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5

      苏夜纯回来的仓促,并没有通知任何人,所以她暂住了颜绒卧室隔壁间的主白色调的标准式的客卧。

      将行李箱中的衣服拿出来一一挂好,索性衣服很少,没一会儿就弄完了,完了之后才想起来忘了给季又夏发消息,刚摸出手机,熄屏的手机突然亮了。

      入眼的微信消息,正是以她亲爱的女朋友为主角,而内容,则让她瞬间石化,最后崩裂。

      亲爱的女朋友: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是分手吧。

      简短的一句话,甚至不超过十五个字,却比炸弹在她耳边爆炸还要刺激。
      发生了什么?!这毫无征兆上演的分手,让人莫名其妙的,来不及消化。

      依她想的那样,季又夏不是不礼貌的人,更不像是莫名其妙把谈恋爱当儿戏的人。
      从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就隐隐猜测对方是否发生了什么,或被什么影响了,然而这则消息正好加重她的怀疑。

      苏夜纯坐回有些僵硬的床上,格外小心地编辑了一条不算太短的短信回去。

      纯:给我原因,当面给的那种。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或许这只是你的一时冲动,因为我印象中的季又夏不是一个会被情绪调动的人。

      消息发过去了,等待漫长地像有一个世纪,就在她以为对方不会回复的时候,对话框内突然多出来一个字,简短的让人难受。

      “好。”

      苏夜纯看着贴着磨砂玻璃纸的窗户,微微吐出一口气,哪怕一个字也好,起码这样说明还有机会,她们之间还有回旋的余地。

      不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苏夜纯隔着厚厚的门板喊了一嗓子,“谁?”

      “是我,”钟姨在门外道,“夜纯开门啊,你要的汤我给你端上来了。”

      苏夜纯一拍脑门,心道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其实要这汤并不给自己喝的,她不喜欢喝鱼汤,也不喜欢吃鱼肉,总觉带着腥味,而颜绒恰恰相反,简直是甘之若饴。

      开门接过汤,钟姨老神在在的模样,“夜纯你还要什么吗?姨去给你拿!”

      “不用了,谢谢钟姨。”苏夜纯礼貌地道。

      “唉,那行,你有什么事儿叫我,我在下面呢。”钟姨一双布满皱纹的手揉着围裙,颇有些踌躇不决,好像有什么事跟她说。

      苏夜纯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端着汤就往了隔壁的房间。对方见她朝旁边房间的门口走去,才松了一口气,踩着松软昂贵的地毯下了楼,。

      方才为了来回方便,她出门时特地没把门锁上,而是虚掩着的,现在这正好方便她端着汤进来。

      苏夜纯见门旁浴室的灯是亮着的,下意识就冲里面喊了一声:“妈!赶紧出来喝汤了,是你最爱的鲤鱼汤!”

      里面及时传出来一声应和,“等一下!”

      将乳白的鱼汤放在室内的一个小床头柜上,苏夜纯才仔细地打量这个简单单调的房间,根据记忆中的房间对比,这个房间真的是寒酸的可以。

      很快颜绒就出来了,短暂的时间里苏夜纯感觉对方就跟整容似的,整个人从头到尾都焕然一新了,尤其是那张脸就跟整容了一样。

      颜绒见到对方的表情就知道刚才花费的时间没有白费,她抬手捂住两边充满红润的脸颊,害羞地道:“哎呦!别这么看着我啊,你妈我以前也是这么精致的一个人!就是为了离婚才那么颓废的。果然还是原来的脸好看。”她轻拍着自己的脸笑的直乐呵。

      苏夜纯抓住了某个字眼,忙不迭地问:“妈,你... ...你之前的模样是画出来的吗?!”

      颜绒不置可否,甚至小声嘀咕:“我才不会委屈自己每天不吃饭呢!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吃个饭还不简单吗?直接点外卖啊!让它们在别墅后墙那等着,我扔绳子下去,在给他们点小费,说我吃完,让他顺便把塑料盒带走。”

      苏夜纯:“... ...”学到了,学到了!

      看着窗外有些空旷的原野,她的担心不仅多余,而且是完全没必要。对方太乐观了,乐观的让人出乎意料。

      颜绒坐在床边,握着白瓷汤勺的手一抬,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汤,而后放下勺子道:“夜纯啊,妈妈想跟说件事啊。你别生气。”

      “直说就好。有什么生不生气地呢,我们是母女。虽然不是亲生,但胜似亲生。”

      “那好吧,”颜绒摊手道,“其实我刚才打扮是为了带你去见两个人!”

      “见谁啊?”对方带她去见谁,一时还真的猜不出来,苏夜纯摩挲着白稚的手指,垂头盯着自己的胸,好圆润啊!我是不是该换大一号的bra?

      颜绒并没有察觉到苏夜纯的走神,声音有些兴奋,她继续道:“妈妈我给你说了一件婚事,准备带你去看看人家。那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且和你一样是M大的!还有啊,对方的母亲可是我亲爱的闺蜜,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得卖妈妈一个面子,怎么也得去跟我闺蜜他们见上一面!”

      “啊?”堪堪被声音拽回思绪的苏夜纯只听清了最后一句话。

      跟妈妈的闺蜜们见上一面?!
      这正好啊!
      她正想了解一下对方的交友情况呢!

      苏夜纯随后点头,忍不住笑道:“好啊!”

      是夜。

      C市的夜晚繁华喧嚣,车水马龙的霓虹在道路上成了蜿蜒扭曲的车龙,路两旁森郁的树上也缠着五颜六色的彩灯,照着行人的脸上都带着斑斓的光影。

      优雅的西餐厅内,正放着舒缓的钢琴曲,雀跃的音符在安静、沉寂的店内跳跃,一道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几乎将室外的喧嚣隔绝。

      一处僻静的拐角桌,端坐着四个人,八目相望,正陷入莫名的尴尬中。

      苏夜纯抠紧沙发的手指,微微颤了一下,绷紧的后背想靠在沙发背上,但又怕自己这个无意的举动会率先打破气氛。

      谁能告诉她,齐寒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亲爱的妈妈到底背着她干了什么!

      僵持的氛围不知维持了多久,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对面的齐阿姨脸上挂着和蔼善意地笑,看着她,突然迫不及待地开口:“这是纯纯吧?都长这么大啦?!”

      苏夜纯觉得这不是废话吗!
      但是对方是阿姨,她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尴尬地点点头。

      然后下面的发展就是她亲爱的妈妈,颜绒同志像是推销一样,对她开始各种吹嘘,“小妍,我跟你说我们家纯纯可好了!成绩好,样貌也好,现在小还没张开,以后肯定漂亮的不行!”

      苏夜纯撇向窗外,嘴角莫名地抽了抽,心想我都长完了!她现在都不敢回头看对面的齐寒的表情。

      “纯纯今年十九,明年二十。和你家齐澈正好绝配啊!”

      我天!颜绒同志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不是见妈妈的闺蜜们的吗?这么看着是在相亲!

      齐母伸手覆上颜绒的手背,拍了几下,神情比较惋惜,道:“我觉得也是。就是小澈最近忙,说他表弟出车祸了,他要去看望,过两天有空了再回来一趟。我心里不踏实又心急,这不就把小寒带来了。”她说完撇了齐寒一眼,问,“小寒我记的你和你哥是一个学校的?”

      “嗯。”齐寒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突然不安分地抬脚。

      “呃!”苏夜纯在桌子下的腿莫名其妙地被踢了一脚。

      看着聚集过来的视线,顿感自己面颊在发热,她解释道:“没什么,就是好巧啊——”说完,便趁没有注视的目光时,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良久。

      颜绒郑重其事地回头看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纯纯你好像也是M大的吧!”

      “妈,我去了快半年了都,你连我在哪上学都不知道?”不得不说,颜绒同志真的地心大,万一她在晋江市被卖了,对方还在纠结她在哪里被卖吗?

      “嗯。我知道。纯纯在我们学校几乎人尽皆知呢,特别出名。”

      齐寒的母亲是一位人如其名的优雅矜贵太太,说话温声细语,每个动作就跟作画一样,而这一点,齐寒继承了十成十,可能性子继承了齐父,有些生人勿近。
      齐寒端起带着拉花的摩卡咖啡轻抿了一口,语气听不出情绪,只一双带着玩味的眼睛让人知道她在调侃,但那稍纵即逝只被苏夜纯一人看在眼里。

      两位为她和齐澈婚事操心的人,完全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苏夜纯想喊,你们哪怕移一点视线,我都不会喘不上气。都不会让齐寒这小婊砸逍遥法外!

      “是吗?我们家纯纯这么厉害啊?”颜绒将手抽出,转而拉着她的手,欣慰地道,“那你以后要更厉害才行!齐澈可是很厉害的,你要努力追赶上他的脚步啊!”

      “妈... ...”我不是亲生的,所以你要这样对我吗?!我有女朋友的!

      苏夜纯欲言又止,又微垂着头,那副看似委屈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娇羞。

      齐母看之,好感倍生,细声询问道:“要不这样吧,我让小寒把她哥哥的照片给纯纯看看,这就算是两人见面了?”

      颜绒简直想拍手叫好,“小妍,这个好啊!你看我们这么久不见了,有好多话都说不完,孩子们也不能一直在这,干脆让她们去别的地方好好看照片好了!反正她们年纪相符,应该有很多话题能聊!”

      妈,你认真的吗?怎么感觉你在赶我们走!

      齐母精致的脸上笑若春风拂面,提议道:“好啊,小寒你带纯纯去我们刚才逛那家店看看正好也给你颜伯母选个礼物。”

      颜绒连忙摆手,“千万别,我可不需要礼物!我只要你们家齐澈就好!”

      我特么……妈你能别说了吗!怎么搞得跟买卖人口似的!苏夜纯崩溃中。

      “阿姨!初次见面也没什么送您,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呢?”齐寒言笑晏晏地道,“您就听我妈的吧,我一定不挑太贵的!再说纯纯也在呢?她十九,还需要喊我一声姐姐呢,将来要是跟我哥在一起,这感情……我这不送也不行是吧!”

      苏夜纯:“……”我可算是听出来了,你丫就是故意的!不会太贵,那就往贵的买!还有姐姐?别想占老娘便宜,老娘不喊!在者,你想是想喊我嫂子,那我也不想做!我这么可爱,怎么会喜欢男孩子呢!

      三十秒后,颜绒问:“小寒原来比纯纯大啊!”带着热浪的手突然拍她头上了,还很生气地道,“你怎么不叫姐姐!”

      苏夜纯顿感悲痛,肝肠寸断,在颜绒同志那如刀如电的压迫下,攥紧了手心,喊了一句:“寒姐!”

      那声音近听有些悲愤,远听完全像是头脑发热时喊的。

      虽然如此,但齐寒听之很受用,抬手掩在满是笑意的嘴角,淡笑一声道:“好害羞啊。走吧,我带你去那个店看看。”说完便抬脚走了。

      苏夜纯咬着下嘴唇,在两位贵太太眼神的催促下,不得不跟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去往来生》已在隔壁更新,欢迎点击
    Ps:作者得加快速度了,嗷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