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嗑啥俺自己写

作者:子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20.4 bl he

      【四月奖励章。】
      
      卫帆有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暗恋唐轻。
      
      唐轻是陆柠的男朋友,而陆柠,是他的青梅竹马。
      
      这是个有些复杂的关系,其实如果把卫帆从中剔除的话,一切就显得很简单。
      
      但卫帆想,现实却告诉他,不,你别想。
      
      “卫帆,今天晚上一起出来吃顿夜宵,老南街那边新开了家小龙虾店,我们十点见!我到时候让唐轻去接你,就这么说好啦,拜~”
      
      陆柠的电话来得突然,挂得也毫无征兆。
      
      卫帆早已习惯陆柠风风火火的性格,切进微信给对方回了个好。
      
      等他将漫画的最后几个分镜画完,已经快七点了。
      
      卫帆是个容易专注一件事的人,等他从电脑桌前抬起头,看见窗外洒进来的大片月光,才后知后觉,已经这个点了。
      
      他活动了下有些泛酸的手,起身去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顺手开了室内灯。
      
      关电脑的时候瞥了眼时间,7:03,距离陆柠跟他约好的时间,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
      
      想到这点,卫帆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如果他没有估计错,唐轻怕是已经在来他家的路上了。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他垂眼看过去,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
      
      唐轻。
      
      心弦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下,卫帆咧咧嘴,唇角弯起一道苦笑的弧度。
      
      自己喜欢这人,已经到了单是看见名字,就能激动的地步。
      
      “唐轻?”
      
      男人低沉的声音蕴在空荡的楼道里,多了点平日所没有的磁性。
      
      “我到门口了,开门。”
      
      卫帆一怔,但身体的反应显然更真实一些,往外走的时候,他收拾好情绪,像往日那般,带着点无奈地朝电话里的人轻笑一声:“阿柠今天这么早就催你了?”
      
      唐轻不咸不淡地应一声:“嗯。”
      
      两人便再无话,从房间走到玄关,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卫帆捏着手机,带着点不敢被人探寻到的私心,没有挂断这通无声的通话。
      
      对方似乎也忘了,他听着电话里头男人浅浅的呼吸声,有种魔怔般的心安。
      
      门打开,看见外头站着的男人,卫帆如梦初醒般,猛地挂掉电话。
      
      他不好意思地道歉:“让你久等了。”
      
      唐轻的视线从他脸上淡淡扫过,面色从容地放下手机,朝他扬了扬手中提着的东西:“顺便买了点东西,一起吃吧。”
      
      卫帆微讶:“不是等下要去吃小龙虾吗?”
      
      唐轻已经绕过他走进了屋,轻车熟路地去了厨房,不一会儿,空着手出来:“那东西能吃饱?你晚饭又没吃吧,进来。”
      
      如此态度,倒是比他这个主人,还像是主人了。
      
      这不是唐轻第一次在他家吃饭,以往还有个陆柠在,但今天,只有他们两个人。
      
      卫帆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埋藏于心底的酸甜心情,如泉水一般,源源不断地朝上涌。
      
      那阵情绪他压抑不住,只能埋着头,沉默着不断往嘴里塞面条,因此也没看见,对面的人,目光幽深地看了他多久。
      
      ……
      
      “卫帆!”
      
      车子刚停下,门便被人打了开,喷着淡淡女士香水的陆柠坐进来,兴奋地喊他一句,不等卫帆回应,先激动地一把抱住他。
      
      “你怎么都不主动找我?上次见面都快一个月了!对了,我妈给我寄了点她自己腌的酱菜,你不是喜欢吃吗?等到时候快递到了,我给你送来。”
      
      前方盯着后视镜的人不可察觉地蹙了眉,淡声开口打断她絮絮叨叨的话:“门关上,多大的人了,还这么黏人?”
      
      陆柠扭头朝他吐吐舌头,却是听话地松了手,转身关好门,安安分分坐好:“门关好了,我们出发吧!”
      
      卫帆清楚地捕捉到唐轻话中的一点醋意,联想到陆柠刚才的行为,眸色一黯,下一秒,淡淡勾起唇,笑着看向身边已经认识多年的好友。
      
      “我连载的这部就快画好了,到时候请你吃饭,就当这一个月没找你的补偿,好不好?”
      
      虽是年龄相仿,但卫帆向来把陆柠当妹妹看,陆柠也早已习惯他对自己的纵容,丝毫不客气:“好啊!那我到时候要好好宰你一顿!”
      
      ……
      
      陆柠是个喝不了酒偏爱喝的,许是知道自己身边还有两个护花使者,所以一顿夜宵,龙虾没吃多少,啤酒倒是喝空了好几罐。
      
      她酒量不好,酒品却是极好的,卫帆看着唐轻将人放进后车座里,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要不还是把小柠放副驾驶吧,有安全带护着会不会好一点?”
      
      唐轻似乎没听见,把人放好后,从后座退出来,看他一眼:“进去吧。”
      
      卫帆默默叹口气,唐轻和陆柠恋爱这么久,他还一次都没见陆柠坐过副驾驶,他能猜到陆柠选择坐后面是因为自己,正因如此,心里总会有种破坏了两人关系的羞愧。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电灯泡,两个人的相处应该会更亲密一些吧。
      
      他刚抬脚,被人拽住手臂猛地往后一扯,脚步不稳,直直撞进对方富有男性气息的怀里,卫帆愣地一时忘了推开对方,唐轻像是也因这突发的情况怔住,安静两秒,卫帆一下反应过来,神色慌张地往后退开一步。
      
      “抱歉。”
      
      唐轻眼底快速划过什么,伸手,将后车门一把关上,接着开了副驾驶的门,沉声道:“你坐副驾驶。”
      
      卫帆登时抬头看他,男人的面容在渐浓的夜色氤氲下更显清俊,神色淡淡,眼眸暗沉,看不出多余的东西。
      
      “两个人坐挤,会不舒服。”
      
      对方简单解释一句,没再看他,绕过车头进了驾驶座。
      
      卫帆顿了几秒,才苦笑着坐进了会让陆柠不舒服的副驾驶。
      
      “还是你考虑得周全。”
      
      唐轻不冷不淡地嗯一声,两人一路便再无话。
      
      ……
      
      “是不是开反了?”
      
      将陆柠送回家,卫帆看着前方的道路,终于意识到,现在走的方向,好像错了?
      
      “我累了。”
      
      “啊?”
      
      他疑惑转头,男人直直看着前方,骨节分明的双手轻轻搭在方向盘上:“去你家再绕过来,太麻烦,今晚就睡我家。”
      
      卫帆的呼吸一下就紧了,唐轻的家?他还一次都没去过。
      
      “要不,你在这里把我放下去,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一想到要去唐轻家,卫帆浑身已经开始软了,这么多年,他很清楚自己能把喜欢的心情埋在心里,除了自己谁也不会触碰到,所以就算经常被邀约三人一起吃饭或做些什么,他也都在完美地扮演着一个单纯的好朋友。
      
      和唐轻的关系,他把握得很有分寸,不亲不疏,恰恰好。
      
      如果今晚去了唐轻家,那么有些东西,可能就会不受控制了。
      
      唐轻拧眉:“怎么?嫌弃我家?床是不大,收留你一个还是足够的。”
      
      卫帆自然无法告诉他真实原因是什么,但他很少拒绝过别人,所以最后,还是只能由着唐轻把车开进小区,停在了地下停车场里。
      
      “下车。”
      
      声音在窗外响起,卫帆才惊觉车上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他有些忐忑地咽了口口水,攥紧的手缓缓按上门把手,深深吐了口气,开了门。
      
      唐轻领着一路微埋着头的人上了电梯,穿过楼道,停在屋前,掏钥匙开完门,才终于侧头看了身边几乎想将整个头埋进地下的人一眼。
      
      衬衫领口露出的半截雪颈引得人眸色渐深,他不动声色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下嘴唇,道:“到了。”
      
      卫帆小幅度地点点头,太过紧张,让他一时忘了为客之道,先一步越过对方,进了屋。
      
      等换完鞋,他才后知后觉自己的动作有多不妥,刚要开口,唐轻已经再自然不过地进了厨房。
      
      “饿了没有,我煮碗面?”
      
      卫帆一听,顿时把紧张和懊恼抛在了身后,快步跟了过去,看见男人已经套上了围裙,赶紧说:“我不饿,不用煮了。”
      
      男人看过来,同他无声对视数秒,点了下头,又脱掉围裙:“那洗澡吧,你先去洗,衣服我去给你拿。”
      
      卫帆又开始紧张了,但一想,洗个澡可能会让自己冷静一些,便没有拒绝,顺着男人的指示,进了卫生间。
      
      水声一停,门外跟着响起敲门声。
      
      他把门打开一道缝,男人把东西递进来,一条毛巾,一件浴袍,和一条底裤。
      
      他一时忘了接,对方便解释了句:“都是新的。”
      
      卫帆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霎时红了脸,好在浴室里就自己一个人,他道了声谢,有些手抖地将东西换上。
      
      唐轻打量了下洗完澡的人:“看来正合适。”
      
      他不由得问了下:“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个?”
      
      细白的指尖,点了点自己身上的衣物。
      
      似乎是被他话中的某个字眼取悦,男人的神色柔和一分:“给朋友准备的,身材和你差不多。”
      
      卫帆一下睁大眼,惊诧的样子有些可爱:“那我穿了,他来的话怎么办?”
      
      唐轻淡淡一笑:“再买就是了,床已经铺好了,困的话就去睡吧,最角落里那间就是了。”
      
      “噢,好。”
      
      等卫帆进了屋,看清屋里的摆设,才意识到,这间屋子,好像不是客卧?
      
      书桌上属于房子主人的照片,再显然不过地证明了,这的确是主卧。
      
      他不敢多留,赶紧又退出屋子,打算去开对面的房间,结果房间被锁了,怎么也打不开。
      
      困惑间,唐轻已经洗完了澡,见他站在门口,边走过来边问:“怎么不进去?”
      
      卫帆下意识看过去,马上又转回了头,耳垂爬上一点羞红,回答的声音也不再那么干脆:“房、房间好像锁了。”
      
      唐轻皱了下眉,伸手按下门把,门开了。
      
      “没锁啊。”
      
      卫帆偷偷往后退开一些,避开男人身上独特的极具侵略性的味道:“这间。”
      
      “这间很久没用了,晚上睡这里。”
      
      卫帆身侧的手瞬间握紧,喉咙发麻:“要不,我还是去睡沙发吧?”
      
      男人脸色沉下几分:“怎么?和我睡还委屈你了?”
      
      卫帆赶紧摇头,下一秒,被人直接推进了屋。
      
      砰——
      
      门也相应地被锁上。
      
      “那就进来,这么晚了,你不困?”
      
      一堆想要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了。
      
      卫帆在心里唾弃自己。
      
      卫帆,你真是个卑鄙的胆小鬼。
      
      ……
      
      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归为平缓,卫帆僵硬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他小心地转过身子,像只卑微的可怜虫,只敢在无人得知的时候如此痴迷地看着夜色中睡着的男人。
      
      什么也没做,连伸手碰一下对方都不敢,但只是这样,对自己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困意渐渐袭来,卫帆无声地在心里跟他道了声晚安,重新转回去,背向男人闭上眼。
      
      夜色愈深,那些隐秘而不可被人寻知的东西,开始如藤蔓般肆意生长。
      
      男人伸手,将人转了个方向,接着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准确地吻在青年薄嫩的唇瓣上。
      
      细细碾压几阵,终于不再满足于此,长舌往里强势一伸,卷住安静的小舌头,发动下一波攻势。
      
      卫帆睡得很沉,期间除了梦/吟一声,再无其他。
      
      品尝结束,男人把毫无所觉的人揽入怀中,跟着睡去。
      
      ……
      
      卫帆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看着头顶亮白的天花板,回想起来,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唐轻家里。
      
      门被人打开,男人的心情似乎不错,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
      
      “醒了,正好早饭也做好了,去洗把脸,出来吃饭。”
      
      说完,他已经先走了回去。
      
      卫帆觉得这个画面有点诡异,再一联想到自己的所在之地,顿时有种偷了别人东西的心虚和愧疚。
      
      他这样,怎么敢无愧地告诉自己,只是默默暗恋,心中不会有邪念呢?
      
      ……
      
      “味道如何?”
      
      唐轻问了一句。
      
      有些恍神的卫帆茫然看他:“啊?”
      
      接着自己先反应过来,喝了口粥,点点头:“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煮了很多,不够再去盛。中午想吃什么,家里没菜了,我等下去买。”
      
      卫帆连忙拒绝:“不用了,我等下吃完饭就走。”
      
      男人眉头一拧:“有事?”
      
      他只能说:“漫画还没画完。”
      
      “差这一天?”
      
      其实是不差的,但就这么再待下去,卫帆更不敢,那股羞愧感,已经化成一座山,此时正压在他的胸口处,让他开始喘不过气来。
      
      陆柠和唐轻都不知道他肮脏的心思,但是,他自己需要有把戒尺——来警示他不要犯错。
      
      “嗯,正好有灵感,不画出来的话,我怕晚点就忘了。”
      
      唐轻没有再说话,卫帆却明显感觉周围的气压低了下来。
      
      他又喝了两口粥,因这有些压抑的气氛,吃饭的动作也慢了一些。
      
      刚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手机突然响了。
      
      骤响的铃声惊到他,但也适时地解救了他。
      
      他接得很快,而接通电话率先温声而出的两个字,让对面的男人,看着他的眼神更是可怕了些。
      
      “阿柠?”
      
      “你现在是不是在唐轻家!那正好,我妈给我寄的东西到了,我吃完饭就拿过去,我下午要和朋友去买衣服,所以就不顺便去你家了,你在唐轻家等我啊!最多两个小时!就这样,我挂了!”
      
      “等下!”
      
      没人应他,电话已经断了。
      
      卫帆第一次觉得,陆柠这焦急的性子,是时候该改一改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对面直直盯着自己的面色不郁的男人,咬咬牙,把陆柠的意思简单交代了下。
      
      男人面无表情地勾唇:“陆柠让你等一下,就不急着画了?”
      
      卫帆不知道怎么接话,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在男人的目光下有些无所遁形,自觉狼狈地埋头,继续往嘴里塞已经凉得差不多的皮蛋瘦肉粥。
      
      唐轻站起身,停在卫帆身边时,看见对方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下,他垂在一侧的手,骤然一紧,握成拳的姿势,像是凭空捏住了什么东西。
      
      男人未置一词,把碗放入洗碗池,直接出了厨房。
      
      没两秒,外头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
      
      卫帆有点摸不清现在的状况,自己这是,被唐轻扔在家里了?
      
      但是,他才是客人啊?
      
      ……
      
      卫帆也不知道自己一碗粥喝了多久,喝完最后一口,屋子里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也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他起身,把空碗塞进洗碗池里,先去收拾了下餐桌,清理干净后,才回到洗碗池前开始洗碗。
      
      水流声哗哗响起,盖住了一些细微的声音。
      
      等卫帆意识到有人回来了,对方已经一把扣住他的下巴,将他扭身抵在了料理台前。
      
      男人的脸色沉得如抹不开的黑墨,周身萦绕着一股逼仄的黑气,幽深的眼眸中翻卷着飓风,此刻的模样实在可怕,像是一只挣脱了束缚的凶残野兽,恨不得将眼前的猎物生生拆吃入腹。
      
      【拉灯部分详见某博“晋江子罗衣”,关键字“新鲜”】
      
      埋在他肩上的卫帆,失神的眼睛依然涣散无光,过了好一会儿,思绪一点点抽回,等对方完全将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抽离了,才喘着气,恢复冷静地从男人怀里退出。
      
      退到一半,被男人再次用力抱进怀里。
      
      卫帆的声音带上一点冷意:“一次还不够我补偿你的?松开,我要走了。”
      
      唐轻抱得他很紧,低哑的声音里,带着赤/裸/裸的嫉妒:“你就这么喜欢陆柠?如果我没上你,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和她上/床了!”
      
      “啪——”
      
      卫帆咬牙挥出的一巴掌,使不出多大力气,唐轻没有被打偏脸,反倒是他,一下失力地就要往一旁倒去。
      
      唐轻眼疾手快地将人扶住,在对方想要挣扎时,又一把抱住他。
      
      他的神情不再那么淡然无畏,像是所有的伪装在这一刻全部被脱下,嘴巴贴着他的耳侧,喃喃地说:“卫帆,喜欢我好不好?”
      
      他怔住,听见男人可怜又卑微地继续道:“卫帆,不要喜欢陆柠了,喜欢我好不好?”
      
      “不要很多,一点点,指甲盖那么小的喜欢就可以了。我只要这么一点点,其他的,都让我来给你,所以不要喜欢她了,好不好?”
      
      心脏的感觉在这一刻有些陌生。
      
      他听不出自己的声音里包含了什么情绪:“你,喜欢我?”
      
      唐轻摇头,卫帆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却在发现他的否认时,还是忍不住感觉有点眼涩。
      
      紧接着,就听他道。
      
      “我不喜欢你,卫帆,我爱你,很爱你。”
      
      手指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那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男人的声音里有着歉意,有着深情,有着很多他从不敢去奢望的东西,但是,唯独少了该有的悔意:“只有这样,你才会记住我。”
      
      他补充道:“就算是恨,我也愿意。”
      
      “阿柠真的,喜欢我?”
      
      男人眼中闪过一阵嫉恨,但他现在什么也不敢做,隐忍着情绪,回答他:“对,分手的确是她提的,如果我没猜错,她很快就会告诉你这件事,并且会向你表白了。”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卫帆和陆柠互相喜欢又怎么样,是陆柠犹豫了这么多年不敢去试,现在,是她先打破了约定,既然如此,那他忍了这么多年,也不可能眼睁睁就看着结局朝着她想要的方向发展。所以,就算卫帆恨他,只要能拥有他,不管是什么方式,他都不会后悔。
      
      卫帆觉得发生的这一切有些魔幻,就像是活在了梦里,但抱着自己的人身上炽热真实的温度,将他又拽回了现实。
      
      他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在念某种可怕的咒语,藏着让人心生畏惧的寒意。
      
      “卫帆,不喜欢我也没关系,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把你夺走,你是我的,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
      
      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
      
      卫帆拿着刚晒干的浴袍进屋,问沙发上歪躺着看电视的男人。
      
      “这件浴袍是给你哪个朋友准备的?我怎么记得,你那些朋友,好像没有哪个身材是和我差不多的?”
      
      唐轻懒洋洋抬头,看一眼,又重新看回电视屏幕。
      
      “本来就是给我男朋友准备的,不照着你的尺寸买,你穿着能舒服?”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