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惹之罪gl

作者:清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3

      门外的燥热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大地,唯有室内空调的凉意才能浇灭人心的火热。

      没有钟表的提示,苏夜纯在这儿也不知道被耽搁了几分钟,而且她很热。

      后台不隔音,连通后台与侯等室的走廊也同样不隔音。
      舞台之上,有人绘声绘色地念着台词,挥舞着动作,她熟悉节目单甚至可以知道这个节目叫作《目标狙击》,讲述的应该是一个富家子弟的爱恨情仇。

      耳听,舞台上的表演快要临近尾声,而整个侯等室的人还在磨磨唧唧,她气简直不打一处来。

      苏夜纯不将错归咎在贺曼身上,也不将错推到这个焕哥头上,她只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齐寒的原因,谁让她的粉那么多?

      苏夜纯看了一眼节目单,抬眼道:“最后一遍,心理委员会出的舞台剧《交涉》,一分钟若是没人去,那么默认下一个节目,校青协的歌曲《心不泽言》,请相关人员速去后台。”
      众人:“……”

      燥热的氛围一时骤降。
      众人内心想法数不胜数,惊讶的同时才想起来透过灯光,去看那人的相貌。

      苏夜纯一米六七的个子在门边站住,满额头的汗水像是刚跑完步一样。
      简短的荷叶裙将两条笔直的长腿凸显的淋漓尽致,上身却暴露的有点多,这一身很凉快,但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各种视线如刀如电。

      几秒的错觉,让苏夜纯如身至两年前那场全校检讨的升旗大会,是烈日骄阳,是千人仰望,别人都是慷慨激昂的陈词,只有她拿着随随便便写的检讨书,嚣张狂妄地描述自己的“光荣战绩”。

      简短的思绪被拉回,苏夜纯微眯眼,季又夏用先前那束假花,胡乱地打在那个焕哥的肩膀,“快去啊,别让观众等急了。”

      男人哼笑着,冲齐寒绅士礼仪地伸手,齐寒浅笑着将骨骼分明的手,优雅地放在暴露于空气中的手心,他淡笑着轻拉过来,在其手背上落下一吻。
      侯等室内,顿时哗然。

      男人:“宝贝儿,你亲爱的要去唱歌了,去听吗?”

      苏夜纯呼吸一滞,颇为大惊,……亲爱的?难道在Fantasy Love店中齐寒说的是真的?!还有这首歌?难道上一个节目不是……
      闭着眼,长舒了一口气,她仿佛被耍了!

      齐寒抽回手,笑容不改,抬眼撇向门边,“不了,想跟你新看中的小姐姐聊聊人生。”
      “哈哈哈,行,”男人起身,“又夏,说好的助唱,走吧?”

      季又夏慢悠悠地起身,挽上对方曲起的手臂,“能给你助唱,我真是三生有幸。”
      “还是你的小嘴甜,今天吃糖了吗?”

      男人牵着季又夏朝她走来,她低头飞速在节目单上扫了一眼,歌曲《心不泽言》的表演者只有一个人——
      韩焕。

      确定自己没看错后,苏夜纯狐疑不决,“这位同学,已经敲定的节目,还能再拉助唱?”要是随随便便这样那样,那要之前的一审、二审何用?

      现在事情的发展多少偏离了正轨,苏夜纯差点以为自己是身在哪本种霸道总裁的小说中,韩焕捏着她的节目单,往下拉,垂眸看了一眼,“女人,节目是我敲定的,你还有疑问吗?又夏小姐,声乐八级,还不配去助唱吗?

      这是挑衅又像是事实,因为节目初审的时候她也在场,一审和二审的时候,就是各个部门的部长和文艺部正副部长审核,具体情况她所知甚少。

      若真照这个韩焕所说,那这男人的身份不是校学生会内的某个部长就是院学生会内的某个部长。
      估摸对方的行为举止,对方可能不止一个部长那么简单,在家世上可能也有一定分量。

      季又夏优雅抬手掩笑,“小夜纯,这是真的,别怕啊?他就是喜欢调戏别人,花花公子世无双嘛,多少人都被招惹过,看你没反应还想剑走偏锋,谁知你那么聪明,直接把节目下调了?哈哈哈哈。”

      苏夜纯:“……”

      “不过正好,我们赶时间,唱完就回去了。”季又夏将手里的花给她,“小寒说要跟你聊天?我没想到你还认识她……失策了。不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韩焕脸上带着蛊惑人心的笑,浓重的剑眉在昏暗的光下挑起,“小姐姐,时间有限,下次再好好认识你。”

      那倒不必!
      苏夜纯偏过身,让两人出去,大会堂舞台上的声音已经逐渐减弱,欢呼声倒是依旧。

      走廊内,澄黄的光晕让人有一种身在民国时期的错觉,优雅的绅士挽着巧太太的手去参加一场隆重举办的化装舞会。

      韩焕与季又夏的并肩前行,就这样的一对,怎么也不辜负“天造地设”这四个字。 

      作为各部门节目交接的负责人,她是有必要跟着两人去后台等到结束,明明应该是她领着两人去,最后反倒颠倒过来了。

      苏夜纯咋舌。

      后台跟大会堂的舞台交接处有两扇门,一左一右,透过那扇门,首先是LED大频,其次是舞台上的表演者。

      “小夜纯?你不去跟小寒聊聊?”季又夏测过身,浅棕色的头发被韩焕在指尖绕了几个圈。

      这样一提,她的确想起来,两分钟前,齐寒说要跟她聊聊。

      可在她的认知中,就现在这个忙乱的情况,她们两人没什么好聊的。她答应齐寒的事,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而齐寒也没必要催她。综心中所述,她们的确没什么说的。

      苏夜纯觑向舞台的方向,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了,“我跟她不熟。”
      “哦——”韩焕脸上露出她看不懂的神情,“不熟?”
      你这微微上扬的音调是怎么回事?
      苏夜纯:“嗯?”

      “不熟,能绑在一起让人嗑成这样?”
      “呃——”
      “M大主页菌的帖子是虚头?还是你固作陌生,隐晦着洒狗粮?”
      “……这……”

      鉴于稍后要做的事,会敲定韩焕的猜测,苏夜纯终是沉默着,不发一言。
      舞台上的节目已经结束,光鲜亮丽的女主持,提着裙子开始介绍下一个节目,忽然发现自己忘记告知对方,节目对调了。

      她慌了。

      “……我想和你在夕阳下漫步,印造出属于我们专有的唇印;我想和你在寒冷的冬季,捂热一杯加了冰的冷饮;我想和你在炎热的夏季,洒出漫天飞舞的雪花……大家是不是都想要一个如此温柔,深情的爱人呢?”

      “那我们学生会青协的韩焕部长,今日就满足你——《心不泽言》让你感受温柔,感受深情!另,青协携各部门,愿在座各位,于二零六二界文艺汇演后都能收得自己的良人!”

      “另外,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我们帅出天际的韩部长——可是带着同伴来的哦?大家能猜到是谁吗?”

      最后的问题,无疑是直击众人的心灵,韩焕的颜,韩焕的黄金比例,还有那嚣张的性格,无不是一群女生的小狼狗、霸道总裁。而这个问题,直接关乎到小狼狗、霸道总裁的小情人,那这简直是一枚炸弹。

      如她所料,场面直接炸掉了。
      无数荧光棒被往上扔,台下一群人疯狂喊着,两个字——
      齐寒。 

      主持人不留痕迹的偏过脸,对季又夏抱歉一笑,出声将躁乱的轰动场面压下。

      “各位猜错了哦——”女主持拖着长长的音调,“下面有请韩焕部长,以及校学生会秘书部部长,季又夏!”

      苏夜纯也没有低估这位夏学姐的魅力,她比齐寒要温和,自然而然更受同学们的喜爱。

      喧嚣冲天早已经不能够形容这个场面了,该用□□才是,漫天飞舞的的荧光棒,被人拾起上扔,像是整个大会堂内飞速滑过的流星,在黑漆漆的虚空发出异常惹眼的光。

      韩焕松了对方的头发深笑道:“走吧,我记得去年晚会你的呼声是最大?”
      季又夏:“别打趣我,去年是小寒比较厉害。”

      “哦?那bed呢?谁比较厉害?”
      “别瞎说……”

      这对话简直没眼看,苏夜纯暗测测地偏过脸,看着两人上台。

      这首歌一共四分十秒,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在后台听了两分钟,连忙赶去侯等室,叫下一组,歌曲的时间不比小品,歌曲的衔接要比之前要更快些。

      有一人正拿着一张纸,在侯等室门口左顾右盼,苏夜纯过去,“大部长干嘛呢?”

      贺曼脸色称不上好,“谁让你私自调换顺序的?要不是校学生会部长把消息发群里,主持报节目是不是就要报错了?!”

      这是质问,对方有气,她也有的好吗?!要不要韩焕,她用得着换节目吗?

      苏夜纯道:“贺曼我觉得你先把事情问清楚了再来质问我,行吗?我在门口喊好几次,没人动,我调节目才有人动,你去问问,就舞台上的那个男的,是不是他在这儿调侃我,在浪费我时间?!”

      她真的不是没有脾气,而是太会压抑了,这么压抑着,就给人一种她是乖乖女的错觉,苏夜纯真的很想笑。

      贺曼的脸型有些圆润,蹙眉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但她就是能感觉到对方很生气。
      可是再生气,这也不是她的错。

      “我还要叫人,你事多,你先忙吧。”苏夜纯推开侯等室的门,喊道,“参与舞台剧《交涉》的人员,请立即去后台。”

      贺曼捏的节目单的手微微发白,单薄的纸张在重力下打起了褶皱,“苏夜纯?你这算是无视我?”

      “没有,我只是在进行工作,你知道的歌曲衔接最难。耽误一分钟,就是在冷场。除非其中有互动,但我猜测,那位夏学姐应该很赶时间。”

      贺曼:“……”

      在她说完,参与《交涉》的人员纷纷出来,出来一个就好奇地往她们两人间看一眼,就好像她们是两只猴子被人轮流观赏。

      再没人出来了,苏夜纯无视仍旧一脸怒气冲冲地贺曼,带着人去了后台。

      贺曼在门后,气的跺脚,但又毫无办法,谁让苏夜纯的工作就是这个?她有些后悔,将工作安排给对方了。

      为什么闯祸的是苏夜纯,挨骂的是她?

      一回想起部长大群里,校学生会韩部长在群里发的语音,她就有些发怵。

      她能稳坐秘书部部长的职位,完全是托的关系,但现在她的关系已经被人撤下来了。
      她为了圆满完成这次汇演,故意把重要的工作分配给苏夜纯,只因苏夜纯的工作能力强,为此她还特地在宿舍内为苏夜纯鸣不平。

      现在想来,她有种一腔热血喂了狗的缺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