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30

      这个结果在国庆假期时,她有想过,只是没想到季又夏这么干脆利落。

      她们相处的时间不长,说起来也不短,那段时间无微不至的细心照顾,不是说遗忘就能遗忘的。她甚至还记得被季又夏搂在怀里,对方揉着她头发的感觉。

      那天,暴雨之下。一个让人心生柔软的亲吻。最终成了过去。

      苏夜纯舔着起皮皲裂的嘴唇,“那以后……”

      “放心,我们和平分手。我不会像学校那些人一样用语言攻击你。”将一旁的柠檬水推给苏夜纯,她低头喝着手边的咖啡。

      “不是。我想问我们分手,我们还是朋友吗?季学姐。”她没忘当初季又夏是打着学姐的名头追的她,所以,这算不算是两人最初建立起的桥梁?

      “你想的话……我无所谓。”季又夏思考了一下,觉得还算可行,她并不是什么拿得起放不下的人,“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吧。只是我最近心情不好,你要是找我,尽量放在十一月份吧。”

      现在不管对方说什么,苏夜纯都会同意。一开始,季又夏要是骂她,她还会觉得痛快。可偏偏不如人愿,那副坦然接受只略微生气的样子,将她心中那点愧疚直接拽出摊在她面前,逼她去欣赏,逼她去品味。她有些接受不了。

      苏夜纯喝完了柠檬水匆匆离去,季又夏还留在店内像是在等什么人。

      回到七号楼时,她直接去敲了齐寒宿舍的门。齐寒正跟着舍友在王者峡谷屠杀,以便泄愤情绪。

      舍友瞄了一眼门边,喊道:“谁啊?!”齐寒清了一波野,然后被蹲草丛里的敌军单杀了。她忍无可忍地放下手机去开门,然后就跟门口的苏夜纯面对面大眼瞪小眼似的对视起来。

      机器女音在宿舍内说了一句Ace,听出来了……她们团灭了。

      齐寒想让出身放对方进来,苏夜纯眼底的风暴已经从喜马拉雅雪山上往下刮了。

      “我们去楼梯口的阳台说,那里没人。”

      齐寒狐疑不决,什么事还需要去没有人的地方讲?

      苏夜纯站在稍微亮堂的地方,克制自己要淡定要淡定,兀自顺了几口气,才看着对面那张让女人自愧不如的脸,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厉声质问,“国庆前一天查寝室,你是不是录了音?!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当初宿舍没有人,只有齐寒有机会。至于她想干什么,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吧。

      突然发现她好像有那么一点了解齐寒,对方那双眼睛会说话,只是对她扇动了几下,她就知道结果了。

      原以为她会发怒咒骂,会气急败坏跟对方打架,但是并没有,她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变了一样,不像原来的自己,变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在空气清凉的夜晚,所有的思绪都在万里天幕下清晰透明,她遇见齐寒会特别暴躁。两人交易中断见面脾气会没由来的暴躁,现在两人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让她选择了原谅。

      有时,做错一件事,有人会不在乎,因为那张脸够漂亮。有人斤斤计较,因为这人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她就是这个不在乎的人,而齐寒也有一张让人心猿意马地脸和傲挺的罩杯。

      齐寒隔了良久才组织好语言,攥紧的手心满满的湿汗,从没有什么时候像这般紧张,害怕对方知道自己干的事。哪怕是年仅十几岁的年纪在全校师生面前宣讲,也没有这样过。苏夜纯三个字,就像是她的软肋一样,别人戳戳她就难受,偏偏这次软肋自己跑过来问原因。

      她说不慌张失措是假的,没想到季又夏放手挺快的。

      刻意被压低的声音像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宝剑,刺破虚空,发出轻微的颤音,“你要是生气的话,那我……”

      “没事。”

      苏夜纯声音轻飘飘的,齐寒怔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忙不迭搭上锁骨凸凹有致的肩膀,晃了两下。

      “你不怪我了?!”

      苏夜纯被晃的难受,把人推开了,“你有病啊?别动手动脚的。”要是放在以前,对方肯碰她,她肯定心猿意马说不定做梦都能笑出声。可是刚经历了分手,那低沉的情绪怎么也提不上来。

      齐寒从没见过这么安静的苏夜纯,以前的她暴躁的、冲动的有些妄为,现在,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上都是带着沉默和利刺。越看越觉得对方被她所做的事打击到了。

      “我累了。明天说吧。”
      “不行!你还没有听我说完!”

      “什么?”苏夜纯抬眸,那双黝黑的眼睛像是会说话,正在无声地询问。

      真的要说吗?那点心思。超脱控制的心跳,在寂静之下被扩音器放大。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紧张成这样的一天,齐寒站直了身子,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语。苏夜纯才分手,她不想进展太快。如果当初在这个宽阔的阳台,答应对方,那最近几天的辗转反侧是不是就不存在了?也不用故意去宿舍引导苏夜纯的话录音发给韩焕了,然后辗转到季又夏手中?

      这样的她真是太邪恶了,而这种反应恰恰证明了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没什么。我明天引导你”齐寒尝试转移话题,“不过我想先了解... ...”

      “都说我很累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她只是过来拿个准话而已,结果她已经猜到了,只是她想听对象亲自表明真相。除此之外,真的什么都不想说,或许回宿舍睡一觉才是她该做的事。

      那张漂亮的有些令人嫉妒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错愕和惊慌失措,现在是晚上五点,天已经暗下去了,楼下的树林完全陷入黑暗,苏夜纯看不清对方的脸色,不然肯定大吃一惊。

      “……”齐寒收敛了情绪,平静地,“我送你回去吧,7620对吧”

      不得不说季又夏跟她分手这事给她的打击是挺大的,她时常也会考虑是否放弃这种代价巨大的报复,但是每每看到苏郑业和那个婊|子她都忍不住!她亲生母亲因为苏郑业婚内出轨到宿豫三中看了她最后一眼,就在别墅自杀了。而颜绒,也是每天在家看着苏郑业在家跟小三亲亲爱爱,尽管她可爱的母亲没有告诉她,但她知道对方说开心是假的。结婚这么多年怎么会没有感情?还有她,在天台遭受的殴打和禁食,苏郑业永远都还不回来!

      然而她的报复,还没开始就二次中断了。齐寒、季又夏,下一个会是谁?苏夜纯不知道了。

      她复杂地看着齐寒,安静了一分钟,才动动脚,“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今天的事,多少让她有些心态崩溃,现在的她只适合单独一个人待着。

      “好。有事发消息给我?”尽管嘴上这么说,但还是默默把人送到宿舍门口才下了楼。

      7620宿舍内空调早已经停滞运行了,苏夜纯拢着外套,开始觉得有些冷。

      千夏和纪雪正在刷剧,见她回来随便问一句,“回来了?”

      苏夜纯子在柜子前翻厚外套,“嗯。”

      “刚才向玲过来找你了,见你不在就让我们告诉你记得看投票!”纪雪百忙之中抽空抬头说。

      “夜纯我发现你是真的好牛逼!你知道你在学校是有多火吗?有人放了你跟韩部长、齐大佬、季学姐的合照!是在教室门口拍的宣传海报,奶茶店的错位照片,还有你跟季学姐勾肩搭背在商业街的照片!我天这是three那什么”千夏说完,抬头才看见对方掏出耳际默默戴上,听不到声音之前还说,“我发现你在八卦方面跟纪雪有的一拼!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贺曼呢?不在?”

      纪雪将剥好的橘子递了一半给她,剩下的和千夏分了,说:“学生会各个部门部长开会,她被叫去了。”

      苏夜纯冷漠地“嗯”了一声,纪雪追问:“你今天心情不好?”

      苏夜纯是公认的脾气好,别人说什么都能笑脸相迎,她们很少见到那张有些清秀的脸染上阴霾,觉得很新奇。

      这一句关心还没传到对方耳朵中,就被劲爆的摇滚音乐屏蔽了。将衣服挂好,才有空看手机,向玲中途一直在戳她但没得到回信。

      修长冰凉的指尖随意地打了两个问号发过去,对方回的快速。

      向大小姐是祖宗:看上面看上面!

      苏夜纯没及时回复,划拉这屏幕翻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查班拍照活动”的最终投票结果。

      NO.1物联网161:齐寒&韩焕,99999票

      NO.2网络162:苏夜纯&韩焕,87218票

      ... ...

      不纯:齐寒赢了,怎么了?

      向大小姐是祖宗:这重要吗?!

      向大小姐是祖宗:这他丫不重要!重要的是韩焕出车祸了!学校街舞大赛的海报没法拍了!各个部长去开会,最后的结果是让参赛的前第一第二的主角临时搭配拍一组!

      不纯:... ...

      向大小姐是祖宗:别无语啊亲!说话的亲!你跟齐寒要拍照了!兴奋不!现在我想想都觉得刺激!

      向大小姐是祖宗:纯纯!说话啊?不知你感觉如何?

      不纯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五号楼宿舍的向玲:“... ...”

      舍友捡起掉在桌边的蛋仔,擦了几下放在石化的雕像手中,嘟囔道:“东西掉地一分钟内起来,还是能吃的!别浪费!”

      向玲咬了一口,问:“你特么认真的吗?!”

      “骗你的,其实是三十秒内。”

      ·

      校园生活中陡然少了季又夏,她每天过的都是模模糊糊,很明显季又夏在那十几天对她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她的季学姐自从那次在食堂二楼餐厅与她见过一面的后,在校园中就再也没见过对方的身影,一同消失的还有韩焕。

      韩焕那次车祸,不知道最后手术结果如何,又是否能复原?

      “叮咚!”

      苏夜纯放下0.5m黑笔,揉着眉心,手腕又绕着无形的线转了了一圈,才捞过手机点开了消息。

      齐寒:写完了吗?吃不吃饭?

      不纯:没。不吃。

      回完了消息,苏夜纯将写好的广播稿拍了照片发到qq,把文字提取出来复制到wps保存好给谢雨依发了过去。

      这已经是她改的第四遍广播稿了,前三遍她手打不排除有水的可能,但是这一篇是她手写的,字字句句都是深思细琢,要是再不过,那这就是有人故意卡稿跟她过不去!

      等到对方显示了接收,苏夜纯才推开宿舍门出去透口气,最近烦燥的不行,熬过了最炎热的夏天,昨天马失前蹄差点跟贺曼在宿舍动起手来。

      她伪装了大半年的好学生,于昨天差点人设崩塌!回想起昨天的事,这就是贺曼的不是!她自认为不是一个喜欢挑事的人,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专门给她安排事情,厚此薄彼!让人真的很烦!“事不过三”,她帮着贺曼做过多少事,对方哪怕有一点逼数,都不至于让她情绪失控。

      苏夜纯掏着卫衣的口袋,抽出一包烟,靠在墙边看着楼下森郁树林里的铁皮房子,门口有不少稀疏走动拿快递的人,点了一支烟含在嘴边轻轻吸了一口。

      缭绕的烟雾让眼前模糊,一抹深红色长裙突然闯入模糊的视线中,那一头瑰红色的大卷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的很是灵动。身形很丰盈,前凸Ι后翘,小蛮腰。

      苏夜纯被呛到了,佝偻着腰身撕心裂肺地猛咳了一会儿,那人是齐寒!

      刚想转身进宿舍,手机就莫名其妙地响了。

      齐寒停在往来人员众多的快递门口,面向她的方向,然后冲她摇着手中的手机。

      苏夜纯接了电话,“喂。”

      隔着老远的距离,苏夜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透过无线信号却能敏感地听出对方的情绪,好像生气了。

      “有时间抽烟,那就是忙完了,下来!我拿完快递,带你去吃饭。”

      苏夜纯没空应付对方的臭脸,刚想拒绝,话刚到嘴边又给咽回去了,换话道:“食堂的不想吃,学校外面的吃腻了,懒的点外卖。”

      “那怎么办?我给你做!”齐寒紧眯着眼睛,透光刺眼的阳光用那5.0的视力,将苏骗子的面部表情看了个全。

      苏夜纯舔着嘴唇,将刚点燃不久的烟按灭在身旁的墙上。

      隔了一会儿才动动嘴皮子,“你?算了吧。”“没给我毒死就不错了。”

      这话说的有些假,齐寒给她做分析的时候,曾经带雪媚娘过来,模样看着不是学校商店的,也不是外面的,是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自己做的。雪媚娘模样好看,润白透明的皮子,下面是细腻的奶油中间包裹着各种水果。味道也不错,甜而不腻,软乎乎的。

      会做甜点的人,厨艺应该都不错,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可乐鸡翅、糖醋排骨、玉米烙、双皮奶、抹茶千层... ...”

      那边还在继续说着,苏夜纯在这边已经彻底投降了,细尖的手指距离红色的挂断键仅剩毫厘之际,齐寒直接把手机挂断了。苏夜纯有些懵,在抬眼看向楼下时,哪里还有齐寒那红色的身影?

      她瞬间有过多种猜测,对方生气了,对方有事先走了,对方... ...打开了她宿舍的门。

      在教授期间,为了方便齐寒进出,她特地告诉对方宿舍的钥匙在门缝上方,如今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能不知会她一声就直接开门闯进来。
      苏夜纯靠在阳台的横栏前,眼睁睁看着齐寒抱着一个包装完美的礼盒拍在她桌子前,剑拔弩张地朝她过来。

      “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来,监控知道吗?”苏夜纯急忙起身,把连通同阳台的玻璃门从外头落了锁。

      齐寒叩了四五下,“咚咚咚!”像敲击在人的心坎上,“你真的是好有能耐!”居然学会了骗人!

      这个女人面无表情的时候最可怕!苏夜纯心想。

      齐寒指着门外想要逃避的人说:“你有本是就别进来,在门外待到晚上!天黑!待到纪雪她们回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阅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