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五、四、三、二、一,HIT!”
      
      证券交易所新一轮的上市敲钟开始,欢呼、喝彩声鼎沸震天,几乎掀翻整个交易所。像一场豪赌的胜利,新的数字跻身基本海洋,有人瞬间身家暴涨百倍,这一下钟声称为股票世界最动听的声音并不为过。
      
      时值八月,天气微凉,秋风吹来给人萧瑟之感,姜路还是一身短袖劳工服,径直行过交易所大堂,里面的喧闹与他无关。
      
      入境事务局办事窗口后面的是一个长相柔美的女孩,她接过姜路的身份换领许可证明,核查系统对应的身份信息——26岁男,符合本国庇护居留政策,予以居留签证。
      
      手续完成后,“这个是你的永久居留证,在本国就是你的身份证明,请妥善保管。”女孩递来与身份证制式相似的居留证。
      
      一寸照片上的人五官轮廓立体,有点儿混血的模样。姜路看了一眼,将证件收进兜里。
      
      出事务局时已经中午,姜路舔了下嘴唇,醒来之后就没吃东西,又饿又渴。沿街有排挡小食铺,驻足看了一圈,香是香,只是每间店都没达到他的卫生底线,厨余洒在路边无人清扫,切肉的砧板周围一圈黑乎黏糊的东西,看都不敢细看,吃进去太需要勇气。肚子咕噜响,姜路皱了下眉头,径直往前走。
      
      进网吧时,姜路提着塑料袋装着两个面包,挑了个角落位置坐下,边解决午餐边上机。在一堆上机开游戏的屏幕显示中,姜路的页面显出好学向上的味道,他打开了搜寻百科。
      
      鹿逢东,前上司公司主席,2017年7月中风入院,2017年9月出院后宣布破产,其创立的天鹿集团曾为本国酒店、航空业巨头,被收购后更名为万宸天鹿。
      
      页面拉到最后,姜路都没看到鹿逢东破产之后的行踪着墨,人走茶凉,只是没想到凉得这么透,鹿逢东这三年完全消失在公众视线中。还好八卦杂志不介意看人潦倒,去年偷拍了一辑鹿逢东隐居村屋自建房的照片,图片上的他头发花白,拄着拐形销骨立,早就没有雄踞富豪榜时的意气。
      
      握鼠标的手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他举起手向前台:“美女,给我纸笔行吗?”
      
      秀屏村十二巷。
      
      他将地点和路线默默抄写下来。想了一会儿,放下笔,搜索起乘坐公交注意事项。
      
      到达站台(站台颜色一般为绿色),选择目的地公交路线;
      
      等待相应公交车进站;
      
      排队上车,投币(注意可能会坐错反方向车辆);
      
      留心公交报站广播,提前一站准备下车,尽量不要骚扰司机;
      
      骚扰司机……
      
      姜路在最后一条注意事项下划横线,打了个问号,写三个字:为什么。
      
      路线旁边标注车钱,再算了一下上机网费,两个面包加一瓶矿泉水,18块。离开网吧前,姜路打开饮用水机,把矿泉水瓶灌满,拧实。
      
      去找鹿逢东之前,得先去墓地看看。
      
      姜路也花了一些时间才查到自己葬在哪里。本以为死后不久破产,有人给料理后事葬在政府公墓就算不错了,没想到长眠之地还是南桥市单平米价最高的山顶陵园。
      
      管理者大概没想到居然还有没私家车私人司机的拜祭者,陵园依山而建,从山脚到山顶都是斜坡,走得姜路两眼翻白,差点又得再死一遍。
      
      风景是好的,沿路葱葱郁郁,水鸟随意掠过,到了整点,陵园敲响告慰逝者的钟声,回荡在山间,肃穆庄重。
      
      虽说死人地方没啥可觊觎,可陵园管理是给活着的人看的,功夫不能松懈,出入口站着两人,黑西装白手套,一来就把姜路截住:“来访登记有吗?”
      
      幸好做了准备,姜路打开手边的工具箱。
      
      保安探头看,里面是红金二色油漆,还有各色刷子,姜路镇定自若:“是不是有个叫鹿鸣的碑?收到维修电话,说让我过来补漆。”
      
      保安微微一愣,“我没收到维修通知?”
      
      “紧急单,说是这人死忌,家属肯定过来拜祭,看见碑字坑坑洼洼,挨批的还不是你们?”
      
      一个保安打开了系统,看见鹿鸣的死者资料,死忌果然是今日,不疑有他,揿了通行闸键领他入园。
      
      踩在陵园草地,步伐不由得沉重起来,山顶上格外旷远,灰黑墓碑安静伫立,无声注视徘徊的行人。
      
      保安领他到鹿鸣的墓前,见这维修工脸色有些难看,以为他怕了墓园灵异,就说:“百无禁忌,习惯就好了。”说完,让姜路上工,自个儿会岗位去了。
      
      生于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一日,终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
      
      生卒日期将他的记忆拉回三年前八月二十日,鹿鸣赶着回天鹿集团大楼,车子驶到十字路口,一辆大货车拦腰冲过来,随着轰然的撞击声,鹿鸣跟他的跑车一并压成饼。
      
      临死前最后一眼,他看向货车驾驶座,司机一脸漠然,丝毫没有肇事后的惊慌失措,而撞成爆浆肉丸的他,来不及喊一声“shit”,一命呜呼,魂归混沌。
      
      生命永远定格在三十四岁。
      
      醒来,他成了姜路。
      
      鹿鸣的墓位周边打扫得干净,石台微润,却没有灰尘,一束雏菊放在旁边,今日有人来过拜祭。
      
      那个记得他的人,会是谁?
      
      鹿鸣伸手拭净遗照的灰尘,手指触及照片上的嘴角、眼睛,不由得叹了口气。黑白照上的他,笑容干净,看上去还很年轻,平静地看向所有对视的人,鲜活得像还活在这个世界,从没离开过。
      
      要怎么理解这种感觉,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在自己坟头上坐着,有种创造奇迹的怪异感。
      
      其实他现在已经是姜路了,滞留超过三年的邻国难民,拿了居留身份证,可除了身份一无所有,比起长眠地下的鹿鸣好不到哪里去,鹿鸣好歹住市中心山顶自住别墅,一梯一户,周围的邻居虽然同样作古,可非富则贵,在下面还能提携一二,不至于现在孑然一身,连卷草席都没有。
      
      好歹还活着,鹿鸣心里想道。
      
      “阿鹿?”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迟疑的呼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了~打滚求收藏(づ ̄3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