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拉斯维加斯[美娱]

作者:顾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8:上海,拉斯维加斯

      朋羊面色开始发白,她像是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事实上,她身上那件黑T被汗水反复浸透又风干,都泛盐白了。

      人群正在散开、离去。朋羊靠着墙,开始回想过去半小时发生的事情。

      喻子翔跟她说的那句话,那句鼓励,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完全是竞技角度的一个主观评价——那么他应该没有误会。他没有因为那半分钟对她产生反感,不然不会给高分,而按照他的评价,他更不可能是因为她看了他半分钟就给了高分。

      不谈这是对喻子翔打分公平性的质疑,朋羊不至于对自己的表现那么没信心。另外,尽管现场多数人对喻子翔的打分感到惊诧,但那是因为分差大,而不是人们认为朋羊没有资格赢。整体上来说,她赢陆神,没有引起公愤。

      只是她对喻子翔那句鼓励的回应太糟糕了。她都没有跟他说声谢谢。

      此后,陆神给她套上晋级金手环时,跟她说了句话,“朋羊,我真小看了你……”她茫然啊了一声。

      陆神在台上大度拥抱了她,而后在她耳边继续说道:“城府够深,胆子够大,手段配得上野心,你在这一行混得不会太差。”陆神说罢放开了她。

      她那时竟然觉得陆神好像也没说错,尤其从陆神口中说出来,像是一段现场freestyle(还自带押韵),简直跟夸她似的。她便懵着回道:“谢谢。”

      在这之后,她和陆神一起下台。

      导演上台时,导演怪异地朝她笑了笑,那个笑容仿佛也在说“你适合混这一行”。

      朋羊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出来,路过她和牛大王的人里有不少都在朝她露出导演般的笑容。她就也笑了。一切有如昨日重现。何其讽刺,她唱了年少的噩梦,如今依然要面对相似的情境。

      朋羊也不认为自己是完全无辜的。她的确在台上盯了喻子翔半分钟,这件事就是发生了,如果她是喻子翔,如果她是何靖岚,如果她是在场的任意一个人,都有可能像陆神那么想她。

      “我本来还想你要不要找喻子翔和国民女神解释一下……”牛大王嘀咕着,“不过子翔在导演介绍下一轮赛制时就走了,女神肯定也走了。我就是跟你这么一说,你心里清楚就行。你又没真做什么。而且,哪轮得到你去解释,他们不会把你放在心上的。我刚听说明天他们就一起飞马德里了……”

      喻子翔和何靖岚的确没有任何动静,就像他们那晚不曾出现在上海一样。

      但朋羊的第一个Beef就这么来了。

      白先先第二天傍晚大张旗鼓发了首新歌diss朋羊。

      有意思的是,白先先那首歌的原版在微博上只存在了一分钟不到,就撤了,她几个小时后放了另一版。

      牛大王打探到的消息是:白先先在原版歌词里面直接写了朋羊在台上勾引超级球星。

      但白先先的第二版歌词提都没提喻子翔,主要diss朋羊吃性别红利,以及她没有团队合作精神,她连赢两场都是因为她是后唱,占了便宜,赢得并不光彩等等。

      朋羊回了一首歌,只回了一首。主要diss大厂牌欺负小厂牌,没有开什么火力。

      但不管怎样,这也是她的第一个Beef。

      这场Beef很快演变成巡山大王厂牌和上帝爱我厂牌的厂牌之战,间或有各自的兄弟厂牌参与进来。

      节目组当然乐意看到这个局面,三月份节目播出时,这场Beef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给节目带了不少流量。

      三月份节目播出还发生了一件事。

      那就是节目里,朋羊跟喻子翔的交流,主要是眼神,全给剪掉了。包括她唱《Girlhood》的前半分钟里,注视喻子翔的机位镜头。

      朋羊一点不意外。节目播出之前,圈内的小圈就在传了。

      节目组是不想剪的,甚至想炒这件事。试问还有什么比一个不知名女rapper当台勾引世界第一左后卫且这位超级球星的女友就在节目现场更有噱头?以及,这件事看上去还不像是单箭头,超级球星画的羊头和最后的给分都可以佐证这一点。

      传闻是,何靖岚的团队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何靖岚的背景一直成迷。她十九岁横空出世,接的第一部戏就是国内知名大导演的,二十一岁就去了好莱坞发展,且一路通畅。她说一口流利美语,却不像是abc。她演技精湛,具有普适性的人格魅力。在喻子翔之前,她没有传过任何绯闻或是公布过男友。正是由于她跟《王者说唱》的投资方关系不错,节目才能请来她的超级球星男友当嘉宾。

      哪轮得到节目组“耍”她?

      而且,看上去,何靖岚的团队不仅压下了节目组的炒作计划,还让白先先把diss的歌词都给改了。不仅白先先,长达几个月的Beef战里,上帝爱我那一方没有人提到喻子翔。

      牛大王说这最容易想明白,白先先和上帝爱我厂牌肯定也不愿意帮朋羊炒作。

      总之,网上没有任何娱乐八卦新闻和说唱营销号把朋羊和喻子翔两个人的名字放在一起。

      那期节目里,喻子翔画了个山羊头代表朋羊,在节目播出后,都只被单独看作是喻子翔可爱的一面。而喻子翔最后给了一个看上去可以有话题的分数则根本没有引起讨论。

      反倒是最后的打分里出现了0.5分,大家觉得有点不合理。如果1分可以拆开,那喻子翔的11分就没有意义了。

      节目组和导师们在微博上解释说,原则上是不可以拆1分的,他们当时的0.5只是表达自己的一个倾向性。不过由于喻子翔给的分差大,这种讨论也就没什么实际意义。

      没有掀起波澜的另一个原因是,朋羊那场的表现确实毋庸置疑,哪怕她出现了小失误。她在节目播出后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从圈内到圈外,从专业说唱粉丝到不懂说唱随便看看综艺节目的观众。

      也就是说,除非朋羊自己去炒这件事,不然小圈里的知情人士不会有人炒的。朋羊是真没想过要利用这个,她撇清关系还来不及。但她没想到一向乐于炒作的牛大王也不想。

      牛大王的看法是:何靖岚的团队,他们是得罪不起的,即便他们冒险去做,也会被何靖岚的团队压下来。那何必呢?本身牛大王就是喻子翔和何靖岚的双料粉丝,他讨好都来不及,哪还会去“讹人”。

      反正朋羊已经从那期节目收获到了诸多好处。朋羊不仅因为那期节目小火了一把,还引起了资本的注意。而到五月,朋羊退赛,那期节目甚至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价值。

      麦吉说Rus就是看了她的《Girlhood》现场。

      她有一个机会,她抓住了。她对陆神说的那两次谢谢,都没白说,感谢陆神选了她。

      *

      再见拉斯维加斯的夜晚,喻子翔应该已经恢复单身。他剃了个诡异莫名的光头,多了个啼笑皆非的耳钉。

      朋羊原以为喻子翔早就把那期节目给忘了,他一年商业活动无数,极少参加综艺节目,不是何靖岚和Rus的关系,根本不可能请去。但他没忘,至少,没忘了她。他不仅没忘了她,还叫她Moons。

      朋羊没有再去看Rus和喻子翔,而是看向了泳池。

      这个派对上有好几个泳池,最大的那个根本不能叫泳池,而是一个著名的人造假海滩。

      这里纸醉金迷,这里光怪陆离。金色是这里的主色。六块腹肌和蜜桃女郎随眼可见。诱惑无处不在。

      朋羊转过头,再看皮埃尔清澈的眼睛,就有点想笑。

      “谢谢你,皮埃尔。”朋羊听到自己说,她眨了眨亮亮的黑眼睛,“我知道那个浩克是在开玩笑,我也不认为你一点都不挑。”她不自恋,但她可不会让那个长得奇奇怪怪的英国莽汉贬低自己。

      而且,按照她先前听到的,这位法国大球星此前感兴趣的那两位华裔女性都是足够有魅力的人物。那难道不也是在贬低那两位吗?

      皮埃尔吸了吸他的彩色饮料,认同地点头。但他眼里闪过一些生硬的色彩。

      皮埃尔拿开饮料,走至披着浴巾的女孩儿身前。

      朋羊觉得皮埃尔嘴边的笑可能没有辜负人们对法国男人的刻板印象,但他说出来的话实在让人……想骂他,想笑话他。

      “……我也有六块腹肌,你喜欢的话,等到了我的房间,我给你看。”皮埃尔的声音变得低沉,且具有暗示性,跟之前一下形成了反差。

      朋羊震惊地退了一步。她瞥到牛大王在几步外,强忍着笑。他肯定是听到了。她又瞥到,菲尔好像搭上了一个火辣的金发女郎,他们正在交换手机号。

      朋羊还望到Krazy T就在泳池边的躺椅上跟一个比基尼女孩儿肆无忌惮的亲热……

      朋羊猛地意识到,自己是走进大观园的那个刘姥姥。

      在这个派对上,不排除有薇薇安那样的名人,也不排除有她这样的菜鸟,但更多的性感漂亮的年轻女郎是“专业”做这个的。她们出入各种高级派对,她们可能是不够知名的模特演员,也可能就是高级妓/女。

      而喻子翔、皮埃尔和菲尔来到这个派对,即便不是专门为打猎而来,他们肯定不排斥发生这种事。她面前的这个法国人不只是像看上去那样,不然,他为什么来到这里呢?他虽与这里不契合,但他应该也在找寻他认为可以契合的激情。

      欧洲大球星们假期里的糜烂生活——她在《太阳报》上看得还少吗?

      朋羊晃晃脑袋,快速跟皮埃尔说:“我想你误会了,我今晚不打算……”

      皮埃尔马上反应过来,脸红红的,“不,不,是你误会了,Yang……”他英语不流利,着急了更不流利,“我不是在……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我会很乐意,我可以保证你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但如果你不想……”皮埃尔耸了下肩头,“我们可以当朋友。”

      朋羊愣了愣,开口之前,她伸了手过去,皮埃尔握住她的手。

      “朋友。”朋羊盯着皮埃尔的眼睛郑重地说。

      皮埃尔也看着朋羊的眼睛,露出有点天真的笑容,“朋友。”

      那边,喻子翔结束了与Rus的寒暄叙旧,又是“Oi”一声传来。

      朋羊回头,Rus只留了个背影给她。她又惊觉她刚才“应该厚着脸皮”跟喻子翔一起去到Rus身边的,没准能攀谈几句。但……喻子翔刚才不像想要帮她介绍的样子。她厚着脸皮,大概也没用,只会招人讨厌。

      喻子翔朝他们走了过来。他顺手从一个正好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杯鸡尾酒。他边走边喝了一口,酒杯拿离嘴唇时,他不看朋羊,只是有点浮夸的笑着问皮埃尔:“她答应你了?”

      皮埃尔则把他的那杯饮料放上了服务生的托盘,然后双手插进了他的运动裤口袋里,“她现在是我的朋友了……”他看着喻子翔,一副揭人面具、戳破诡计的模样,“子翔,你不能玩弄我的朋友……就算你刚刚分手了也不行。”

      朋羊与牛大王对看一眼,看来喻子翔是真的跟国民女神分手了。

      那喻子翔的光头和耳钉就完全能够理解了。

      喻子翔又喝了口酒,然后看着皮埃尔,笑了下,没说话。他转身随手把酒杯放到了种着绿色植物的花池上,那上面已经有好几个酒杯了。他边往外走边叫菲尔,“菲尔,走了。”

      菲尔跟那个金发女郎眨了个眼,跟上了众人。

      他们出了派对,随后往电梯走。

      皮埃尔问朋羊,为什么来到拉斯维加斯,又为什么出现在这个派对上。

      朋羊实话实说,牛大王精加工——他是想尽办法跟大球星们套近乎。

      这期间,喻子翔和菲尔走在他们前面开着玩笑聊着天,声音不算大。

      那两个英国人语速快,用词英式,尤其菲尔口音浓厚,他们提到的名字和事情又都不是朋羊熟悉的,再加上派对声音没有完全远去,朋羊还在跟皮埃尔聊天,听皮埃尔和牛大王说话,她要完全听清楚喻子翔和菲尔的谈话,是有点困难的。她也没有刻意去捕捉信息,但注意力难免往那边分散。

      喻子翔好像问了菲尔怎么没把那个金发女郎带来,菲尔说一会儿要是没碰到更有意思的再给她打电话。

      菲尔又坏笑着问喻子翔到底去不去找薇薇安。

      喻子翔说的是,如果他去了,薇薇安明天一早就会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们和好了。他似乎不介意跟前女友共度一晚,但介意被误会复合。可他也没有否定去找薇薇安的可能。

      尔后,他们聊起了足球圈里的事情,包括世纪婚礼的八卦,还有各自队里谁正在传转会等等……

      朋羊听不太明白。

      进电梯的时候,四位男士全都让到了一边,朋羊没说什么,先走了进去。

      然后,他们才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菲尔突然看向朋羊和牛大王,怀疑地问:“你们不会把听到的卖给八卦报纸吧?”

      牛大王摆手加摇头,一点也不觉得被“侮辱”了,正义凛然道:“我们绝对不是那种人。而且……我也没听到什么……对吧,羊?”

      朋羊皱了下眉,没有说话。她和牛大王是局外人。菲尔虽然有点粗鲁,但这样的担心,对他们这群人而言,不是多余。按照牛大王说的,他们都是身价过亿的大球星。他们的隐私是值钱的。

      皮埃尔低声跟朋羊替菲尔道了个歉,又看着菲尔说:“你担心他们,还不如担心今晚跟你睡的女孩儿。Yang现在是我的朋友……”

      菲尔怪腔怪调道:“是,是,你的朋友全身湿透了,你往你的房间带……”

      喻子翔这时打了个电话,“对……”他倚着电梯扶手,快速上下瞟了一眼朋羊,转开眼,继续说,“送条派对裙子过来,2号,thong也要,颜色?”他稍稍皱眉,看向了朋羊的眼睛,若无其事地问她,“你有喜欢的颜色吗?”

      朋羊耳根发烫,摇了摇头,她刚想说不用。

      “黑色就行。尽快。”喻子翔挂了电话,电梯门也开了。他转头跟皮埃尔嘻嘻哈哈地说,“我帮了你的朋友,我们扯平了吧?”

      朋羊还在想喻子翔为什么说扯平了,菲尔在一边推了下她的肩膀,没好气道:“你出去啊。你是女孩儿,你不动,我们都得等着。”

      朋羊一瞬间觉得英国男人又蠢又假,又粗鲁又虚伪……

      她回头,狠狠瞪向菲尔,沉着嗓音道:“别碰我!我不喜欢女士优先,你先出去。”

      但没有男人动。

      牛大王刚要动,就被菲尔鲁莽地扯了回来。菲尔嘴里还在咕哝:“你他妈是不是男人?”

      朋羊又气又好笑,她不可思议地看向菲尔,心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出现这么荒诞的僵持?

      “Moons,我们不介意在这里耗一晚上,想试试吗?”喻子翔微微笑着看着朋羊道。然后他也看向菲尔,说,“你不该推她。”

      喻子翔一叫这个名字,朋羊就动了。

      她走出电梯,听到皮埃尔和菲尔都在她身后问“你为什么叫她Moons”,但喻子翔没回答他们的问题。

      牛大王小跑到朋羊身边跟她挤眉弄眼,小声“哇哦”了一声。

      牛大王先前在泳池边好像就听到喻子翔这么叫朋羊,但直到这,他才确定喻子翔真是这么叫的。

      牛大王不知道Tinder和喻子延的事情,站在牛大王的角度,他只能想到一个可能。

      朋羊觉得,牛大王的惊讶程度绝对不亚于自己。

      那三人走在他们后面。朋羊紧紧抿着嘴,没有回头,没有吭声。

      实际上,这一会儿,走廊里异常安静,谁都没说话。

      喻子翔加快了几步,走到了朋羊和牛大王前面。在一个套间前,他刷卡开了门。

      朋羊这回一句废话也没说,更没有与眼里透着玩闹的喻子翔对视。他可能以为她还会较劲,她偏不。

      朋羊一进去就感到这真的是个“男孩俱乐部”,准确地说是“懒男孩俱乐部”。由于套间偌大,加上housekeeping一天好几次,其实也不可能特别凌乱。但不难看出,最近的一次housekeeping还没来。不然不会有随处可见的半空酒瓶酒杯和吃完没吃完的零食。朋羊祈祷自己不会看到什么女人的裙子、内裤……

      “浴室在那边——”喻子翔往左边指了指,又点了好几个方向,“每个房间都有,你自己挑吧。”

      朋羊干干说了声谢谢。

      皮埃尔正在问牛大王喝什么。皮埃尔还在告诉菲尔,牛大王叫beef king,菲尔夸张的笑声在巨大的套间里响起……

      朋羊笑着扭了下头,牛大王看上去兴奋的不得了。然后,她往最大最明显的那个浴室走去。她还没完全走近,就看到,开阔明亮的浴室里,精致光滑的地面上,全是黑色的碎发……

      朋羊用手背挡了挡嘴唇,笑了出来。

      原来喻子翔是刚剃的光头,且可能还是他的哥们亲手帮他推的。

      喻子翔走到朋羊身后,沉吟一声,“嗯,他们这housekeeping也太差劲了。”

      朋羊回头。

      他一脸严肃,“我要去TripAdvisor上给他们打一星。”

      喻子翔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她,她又看向他的光头,更想笑了。

      喻子翔知她是在笑他的新发型。他耸耸肩,“你可以去别的,我的房间,皮埃尔的房间……”

      “这个就行。”朋羊打断了他。

      “你淋浴吗?”

      朋羊已经走到浴室门口,她停步,回头说,“我就吹一下头发。”

      “那你应该不介意……”喻子翔说着走了过去,走进了浴室。

      朋羊没有轻举妄动,她眼睛跟随喻子翔的举动。

      他走到镜子前,微微侧头,查看他的金色耳钉。

      朋羊放了心,默默走到浴室的另一边。她放下自己的金色高跟鞋,稍稍犹豫,摘了肩头的白色浴巾。

      这个浴室比一个卧室还大。宽大的玻璃淋浴隔间与长长的独占一整块空间的白色按摩浴缸对立,洗手间是单独辟出的一个隔间。

      朋羊站在几乎横亘整面墙的镜子的另一头,先洗了个手。而后,她找到了吹风机。

      吹风机的轰轰声在浴室响起,吵闹得很,朋羊马上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她往喻子翔的方向偏着头。她不知道他在捣鼓什么,他眉头皱得很深。

      朋羊晃动着手腕,转了转目光。镜子里,男人并没有看她,他专注于跟他的耳钉较劲。

      朋羊干脆关了吹风机,镜子里,喻子翔这才看向她。

      她放下吹风机,走到他身边,面无表情地问:“我可以看看吗?”

      喻子翔扭头直视她,微微点头。

      朋羊于是仔细探了过去。她微微昂起下巴,手指捏起一点点他的耳垂。

      金色耳钉后,是个崭新的耳洞。泛着血印,明显发炎了。看来不仅头是刚剃的,耳洞也是刚扎的。他是有多为这场分手伤心?

      忽然。

      喻子翔双手圈住了朋羊,在朋羊想要推开想要抗议之前,她被他抱上了冰凉光滑的黑色大理石洗浴台。

      “自己不高还笑别人矮。”喻子翔嘲弄地说,“这样你方便一点。”

      朋羊低了低头,他们此刻这个姿势……

      她连忙并拢双腿,且往下扯了扯自己的黑裙。

      喻子翔瞥了一眼她的动作,又望向她身后的镜子。

      朋羊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

      喻子翔再看向她的眼睛,朋羊就感到自己完全看不懂他眼里的情绪。她本以为会是捉弄的,调戏的,或是讥讽的。也不是没有那些,但不只是那些。

      喻子翔率先打破了对视,他侧了侧身,把那只打着耳洞的耳朵对着她,催促道,“赶紧帮我摘了……都他妈怪菲尔,疼死了。”

      朋羊哦了一声。原来他是想摘了。她看他忙活了半天,都没有摘下来。她有点想笑,忍住了。她的目光落在他的金色耳钉上,落在他英俊的侧脸上,落在他明显的锁骨上,落在他的那根银链子上,但再不敢继续往下落。

      他身上有泳池的味道,也残留着某种古龙的味道。朋羊缓缓倾身过去,手指慢慢动作着,嘴里呢喃道:“我有一个问题。”

      喻子翔垂眼,轻轻笑了一声,然后,他哼出了那段熟悉的陌生的破碎的旋律,

      “Call me Moons, then I’m yours…”

      朋羊手一抖,那颗金色耳钉掉在了一堆黑色碎发里。

      他果然听过那首歌。

      那首歌,叫《30/07/2021》。

      那实际上不是一首完整的歌,一共只有57秒。上传在她的YouTube频道,是所有53个原创视频里点击最少的,哪怕她参加节目后有了一些名气,仍然是。那个视频的点击量,至今也没有破万。

      Rapper们总喜欢在自己的歌里多次提到,强调自己的名字,好让人记住自己。朋羊也有那样的歌,但她都是自称朋羊或者BY。牛大王在跟她合作的歌里,也叫过她阿咩。

      唯独那首《30/07/2021》,朋羊用到了Moons。

      喻子翔听了那首歌,他居然听过那首歌,而且,他还记住了歌词。

      他知道,Moons就是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V了,后天更新,我尽量长一点
    感谢大家的支持,有缘就一起走到故事尽头吧感谢在2020-04-09 19:18:36~2020-04-10 19:13: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布丁奶茶 2个;Hjay、1945796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橘 6瓶;盼望 5瓶;EZZZZ 2瓶;acissi、苜蓿柿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