心道。展颜年纪小,但有天分又刻苦,好几次木白打开训练馆的门,都能看到她一个人在那练习垫球。同批进来的三人中,展颜话最少,但话少的人,心里的事往往更多,就更让人心疼些。平时别人打打闹闹,她也只是在旁边看着默默的笑。
      
      “队长,你怕过吗?”鲜少主动开口的小孩此时抿嘴看向她。
      
      她笑,这个小女孩简直就是她自己的复刻版嘛。
      
      “我当然怕啦,我到现在上场前都会紧张。”这些话她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以前是觉得怕被人嘲笑,现在是因为成为队伍的主心骨,她要背负着更多责任。但是今天,这些话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被说出来了,“因为重视才会紧张,因为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啊。”
      
      “可是……那是因为队长很厉害,所以才会有压力还一直赢……”展颜小声的说。对于她来说,虞木白就像是人生的标杆,她在地方队的时候每天都会看木白的比赛,甚至会在闹钟上悄悄贴上虞木白的照片,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和她肩并肩站在同一个在赛场上,成为和她一样优秀的人。
      
      “哈哈,”她拉着展颜的手走到场边长椅坐下,“我又不是神仙,哪有一直赢,没有人会一直赢,上一场不就输了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再提起这件事已经很释怀了,不仅如此,这反而成为了她训练的动力,每每想到,打球的手就更用力一些~~可能真的像老虞说的,偶尔输一次,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的!”小姑娘突然扬了声调,“是因为我才输了那场比赛的。”
      
      “展颜,”她拍拍展颜的肩膀,“我想让你知道,我们是一个团队,室内排球是团队赛,不是个人赛,赢,是一个队赢,输,也是一个队输。一场比赛的输赢,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
      
      “是吗。”展颜问的有气无力。
      
      要她怎么释怀呢?那是她的虞队的第一次带队啊,本来可以赢的不是么?如果她不逞能去够那个球的话。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木白弯腰拿过一瓶水,“喝吗?”
      
      展颜摇摇头。
      
      “刚进国家队的时候我比你可差太多了,那时候,我是队里最矮的主攻,第一年连上场的资格都没有。”她喝了一口水说道。
      
      这个展颜倒是不知道,她关注到木白是在四年前的世锦赛,那是木白第一次在国家队的亮相,决赛时她一个飞扑扭转乾坤,一人独拿28分,一举拿下最佳主攻和最有价值球员,一场比赛跃然成为女排最闪亮的球星,在短视频方兴未艾的时代,各大网站漫天传播着她的高光得分时刻,从此也成为了照亮她排球生涯的灯塔。
      
      那个时候只要是家里有电视机或者收音机的,没有人不知道“虞木白”这个名字。
      
      你可能有自己喜欢的运动,有自己崇拜的球星,但虞木白让人无法拒绝,她从抱着排球走上赛场的那一刻就注定要成为许多人的一个时代。
      
      “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国青的时候也是队长,每次都是首发阵容,也算是拿过几个冠军吧,心里面也是有自己的小骄傲的,哈哈……眼看着一次两次不让我上场,心里也是着急啊。”
      
      “你也知道我们队里都是一些多么厉害的人,虽然没有把握,但还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下。”
      
      “那个时候汪指导刚从美国回来,当时的国家队可不比现在哦,那应该是女排成绩最低迷的时候了吧。”
      
      她陷入回忆,初次见汪指导也是在一个秋天,那段时间沽津雾霾相当严重,几乎是达到了隔着两米说话的两个人都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地步,汪指导的脸却比当时的天气还要阴沉,若是放在现在,她肯定是没有这个勇气去撞枪口的,只能感慨当时少年勇……“我就在台下看着比赛一场一场的输,心里面又急又委屈,你说你把我从国青选过来,又不让我上场,这算什么嘛!”
      
      展颜托着腮听的很认真,她没有想到她的虞队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毕竟在她眼中的虞队一直是沉着大气的,没想到也有浮躁调皮的时候,她顿时觉得一直处于神坛之上的虞队突然接了些地气,更加可爱了。
      
      “我当时是满腔的抱负无处施展,觉得队伍应该换一换新鲜的血液了,又觉得自己是能给队伍带来生机的人,”她说着突然笑起来,“哈哈,当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不知天高地厚的。”
      
      本来就是这样啊!展颜无比赞同。
      
      国家女排成绩不好的那几年她才十三四岁,已经是满腹的忧国忧民之心了,但她知道自己无论是能力还是年龄都不够资格的,所以只是默默的练球,祈祷着有一天可以上场为国争光。但是她的虞队不一样啊,她这么厉害,如果上场的话,就一定能力挽狂澜的啊。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让队长上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您有一个新到的小迷妹,请查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