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窥探打量的目光像潮水一样快速涌来又散去,当他抬头,所有人又像没事人一样闪烁眼神,假装看向电脑屏幕。
      
      还是坐对面的尤凯开腔,敲了敲隔板,冲鹿鸣问道:“哎,新人?”
      
      鹿鸣看向他。
      
      尤凯顿了顿。那双浅琥珀色的眸子看向自己的瞬间,他一时心跳加速,忘记要说什么了。
      
      “什么事?”鹿鸣问道。
      
      尤凯清了清喉咙:“……你这里,”他指向脑门,“怎么回事?”
      
      鹿鸣正想开口,感觉四周的注意力朝自己而来,那些看上去忙于工作的都竖起耳朵,有意无意地侧身。
      
      “我刚做完颅内清创手术。”
      
      鹿鸣故意这么说,果然看见有两个周遭的同事顿时睁大眼睛对视,面面相觑。
      
      尤凯也十分吃惊:“那……“
      
      “开玩笑。”鹿鸣神色坦然,仿佛陈述一件简单的事实,“我自己不小心,走路撞上玻璃门了。”
      
      隐瞒了事实,并非因为林谦在医院要求,让他注意影响,别对外公开受伤原因。
      
      而是探询者明显的不怀好意。
      
      “哦……”
      
      撞上玻璃了?说不出哪里有问题,就是总觉得不对劲儿。
      
      私聊群上快速刷新消息:「发生什么事?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嘿嘿,尤凯问了他怎么受伤的?」
      
      「??他怎么回答?」
      
      「撞的玻璃……」
      
      「你信?」
      
      「他一来,咱们这里就大地震了,这么强悍的关系户我也是第一次见。」
      
      「他的靠山到底是谁啊?」
      
      「无论怎么说,他跟顾洛解约扯不开干系。」
      
      「我知道了!」
      
      群组里有人突然冒出这一句,然后发了一个巨大熊猫人表情包,吊起所有人的好奇心,纷纷让他开口。
      
      叮咚一声——「真相只有一个!姜路肯定是叶总的小三,前天被顾洛捉奸在床,小三原配打成一团,姜路受伤成这副模样,叶总可不心疼吗,雷霆大怒,当下就跟顾洛解约了,这叫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文字末尾还加了两个哭哭表情。
      
      有人发了个抠鼻表情:「这也太狗血了吧。」
      
      「我倒觉得可能是真的!」
      
      ……
      
      认可跟反对这一套解释的各持己见,整个讨论群组群情激昂,来来去去只有这套三角恋解释能让所有疑点说得过去,前因后果没有纰漏,更重要的是,狗血爱恨情仇喜闻乐见,大部分同事都开始相信鹿鸣跟叶总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讨论越发不着边界,一时讲鹿鸣打败顾洛,到底靠的什么本事,一时绘声绘色讲在邮轮顾洛的神情反应,真有几分情人翻脸不情不愿的感觉。
      
      这时,一直在私聊群默不作声的严璐璐打了一大段字:「胡说八道!根本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这样诋毁一个新同事,不觉得过分吗?都躺叶总床底下吗,捉奸在床你们也知道,胡说八道!」
      
      群里静了静,倒是没人觉得抱歉,就是上班无聊才拿这几个人扯点段子聊些八卦,这么认真上纲上线才有问题呢,不过严璐璐倒是提醒了大家,解约风波的内幕她也是知情人之一,她是顾洛的经纪人,群里没少拿顾洛开玩笑,她怎么先替鹿鸣鸣不平?
      
      还是另一条信息给无休止的八卦讨论踩了刹车,公司群发公告消息:下午两点,请万宸娱乐同事上顶层会议室讨论荣菲菲演唱会筹备事宜,所有正式员工务必出席。
      
      通常到顶层会议室开会,意味着叶之平也会出席,这种会议,鹿鸣作为一个小助理也就过去陪坐,没有置喙的余地,也不需要他发表意见。一点三十分,万宸娱乐各个部门上楼,人有点多,鹿鸣只分配到一个活动凳子,坐在靠窗的角落。
      
      一点五十九分,叶之平踏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来,他穿得比上一回休闲,然而一进门便吸引了所有人目光,挺拔的身姿卓然不群。助理、秘书跟随其后,大概物以群分,跟在叶之平身后的这两个人,都有一种强势的气质,从进门到现在目不斜视,丝毫没有跟人客套寒暄的意思。
      
      鹿鸣眯了眯眼,正好两个人他都认识。林谦不消说,邮轮上送他进医院的人,身旁的秘书乐月,三年前天鹿收购战就在叶之平身边,倒是他重生前的熟面孔了。
      
      叶之平甫一进门,全体员工起立,不知是鹿鸣的错觉,落座之前叶之平似乎特意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只是视线擦过,好像不过随意一看。
      
      这次会议是为讨论歌手荣菲菲的演唱会筹备,荣菲菲是上世纪70年代出道的歌手,号称金嗓子歌后,今年她在舞台上宣布即将退休,退休之后弄孙为乐,不会再上台演唱,而最后的荣休演唱会,则交给万宸为她举办。
      
      荣菲菲的名字从鹿鸣小时候就家传户晓,国民级歌后举办的演唱会自然备受关注,这种项目不仅要各方面做到最好,更重要的是形象正面,不能出现纰漏,引人诟病,有什么问题,观众跟传媒不会怪罪歌后本人,只会认为万宸大集团办事不力,把一手好牌打烂。
      
      这次项目既可能刷招牌也会砸招牌,叶之平才会这么上心,特意召人开会。
      
      首先定下的是演唱会场地,总监余乔准备充足,打开幻灯片,“金光大舞台从起建到翻新重建历史悠久,而且是荣菲菲出道第一场歌会的举办场地,意义深远,穹顶剧场的室内设计也非常切合菲菲姐歌后的声音条件,我想这个地方就是最适合的。”
      
      叶之平翻阅计划书,“能确认十二场演出的日期了?”
      
      他的姿态很随意,然而若是因此就放松标准,在他眼皮子底下胡浑,就大错特错了。
      
      余乔不敢松懈,她做好相关的筹备工作,反复确认过没有问题,这才自信点头:“没有问题,已经确认金光大舞台明年三月份预约是空的,我们也是递交场地申请中资质最好的公司。
      
      这时,会议室一直默默听话记笔记的与会人员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引来所有人的注目。
      
      “金光三月份的档期,谁都不可能定得到。”
      
      说话的是鹿鸣,窗帘挡住了他半个身位,鹿鸣交搭着双腿,翻看计划书的动作行云流水,姿态自有风度,一时让人产生错觉,忘记他只是今天刚转正的艺人助理。
      
      计划书写得不功不过,宣传推广不切实的地方太多,让人眼花撩乱,能看出当中内容并不出彩的人不多。一开始就提出三月份在金光大舞台办演唱会,说明她在细节处没有用心,如果余乔是他的下属,他会让她重做一份。
      
      然而实际的情况是,余乔是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鹿鸣居然在大会越级否了她的提议,不是脑子抽了就是关系硬到不把她放在眼里。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果然,余乔深深皱起眉头,冲鹿鸣说:“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方。”
      
      旁边的助理小田手肘顶了顶鹿鸣,低声:“得罪余总,你在公司没好日子过,三思,三思……”
      
      鹿鸣当惯了最高位的管理者,职场厚黑学这门功课分数为零,他只觉得说的是事实,如果事实能得罪人,那就是人的问题。
      
      这是出来说话的是乐月,她看向鹿鸣:“可以讲讲你刚才说不可能订得到金光三月份的档期,是什么原因吗?”
      
      乐月职场打滚多年,看人的功夫自有一套,这人看上去态度有些随意,不像是为了吸引注意力哗众取宠的人,既然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
      
      叶之平轻轻挑眉,手背握拳,撑起下巴。
      
      他都不曾意识到,自己看向这个小助理的神情有些不同寻常,平静的脸色下目光带着兴趣。
      
      在众人态度各异的视线下,鹿鸣开口:“明年三月的档期,已经有人预约了。”
      
      “不可能。”负责排期申请入纸的是尤凯,鹿鸣这么说,不就当面打他的脸吗,“我向金光的工作人员问得清清楚楚,明年三月没有任何举办活动的申请。难不成你比那儿的员工还了解情况?”
      
      “是不是中间有信息差?”问话的是林谦。
      
      生意场上不同身份地位对同一件商品或市场走向了解的信息量可以差距极大,这也是大公司屹立不倒的重要支撑,不过姜路是一个小助理,他会从哪里得来的内幕消息?虽然内心偏向相信他,林谦还是保持中立,提出疑问。
      
      鹿鸣看向尤凯,淡淡地说:“如果你有留意金光大舞台每年的排期,就会发现不仅明年三月没有活动申请,每一年三月都是空白的。”
      
      尤凯一怔,他的确没有翻查剧场的活动资料,因为不需要啊,举办一场演唱会为什么要往上查十年前同期举办过的表演,难不成整个月都不吉利,要封场避煞,如果是,对接的金光员工一定会告诉他,自己不可能不知道。
      
      看尤凯的表情,余乔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捅娄子了,好死不死偏偏是演唱会场地这样重要的任务,还让人当着叶总面前指出来,枉她刚才言之凿凿说一定没问题,这下让她面子怎么挂得住?
      
      在众人心思联翩之际,鹿鸣继续说道:“金光集团的老太太利夫人明年三月七十大寿,她是资深票友,每年生日月都会在金光舞台包场组局,组一个小型剧团表演,不公开售票,利夫人低调,不想让媒体知道这事,所以舞台的日程排期上从来不会出现这个表演。荣菲菲的演唱会,如果一场半场,说不定还能在三月份举办,十二场则完全没有可能。”
      
      从前的观念,当戏子丢人,即使利夫人老年重拾爱好,戏服舞台演奏用的是最好的,要她们当众表演依然觉得失体统,拿了生日聚会家庭乐做借口,让他们组局登台,过一过戏瘾,自然不要别人知道。鹿鸣十一二岁时还粉墨登场给演了个李益的小书童,那个时候他还称呼利夫人叫婶婶,虽然物是人非,记忆依然是一笔财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