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李秋菊被吓得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对着脸色浮肿煞白,直勾勾看着她的“赵艳玲”,青紫的嘴唇一张一合,“娘,我想你了。”
      
      李秋菊登时吓得魂不附体,爬到丁颜跟前,抱着丁颜的腿不撒手,“娘啊吓死我了你你你赶紧把她弄走!”
      
      丁颜,“娘儿俩好不容易见次面,多说会儿话吧,你没听艳玲说想你吗?”
      
      “我我我不想她,求求你赶紧把她弄走!”
      
      丁颜冷眼看着她,李秋菊叫丁颜不搭理她,趴地上对着“赵艳玲”就磕头,“艳玲,是你自个儿掉到塘里了,可不干娘的事,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死了,娘也心疼,娘回头给你多烧些纸钱,保准叫你在下头有花不完的钱,求求你赶紧走吧,娘给你多拜拜菩萨,保佑你下辈五投个好胎。”
      
      “赵艳玲”阴测测的看着她,“可我舍不得娘,舍不得弟弟。”
      
      极度惊恐的李秋菊身子晃了几晃,眼看着要吓昏过去,丁颜掐了个“消”字决,狠狠拍向李秋菊脑门,然后嫌弃的推开了她,“行了,看不见了。”
      
      李秋菊身子还是软得站不起来,趴地上求丁颜,“你赶紧把她弄走吧,吓死我了。”
      
      丁颜,“这关我啥事呀,反正她又不跟着我。”
      
      李秋菊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5毛钱,“我给你钱!我给你钱!”
      
      丁颜接过那5毛钱,对着空气问道,“艳玲,够不够?不够啊,那你说多少……行,听你的。”
      
      丁颜对着空气这一问一答,把李秋菊吓得又往她跟前爬了爬,身子哆嗦得跟筛糠似的,都恨不得钻到她衣裳里去。
      
      丁颜把5毛钱还给她,“你闺女说了,少50她不走。”
      
      李秋菊一下子炸了,“她个小王八羔子……”
      
      丁颜“好心”提醒她,“你闺女能听见。”
      
      李秋菊吓的不敢再骂了,转而去求丁颜,“你是大师,你咋能听她的?”
      
      “她死的冤,我也得照顾照顾她的情绪吧,死者为大,你没听说过啊。”
      
      “她冤啥冤,是她自个儿跑出去掉河里的!”
      
      “她不跑,等着你用铁锨拍死她啊?”
      
      “谁让她偷钱!合村打听打听,有几个丫头片子上学的?早晚是人家的人,净费钱!”
      
      丁颜叹了一口气,“你这么一说,50确实蛮多的,都够给你儿子买几十斤肉吃了,要不算了,就叫她跟着你吧,不管咋说,她也是你闺女,她应该不会害你……”
      
      不等丁颜说完,李秋菊就尖叫道,“我给!你先把她弄走,我给你钱,50就50!”
      
      丁颜认真道,“那不行,我们这一行的规矩,先给钱,后办事,我不能坏了规矩。”
      
      李秋菊爬起来就往外跑,“我去给你拿钱!”跑到门口又停下了,“你你你别叫她跟着我!”
      
      丁颜笑了笑,“行,那你快去快回,鬼的耐心可都不大好。”
      
      李秋菊连滚连爬的跑了,正常40来分钟的路程,她不到半个小时就跑了个来回,跑回来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把一卷钱递给了丁颜。
      
      丁颜数了数,50块,一分不少,马春花说的果然不错,她家里不缺钱。
      
      李秋菊跑的披头散发的,好不容易把气喘均匀了,恨恨道,“大师,你把她弄走,叫她魂飞魂散,永世不得超生,以后再也不能来祸祸我们一家人。”
      
      丁颜冷冷看着她,“她可是你亲闺女!”
      
      “那她不是死了嘛,死了就不是人了,咋还会是我亲闺女?她现在就是个祸害,留着她,万一她祸祸我儿子咋办?我可就这么一棵独苗苗!”
      
      不舍得花2块钱给闺女交学费,却舍得花50买亲闺女个魂飞魄散,可真是亲娘!
      
      丁颜实在不想再听她哔哔,直接赶人,“行了,你走吧。”
      
      “你收了我的钱,你可得把事儿给我办干净。”
      
      “不信我你可以去找别人。”
      
      李秋菊赶紧赔笑,“我信我信。”她知道好几个神棍,可没哪一个象丁颜这么大本事,不但自个儿能看见鬼,还能给别人开天眼,她可不敢得罪丁颜。
      
      李秋菊赔着笑往外走,看到赵贵强,想起自己的来意,又把赵贵强拉到丁颜跟前,“大师,你看我来都来了,要不你再给我这儿子相相面?”
      
      “10块钱。”
      
      “我刚不给了你50吗?”想想那50块钱李秋菊就肉疼,那可是她给宝贝儿子攒的老婆本!
      
      “一码归一码。”
      
      李秋菊肉疼的不行,就算是她再想给宝贝儿子相面,她也不舍得再往外拿钱,就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不相了,反正我儿子这面相,一看就是好命。”
      
      丁颜,“呵。”也就跟丁世杰半斤八两,长大后看谁更坑爹娘!
      
      李秋菊拉着赵贵强往外走,赵贵强眼珠子咕噜噜的转,走到院门口的时候,突然挣开李秋菊,一把抢走了小宝手里的木头小首枪,然后撒腿就跑。
      
      小宝愣了下,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大宝火冒三丈,拔腿就去追赵贵强,赵贵强跑不过他,没跑多远就被大宝给追上了。
      
      大宝把他摁地上就是一顿揍,“皮痒了,敢抢我弟东西!”
      
      赵贵强还比大宝大一岁,却打不过大宝,被大宝揍得跟杀猪一样惨叫。
      
      李秋菊,“哎哟我的娘啊,快别打了,要打死人了。”
      
      要搁以前,谁要这么打赵贵强,不管她占不占理,她都能跟人拼命,可她不敢得罪丁颜呀,不敢动大宝一根手指头,急得直跳脚。
      
      丁颜看打的差不多了,这才叫住了大宝,“大宝!”
      
      大宝从赵贵强身上下来,指着赵贵强骂,“下次敢再抢,打断你手!”
      
      李秋菊把赵贵强从地上拉了起来,看赵贵强脸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心疼得肝都在颤,“不就是一把小首枪嘛,咋就把人打成这样,这么悍长大了还了得,不是要杀人放火蹲大牢嘛。”
      
      丁颜,“你说啥?”
      
      “我啥也没说,啥也没说,乖儿子,咱们走,娘给你买糖吃。”
      
      李秋菊心疼地拉着赵贵强,哄着他走了。
      
      大宝把木头小□□还给小宝,小宝眼泪还挂在眼睛上呢,就抱着自己的宝贝咧着小嘴笑。
      
      大宝却有点心虚,以前他娘最烦他跟人打架,骂他爱惹事,还骂他脏得象泥猴,所以他把小□□还给小宝后就准备开溜。
      
      丁颜眼疾手快的揪住了他,“你跑啥跑?”
      
      小宝以为丁颜要骂大宝,扯着丁颜的衣裳,怯生生道,“娘不要骂哥哥。”
      
      丁颜真是莫名其妙:我骂他干啥?然后突然想起来了,原主以前确实经常吵骂大宝来着。
      
      大宝梗着脖子,一副“你骂你的,我听算我输”的架式。
      
      丁颜噗哧一声笑了,在他头上胡噜了一把,“刚才打的好,知道护弟弟了。”
      
      大宝不敢相信的瞪着丁颜:他娘不吵他,还夸他?!
      
      丁颜看他大眼睛瞪的圆溜溜的,长睫毛还忽闪忽闪的,说不出的可爱,不由母性大发,忍不住在他脸上“波”了一口,“我儿子可真好看。”
      
      大宝小脸腾的一下红了,挣开丁颜的手,然后一脸嫌弃的用手去擦丁颜亲过的地方。
      
      丁颜表示老母亲的玻璃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小宝扯着丁颜,“娘我也要香香。”
      
      丁颜抱起小宝,在他脸上也“波”了一下,小宝很给面子,高兴得咯咯直笑,然后有样学样,趴丁颜脸上亲了一口。
      
      丁颜美的不行,美完又瞪了大宝一眼:弟弟就比你可爱。
      
      丁颜放小宝下来,让小宝跟大宝去玩,她拿着那50块钱回了屋。
      
      50块钱,她只留下25块,另外25块,再加上上次收牛春丽的钱,她打算捐给县完小。
      
      现在的学费,一学期大概是两块钱,75块钱就能让十几个个女孩继续上学。
      
      上辈子,她会把收入的一半拿出来做善事,她有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每年都给福利院捐款,希望小学也建了一所又一所。
      
      这辈子也一样,收入的一半会用来做慈善。
      
      看相算命,风水术数,都是得窥天道,泄露天机,有损阳寿,所以她会拿一部分钱出来做善事,给自己积德,以免犯了五弊三缺遭报应,这也是玄学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丁颜找出纸和笔,写了一封信,把钱的用途都写清楚,然后把信和钱放一起装到了衣兜里,出来问大宝和小宝,“有没有人想跟娘去县里?晌午娘带你们去饭店吃饭,吃红烧狮子头。”
      
      小宝颠颠跑过来,抱着丁颜,“我跟娘去。”
      
      “大宝呢?”
      大宝拧着眉,心里天人交战。
      
      丁颜拍了他一巴掌,“你也去,帮娘看着点小宝。”
      
      大宝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好吧。”
      
      丁颜:倒霉孩子,真矫情!
      
      正好田秀芝回来了,丁颜跟她说了一声,然后便带着俩孩子出了门,仨人也不急着赶路,边走边玩,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县城。
      
      丁颜先带着他俩去了邮局,买了个挂号信,然后把信和75块钱放到了信里,信封上只写了收信人,县完小□□校长。
      
      上次去学校,她走的时候,正好□□从学校出来,门卫大爷跟□□打招呼,丁颜才知道他就是县完小的校长。
      
      □□有四十来岁,头发花白,国字脸,目光端正,印堂开阔,鼻直不漏孔,看着有点严肃,却是正直诚实的面相,把钱寄给他,丁颜不担心他会眛下这些钱。
      
      不过让丁颜没想到的是,她的信有一天会被放到陈瑞的面前,让这个大神探大大费了一番脑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