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6

      现在已经临近晚上九点,是下班的高峰期,C市大街上行人匆匆忙忙,还有络绎不绝地汽车正往家里赶。

      C市比晋江市还要热上几分,风吹过来时卷起一丝丝热意,道路上,两人的影子在橙黄的路灯下被无限拉长,一直蔓延至某个漆黑无光的角落。

      齐伯母和齐寒说的那家店是在西餐厅往东直走到红绿灯拐角的那一家,这里人流量大,所以生意火热。

      店内的灯光是冷调的白,几乎跟齐寒皮肤的颜色很相似,装潢也是低调为主,但不管怎么低调都掩盖不住品牌名字的奢华。

      一根欧美风式的路灯打下了黄澄澄地黄,苏夜纯侧身站在灯光下,神情淡然,抬手撩着一头波浪卷发,前凸后翘的身材在夜幕中被照耀的尤其明显,单薄的、适中的、妖娆的。

      齐寒一怔,也许,苏夜纯说的很对。她没兴趣,但是她有感觉。

      显飘逸的绿色中长裙在风中凌乱,是夜勾勒了曼妙的身姿,苏夜纯单手抱胸,一手抵在鼻尖上,如野兽狩猎地盯着她。那双眼睛灿若明星。

      齐寒进店,选购,出来,期间花费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买包的速度很快,回去时两人都自然而然把脚步放慢。

      霓虹璀璨的街边依旧,黑暗的夜幕依旧,燥热的风也是依旧,而那两道影子交叠在一起,怎么也恢复不出当时的模样。

      云动月移,人走影随。

      “你为什么同意过来相亲,你没告诉你妈你有女朋友了吗?还是你妈根本不知道你是百合?”

      这是最让她感到不解的事,明明那秀了十几天的恩爱真的不能再真,可在此刻,给人的感觉就像虚幻。苏夜纯提前抛弃了季又夏?又或,是季又夏说了分手?无论那种,她都喜闻乐见。

      苏夜纯昂首挺胸的一字布向前,褶皱雪纺裙角在虚空摇曳,齐寒几步上前,拉住对方裸露在外冰凉的皮肤。

      她加重了音调,再次问道:“你为什么来相亲?”

      对方的手炙热的要将一切烤化,苏夜纯挣了几下,发现这个女人的力气不是一般地大,白了她一眼,又没好气地说:“因为我舔你哥的颜啊!”

      其实,她连齐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舔也是舔个空气!不过她就是想膈应齐寒!

      “说假话不打草稿?”齐寒面无表情地问。

      “对!我做什么要你管了?”苏夜纯嗤笑一声,“你挺怪的,怎么?跟男朋友分手了?还是觉得你对我比对男人更有感觉?”

      “别瞎说!”齐寒松开手,低沉的嗓音想将人俘获,“你有对象就老实点,我哥不是你可以染指的,所以离我哥远一点。”

      苏夜纯敛起莹白的眼皮,挑起一对一字眉,紧抿的嘴角无不表示现在的不悦,抬脚向前走了很长一段距离,才放出来紧绷的嗓音,“别以为你了解我!”

      是不是整日嘴角挂着微笑,所以才会给人错觉,那她还真的该说一句抱歉!

      苏夜纯凝望着不远处西餐厅的logo,蹙着眉头直接顺拐,拐进来一家大卖场,长期适应黑暗的眼睛,面对突如其来的白光陡然眯紧。

      她靠站在柜台旁,修长的食指划拉这透明的玻璃,玻璃下面是按照价格排列整整齐齐,让人一览无余的香烟。

      “这个软云烟。”苏夜纯点着一包女士香烟道,“再来一个打火机。”

      对方把烟递给她,“您好,请问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现金。”苏夜纯结过东西说。

      苏夜纯在劲瘦的腿边摸了两下,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穿的是长裙。突然,眼前伸出一只干净白稚的手,红色的钞票在灯光下乱晃,是齐寒。

      “给你。”

      给钱就行,不管谁给!柜台小姐很快接过。

      齐寒:“不用找了。”

      苏夜纯刚一抬眸就被对方拉着手臂拽了出来,还是一如刚才,那手心的热度烫人。

      无声无息卷起的风吹的人全身发冷,她将身体没入黑暗,点了一根烟,猩猩火苗伴随着动作上起下落。

      空气一时寂静,苏夜纯吐出一口烟,慢条斯理地说:“这钱我不还了。你刚才拽了我两下,摸了我的手臂,这四舍五入的就算你‘碰了’我了,我收点小费,不过分吧?”

      黑暗中看不清齐寒的表情,苏夜纯抬脚回去,半晌才听到身后传来一句,“我的小费不是谁都可以的。”

      苏夜纯想回一句有病,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说实话,对于这个见面,显然是始料未及的。如果在家,她不走那点神,也不至于出现后来的尴尬。

      齐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会抽烟?!”

      “不然?”苏夜纯哂笑着反问。

      自从成为季又夏的女朋友,她原本的性子也逐渐往里回缩,又成了那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保护壳。

      一旦遇见齐寒,那张牙舞爪的本性,就蠢蠢欲动,想从封闭的内心破土而出。

      推开西餐厅的门,两位牵线的红娘正朝她过来,颜绒同志拉着齐伯母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着什么,脸上笑意十足。

      苏夜纯退了一步关上门,正好撞上了迎背而来的柔软,有些许反弹但是不大,熟悉的清莲香气萦绕周围,她愣了。

      齐寒扶上她的腰,拉到一旁,“别挡路。”这话刚说完,颜绒同志就打开了门出来,“门开了又关上干嘛?!不能帮我们开一下嘛?”

      苏夜纯:“……”

      将近十点时,路边的跑车急不可耐地打着双闪,齐寒把买来的Gucci包塞进颜绒手里,齐伯母礼貌地说了几句告别话,才匆匆上车,扬长而去。

      红彤彤地尾灯在黑夜中消失,颜绒才欣慰地叹了一口气,“十几年的闺蜜,时间一晃,马上就要成为亲家了。”

      苏夜纯放在肚子里的话,犹豫地在嘴边滚了一圈,最终还是没说话。

      她妈好不容易能开心一会儿,想要坦白性向,怎么也得过几天吧?

      灯光璀璨的别墅区,苏夜纯目送颜绒回家后,握着手机给向玲发了短信,让人下楼开门。

      临时十一点,向玲的卧室还是亮如白昼,一看就知道是在等着她。

      不多会儿,对方趿拉了人字拖,穿着雪纺的睡衣开门,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拉上了楼。

      向玲神情难看,刚被欺负过一样,现在正在气头上,临时又把自己平板往她怀里塞,怒不可遏地道:“你看看这些帖子!你看看!我真的不明白,他们是一群傻逼还是智障!喷人没有个限度,素质呢?品德呢?都没有!垃圾!”

      苏夜纯匆匆看了几眼,觉得向玲说的很对!

      让人怒不可遏的帖子是事关她、季又夏和齐寒的,大致内容无疑“插足”、“一脚踏两船”、“花心”诸如此类的。

      原来在她离校当天中午,M大主页菌莫名被人投稿,并要求解绑下降“纯亡齿寒”地cp大旗,原因无他,有人将季又夏和她牵手,拥抱以及各种暧昧照片上传到了cp帖子评论下。

      cp的事,她和齐寒都没有承认,唯一的一次证明也就是文艺汇演那晚发布的照片,可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照片可以使用ps合成完全不能作为证据,而这件事更不可能被上升到一脚踏两船的地步。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引战,评论区多数人都在诋毁造谣,主角无一例外都是可怜卑微的她。
      齐寒和季又夏一位是物联网工程学院学生会的宿管部部长,一位校学生会秘书部部长,顶着部长头衔的人谁想去惹?所以铺天盖地的炮火只围着苏夜纯这三个字来回炮轰。

      齐寒说对了,她真的几乎是人尽皆知,特别出名。
      苏夜纯叹然,M大主页菌的帖子几乎被她的名字炸掉了,她能不出名吗?!

      “我真的服了!什么污言秽语就拿出来乱吠!有些人嘴贱,就别特么污染地方!我靠,真的不能忍了!我要弄死他丫的!”把平板给她,向玲只能可怜巴巴地划着手机捶胸顿足,仿佛被狂喷的人是她,“我特么,有病吧!什么婊Ι子?!我Ι草有毒,嘴真贱!”

      苏夜纯听着对方噼里啪啦地骂,有些心疼,“清者自清,我跟齐寒压根没有关系,你也别为这事生气,我都不急,你怕什么?赶紧睡吧,明天在想着准备去哪里玩。”

      体贴似的安慰了向玲一会儿,才把人打发先去睡觉,将平板按灭,身旁的手机直接亮屏了,之后就叮咚叮咚声音地响个不停。

      是齐寒用□□发了一连串齐澈的照片,还附带一句“微信的发不了,我问别人要了你的□□号。”

      苏夜纯看了一眼右上角的加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gl《去往来生》已完结,欢迎点击哦!
    呼呼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