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嗑啥俺自己写

作者:子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20.11 bl he

      PS:文中英文不是装B,怕被锁的无奈之举。
      
      【24号下午6点到晚上9点,402号房,一男一女。】
      
      【25号下午7点到晚上10点,401号房,一男一女。】
      
      【27号下午10点到次日上午10点,404号房,一男一女。】
      
      【补充,28号凌晨两点的时候,钱玲从酒店出来,半个小时后,又和另一个男人进了酒店,期间前一个男人没有离开过,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场玩的是double dragon。】
      
      【钱玲可以啊,平日里看着清纯的一批,没想到私底下玩得还挺大,我说赵青,都这么明晃晃的证据摆在这里了,你可不要跟我说,你还觉得你女朋友没有出轨。】
      
      像是怕青年真要说出什么让人抓狂的话,刘城消息刚发来没两秒,不等人回复,又来了通电话。
      
      赵青正用手指一下一下地在手机键盘上按着,看见来电显示,未作犹豫,就按了接通。
      
      他的嗓音清润,比江南女子的要沉,又比寻常男音要柔。
      
      要不是刘城知道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有时候光从声音上分辨,实在会有种是在和女人打电话的错觉。
      
      “阿城?”
      
      刘城在那头叹气:“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还在打着字想要替钱玲辩解吧?”
      
      赵青的大拇指一顿,默默地从键盘上挪了开。
      
      “酒店是我家开的,入住记录监控记录什么的我都能查到,好歹和你做了十几年兄弟,我总不会在这种事上骗你吧?”
      
      “阿城,小玲——”
      
      “行行行,你别给我提那女人,等我两分钟。”
      
      刘城似乎放下了手机,赵青听见他在那头用鼠标一连串地点击了什么,很快,一阵情动之时的娇腻女音从话筒那边传了出来。
      
      这声音熟悉又陌生。
      
      是钱玲的声音。
      
      但又不是钱玲会发出的声音。
      
      “赵青,后面的我也不放出来刺激你了,这声音是谁的,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刘城看着电脑里的监控画面,眼中一抹厌恶闪过,一边点了删除,一边掏了掏耳朵,似是要洗去刚才那一阵简短的让人反胃的记忆。
      
      这还是第一次,他觉得女人叫bed能叫得让人这么恶心的。
      
      “钱玲不适合你,我知道,这是你初恋,你很难走出来,但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你就听我一句,分了好吧?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找,像她这种外表看着单纯无害的,我给你找他个几十个,绝对里里外外都干净得很,可以不可以?”
      
      赵青在那头沉默。
      
      刘城生平第一次尝到如此操/蛋的滋味,他那单纯得跟张白纸一样的兄弟,怎么偏偏第一段恋爱就遇上这么个膈应人的渣女。
      
      许久,赵青终于开了口。
      
      “阿城,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
      
      赵青人生第一次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尽管屋里此刻只有他自己一个,还是紧张得不敢太大口地呼吸。
      
      他已经趴在这里快十分钟了,按照刘城说的,钱玲预约了六点入住,那他再等十分钟,应该就能等到人了。
      
      想到等下可能会听见什么,赵青咬了咬唇,他知道刘城不会骗他,真实的钱玲,应该真的是个和自己的认知有偏差的人。
      
      但他在一些事情上也有自己的坚持,就算别人把事实都捧在面前了,也要亲眼见一回,才会真的死心。
      
      他不知道这种想法该怎么形容,大概就是蠢吧。
      
      可赵青没办法,他是喜欢钱玲的,这是他的初恋,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心动,人类对第一次的东西总有种莫名的执拗,赵青也不例外。
      
      所以,他现在才会像个变/态的小偷一样躲在这里,就是为了亲手将最后一丝残念打碎。
      
      赵青看了眼手机,离六点还剩五分钟。
      
      怕中途出现意外,他特地开了飞行模式,又再三检查了闹钟什么的,才算真正做好准备。
      
      离六点越近,赵青越紧张。
      
      屏幕上面变化的数字,代表着他被钉上刑台还剩多少时间。
      
      “啪。”
      
      门被人开了。
      
      赵青疑惑地看了眼时间,五十八分。
      
      钱玲定的是六点,一般情况下,不可能会在六点之前进来。
      
      房间也被清扫阿姨整理过了,难不成是忘摆了什么东西吗?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男人钻进床底的速度迅猛如风,赵青都还没反应过来,原本只有自己的床底,已经多出另一个人。
      
      对方来得略急,呼吸声有点喘,两人靠得近,那阵粗重的呼吸声贴在耳朵边上,没来由的让人感觉有些痒。
      
      赵青怔怔地扭头,突然的变故让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他被发现了?
      
      不对,如果被发现的话,对方应该会拿着扫把直接把他赶出房间,结果现在这样和他一起做贼,是怎么回事?
      
      男人倒是主动解答了。
      
      这是个模样俊朗的男人。
      
      声音低沉带有磁性,是个完全看不出会做这种事的人。
      
      “真巧啊,你也来捉/奸吗?”
      
      捉/奸?
      
      赵青眉头一跳,钱玲不止是跟人约,还脚踏两条船吗?
      
      不等他深思,又一阵开门的声音打消他发问的念头。
      
      这回是主人公来了。
      
      战况挺激烈,门刚关上,亲吻吮吸的声音就在安静的室内响起。
      
      女人的娇嗔声酥软如糖,一边享受地哼着气,一边半害羞地婉拒。
      
      “嗯,阿松,你好急哦,别这么用力,这裙子我刚买的,唔,别扯,这裙子我很喜欢。”
      
      男人的声音随之而来。
      
      【此处是一句会被锁的dirty talk。】
      
      赵青的脸瞬间就僵了。
      
      尽管已经预想到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但真正听到,还是受了不小的冲击。
      
      他原本平缓趴着的身子,微微往上弓了些,脸色也染上了一点阴霾。
      
      但赵青生来就好看,脸蛋清秀隽丽,此时就算面色如土,也不会影响他的容貌观赏度。
      
      身边的男人将他的变化纳入眼底,黑色的眸底缓缓地划过一片什么,然后,抿着的唇,往上轻勾了一点弧度。
      
      赵青缓了缓神,发现那阵让人自心底感到不适的黏腻音已经不见了,浴室里正稀稀拉拉地响起水声,接着门打开,女人喊:“宝贝你在干嘛呢,怎么还不进来。”
      
      男人似乎在屋里弄了什么,闻声应和了一句,就赤着脚跟了进去。
      
      赵青藏在床底,清楚地看见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说不酸麻是假的,好在床底空间足够大,他想着那两人现在是听不到房间里的声音的,就想放松一下身子。
      
      结果高估了身体的适应能力,一个不稳,就往边上的男人身上倒了过去。
      
      耳边响起一阵轻笑。
      
      赵青耳根又是一痒,道歉着连忙趴回原地:“抱,抱歉。”
      
      “你叫什么,这么有缘,认识一下不过分吧?”
      
      赵青奇怪地看他一眼,被他眼中的坦然自在弄得心里怪怪的。
      
      钱玲的两条船在她幽会时碰上,这种缘分,怎么想怎么不需要吧?
      
      按照他们这种狗血的关系,没有拔刀相向算好的了,还需要相互认识吗?
      
      是方便今天过后好寻仇?
      
      对方见他不说话,笑着又主动自我介绍:“我叫绍棱,25岁,自己开公司,身高188,体重80kg,平时无不良嗜好,目前单身,有车有房,家里还有只橘猫,你呢?”
      
      赵青耳尖地捕捉到两字,不自觉问了出来。
      
      “单身?”
      
      不是说来捉奸的吗?
      
      绍棱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他:“你觉得,正常人知道自己被绿了,还会继续欢迎人家在自己头上种草?”
      
      赵青沉默。
      
      刘城告诉他钱玲约X的事已经过去一星期,而在今天之前,他的确还和钱玲维持着情侣关系。
      
      “你呢,我介绍完了,你叫什么,他们还没出来,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先进行个短暂的了解。”
      
      赵青觉得自己决定来躲床底是件错误的决定。
      
      身边这人,是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在这种情况下,如此自然地聊天的?
      
      在男人不曾转移的注视下,赵青还是开了口:“我叫赵青。”
      
      至于其他的,他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正常。
      
      一般人自我介绍会那么详细的吗?
      
      不容他多想,第三道声音响起。
      
      “屋里好香啊,宝贝你刚才点了什么?”
      
      “是让你能更快乐的东西。”
      
      男人话音一落,就猴急地将女人一把抱起。
      
      随之一声闷响,两人来到了床上。
      
      赵青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年。
      
      尽管没和钱玲进行到最后一步,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有些东西苍老师教过他,但现在是在现实中真正听到,其中一个主角还是自己喜欢过的人,心脏登时有如象脚践踏而过,被踩得稀碎。
      
      如果说他曾经对钱玲的喜欢是一颗灌满液体的水晶球,那在知道钱玲另一面的时候,球里的东西都已经漏光了,而现在,就连那颗水晶球,也破碎了。
      
      他以为自己会饱受折磨,可能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可当那种感情消失之时,却发现不管听到了什么,自己的内心竟毫无波动。
      
      有点悲哀,又有种如释重负般的滋味。
      
      赵青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按照钱玲以往的住房记录,他还得在这趴上两个多小时。
      
      想到这一点,他感到有些头大。
      
      但没等他想出解决办法,耳边一阵愈渐沉重的呼吸声,使他从思考中脱身而出。
      
      赵青扭头,发现绍棱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
      
      仔细看的话,脸颊还晕上了两片红云。
      
      原本清明的眼,似乎也变得有些迷离,里头的墨色,带了点猩意。
      
      赵青不由问:“你怎么了?”
      
      男人看了看他,没说话,倒是往他这靠近了一分。
      
      赵青不太习惯陌生人靠这么近,刚要躲开,被人眼疾手快地搂着腰,阻止了退路。
      
      “你——”
      
      赵青险些叫出了声,想到此刻的处境,又硬生生把嘴里的话咽下。
      
      也正因此,绍棱才能贴着他的耳朵哑声问一句:“你没事吗?”
      
      赵青疑惑,但男人的话就像把钥匙,尾音一落,就把某些东西的锁给打开了。
      
      他很快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赵青脸色一白,鼻腔中这股浓密的味道,还有细密的热流,以及男人刚才说的那句“能让人更快乐的东西”,马上就明白过来自己陷入了更可怕的困境。
      
      他第一次这么想骂人。
      
      年纪轻轻的,怎么他妈就要靠药了?
      
      【拉灯,七天,懂?】
      
      “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确定。”
      
      刘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我说绍老板,你又不是什么拿不出手的便宜货,光明正大直接去和我们家赵青认识就好,何必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被别人知道你这堂堂上市公司的总裁要为爱去钻床底,绝对会笑死。”
      
      绍棱丝毫不恼:“他已经确定明天下午会去的,是吧?”
      
      “是,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都连着问我五天了,能放心了没有?”
      
      “行,我知道了。”
      
      等人走掉,刘城翻了个白眼。
      
      这两人,某种程度上,也算绝配。
      
      尤其是绍棱,长得人模狗样的,脑回路跟一般人还真不同。
      
      要最后真能把人追到手,他觉得也是真的牛逼。
      
      未写结局:追到了追到了,happy ending撒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完结!没来得及拿到车票的,摸摸,我也没有,七天一天,车票我就扔了,所以不用找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