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鹿鸣脑门缝了七针,稍微一动就生疼,只管低头行路,不曾注意顾洛,走着却被挡住去路,抬头看见顾洛的脸。
      
      这人不算得罪自己,就怪他倒霉,在自己心情最差的时候出现。顾洛停在鹿鸣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鹿鸣好像没听见似的,有些好奇地端详眼前的人。叶之平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漂亮有余,就是小家子气,适宜上镜的小巴掌脸让五官格外大,眼尾都快飞出发鬓了。
      
      严璐璐连忙帮口回答:“这我们公司的实习助理,姜路。”
      
      “上一次让你受伤,真抱歉。”顾洛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尽管说,能做的我尽量做。”
      
      鹿鸣看着他:“你谁?”
      
      顾洛脸色僵了僵。
      
      鹿鸣并非忘性大,他当然知道这人前两天才动手砸了自己一玻璃杯,然而他刚重生回来,对世界大局都不甚了解,遑论娱乐圈的人事浮沉。顾洛两年前蹿红的明星,更加不会出现在鹿鸣的记忆里,开口就说补偿,了解一下他的身份地位,有没有这个补偿能力也合理吧。
      
      真心无意要他脸面挂不住。
      
      严璐璐倒吸口气,忙打圆场:“你说的什么话?阿洛是我们公司,不——”她恨不得把舌头咬掉,“去去去,赶紧回去上班,别瞎掺和。”
      
      顾洛冷笑一声:“你们万宸的人真有性格。”
      
      范子炎说过,顾洛是万宸娱乐旗下的男艺人,听刚才两人言语之间好像已经不是这么一回事,莫非已经解约了?前日的事,今天就一拍两散,叶之平还真的效率高啊。
      
      被称呼做“万宸的人”依然有些膈应,鹿鸣皱了皱眉,往上电梯的门走去。
      
      走不过两步,就被顾洛叫住:“一码归一码,砸伤你是我不对,不过你偷了我戒指最好还是拿回来。”
      
      鹿鸣回头:“你在跟我说话?”
      
      “两三万的宝石戒指值不了多少钱,不过今天我学了个道理,得寸只会进尺。”顾洛嘴角勾出讥讽的笑,“戒指是我前日放在化妆间的,从头到尾只有四个人进去过,而你是唯一的生人,我怀疑你也很合理吧。”
      
      严璐璐也很是惊讶,“阿洛你是不是看错了,姜路不是会盗窃的人。”
      
      顾洛侧脸看了一眼经纪人,“你刚才还说他就是一实习助理,他上班多久,你认识他多久?如果不是他偷的,那就是你。”
      
      严璐璐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鹿鸣拦住,只见他从前襟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展开手心:“你想说的不会是这一枚吧?”
      
      顾洛留的后着居然让他自己拿出来了,眉毛一挑,露出轻蔑的笑容:“人证物证都在,容不了你抵赖了吧。”
      
      这一枚物证蓝宝石白金戒指,造型小巧,除了C字头品牌logo在正面有些俗外,看上去就知道是贵价货,偷窃超过一万就是数额巨大,是要坐牢的数额。
      
      三人对峙的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藏身在车库之中,里面的人正观看事态发展。
      
      司机邵禾一脸黑线,怎么每回都能碰上相同的撕|逼组合,还是上回那三个人?叶总怎么忽然八卦之心发作,居然特意熄火,躲在一旁看热闹?
      
      “叶总,要不我去解围?”
      
      叶之平本打算点头,只见鹿鸣不知道说了什么,顾洛顿时脸色变了,再没刚才颐气指使的得意劲儿,反倒有些慌张。
      
      这事忽然让他觉得有趣起来,“再等等。”
      
      另一边厢,鹿鸣被指责偷窃,脸色倒是很平淡,捏着戒指端详了一阵,说道:“刚才我走过来的时候,看见这枚戒指戴在你的食指上。”
      
      严璐璐瞪大眼睛,看了看顾洛,又看向戒指,这才对上记忆,刚才在会议室,她好像也看见顾洛手上戴着类似的饰品,只是她的观察力没有鹿鸣厉害,具体是不是这枚白金戒,她说不准。
      
      顾洛很快敛去慌张的神色,心虚时反而更倨恶三分:“你说是就是吗,证据呢?”
      
      鹿鸣想了一想,问严璐璐:“你们刚才去了什么地方?”
      
      严璐璐如实告知,从大厦顶层会议室出来,下电梯到停车场,沿路只有她在旁同行。
      
      “走过那么多地方,电梯、走廊、会议室……总有监控镜头,现在的录像画面应该有高清的,能看得清你手上有没有戴着这枚白金戒。”鹿鸣看着他,“既然你有时间诬告我,怕不会没空去保安室走一趟吧?”
      
      顾洛站在原地,无言以对。忽然发觉气势此消彼长,这人反过来压着话打自己了,他不是一个实习生而已吗,看上去弱得一推就倒,怎么浑身散发与外表极不相称的强势。顾洛本想捏个软柿子发泄怒气,不承想居然踢上铁板。
      
      严璐璐都大概知道怎么一回事了,拉了拉顾洛手臂,让他息事宁人:“好了,一场误会而已——”
      
      顾洛甩开袖子,挣开严璐璐的手,盯着鹿鸣:“戒指是在你身上找到的,就算我刚才戴在手上,那就是你才偷的!”
      
      这是死乞白赖都要讹上他了,行业内俗称碰瓷儿。
      
      鹿鸣抽动嘴角,行吧,为你的不折不挠鼓掌。
      
      他转过身,目光往四周天花的角落逡巡,严璐璐一看,猜想他是要找周围的监控摄像头,也跟着转头到处看。不看还好,一看发现他们身处的出口位置身处死角位,没有接近的镜头,能够拍到三人的不是距离太远,就是在鹿鸣的身后,刚好挡住了顾洛正面,要是翻查录像也看不到栽赃的动作。
      
      顾洛自然没有漏过这些细节,目光从墙角的摄像头转到鹿鸣身上,笑容三分得意七分舒畅:“怎么,没理由狡辩了吗?小偷我见得多,做贼做得像你这么理直气壮的,还是第一次见。”
      
      说这话的同时,他已经想好对方怎么在自己面前求饶,求他只要不报警,可以答应任何条件,比起坐牢,自尊算什么、顾洛太乐意看见硬骨头服软了,叶之平他动不了,一个实习生在他手上还能走得脱?怪只怪叶之平得罪了自己,这口闷气憋得太久,必须有人当自己的出气包。
      
      鹿鸣随手像丢垃圾一样把戒指扔下,指环叮当两声跌在水泥地上。看着顾洛,露出微笑:“你说是就是吗,证据呢?”
      
      监控镜头拍不到顾洛栽赃,更不可能拍到鹿鸣偷窃,顾洛拿什么指控他?
      
      口说无凭,顾洛能编一个偷窃故事,他就能诌出十个与之相反的情节,他也能说顾洛打算把戒指卖给自己,一看货太丑品位差,他随手扔掉,顾洛心生不忿就讹他做贼。
      
      人证?停车场上就三个人,各执一词,警方就该问严璐璐是不是亲眼看见从鹿鸣身上搜到物证了,他看向严璐璐:“璐璐姐,你是目击证人,刚才看到什么了?”
      
      严璐璐张了张嘴,看向鹿鸣,很快听出意思来。
      
      她走过顾洛身边,蹲地上捡起那枚戒指。
      
      摊上个爱惹是生非的主儿,自己平日够谨慎了,耐不住顾洛捅娄子当正业,既要擦屁股,还得盲目站边撑腰,心都累坏了。
      
      幸好马上要上岸了。
      
      严璐璐抓过顾洛的手,掌心向上戒指塞回去,“既然这么宝贝这破戒指就别到处乱扔,这会扔地上还能捡,下回丢坑里告老鼠去。”
      
      顾洛脸色十分难看,他拿着戒指,恨恨地看了严璐璐一眼,又盯着鹿鸣。
      
      鹿鸣还是一贯的平静,这种高中生小把戏,连锻炼心智的水平都不够,放在涉世未深的小年轻身上也许有用,可他上辈子就是老狐狸了,也就只栽在过一个人手上。
      
      看着顾洛,竟油然而生一种怜爱蠢蛋的心情。
      
      难得长了副好皮囊,就别动脑子了。
      
      顾洛一下子把戒指摔在地上,拂袖而去。如果说他之前只想找个倒霉蛋出气,现在鹿鸣是把他得罪透了。这家伙算什么东西,谁准他冲自己反击的,这趟已经败走万宸,居然还有折辱自己的实习生,是可忍孰不可忍?
      
      待三人各自走后,叶之平浓黑的眸子添了一丝深意,朝鹿鸣离去的背影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朝邵禾说:“开车。”
      
      鹿鸣上了六楼,得到两个消息。
      
      第一个,他迟到了。
      
      十五分钟迟到居然要扣半天工资,他刚想反正要扣,不如下楼吃个早餐再回来,却被告知迟到一个小时当旷工一天处理,他真想问问行政部门,他们用的哪一套数字算法,能算出一小时约等于一天?
      
      当他去沟通时,得到的答复只有冷冰冰一句:公司规定。
      
      资本家与劳动者的阶级矛盾不可调和。
      
      第二个消息是他转正了。
      
      当通告上传公司群组时,消息讨论顿时沸腾起来,公司从来没有实习期没到直接转正的员工,他首创先例,而且小道消息传出,这个叫姜路的年轻员工,小学毕业程度,毫无工作经验,简历与优秀绝缘,这么个人居然提前转正了,一来二去,可八卦程度大大提高。
      
      “哇,姜路背景是多硬,文化程度比我侄子还低,居然能进万宸!”
      
      “天天对着个关系户工作,心情真差,凭什么啊?”
      
      “凭什么?看看人家长什么样,你长什么样,想靠关系你还差点意思呢。”
      
      被调侃的是公司策划尤凯,三十岁上下,有点中年男人的邋遢,痘疤不少,脸上坑坑洼洼的,他用力敲打键盘:“呸,老子有的是实力,不靠腿张开!”
      
      “喂,大家看看,姜路今天脑门上贴了纱布,他前天好像去给顾洛送衣服了?”
      
      此时,鹿鸣感觉办公室四面八方的目光不约而同汇集他身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