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反派今天崩人设了吗

作者:洗衣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另一边,平顶山的半腰间。
      
      孙悟空用计谋将银角大王的羊脂玉净瓶和紫金红葫芦给骗了去,银角被他反收入紫金红葫芦中化为了一滩血水。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猪八戒和沙悟净去对付压龙山压龙洞的狐狸精,他去找师父,却没想到这半路突然杀出来一个穿黑衣的男子。
      
      这男子气宇轩昂,眉目间隐隐透着一股邪魅之气,直觉告诉孙悟空面前这个拦路的妖怪实力不俗。
      
      不过到底是曾将天界搅得惶惶不得安宁的齐天大圣,敢大闹龙宫夺金箍棒,敢直闯地府销生死簿,又怎会将区区一个稍微有点实力的狐妖放在眼里?
      
      最开始是假装成道者的银角,然后是利用土地山神的法术召出大山的金角,紧接着又是拿着两件法器的银角,现在又来一个狐狸,接二连三的妖怪,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个一个的来,没完没了一样,让孙悟空的耐心被彻底的消耗了个干净。
      
      收起了戏耍的心思,想速战速决的孙悟空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认真起来。
      
      金箍棒在他手里散发出凛然的光晕,他先发制人,携卷疾风翻腾直运筹,使出一个身法朝着玉凛夜攻去。
      
      兵刃相撞,寒光迸现。
      
      两道身影在半空中交锋,快如闪电,这是最直接的身法与武器的对决,没有花里胡哨的法术,只有速度、力道、和反应力的高低。
      
      玉凛夜手中的武器是真正的七星宝剑,炼魔深寒坚不可摧,然即便是这样至高无上的绝妙法器,也终究抵不过能翻天搅地的第一神器如意金箍棒。
      
      这天河定底的神珍铁,是当之无愧的所向披靡,它在孙悟空的手中,被发挥到了极致。
      
      不过几个来回下来,玉凛夜就已经处于了下风,他虽早已听过孙悟空的大名,也知晓他的实力深不可测,然知晓归知晓,却没有一个具体的认知。
      
      眼下他亲自出手,方才明白这能让天界众神和地下众官都束手无策的齐天大圣,实力是真得强大而不可估量,不过玉凛夜并不担心,他能让这几片山头的众妖信服,靠得可不仅仅是法力修行。
      
      他拥有着许多妖怪望尘莫及的法器,这些法器每一件在他手上都被他最大意义上的改化,使得原本的威力放大了数倍不止。
      
      玉凛夜一个闪身躲开孙悟空的进攻,迅速将手中的七星剑变成了一把翡翠折扇,下一秒直接开扇一扇,将再次进攻的孙悟空扇飞到几百开米远。
      
      孙悟空也有些火了,这妖怪手上的武器一会儿变成剑一会儿又变成扇子,最后甚至最后还变成一把伞降下一道道凌厉的刀刃,实在是有些难缠,他本就最讨厌应付这些花里胡哨,心里又惦记着唐僧,在意识到一时半会儿可能无法将这个烦人的妖怪打死之后,孙悟空干脆拔出一根豪毛,变出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
      
      方才那几个来回,孙悟空对这妖怪的能力也估摸了个□□,他这分.身的实力虽只有他自身实力的一半,对付这个妖怪,却也足够了。
      
      孙悟空召出筋斗云往莲花洞赶去。
      
      不过片刻,他就到了洞口,他原以为会看到小妖们严防把守的画面,却没想到整个莲花洞外空无一人。
      
      孙悟空心下有些疑惑,飞身跳下筋斗云朝着洞内走去。
      
      莲花洞府的石壁廊很长,孙悟空走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眉头微皱,加快了脚下的速度,随着越走越近的距离,血腥味也越来越重。
      
      等他走进里面后,浓郁刺鼻的血腥味充斥在整个空间里,洞壁上交错着凌乱的刀痕,地上躺着几十具小妖的尸体,这些小妖的心脏被石锐刺穿,被一击毙命。
      
      孙悟空在一众尸体里看到了一具无.头的男尸,从服饰上来看是金角大王,身体已经僵硬到成灰白的惨状,孙悟空的视线又移向了距离这无.头身体的几米远处的石桌下,在那里找到了金角大王的脑袋。
      
      这妖怪那断掉的脖子处还在缓缓留着浓稠的血液,他的瞳孔大睁,灰黑的眼球几乎要溢出眼眶,嘴巴半张着,显然是死前的那一瞬间连最本能的痛苦哀嚎都没来得及喊出。
      
      孙悟空想到了和他师父一起被抓来的付臻红,地上这一片狼藉只可能是对方所干,孙悟空到并不觉得这手法太过残忍,弱肉强食,本就如此。
      
      他四下又看了一下,最终将目光定格在最右侧一处被碎石块堵住的房间口,孙悟空的耳力天生敏锐,他试着喊了几声师父,却并没有得到唐僧的任何回应,反而是隐隐听到了一阵很低的呻.吟。
      
      孙悟空身体一顿,不自觉放轻脚步慢慢朝着右侧的石廊走去,等他走到房间口的时候,里面的声音无比清晰的传入进他的耳中。
      
      这是那个白骨小妖的声音。
      
      孙悟空薄唇轻抿,他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阻碍物,思索片刻后,变成了一只蚊子从碎石的缝隙中飞了进去。
      
      在微弱的烛光下,他看到了正前方的床榻,也看到了床榻上被一层纱幔遮挡住的两道人影。
      
      是他的师父和那个诡计多端的白骨精。
      
      这轻透的红色纱幔根本挡不住孙悟空良好的视力,透过这层轻薄而暧.昧的细纱,他十分清楚的看到了这小妖整个人与他的师父亲密的贴到了一起,衣衫凌乱,露出了小巧精致的锁骨。
      
      孙悟空一下就想到了初次在白骨洞时见到这小妖的画面,对方就是这么不着寸缕的,同样也像现在这般,亲密无间的与他的师父贴在一起。
      
      然而那个时候这小妖只是将他师父抱住,并未有任何其他的动作,也不似现在这般正微微后仰着头,红艳的嘴唇半张着,吐露出了那能引起人去无尽遐想的声音,而这声音,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又显得那么的潮湿而温热。
      
      孙悟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声音,似痛苦,又似愉快,有些轻,又有些低,像是从喉咙里缓缓滚出来一样,透着一种缠.绻又挠人心窝的蛊惑,如同他第一次从花果山出来,因为好奇而跑到繁华的街道里所偷尝过的甜浆,浓稠到让他觉得喉咙发紧。
      
      有那么一瞬间,孙悟空甚至以为又是这白骨小妖在使什么诡计强迫着他师父,然而纱幔中所勾勒出的轮廓和身形动作却告诉他事实并非如此。
      
      这小妖的手只是软软的搭在了他师父的肩膀,而他师父那本该握着佛珠的手却在动作着,孙悟空大惊,这个认知让他有些心慌,更让他觉得无所适从。
      
      眼前的这一幕对于孙悟空来说,冲击力实在太大。他是由仙石孕育而生,磐石坚硬,心也应如磐石,他虽然不懂情爱,却也知道这样的事应该只有男女之间才会做。
      
      他在菩提祖师麾下求道学法的时候,就曾听师兄弟们说过,人一旦归了佛,入了道,便要抛开一切尘缘。只有凡俗的人,才有机会两情相悦,才有机会穿着红色的喜服拜堂成亲,然后在洞房花烛的那一天晚上,做着情之所至的事情。
      
      他师父是得道高僧,一向静心守戒,从不会被七情六欲动摇根尘。  
      
      但他师父为什么要帮这小妖做这般会被欲念驱使的事?
      
      孙悟空不相信他师父会破戒。
      
      他师父是男子,这小妖也是男子?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是男子,所以就不存在男女之别吗?
      
      没有男女之别,就不是男女之情。 
      
      男子与男子之间,是可以这样的吗?
      
      孙悟空的思绪一下变得有些紊乱乱,或许是因为这突然的画面太过有冲击力,或许是因为密闭的空间里太过闷热的空气,又或许是因为那床榻上的声音太过缠.绻和绵长。
      
      理智告诉孙悟空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就像他毫无声息的飞进来一样,然而他的眼睛却紧紧的粘在了这纱幔里,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身体似乎在慢慢发热,呼吸也慢慢变得不顺畅。
      
      付臻红在孙悟空刚进莲花洞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了,他相信孙悟空的实力,这石猴找过来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他现在的心思全然都放在了唐僧的身上,白衣僧人的指尖圆润而温热,那常年拨动佛珠的手像不沾染俗尘的雪莲。
      
      此刻他所做的一切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温和如水。不染俗世的圣僧终究还是被付臻红拖了下来,以往的高远和沉寂,在这一刻变得不复存在。
      
      付臻红看着眼前这闭着眼睛的唐僧,这僧人仿佛觉得只要闭上眼,就能抵住一切暧.昧,将思绪分远和脱离。殊不知他此刻的面色早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燥热和不宁,他那黑色的眼睫正微微的颤动着,清隽的脸上是一片薄薄的红晕,耳根像是滴了血一样,喉结更是无意识的滚动着。  
      
      付臻红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白衣僧人,他半眯起漂亮的眼眸,抱住唐僧的脖子,在他耳边用细碎的声音轻轻低.语道:“嗯…和尚…你此番闭上眼睛,只会让你的其他感官变得越发的清晰。”
      
      在付臻红说出这话的一瞬间,唐僧紧绷的身体猛地一颤。
      
      而付臻红也将额头抵在唐僧的额头处,发出一声轻轻的低呜。这声音如同拥有着某种奇异的魔力,使的这一刹那间,白衣僧人的心,完全的乱了。
      
      森冷的房间,空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这完全密闭的空间里,没有风,四周都是那么安静,唯有他耳边的声音是那么清晰可闻。
      
      他从没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少年会有像现在这般炽热的体温,像是要融化掉他的手一般,然后再一点点的侵.蚀他的心。
      
      唐僧睁开眼,抬起头望着床顶,雕栏勾花的红木充斥着一种温情和风雅,但唐僧却有一种错觉,那上面仿佛正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这些眼睛是佛家的三皈五戒,是经书中的诸相虚妄,六根清净,也是剃发脱俗时断七情六欲,普渡众生的誓言。
      
      然这些种种在少年轻轻吻上他眼睫的这一瞬间,他的眼眸心海里,便只剩下了少年旖艳的容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