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9月份,虽说已过了三伏,可今年秋老虎格外厉害,大中午的,还是暑气逼人。
      
      乡下人没有歇晌的习惯,天热,又不好去地里干活,就聚在村委门口那棵老槐树下扯闲篇,男人一堆,妇女们一堆。
      
      正扯的欢实,就听到村南头传来尖利刺耳的呼救声,“救命啊,有人跳河了!”
      
      几个青壮年男人,下意识的站起来就往河边跑去,妇女把手里的针线活往小板凳上一扔,也跟着看热闹去了。
      
      转眼之间,老槐树底下就剩下几个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却也没闲着,在那儿嚼舌头,“八成又是陈瑞家的。”
      
      “这一个月就闹了三回了吧,上回是要喝农药,上上回是要上吊。”
      
      “要我说就别拦她,死了算了,活着也是祸祸人。”
      ……
      
      丁颜觉得象被魇住了一样,眼睛怎么睁也睁不开,耳边却一片嘈杂声。
      
      “看着是活过来了。”
      
      “这回是她运气好,再有下回,指不定就真把自个儿作没了。”
      
      “说来也怪,小宝那么小,又不会水,咋一口水都没喝?”
      
      “你没听勇子他们几个说,小宝在水面上浮着,都没往下沉,就跟有人在水里托着他一样。”
      
      “怪吓人的,这河里不会是有脏东西吧?”
      ……
      
      丁颜对“脏东西”这三个字格外敏感,心里一激灵,拼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入目所见,是一张放大的黑里透红的大脸盘,正直勾勾的盯着她,头发梢还往下滴着水。
      
      虽然这人有人的气息,丁颜还是吓了一跳,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你干什么?”
      
      大脸盘妇女见丁颜坐起来了,这才直起了腰,“我说大妹子,年纪轻轻的,有啥想不开的去寻死,还拉着孩子,他才多大,你是亲娘吗你?!幸亏他命大,他要真淹死了,你后悔一辈子!”
      
      丁颜听的云里雾里的,她下意识往四周扫了一眼,然后一下傻住了:周围是一群农民模样的人,看穿衣打扮,有点象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的人衣裳上还打着补丁,正对着她指指点点。
      
      听他们的议论,好象是她拉着儿子跳河了,然后被正好路过的大脸盘妇女两口子给救了。
      
      她拉着跳河的儿子叫小宝,她还有一个大儿子,叫大宝。
      
      丁颜如被雷劈: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儿子,还是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颜什么也想不起来,下意识的就去掐算,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成了另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人!
      
      现在是八零年,华国南省一个名叫陈家沟的村子,原主72年结的婚,男人叫陈瑞,以前当过兵,后来转业去了县公安局,现在是公安局刑侦大队长。
      
      俩人生了俩孩子,就是大宝和小宝,大宝7岁,小宝4岁。
      
      陈瑞英挺帅气又能干,而原主却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妇女,总觉得陈瑞越来越看不上她,对陈瑞不放心,总怕陈瑞变心不要她。
      
      她没文化,又没见识,觉得要拿捏住男人,就得让男人怕她,她亲娘就是用这招把她爹管的服服帖帖的,她爹到去世都没敢跟她娘顶过一句嘴,更别说敢有花花肠子了。
      
      原主就跟她娘学,看陈瑞看的紧,稍不如意就跟陈瑞闹,寻死觅活,因为公安局里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她还时不时的跑去公安局立威风,想要震住那几个狐狸精,别打她男人的主意。
      
      这次是因为陈瑞两天没回家,她怀疑他是跟局里一个狐狸精幽会去了,所以去公安局闹了一通,然后上演了跳河的戏码,逼陈瑞现身。
      
      陈瑞没现身,她人却没了,然后丁颜就过来了。
      
      丁颜越掐算越觉得诡异,因为剧情分明就是她看过的一本刑侦小说,小说的男主就叫陈瑞,陈瑞的媳妇也叫丁颜,跟她同名同姓。
      
      书中的丁颜虽然是男主的妻子,可只是个女配,真正的女主是一个叫李丽华的女警,原主就是个工具人,因为太作,读者都在骂,第三章作者就叫她领了盒饭。
      
      原主死后,原主娘家人大闹公安局,陈瑞被撤职,陈丽华不离不弃,一直陪伴着他,后来因为一桩大案,陈瑞东山再起,再后来他就跟李丽华结了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侦破了一桩又一桩大案要案,成了警界赫赫有名的大佬。
      
      丁颜郁闷:她怎么会穿到这么一个人身上,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丁颜刚要掐算,突然头疼欲裂,差点一头栽到地上去,大脸盘妇女赶紧扶住了她,然后就有一个小不点挨近了她,带着哭腔,怯生生的喊了一声,“娘。”
      
      丁颜稳了稳心神,看清小不点是一个三四岁的男娃娃,眉清目秀,头发还有点自来卷,漂亮得跟个洋娃娃似的。
      
      这肯定就是小宝了。
      
      这么漂亮的孩子,竟然舍得拉着他跳河,原主脑子里绝对是进了个太平洋!
      
      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丁颜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先以原主的身份生活下去,慢慢再做打算。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回家换身衣裳,这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忒难受了。
      
      丁颜向大脸盘妇女道谢,大脸盘妇女是个爽快人,摆手道,“谢啥谢,下回别干傻事就行了,好死还不如赖活呢,行了,赶紧带孩子回家换衣裳吧,我们也走了。”
      
      大脸盘妇女两口子走了,丁颜也拉着小宝回家,走之前特意往河里看了看,是条小河,河面顶多有两三米宽,河水清澈,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粼光,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可丁颜却知道,这河里可不象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不过这会儿她顾不上理会,先回家换了衣服再说,反正目前看来,那东西并没有害人之心。
      
      丁颜就这么牵着小宝走了,大伙儿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走了,不该是再哭天抢地闹上一通吗?”
      
      “吓着了吧,差一点见了阎王爷呢,不过狗改不了吃屎,等着瞧吧,到不了明儿个,老样子。”
      ……
      
      丁颜也不去理会,随他们怎么说,毕竟原主以前的所做所为,确实挺让人蛋疼的。
      
      小宝小胳膊小腿的,走的慢,丁颜索性抱起了他,小宝的身子明显僵了僵。
      
      原主重男轻女,很宝贝这俩儿子,不过这人经常抽风,心情好时俩孩子是宝,心情不好了,俩孩子就成了出气筒,所以俩孩子跟她并不亲近,后来李丽华跟陈瑞结婚,说怕委屈了俩孩子,她不再要孩子,要把俩孩子当亲儿子待,她确实没再要孩子,俩孩子长大后也都很有出息,大宝从商,成了国内首富,小宝是技术咖,是最年轻的科学院院士。
      
      俩孩子都很尊敬李丽华这个后妈,因为亲妈去世的早,再加上跟亲妈原本就不亲近,所以对亲妈倒是没多少感情。
      
      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的孩子,结果却是给别人生的,原主也是实力惨。
      
      俩人刚走到村口,就看到一个老太太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看到小宝,远远的就喊,“小宝。”
      
      是小宝奶田秀芝找过来了。
      
      小宝抬头看了眼丁颜,没敢吭声。
      丁颜,“你奶叫你呢,咋不吭声?”
      
      小宝小声道,“你不让我跟奶说话。”
      丁颜:“……”
      
      田秀芝已走到了跟前,见丁颜和小宝除了身上湿漉漉的,看着倒是都好好的,悬了一路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丁颜招呼了一声,“娘。”
      
      丁颜已经很久没这样和和气气的喊她一声娘了,田秀芝有点反应不过来,都忘了答应。
      
      丁颜急着回家换衣服,喊过“娘”后就抱着小宝走了。
      
      田秀芝半天才回过神来,赶紧迈着小脚跟了上去。
      
      丁颜拉着小宝跳河的事,她没敢问,生怕哪一句没说对,再惹得丁颜撒泼,闹腾起来,最遭罪的是老二,她心疼。
      
      陈家住村东头,一个四合院,西边邻居是本家一个大伯,东边住的是陈瑞大哥陈祥一家四口。
      
      丁颜回家的时候,陈祥媳妇陆春梅正扒着个院门往外看,看到丁颜回来了,怕丁颜把气撒到她头上,赶紧缩了回去。
      
      田秀芝老两口跟陈瑞住一起,三间堂屋田秀芝老两口住了一间,另两间放杂物,陈瑞和丁颜住在西屋。
      
      西屋也是三间,两间住人,一间是厨房。
      
      西屋是丁颜和陈瑞结婚的时候盖的,墙上刷了白灰,地上铺了水泥,贴墙放着大衣柜,五斗橱,高低柜。
      
      这条件,在当时的农村,已经是顶配了,可见陈家的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
      
      丁颜先给小宝找了身衣服换上,把他头发擦擦干,然后自己换衣服,结果在衣柜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件顺眼的。
      
      原主衣服是不少,衣柜里塞的满满当当的,可那些衣服颜色都太艳,大红大绿居多,穿在身上,整个就是一移动的红绿灯。
      
      丁颜把衣柜翻了个遍,才在柜底找到几件素淡的衣服,估计就是因为颜色太素淡了,才被原主压到了柜底。
      
      丁颜挑了件白底小黄碎花的确良上衣和一条蓝裤子,换好了衣服,又把头发擦干,然后领着小宝出了西屋。
      
      田秀芝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捡豆子,却一直竖着耳朵听西屋的动静:丁颜这次太安静了,她心里反而不踏实,总怕丁颜憋着大招。
      
      看到丁颜出来了,她赶紧装做认真捡豆子的样子。
      
      “娘,大宝呢?”
      “跟满仓他们出去玩了。”
      
      “娘,叫小宝跟你在家玩会儿,我去趟公安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求收藏:
    预收一《七零年代嫁人日常》
    文案:
    县机械厂有个钱秀芝,钱秀芝家有四凤,个个如花似玉。
    长的再漂亮也不是传后人,钱秀芝被人说是绝户头,她要强了一辈子,憋了一口气要给四个闺女找四个好女婿,街坊邻居跟前扬眉吐气。前仨闺女都如她所愿嫁了好人家,只有最小的闺女翟凤娇,看上了一个穷小子,钱秀芝当然不答应,翟凤娇一赌气跳了河。
    翟凤娇穿过来的时候,钱秀芝正搂着她痛哭,翟凤娇意识还不清醒,被她左一句“嫁人”右一句“嫁人”叨叨得头昏脑涨,昏头昏脑的指了指跟前因为救了她还浑身湿濡,肌肉若隐若现的酷帅男,“我嫁他好了。”
    钱秀芝大惊,她是想让闺女嫁个好人家,可没想过攀上许航,人家可是大院子弟,住小洋楼,还是有名的高岭之花……钱秀芝赶紧把闺女拉走了,哪成想半年后,高岭之花提着一大堆礼物上门了,认真又严肃,“请您允许我跟娇娇交往,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
    预收二:《仙门娇女穿成残疾大佬的渣妻[六零]》
    文案:
    仙门总也飞升不了的娇娇女丁苗,被师尊连同乾坤袋一起塞到了一篇年代文里,成了反派大佬的渣妻。
    渣妻在大佬健壮能干的时候设计嫁给了他,后来大佬因意外伤了腿瘫在床上,渣妻嫌大佬不能赚钱不能人道,给大佬戴了绿帽子,后来跟大佬离了婚,臭名远扬,没人敢娶她,娘家也不认她,后来生了一场重病,嗝屁了。
    大佬身体残疾再加上被戴了绿帽,心理扭曲,走上了黑化的羊肠小道,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最后带着他那个被他熏陶成小反派的儿子,双双吃了枪子。
    穿过来的丁苗的主要任务就是治好大佬残疾的双腿,爱护他,感化他,小反派也要培养成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然后她就跟大佬离婚,让大佬娶了他的白月光,她以德补修,功德圆满,坐等飞升。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有点蛋疼,她没等来大佬的离婚,却等来了大佬的床咚……
    精明如程阳,早就看出媳妇换了芯,可“小媳妇”为了护他,叉腰跟人吵架的样子,实在招人疼:来都来了,怎么可能放她走呢?
    小剧场:
    小宝:我妈会变戏法,我想吃啥就给我变啥。
    饿得两眼冒绿光的乡亲:这孩子,都饿的开始说胡话了。
    小宝不服,“妈你给他们变一个鸡蛋酥。”
    丁苗悄咪咪藏起了乾坤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