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作者:锅色天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鹣鲽情深

      月色满堂,树影参差。
      
      院中柳树下,半卧着一位白衣垂地的隽秀少年。光影朦胧,透过翠绿的枝叶,尽数倾泻在少年背上。
      
      早些时候心绪烦乱,郭瑾便遣青童搬出一具小案,并取来一只敞口酒壶,自己则跽坐于案前,兀自向喉中灌酒。
      
      米酒香醇,饮进腹中却浓烈滚灼,烫得人几欲落泪。
      
      此刻万籁俱寂,郭瑾伏在案上,遥遥西方似乎仍缀着几抹嫣红,伴着脑中上头的酒劲,让人只觉身处云阶月地之中。
      
      忽而有人提灯而至,郭瑾疑惑地撑起身子,目光散乱,最终聚焦在那个小小的圆润孩童身上。
      
      望着二郎乌溜溜的豆眼,郭瑾眯眼笑笑:“二郎可要同我饮酒?”
      
      少年本就容色白皙,如今因了酒气熏染,竟平添几分烟火气息。
      
      二郎放下提灯,一屁股坐在那块硬邦邦的石墩上,如同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般,凛然正义道:“酒大伤身,先生小酌便罢,怎可荒唐至此?”
      
      知道他是好心,郭瑾摆摆手,将身下的坐席扯到二郎跟前,而后醉醺醺地箕踞而坐,眸子里银光闪闪,好似含了漫天星海。
      
      郭瑾撇开话题,借着酒劲笑问一声:“二郎以为,方今天下之势如何?”
      
      纵使是垂髫孩童,二郎也清楚这句话已有僭越之意,本不该随意出口。见二郎瘪着小嘴默默不语,郭瑾也不在意,只举起手中的耳杯,对月独酌。
      
      少年侧脸的轮廓柔化在月影中,莫名就有些遗世独立的意蕴。
      
      郭瑾刮过二郎的鼻头,弯眉笑道:“汉柞倾颓,皇帝势孤,久必乱起。”
      
      落声如滚珠清脆。
      
      二郎大惊,先是左右环顾,见四下无人,这才急着要去捂住郭瑾那张醉酒胡言的碎嘴。
      
      郭瑾身子后倾,险险避开二郎的小胖手,反钳住二郎的动作,故意让他与自己对视:“二郎以为,天下将乱,孰堪以继?”
      
      奶娃式叹息。
      
      二郎皱着眉头思索,漂亮哥哥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自己若不回答他的问题,他估计是要自言自语到天明吧?
      
      二郎凝思出声道:“若论贤士云集、一呼百应,非世族豪强难以任之。”
      
      见他终是言语,对面的少年霎时来了兴致:“宦官之辈,二郎以为如何?”
      
      几乎是瞬时嗤笑出声,二郎不屑道:“赘阉无德,何堪相提耳?”
      
      见他如此决绝,少年松开双手,任凭怀中的小奶娃爬坐回原位,只轻轻笑道:“世人本无贵贱,宦官亦有是非,往后天下三分,又哪管你宗亲宦臣?”
      
      说着,双目皆凝在那弯玄月之上,似乎要透过月色看破不久后的未来,“左右皆是利益角逐,不过是痛哉百姓,悲哉黎庶罢了。”
      
      天下三分?
      
      不知想到什么,二郎只觉耳目一新、豁然通透。
      
      许是要验证心中所想,二郎忙反问一句:“先生所言三分,是为何意?”
      
      对面的少年像是醉了,听见二郎的问话,只单手杵着细额,囫囵嘟囔句:“谬言而已,谬言……”
      
      正说着,戏志才恰好外出而归。
      
      将手中马驹拴去马厩,戏志才回到前院时,二郎正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戏志才会意,放他直接回屋歇息。二郎这才抬起屁股忿然转身,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戏志才莫要再让郭瑾饮酒。
      
      戏志才含笑称是,按住郭瑾抱着酒壶的双手,将那散发着米香的美酒解救下来,直接仰头给自己灌下。郭瑾愣了,她这才想起戏志才此人极爱饮酒,对他来说头可断,血可流,美酒不能少。
      
      瞧着绛衣青年醉心欢饮的模样,郭瑾突然就觉得今日的他似乎有些不对劲。他的眼睛不再如平日那般清亮有神,里边仿佛压抑着极深的痛苦,暗藏着不为人知的刻骨往事。
      
      许是人一旦醉了,意识便天马行空不受控制,郭瑾浑不在意他抢走了自己的佳酿,而是双手托腮,细细咀嚼一声:“志才……”
      
      志才志才,志气才学。
      
      拥有这般意气风发的名字,他本也该是个立志高远、鲜衣怒马的明媚少年吧?
      
      对面的青年并无愧疚之色,痛饮一番过后,这才对上少年人打量疑惑的视线。
      
      许是烈酒入喉太过难捱,又许是今日实在需要一位好友倾诉,绛衣青年哑声笑笑,语出惊人道:“阿瑾可知,今日正是爱妻的祭日?”
      
      祭日?
      
      郭瑾眉头微蹙,戏志才何时竟已成婚?他的妻子又怎会早早仙逝?
      
      醉意知趣地消退几分,八卦之魂占了上风,郭瑾乖乖点头回应,认真等待对方再次开口。
      
      青年平日里锐利锋芒的神色几乎消失殆尽,只见他随意倚向身后的垂柳,娓娓道来:“她唤作甘音……”
      
      声音绵长悠远,似乎含尽了平生所有的温柔。
      
      故事要追溯到十年前。
      
      那时他家境清寒,只能按部就班地苟且营生。而他的爱妻甘音,本是当地县吏之女,自小生活优渥、知书达理,若是单论家世,她无论如何都不该瞧上自己。
      
      谁知缘分就是这般神奇。
      
      在族亲的卖力撮合之下,甘音最终竟嫁作戏志才为妻。当年的他总是会想,这一定是梦吧,否则这般好的女子,又怎会甘愿同他共赴红尘?
      
      如此想着,戏志才更是终日惶惶,只恐自己不能尽快出人头地。
      
      碍于少年时的颜面,他不肯接受妻子的馈赠,反而为了证明自己,四处游学,广交硕儒。
      
      他幕天席地,以山水为乐。每次行在天地之间,他总是会想,下一次定要带甘音一起来瞧瞧,像她这般诗情惬意的女子,天生就该行在山水画里。
      
      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无意间发觉,那个曾经娇娇弱弱的羞涩姑娘,早便被这凡尘俗务磨成了井井有条的温柔少妇。
      
      是他自作聪明,本以为自己是为了更好地与妻子携手,却又分明处处伤着她的心。
      
      可就算如此,甘音却从无抱怨,每日尽心为他料理家中诸事,生怕他有分毫后顾之忧。
      
      俗言娶妻娶贤,他能得甘音,前世定是行了不少善事吧?
      
      可命运偏偏戏弄了自己。
      
      相守未及三年,甘音便难产而亡。似乎早便预料到这个结局,甘音提前为他备下一封休书,休夫之书。
      
      就算到了生命尽头,甘音放心不下的却还是他。她怕他不肯另娶,更怕他余生孤独无依。
      
      都说年少时不要遇见太惊艳的人,明明我只是短暂地拥有过你,可又好像已携你走过了一生。
      
      ……
      
      讲到末尾,戏志才已是醉意昏沉,郭瑾不禁有些心疼,上前取出他紧攥的酒壶,起身费力将他搀扶进屋。戏志才虽看着瘦挑,可因了身高的缘故,却莫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百般周折将他扔回榻上,青年沾枕便睡,朦胧中还不忘嘟囔着最后那句话,那句甘音写在休书末尾的辞别话。
      
      “望汝珍重,再觅欢喜”。
      
      你看啊,离开的明明是我,可我却怕你不肯给自己快乐。
      
      郭瑾忍不住去想,这种神仙爱情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一刻,她好像突然就懂了戏志才。懂他的桀骜不羁,懂他的饮酒放纵,懂他为何看遍美景山河,却又好似半分都刻不进心底。
      
      酒后头疼欲裂,郭瑾摇摇晃晃地出了戏志才的房间,正想着自己去后厨煮个醒酒汤提神,谁知刚刚步入庭中,却恰巧碰到那位刚刚进门的清瘦少年。
      
      郭嘉关门落闩,正要回屋歇息,便见柳条掩映下,似有一道摇晃的人影。忙凑近去瞧,许是饮了酒的缘故,那人清澈似水的眸中竟氤氲起一团薄雾,与他对视的瞬间,雾气皆化作无形,眼尾却蓦地掉落几滴晶莹的泪珠。
      
      郭嘉突然就慌了心神,身子不受控制地上前,似乎要将他揽进怀中细声哄慰。
      
      只觉被一阵淡淡的海棠花香包裹笼罩,郭瑾微微仰首,眼前人眸若明琚,似有天河倒灌,高鼻薄唇,仿佛本就生性凉薄。
      
      郭瑾倔强地与他对视,半晌,闷声道了句:“兄长骗我”。
      
      少年显然已乱了分寸,只轻轻护住怀中人的后腰,柔声回道:“怎会骗你?”
      
      郭瑾更是不忿,“兄长欺我!”
      
      声音已有些凌乱不清。
      
      少年不敢再反驳:“阿瑾莫气,是为兄错了”。
      
      谁知闻声,郭瑾更是生生推开他的怀抱,大有再不肯同他交流的架势。
      
      郭嘉一时不知该如何动作,他怕自己再说出什么蠢话,更怕对方会就此厌烦自己。
      
      就在郭嘉愣怔不前的当口,少年蓦地背过身去,抬起雪白的长袖胡乱抹了把眼泪,缓下情绪,盖棺定论地扔给他一声——“骗子”。
      
      然后便回屋落锁,闭门不见。
      
      郭嘉倚在窗外,静静聆听着室内的动静。他还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更不知道该如何哄人开心才好。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竟这般蠢笨,只能努力翻找着回忆,轻轻哼起自己幼时最喜欢的歌谣。
      
      他的声音极其好听。
      
      明明很简单的旋律,却似乎要唱进人心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开始就要入v了吼!
    隔壁预收文《[大秦]刺客求生指南》了解一下!
    某十八线小演员悲催穿越到战国末年,穿成那位因舍身刺秦而名扬天下的著名刺客,荆轲。
    彼时秦庄襄王将将仙逝,年仅十三岁的嬴政继位为王,仲父吕不韦把持朝政,朝野上下暗流涌动。
    怕死第一名的崔元当即表示——
    那个,他选择弃暗投明!
    深觉为时未晚的崔元,从此踏上了自己雪中送炭的抱大腿生涯。
    秦王睡觉他站岗;
    秦王吃肉他喝汤;
    秦王遇刺他挨枪。
    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杵弯成——啊呸,磨成绣花针!
    感谢在2020-07-19 18:00:00~2020-07-20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棠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寒 23瓶;燦爛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