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王建设已经吓得浑身直打颤,“你,你要问啥?”
      
      “你娘害牛春丽的事,你事先知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我,当时去,去我姨,姨家了,喝,喝多了,没回来。”
      
      “你真不知道?”
      
      “真,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我咋会让我娘害她,她可是我媳妇,我疼她还来不及,她,她死了,我比谁都,都难受……”
      
      “你这么疼她啊,那你想不想再见见她?”
      “我,我,我……”
      
      “你想见她啊,行,我今儿个发发善心,满足你这个心愿。”
      
      丁颜突然抬手,在王建设额头上点了一下,然后朝着牛春丽呶了呶嘴,“诺,她就在屋里,想说啥就跟她说吧。”
      
      面目狰狞扭曲的牛春丽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王建设眼前,还直勾勾的盯他,身子在空中飘啊飘,眼看着就飘到他跟前来了。
      
      王建设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晃了两晃,眼看着就要瘫到地上。
      
      丁颜眼疾手快,虚空画了一个定魂符,然后拍到了王建设的脑门上,王建设翻了几个白眼,人是瘫下去了,却没有晕倒。
      
      丁颜:晕倒还怎么玩?
      
      她嫌弃的拍了拍手,“阴阳两隔的两口子又见面了,不容易啊,好好聊聊啊,我就不打扰了。”
      
      丁颜说完就出去了,王建设见丁颜出去了,挣扎着往外爬,爬到门口的时候,左冲右撞,明明看着门口啥也没有,可他就是出不了门,绝望的嚎叫起来。
      
      丁颜嗤的笑了一声,心说你使劲叫吧,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
      
      丁颜出去,在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她倒也不担心牛春丽会弄死王建设,来的路上她就警告过牛春丽,没必要为了一个渣子,把下一辈子也给毁了,牛春丽再三保证她会有分寸。
      
      不过就算是牛春丽失了心智,真把王建设弄死了,那也没啥,死了就死了吧,一个渣子而已,只是可惜了牛春丽。
      
      屋里的王建设,还在拼死往外跑,可不管他怎么往外冲,他都跑不出去,而且不管他叫的多么大声,左邻右舍都象是听不到,没人过来看一下或是问一声。
      
      他绝望的瘫在了地上,牛春丽飘到他跟前,“建设……”
      
      王建设跪下就给牛春丽磕头,“春春丽,我知道你死的,死的冤,可你不是我害死的,是娘一时糊涂,你要怨,就怨娘,你去找找她,你别别找我。”
      
      “建设,我就想问你一句,娘要下药害我,你真不知道?我想听你一句实话。”
      “我,我……”
      
      牛春丽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阴测测的,“我想听实话。”
      
      王建设一咬牙,“娘是跟我说过,我还劝过她,可她不听,我还以为她是说气话,我没想到,她她真的下手,春丽,咱们毕竟是几年的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求求你放过我,我给你立长生牌,给你烧纸供奉,你要是气不过,你去找娘,我不怨你……”
      
      牛春丽怪笑了一声,这就是当初她千挑万选的男人,呵!
      
      牛春丽,“我爹留给我的钱,在哪儿?”
      王建设哆哆嗦嗦,“还在你存折里……”
      
      牛春丽忽的一下飘到了王建设跟前,跟王建设几乎脸贴脸,“再问你一句,在哪儿?”
      
      视觉冲击太大,王建设嗷的就是一声叫,“我说我说!”
      
      过了大约10来分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丁颜才站起来去了堂屋,结果进屋就闻到一股臊臭味,打眼一看,王建设瘫在地上,周围全是污秽之物。
      
      这是吓的失禁了?!
      
      忒臭了,丁颜赶紧掐了个“屏”字决,闻不到味了,才好受了些。
      
      饶是这样,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问牛春丽,“都好了?”
      
      牛春丽周身的怨气已经化解了不少,她点了点头。
      
      丁颜撤了结界,“走吧。”
      牛春丽叫住了她,“丁大师。”
      
      丁颜回头一看,见牛春丽飘到了床边,她才看到床上竟然堆了不少钱,王建设竟然把钱都取出来藏在了家里。
      
      守着这样得来的钱,他们娘儿两个也不怕做噩梦!
      
      牛春丽,“丁大师,我不能让你白白帮我的忙。”
      
      丁颜也没推拒,数了5张大团结出来。
      
      “丁大师……”
      
      “够了,走吧。”她倒是想把钱都拿走,就怕公安局追查下来,她不好解释。
      
      牛春丽再无任何留恋,跟着丁颜头也不回的走了,屋里的王建设翻了几个白眼,然后终于如愿以偿的晕过去了。
      
      两人都没说话,直到出了嘴头营,牛春丽才先开了口,“丁大师,你让我问的事,我问了。”
      
      丁颜让牛春丽问的是那个对她施法的人是谁,这人行事如此阴毒,放任他在这世上胡做非为,不知要残害多少阴魂。
      
      “王建设听他娘说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瘦巴巴的,他娘不认识那个人,是那人自己找上门的,事成之后,问他娘要了300块钱,然后就走了,往后没见过这个人。”
      
      丁颜不怀疑王建设的话,对着牛春丽的阴魂,他没那个胆量撒谎。
      
      四十来岁的男人,瘦巴巴,这形象太大众,看来这次是揪不出那个玄学界的败类了。
      
      牛春丽没说她跟王建设都说了些啥,丁颜也没问。
      
      该说的她都说了,可如果牛春丽执意要原谅王建设,她也只能随牛春丽。
      
      万事皆有因果,万象皆随因缘,有些事不是她能管得了的!
      
      不过第二天上午,王建设的后续就传到了她耳朵里。
      
      田秀芝正在院子里摘菜,石大娘颠颠的跑了过来,拉着田秀芝八卦,“小宝奶,你听说了吧,就是被她婆婆毒死后来又扔到河里那个牛春丽,不是说她男人啥都不知道吗,哎哟喂,你猜怎么着,其实都是那娘儿俩事先商量好的,她男人门儿清!哎哟这个王建设咋就恁狠心,那可是跟他一张床上睡了四年的媳妇,说弄死就弄死了!”
      
      田秀芝,“你这是听谁说的?”
      
      “村里早就传开了,说是昨儿个王建设自个儿去公安局了,跟中了邪似的,身上又是屎又是尿,还提了个包,包里都是钱,还跟个傻子似的念叨了一路,把他对牛春丽干的那些事,全念叨出来了,大家伙儿都说他是被牛春丽的魂给缠住了,要我说,牛春丽最好把他给带走,我还听说牛春丽娘家叔伯,听说后都跑去公安局了,都想分钱,在公安局里又吵又闹,都说自己才是近亲,自己该多得点,……你家老二不是在公安局吗,他回家都没说?”
      
      “我家老二嘴严着呢,他工作上的事,他回家啥都不说。”
      ……
      
      丁颜:看来牛春丽确实是醒悟了,没放过王建设。
      
      就是醒悟的有点晚,如果她在王建设第一次打她的时候就离开王建设,说不定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可惜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牛春丽从外面飘进来,“丁大师,我该走了。”
      
      恩怨已了,这世上也再没有让她牵挂的人和事,她该走了。
      
      丁颜,“你爹留给你的那些钱……”
      牛春丽笑了笑,“随他们去吧。”
      
      这是彻底悟了。
      
      丁颜,“也好,投胎过好日子去吧,我送你一程。”
      
      牛春丽眼圈红了,“多谢大师。”
      
      丁颜念往生咒为牛春丽超度阴魂,牛春丽的阴魂越来越淡,直到再也看不见。
      
      牛春丽留下的那些钱,她的娘家亲戚,还有王建设的亲戚,都说应该给自己家,为此打了不少架,还打的头破血流,成为十里八乡的百姓,茶余饭后的最大谈资,这是后话。
      
      小宝从外面跑进来,也不知道在哪儿玩的,脸都玩成了花猫脸,头发上粘的都是草屑。
      
      “娘,娘,舅舅叫你去姥姥家。”
      
      丁颜向外看,就看到石大娘和田秀芝,没看到旁人。
      
      “你舅舅呢?”
      “我在外面跟二蛋玩,他跟我说了一声就走了。”
      
      这是有多懒,这几步路都不愿意走,叫一个小娃娃捎信儿。
      
      原主娘家是高家寨的,她上头有俩姐,大姐叫丁芳,二姐叫丁芬,都已经结婚了,下头还有一个弟弟叫丁世杰,今年19,还没定亲。
      
      丁颜没把丁世杰的话当回事,拉着小宝去洗脸,“看玩的小脸都成花猫了。”
      
      田秀芝以为丁颜要带着小宝回娘家,结果丁颜给小宝洗好脸,压根儿没提回娘家的事,而是从屋里抱出一大堆衣裳,“娘,这些衣裳你看能不能改给雅娟雅丽穿。”
      
      田秀芝会裁缝,家里有台缝纫机,一家人的衣裳,基本上都是她做的。她手艺好,衣裳大改小,应该会改。
      
      田秀芝接过衣裳,惊讶道,“你不穿了?”
      
      “都太艳了,能改的话就改给雅娟跟雅丽穿吧,小姑娘家家的,穿艳点好看。”
      
      “能改,回头我就改给她穿,哎哟这一下子得了这么多新衣裳,俩丫头肯定要高兴坏了。”
      
      田秀芝把衣裳放回自己屋,出来一看,丁颜还在。
      
      “小宝娘,他舅不是捎信儿叫你回去看看?”
      “吃过晌午饭再去。”
      
      以前只要娘家一招呼,丁颜立马就走,这回咋这么沉得住气?这是跟亲娘闹别扭了?
      
      田秀芝没好多问,看日头已经快到头顶了,老头子快回来吃饭了,就去厨房做饭去了。
      
      吃过晌午饭,又歇了一会儿,丁颜才带着小宝回高家寨。
      
      田秀芝看丁颜两手空空,“小宝娘,家里还有两袋鸡蛋糕,给你娘带过去吧。”
      
      丁颜,“常来常往的,带啥礼物,不带了,小宝,跟奶奶再见,我们走了。”
      
      小宝乖巧地跟田秀芝说了再见,然后便跟丁颜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韭菜申请了推荐,请动动手点个收藏,助我申请到好推荐,到时候红包奉上,拜托了各位!感谢在2020-12-13 23:19:09~2020-12-14 20:33: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