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丁颜行为反常,陈瑞也只是看了看她,并没说什么。
      
      丁颜暗暗吁了一口气,她光想着赶紧给女人解除禁锢,都忘了她不再是原来那个玄学大师,而是一个啥也不懂的普通农妇,普通人哪有不害怕死人的,她就这么大喇喇的去脱死人的鞋子,这画面确实挺诡异的。
      
      幸好陈瑞没揪着她不放,要不然,她还得往下编,一个谎言十个圆,编那么多谎,可累死个人。
      
      虽说这事陈瑞迟早会知道,可不是现在,太突然,丁颜怕他一下子接受不了,毕竟他跟那些老太太们不一样,老太太们本来就信这些,可他打小接受的是唯物主义教育,要是他突然知道这天地间还有天地人鬼神之分,三观坍塌,他非一头扎河里清醒清醒不可。
      
      后面的事就是公安局的事了,丁颜便问陈瑞,“我能回家了吧?”
      
      陈瑞,“做个笔录就可以回去了。”
      
      说完喊方其生,“其生,给你嫂子做个笔录。”
      
      车里有现成的纸笔,方其生给丁颜做了笔录,让丁颜摁了手印。
      
      丁颜,“那我回家了。”
      陈瑞点了点头。
      
      河边已经聚了不少人看热闹,看到真从河里捞出个死人,都吓得直叫,也有胆子大的凑到跟前看,然后就有人认出了死者,惊讶道,“这不牛春丽吗?”
      
      旁边有人问她,“哪个牛春丽?”
      
      “就我娘家那边那个牛春丽,她爹爱倒腾,倒腾了不少钱,她娘死的早,她爹没再娶,就她这一个闺女,招了个上门女婿是嘴头营的,叫王建设,今年春天她爹喝酒喝多了,一头扎到河里,淹死了,办过后事后,牛春丽就跟着王建设回了嘴头营,我们还都说她傻,她这一走,等于把她这一门的香火都给断了,不过听说王建设对她不错,她俩结婚四年多了吧,她一直没怀孕,王建设也不嫌弃她,她婆婆对她也不错……这好好的,她咋就死了,还是死到了咱们这边,这嘴头营离咱们村,怕是得有5里路吧。”
      
      这人看来对牛春丽是真知根知底,说的头头是道。
      
      陈瑞问她,“三大娘,你确定她就是牛春丽?”
      
      被唤作三大娘的妇女笃定道,“错不了,就是她,唉哟真是可怜,你们说这有钱有啥用,有命挣没命花,人说没了就没了……”
      
      岸边一片唏嘘声,丁颜听了一耳朵,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回家了。
      
      牛春丽跟上了她,小心翼翼地问丁颜,“我能跟着你转转吗?”
      
      被禁锢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得了自由,想活动活动也可以理解,更何况她品性不坏,丁颜倒不担心她会害人,不过还是要敲打敲打她,“转转可以,有一点,不许害人,否则,我随时都能叫你魂飞魄散。”
      
      对丁颜的能力,牛春丽深信不疑,她连连点头道,“我就是叫人害死的,咋能再去害别人。”
      
      “是谁害死你的?”
      牛春丽低了头,小声道,“我婆婆。”
      
      丁颜挺意外,她还以为是牛春丽男人呢。
      “我婆婆嫌弃我不能生养,早就看不上我了。”
      
      “看不上离婚就行了,至于要你命吗?”
      “我爹给我留了不少钱……”
      
      丁颜明白了,要是王建设跟牛春丽离了婚,牛老爹留给牛春丽的钱,可就没有王建设的份了,可要是牛春丽死了,那些钱就是王建设的了,王建设有了这些钱,媳妇还不是随便挑。
      
      “你婆婆害你,你男人知道吗?”
      
      牛春丽捂住了脸,“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明面上对我好,背地里却打我骂我,我怕我爹知道了难受,一直忍着,谁也不敢说,我爹死了,他叫我跟他回嘴头营,说在本家领个孩子,然后跟我好好过日子,我信了他的话,就跟他走了,我真傻……”
      
      “你男人跟你婆婆一块儿动的手?”
      
      “我婆婆提前把他赶出去了,是我婆婆一个人干的,给我饭里掺农药……”
      
      牛春丽说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丁颜:不光傻,还心软懦弱没主见,渣男不要你的命要谁的命?现在好了,你死了,钱都成王建设的了,而且就算是查出来你是被害死的,那也是你婆婆有罪,王建设被摘的干干净净,日后不耽误娶妻生子幸福生活。
      
      “行了,你也别哭了,命该如此,把你生辰八字报给我。”
      
      牛春丽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丁颜为啥要她生辰八字了,赶紧报给了丁颜。
      
      丁颜算了算,“下辈子命不错,了了这桩事,赶紧投胎去吧。”
      
      牛春丽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脸上露出笑来,温顺地点了点头。
      
      两人一路说着回了家,院子里坐了几个老太太,正谈论着河里发现死人的事,看到丁颜回来了,赶紧叫住了她,“小宝娘,听说有人认出来是谁了?”
      
      消息传的可真快!
      
      丁颜,“是,三大娘认出来的,是她娘家那边一个叫牛春丽的。”
      
      “牛春丽啊,听说过,她爹叫牛有顺,家里老有钱了。”
      
      “她爹不是春天的时候死了?这一年不到,她又死了,这一家子咋这么晦气。”
      
      “留下不少钱吧,便宜了她女婿那一家子。”
      
      “牛有顺恁拼命挣钱,到头来竟是给外人挣的,啧。”
      ……
      
      牛春丽听到老太太在说她和她爹,有些难过,低着头抽泣。
      
      丁颜不去管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自个儿后悔去吧,就是后悔也晚了。
      
      丁颜去洗了手,然后招手叫小宝过去,小宝磨磨唧唧的走到丁颜身边,丁颜把他拉到怀里,抓了四颗糖塞到他口袋,“你两块,你哥两块,等他回来了给他,一天就两块,不能多吃,吃多了牙上长虫。”
      
      大宝那小子,有骨气的很,要是她给他糖,他肯定不吃,不过要是小宝给,他肯定就吃了。
      
      没办法,那小子早熟,嫌她让他在小伙伴跟前丢脸,对她爱搭不理的,她现在只能曲线救国。
      
      小宝到底年纪小,好哄,又正是离不开娘的年纪,几块糖就把他给收买了,依在丁颜怀里剥了颗,剥好了自己不吃,让丁颜吃。
      
      丁颜摸了摸他的头,“娘不吃,小宝吃。”
      
      小宝这才把糖放进了自己嘴里,喜滋滋道,“真甜。”
      
      几个老太太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的丁颜跟以前不大一样,特别和气,都觉得稀罕,就有人试探地问她,“小宝娘,你是跳河的时候发现牛春丽的?”
      
      丁颜,“我可不是跳河,我是拉着小宝去河边玩,看到河里有人扑腾,想拉她上来,结果不小心就掉到河里了 。”
      
      “你看到河里那人,是活人还是……”
      
      丁颜,“就是牛春丽,不过她不是想害我,就是想引起我注意。”
      
      几个老太太听了,都倒吸一口凉气,“小宝娘,你看到牛春丽了,不对,你是看到牛春丽的魂了?”
      
      丁颜看了看几个老太太身后,心说她们要是知道牛春丽的阴魂这会儿就在她们身边哭,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去世。
      
      “看到了,要不然河水那么深,我咋会知道水底下有死人。”
      
      “娘诶,要吓死人了。”
      
      几个老太太吃惊得嘴都合不上了,然后有一个老太太恍然大悟道,“小宝娘,你不会是开了天眼了吧?”
      
      她这么一问,旁边的老太太也想起一件事,“我听老人说,小宝娘娘家那边祖上出过一个天师,是个活神仙,皇上都去找他算命,后来也不知为啥,后辈没一人得了他的本事,小宝娘这,不会是隔代传吧?”
      
      丁颜正琢磨咋解释自己会玄学这事呢,结果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便顺着她的话往下诌,“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昨儿个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有个白胡子老头,带着一帮子人,按着我要给我眼里点眼药水,还硬往我头里塞东西,好象是书……”
      
      “白胡子老头就是小宝娘祖上那个活神仙吧?”
      
      “肯定是。”
      “那小宝娘你点了吗?”
      
      “肯定是点了,要不然小宝娘能看到牛春丽的魂儿?”
      
      “哎哟喂,那小宝娘以后不是都能看见鬼了,那不是要吓死了?”
      
      丁颜,“今天我猛一看到牛春丽的鬼魂,我也怪害怕的,后来看她跟活人也没啥两样,她也不害人,就不怕了。”
      
      认真说起来,人有时候比鬼还可怕,象王建设和他娘,不是比鬼还要可怕?
      
      农村老太太最信这一套,所以根本就没人怀疑丁颜的话,都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丁颜:怪不得小宝娘变性子了,人家现在可是活神仙正儿八经的传人,咋还能象过去一样动不动就撒泼。
      
      “小宝娘,那你现在也会算命?”
      “会。”
      “那你给我算算我这命咋样?”
      
      说这话的是住在西边的本家大娘,陈瑞管她叫石大娘。
      
      丁颜有意露一手,好让她们帮着宣传宣传,毕竟她以后还得靠这个挣钱呢,得把名声打出去,她便看了石大娘面相,然后笑道,“恭喜啊石大娘,你家要有大喜事了。”
      
      是个人都爱听好听话,石大娘登时高兴得合不拢嘴,嘴里却说道,“我家能有啥喜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留言中有很多熟悉的面孔,高兴又感动,谢谢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