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6

      辗转反侧的夜晚很快过去,她只后再没见过那个人,而那个人也仿佛从没出现过在她的宿舍中,没跟她说过话。

      在夏季的酷暑难耐与各种堆积的事务的打压下,苏夜纯称了体重,毫不意外地了解自己瘦了两斤。

      贺曼将把一个文件夹递过来,苏夜纯长吁了一口气,试着打商量,“你能不能去找别人?我这边广播稿还没写完!还有,刚才院青协的事务也是我交接的!”

      “哎呦,”贺曼过来拍拍她的头,“你就辛苦点,其他人都手底下的工作好多,都抽不出空。我们都是一个部门的,相互理解一下?”

      对方说的理所当然,她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苏夜纯翻开宿管部的文艺汇演节目表,喝了一口水,心里五陈杂味的。

      “最后一次!忙完我就只顾自己的广播稿了。”

      贺曼求之不得,“行!累一会儿就好,晚上我们部门跟几个部门联谊聚餐,我到时候犒劳犒劳你。”
      苏夜纯:“……”

      文字汇演总共分四大部分,开幕式的主持,节目表演,交流活动和最后的几大部门合影。

      苏夜纯就是负责节目表演的策划,原本她只是负责写开幕式的主持词,后来公关部干事的策划能力实在惨不忍睹,让人忍不住差评。贺曼见状直接把这一重大事项包揽下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推给了她。

      她接到这项事务时,毫无疑问地问候了一下贺曼她大爷。

      苏夜纯将手底下的文艺汇演节目名单,翻看了一遍后,才从中抓到唯一一个缺点。宿管部的安排不止节目好,甚至连时间也预兆算好了,从节目交接上下场,第一场人员换装留第二场用,也是卡点卡的非常漂亮。她心下不由得佩服了几秒,才发现宿管部出的四个节目中,最底下有一个魔术表演。

      原本挑不出一点毛病的节目表演表,在最后一行的魔术表演上卡了壳,不知道别人是如何想的,但是依她谨慎的个性,她觉得魔术表演非常不妥帖。

      没有经管专门训练的魔术,会有临场失败的危险,而且表演的同时与主持人的交流容易过于生硬,很容易达不到令人惊讶,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甚至,还有道具准备方面的问题。

      苏夜纯蹙着眉,将宿管部其他的几个文艺表演录入节目名单,在部门总会议室扫视一圈,没见到有宿管部干事在后,她直接带着文件夹去了宿管部专用的会议室。

      门响了两声后,里面传出一声干干脆脆的回复。

      推开门时,会议室内一股冷空气扑面而来,苏夜纯进门关门一气呵成,抬眼扫视了一遍后,才抬脚往会议室正前方的办公桌走去。

      整整齐齐的文件摆放在办公桌上,一台电脑正发出幽暗的光,除了停留在主页面,没有任何使用的迹象。

      苏夜纯停住脚步,只能看到一个披着白色Nike运动服的女生趴在电脑前,一张脸完全掩埋在凌乱的酒红色大波浪之下。

      看来是睡着了。

      她轻轻推了几下,那人轻轻哼唧了一声后,才抬手捂着嘴打了哈欠,然后睡眼惺忪地坐起身缓了几秒。

      在见到对方脸后几秒钟内,苏夜纯有点后悔了,她感觉自己实在不该来,就算魔术失误怎么了?能比她这种地位之间的差距感来的要猛烈些吗?

      齐寒箍了箍凌乱不堪的头发,垂着头又缓了几秒,“有事额?”

      现在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前,离开的概率应该挺高的!苏夜纯自我安慰数秒后,刚要抬脚走,就听到“呦”一声。

      “怎么是你啊?”会议室内还有其他干事在工作,所以齐寒说话的声音很小。
      苏夜纯有一句垃圾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片刻后,“我过来交接工作。”

      “哦——”这声音一波三折,听得苏夜纯心中忍不住泛起一震酥麻,“我还有别的事,快点吧。”

      齐寒忍不住咋舌,从对方手中抽过文件夹,翻看了一遍后,突然一本正经地笑道:“宿管部的策划没问题,去找你们部长盖个章就好,名字我就不签了。”说完她重新递了回去。

      苏夜纯觉得就算一个是部长,一个是别的部门干事那又如何?这人还欠她一晚上住宿费没付呢!今天,这魔术表演的事在她手底下就不能过!

      她将节目名单拆下来,拍在对方桌前,“啪”地一声引来会议室内七八人的目视。

      对方轻咳一下,扫视一周后,抬头张望的人又重新垂下头,该干嘛干嘛了。

      齐寒脊背靠在椅子上,姿势慵懒地翘起二郎腿,嚣张地挑眉道:“怎么?策划不满意还是节目不满意?”

      苏夜纯:“节目。”

      齐寒轻笑了一声,“哪个?我看能不能换一下。”

      节目是死的,人是活的,更改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魔术,”苏夜纯伸出手指点在桌面上的节目单上,修长的指尖在明亮的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微微透明的粉红,她随便挑了两点缺点说了,“魔术容易失误,表演时也不易与主持人交流。”

      齐寒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她点在节目单上的表演人员名单上,“你识字吗?”

      苏夜纯一愣。

      对方继续道:“跟我读,齐寒。”她伸手指着自己,“我。魔术的表演者是我。且,这个魔术表演是几大部门的部长要求的,说是接了院领导指示要办。你这个意思,我不是很懂。你是想换掉这个节目,还想换掉我?”

      苏夜纯关注的重点只在名字上,“……原来你叫齐寒。”

      冰冷的空气没能立刻缓解她心中的焦躁,放在腿边的手,已经沁了一层薄汗,隔了良久她才听到自己说:“我……特么,怎么知道这节目是你的!又!怎么知道,这节目是他们联名上书的!”说完,她从对方指尖下抽出节目单,闷不吭声地夺门而出。

      她身后,齐寒哼笑一声看着那抹落荒而逃的背影,几乎下意识地蹭了一下腿间,而后起身。

      会议室外远不如空调屋要舒服,苏夜纯跑了几步,额上就出了汗,心更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不可否认,她现在对这个叫做齐寒的人有些触电,但更多的是那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压倒对方。

      若是她在地位权势上能胜过对方,在她提出让对方教她如何掩饰自己性向失败后,她好歹还可以借势打压一下。可现在,失败在前,得知地位低下在后。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脸是丢在哪儿了。

      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心情让公关部部长签了宿管部的节目单,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公关部会议室的,总而言之这一路模模糊糊,被人拉着拽进了一间卫生间也不知道。

      “傻了?”略微熟悉的声音在苏夜纯耳边响起。

      苏夜纯回过神时就看到齐寒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我方才回味了一下你说的那个提议。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不过……”齐寒欲言又止,蓦地伸手抬起她的下颚,一抹荡人心弦的笑显然带着花枝乱颤的意味,让人心头一紧,“我们先玩个游戏,你做的让我满意了,我就同意教你,而且还是无偿教你。不仅无偿,还是包教包会的那种。你觉得如何?你要是同意了,那就从今晚开始,你要不同意那就算了,你当我没说过。”

      苏夜纯仰头被人捏住下颚,对方比自己高了几厘米,两人交叠在一起的身影在阴凉的地面上投下一片阴影,空无一人的卫生间内尤其地黑暗,仿佛傍晚将至。

      齐寒微微俯身,这种居高临下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压迫力十足,“你敢玩吗?一个无关交易的游戏。”

      “无关交易?”苏夜纯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是对方捏着她下颚的手不允许,“先松手!”

      齐寒松开手,“的确无关交易,这个游戏只是你开启宝藏的第一步。你要是放弃的话,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拿不到宝藏你怪谁?”

      苏夜纯毫不怀疑对方是一个极为腹黑的女人!

      “好,我同意你的游戏。”她又谨慎地道,“游戏只有一个?”
      “一个够我玩吗?”
      苏夜纯:“……”

      对方出卫生间的时候,她还处于有些呆愣的状态,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事,她离她的未来又进了一步。

      苏夜纯撑在洗手池前,盯着布满水珠的镜面,猛地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夏天里冰凉的水毫无疑问能浇灭人内心的躁动,被这凉水刺激了一下后,她感觉自己脑袋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片刻后,手机响了,是贺曼。

      苏夜纯一手甩着水珠,一手接起手机开口道:“喂?”
      贺曼那边一阵吵嚷声,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苏夜纯只能模模糊糊听到几句,“你去哪儿了?!快过来集合,我们部门就差你了!”
      苏夜纯倏地想起贺曼之前说的话,她们部门要和其他部门联系聚餐,搓了一把脸后,她道:“等下,我现在就过去。”
      “你快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