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0

      在M大枯燥乏味的生活,从那天雨夜被无情打破,无聊的生活被加了调味,尽管酸甜苦辣俱全,但吃的还是不怎么尽兴。总感觉少了一点。

      之前举办的“查班拍照”活动正式开始,苏夜纯没怎么关注她和韩焕的照片获票如何,但她耳边时常响起那张照片的获票结果。

      这真得亏向大小姐的语音提点,让她时时刻刻洞悉了活动结果的走向。

      从季又夏口中得知,这个活动结束时间是国庆放假回来,到时票数最好的那一张,会张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并且图片上的主角会重新拍一组宣传海报,用于十二月份职教园区各个学校街舞大赛的代表图。

      十月一国庆节放假的前一天。中午。

      临近饭点,季又夏准时卡点地发了消息,说要带她去吃饭。

      有人保护,有人陪伴,有人连一顿饭都说掐着点去催你,这样的贴心爱情,让人很受用。

      苏夜纯拿着手机,带着遮阳伞了下楼,出门前特地用凉水拍了拍脸,最近季又夏攻势太过猛烈,她有些应接不暇,等会下楼时,不知又有什么花样在等着她。

      楼下阳光正盛,季又夏站在七号楼下大厅拐角的阴凉处,白色的长裙备受瞩目,怀中的一只纯白色的小奶猫正伸出嫩红的软舌舔她的手背。

      苏夜纯脚步不停,走过去,眼睛一亮,“好可爱的猫。”

      季又夏顺着奶猫的脊背,惦着掂,举到她面前,“亲爱的,送你的。喜欢吗?”

      “哈哈哈,喜欢!”苏夜纯笑着接过奶猫扶在手心,把遮阳伞习惯性地给对方。

      小家伙是只布偶猫,应该才个把月,皮毛软的一塌糊涂,半个拳头大的脑袋上,两只耳朵的颜色几乎是对称的。

      布偶猫刚生下来都是白色的,包括耳朵、四肢、背部,在生长约为三天之后,重点色的猫鼻子开始显色,一般来说布偶猫的耳朵颜色纯色为好,也就是褐色。

      而这只小奶猫的耳朵不仅对称,且颜色都是标准的褐色。

      苏夜纯心想,这只奶猫价格应该不菲,季又夏应当费了不少心思才弄到。

      摸够了猫,苏夜纯才想起来问:“亲爱的,你让我带着它去吃饭吗?”

      季又夏搂着她的肩膀,向外走,“也可以,哈哈哈,到时候我可以一边喂你一边喂它。这只小奶猫还没有名字呢,宝贝儿,你给取一个?”

      外面阳光火热,季又夏替她撑起伞,搂着她迎着往来宿舍的人群,朝外走。

      对方贴心地让人心疼,苏夜纯歪着头细细看了一眼,“要不你取吧?我学习不好,你还是个学习艺术的,你取的名字肯定好听。”

      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和季又夏在一起只是了弄到……照片,所以对方送的东西,她能不收就不收,而这只猫纯属是个意外的产物。

      她喜欢猫,喜欢的要命。季又夏不知何时听到了这个消息,前几天还试问了几句,她随口应了,没想到今天猫就到手了。

      这只奶猫既然打破了她内心的防线,那名字不取,总归能让她少些罪恶感。

      季又夏一手撑着伞,一手揽着她的肩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野花。”

      什,什么?

      苏夜纯懵逼状态地侧过脸,“不是,我没听清,你取的是什么?野花?”

      她亲爱的女朋友郑重其事地点头,“对。野花。野花,野花,夜画。你不是说我学艺术的吗?那不就跟绘画有关?我这个意思呢,就是我想把你画下来。画一个苏夜纯。然后就是画夜,夜被画,就野花咯。哈哈哈哈,纯纯,你不觉得可爱吗?”

      “是挺可爱的,”苏夜纯欣喜若狂地往对方跟前蹭了蹭,“猫可爱,你也可爱,哈哈哈。两个可爱在手,天下我有。”说完,又往对方跟前挤了挤。

      季又夏搂着对方的肩膀,凑在耳边亲了一口,“纯纯,今天的你跟猫一样软乎乎的。哈哈哈哈——”

      少女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在遮阳伞下显得浓郁胧重,苏夜纯深嗅了一下,心底疑惑渐生。

      季又夏身上的香味,好像在哪儿嗅过,清香悠远,前调微微凉爽上头,后期清香。

      她偏过头,看着对方的线条分明的下颚,最终还是没开口。

      要是没记错,她跟季又夏从认识到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从文艺汇演,到“插班拍照”活动后被拉进卫生间。这一系列交集不深的事情,促成了她们纠缠的感情。

      她自认为不是一个会将就的人,也不知道真的是被时间逼的走投无路,还是将以前的底线抛之脑后,在季又夏挽着她的手,两人亲密无间地走在M大校园内,她才能在阳光灿烂下缓缓地吐出一□□气,知道这已经成为事实。

      季又夏带着她去M大校外的一家黄焖鸡米饭,夏末的炎热折磨起来人,没完没了一样,不长的距离,她走的跟沙漠中的旅人一样大同小异。

      苏夜纯擦着汗,觑眼看向店内的牌子上,红底白字巨大的泡面板贴在墙上,遮住了大半的墙面,“你点吧,我跟你一样就好。”

      季又夏嘴角似笑非笑,“怎么?想吃我的直说嘛,我们一起点大份的,反正小份吃不完。”说完,她看着对方的小腹,轻笑出声,“纯纯,你的小肚腩是不是又出来了?”

      “怎么可能?!”苏夜纯下意识摸着肚子,待摸了一手平滑劲瘦,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苏夜纯伸手轻轻推了对方肩膀,“就知道欺负我,唉,我怎么那么好欺负?”

      “因为你遇见我了啊!”季又夏收了收手,又笑问,“明天放假你准备去哪?”

      “现在还没想好,你要回去吗?”苏夜纯顺着野花脊背上的软毛反问。

      “看你呢。你要是回家,我就回家。你要是不回,我就在学校陪你。”
      “我妈可能想要我回家呢。”
      “好吧,那明天我先送你去车站。纯纯你想吃什么?”
      “我听你的。”

      这家黄焖鸡米饭在商业街的口碑相当不错,中午艳阳高照,店内客人还是络绎不绝。

      人多,且季又夏的相貌又跟瓷器似的摆在哪儿,人和行走的画卷一样引人注目,各种各样惊艳、吃惊、兴意阑珊的视线,让她极其不舒服。

      偏偏当事人还一副毫无所察的样子,季又夏笑的春意阑珊,对着老板说:“大份黄焖排骨,两碗饭,加牛肉丸,金针菇,娃娃菜,两个鸡蛋,谢谢。多少钱?”

      “27。”
      “好。麻烦快一点。”
      “好的。”

      苏夜纯抬眼,季又夏正拿了两瓶可乐过来,对她笑,她亦嫣然一笑,“什么时候季学姐会为小学妹做这种事?”

      “以前也做,不过不是对你。但是现在,你可是我的小心肝!我对你好是理所当然。”

      苏夜纯默默垂着头,顺着野花同志的白毛,栗色的发丝垂下来掩着晦暗不明的情绪。心中不免有些酸涩,如果在楼梯口见到的第一人是季又夏该多好?从此不再心心念念,不再被负罪感囚禁,能够发自内心的笑。

      苏夜纯找个靠近空调的地方落坐,百无聊赖地撑着脑袋,歪看她的亲亲女朋友拿着冰可乐站在她面前。

      “你在看什么呢?”季又夏好笑地把可乐贴在苏夜纯笑靥如花的脸上,冷遇热而产生的水珠也擦了上去,见人嘴巴撅起,她将手中开过盖子的瓶口伸向对方嘴边,说:“让我喂你吗?”

      苏夜纯眨巴眨巴眼睛,忍不住笑意,“你好甜哦。”

      季又夏抽出椅子坐好,半晌倾过上半身,“哈哈哈——其实,喂你也不是不可以……你亲我一下就好。”

      苏夜纯揉着野花的白毛,笑弯了眉梢。

      “别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在家中坐,糖从天上来。
    Ps:这糖其实……不太甜。[/委屈]
    商业街是作者学校对面。那个小铁皮房子是,楼后的小树林也是。嘿嘿嘿。
    以后更文,大概都是21点哦。
    要是15点,12点更的话,那应该是作者浪了。但是,作者应该挺浪的……哈哈哈哈哈
    爱你们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