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作者:锅色天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荀氏茶会(一)

      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
      
      无视戏志才与二郎的聒噪争执声,郭瑾龟缩进自己的房间,一头钻进衾被之中胡乱扑腾。闭上眼,脑海中尽是那人软腻的唇瓣,擦过自己额间时,冰冰凉凉,就如鲜巧苏弹的果冻。
      
      “亲了,亲了……”,郭瑾碎碎嘟囔着,愈想愈脑热,手指忍不住恨恨掐上自己水嫩的脸颊。
      
      禽兽!他是你哥哥呀!你给老子清醒一点啊啊啊!!
      
      心理疗法果有奇效。
      
      “哥哥”这个词冒出来后,郭瑾只觉浑身被浇了冷水一般,脸红心虚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无奈笑笑,郭瑾趿着鞋子走到外间,为自己倒了杯隔夜的冷酒。耳杯中的晶莹液体,倒映着少年清澈似水的瞳仁,里面澄明如初,似乎方才那个慌不择路的人,根本就不曾存在。
      
      只是脑中清净了,今日却没了看书的心情。
      
      郭瑾打开帖子,本想消磨一下时间,谁知书中却瞬时弹出几个对话框。认真瞧一瞧,竟都是“策马奔腾”的杰作。
      
      见他终于肯上线了,郭瑾顺着他的唠叨小心打了声招呼,生怕触及他的伤心事,语气不咸不淡。
      
      许是察觉出她情绪低落,对方几乎可以算作秒回道——
      
      【策马奔腾:你好像有烦心事?】
      
      【奋斗的小郭子:也不算,就是和兄长有些意见不合】
      
      【策马奔腾:怎么了?】
      
      很奇怪,明明和这位“网友”才聊过一次,可他给自己的感觉,倒像是认识许久的老朋友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对他倾诉。
      
      【奋斗的小郭子:颍川荀氏邀请我与兄长同去参加茶会,可兄长似乎对此没甚兴趣,根本不欲参加】
      
      【策马奔腾:你怎么知道他不想参会?】
      
      【奋斗的小郭子:他本打算帮我拒绝的】
      
      【策马奔腾:那你想让他陪你吗?】
      
      这个问题好。郭瑾灌了口冷酒,扪心自问了一下。毋庸置疑,她肯定是希望郭嘉可以同去的,倒不是鉴于什么兄弟情深,只是莫名觉得有他在,自己会更安心一些。
      
      【奋斗的小郭子:他是我哥哥,我自然是想的】
      
      【策马奔腾:既如此,不妨哄哄他?】
      
      哄?郭瑾眉心一跳。
      
      【奋斗的小郭子:男孩子也要哄的吗?】
      
      【策马奔腾:男孩子总是最心软,哄一哄便什么都答应了】
      
      当真如此?
      
      郭瑾合上无字书,心底再次涌上几分忐忑。这人说得倒轻巧,可究竟要怎么哄呢?单身狗也太难了吧!
      
      ·
      
      另一头,郭嘉保持着垂首的动作,久久没有回神。
      
      哪怕怀中人早便落荒而逃,他却仍沉浸在刚刚的须臾一吻中。又或许,这根本算不得吻,顶多是事故,是巧合,是漫不经意。
      
      可他就是思绪难返,甚至连呼吸都是乱的、散的。手中握着银针细毫,浓墨滚落笔尖,在纸上晕染开一道鲜明的墨迹。
      
      他一直以为,只有女孩子才能拥有那般白皙的肌肤,似乎力气稍微大些,便恐要烫红了它。一直以为,只有女孩子才会拥有那般娇憨的神态,气若幽兰,睫毛打下来,浓密纤长,像要扫在人心尖上。
      
      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直到他遇见了郭瑾。
      
      想看见他,想听他笑着说话,想与他亲近再亲近。就连郭嘉自己都觉得,这种想法太不正常,可到底不正常在哪里,他又半点都说不上来。
      
      脑中正乱七八糟地想着,窗牗处却传来一阵轻响。
      
      起身推开窗子,午后阳光正盛,柳叶翻飞,少年的荼衣宽袖亦浮动在春风里。见他淡然不语,少年学着他的样子,将手撑在窗沿处,支颐浅笑道:“兄长可愿与我同去?”
      
      瞧着那人笑意盈盈的眸子,郭嘉一时有些发怔。
      
      就如深山穷谷、青眼稀逢。
      
      眼前人本该于长空碧海中踏月而歌,又怎会甘愿同他共赴尘俗,讨论着朝饮暮食的寻常琐事?
      
      郭嘉错开视线,面上并无波澜,整个人就似未经雕琢的璞玉。
      
      自然而生的雅,纤尘不染的净。
      
      郭瑾见他不语,并不气馁,只轻轻扯住他散落下来的长袖,再次央求道:“兄长,你便陪我去吧?”
      
      郭嘉本想抽回衣袖,本想笑着问他,你不是还有二郎,还有司马先生,甚至还有你的瑛瑛?他们全数陪在你身边,你又怎会想起我?
      
      可当他扫过少年忽闪的眸子,睫毛弯弯,活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不知怎地,他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不识好歹,瑾弟明明是在对自己示弱了。
      
      是的,示弱。
      
      蓦地心头一热,方才的“矜持”全都没了踪影,郭嘉僵硬地点点头,声音却情不自禁放得轻柔万分。
      
      “也好”
      
      ·
      
      三月三,天微微亮。
      
      初升的日轮缀在东边的天幕上,晓风清爽,倒是个上巳禊饮的好天气。由于乘坐一辆马车过于拥挤,郭瑾早早地便被二郎叫起,同他一道跑去司马徽处蹭车。
      
      远远地,便瞧见一位身形高挑的俊秀少年迎着晨光站立。少年今日特地换上了锦缎华裳,又似乎只有这么一套见客的装扮。
      
      黧衣长靴、卓卓如松,阳光下似乎比以往更为耀眼。
      
      少年跟前是一位裹着茜红头巾的中年妇人,那人许是在致歉,双手不断地合在胸前,并无序地上下划动着。少年忙托住她的衣袖,只附耳温声劝慰几句。
      
      等郭瑾二人走近,那妇人早便没了踪影。司马徽还未来得及卸下手中的累赘,只能有些尴尬地牵着那只小猪仔,怀中还抱着一捆厚厚的菘菜。
      
      郭瑾挑眉笑道:“可是前几日质疑先生偷猪的大姐?”
      
      黧衣少年似乎想反驳些什么,可认真思索了一番,又觉得郭瑾所问也没什么不对。
      
      司马徽腼腆一笑,“那位夫人家中走失的猪仔找到了,她这次前来是为表歉意,全是好心。”
      
      徽徽真是个小天使,郭瑾感动地想,果然还是没能逃过塞翁定律。
      
      说话间,二郎已经麻溜地扭起小屁股,几乎算是骑着小猪仔将它赶进院内圈好。然后吭哧吭哧接过司马徽怀中的菘菜,虚胖的身板险些歪倒在地。
      
      想不到二郎这般心急赴会,郭瑾哭笑不得地勾住他的领口,将他老老实实按在原地,这才同司马徽合作着收拾完所有的杂事。
      
      司马徽家中并未安置小僮,于是二郎主动请缨在前御车,郭瑾与司马徽对视一笑,只由他去了。
      
      郭嘉拾整利索出门时,马车已端端拴在门口的粗壮枣树上,郭嘉探头寻找了半晌,仍未瞧见二郎与郭瑾的身影。
      
      倒是戏志才看不过眼,伸手撩开面前的绉纱,疑惑道:“郭弟可是在找些什么?”
      
      青年今日仍是一身绛色衣袍,眉眼飞扬、朝气蓬勃,举手投足间,皆是潇洒自在。
      
      恰逢此时,文奕与青童已将准备好的器具用品皆放置在马车后部。郭嘉未及回话,只上前阻断青童的去路,出声询道:“瑾弟何在?”
      
      青童忙躬身回话:“瑾公子恐车马拥挤,便携二郎与司马先生同路了。”
      
      原是如此?
      
      郭嘉收敛神色,只淡然笑笑,抬步便登上马车与戏志才同坐。
      
      见好友面色不佳,戏志才不由调笑两句:“与为兄同路,郭弟似乎心有不甘?”
      
      没有料到戏志才会如此直接,少年面上蓦地染上几分霞光,“志才兄何出此言?”
      
      绛衣青年朗声笑笑,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并不着人温酒,饮完一盅便开始合眼小寐。
      
      ……
      
      郭瑾一行抵达颍阴时,已是将近正午。
      
      荀府的侍者咸恭候门外,见有车马而至,忙着人持住缰绳,并搬来箱笼使人落脚下马,不至步履匆乱。
      
      郭瑾今日难得换下了素朴至极的白衣,只着一身黛色襜褕,宽袖曳地,除腰间一块双耳雪玉外,再无其他装饰。
      
      刚刚站稳身子,便有一位身着月牙色曲裾的女侍上前,微笑指引着几人入府歇息。司马徽与二郎皆有些乏了,忙跟上女侍的步伐,心想早些休憩一会儿才是正理。
      
      郭瑾却一点休息的心思都没有。
      
      不是说她有多精力旺盛,而是她委实有些……内急。
      
      但因了男女之别,自己肯定不能让二郎与司马徽作陪,因此郭瑾有意落后了几步,见眼前的人影顺着庭中的九曲回廊,顺利消失在春色尽头,郭瑾这才吁出一口闷气,想着找人问一下厕所的方位。
      
      也许正应了墨菲定律,就在她想找个侍从僮仆问路的时候,这荀府之中突然便像空了下来一般。郭瑾急得额头冒汗,心想自己的奋斗生涯决不能止步在一次吃坏肚子上!
      
      不知转悠了多久,郭瑾已经有些头脑发胀,唇色苍白地厉害,正午的阳光下瘦弱的身板都似有些摇摇欲坠。正当此时,身后传来一道极好听的男声。
      
      “小郎君?”
      
      郭瑾已顾不得君子之仪,循着声音的来源奔去,如同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急切道:“兄台可知溷圊设在何处?”
      
      见眼前的少年毫无忌讳地扯住自己的衣袍,额上冷汗频出,眸中却蓄着晶亮的泪水,似乎下一秒便要崩溃大哭一般。来人顿时哭笑不得,稳稳撑住少年的手臂,明明只是几十米的距离,将他牵引到溷圊旁时,却已紧张地热汗淋漓。
      
      神思模糊间,郭瑾只嗅到那人身上清秀雅静的独特气息。那人将矮架上的崭新厕筹塞进自己手中,然后极具君子之风地背过身去,出声提醒道:“小郎君直行,拐过右侧的香架便是了。”
      
      郭瑾内急之下,未及道谢便匆匆拐进里间。
      
      等她神清气爽地出门时,方才将自己引来的男子已没了踪影,厕所外侍立着一位缃色曲裾的女侍。见她出来,竟将她直接引领至一间香室,先是目视她净手擦干,然后便燃起香炉,示意她脱下外衣进行熏烤。
      
      郭瑾:“……”
      为何有种乱入高端局的赶脚?
      
      由于熏香是个细致活,郭瑾帮不上手,只能笑着唠嗑:“不知方才为我引路的公子如何称呼?”
      
      女侍诧异回道:“小郎君与彧公子竟非旧识?”
      
      郭瑾脱口道:“确不相识。”
      
      话罢,默默扶额,后知后觉为自己埋上一抔黄土。
      
      乖乖,彧公子啊!
      
      就她所知,三国之中姓荀名彧的,就只有那位大佬了吧?自己非但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内急窘态倒全数让他瞧了去!!
      
      郭瑾卑微地想,现在换身衣服,不知道他还认不认得出自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荀彧:你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