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女谋士的奋斗日常

作者:锅色天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田间郭郎

      二月末,风清日明。
      
      略显陈旧的窄小庭院中,两名裾衣少年分案对坐。其中一人荼衣黧靴、清雅非常,另一人宽袍青帻、霁月光风。
      
      荼衣少年正抚琴而奏,琴音铮铮,虽不至深美闳约,但对初学之人而言,已是突飞猛进、颇具天资。
      
      见好就收。
      
      郭瑾拢琴抬眼,拱手笑道:“先生赠琴授技之谊,瑾愧不敢当,唯有深谢。”
      
      对面的少年像是仍沉浸于方才的琴声之中,整个人就似笼上一层透明的光雾,唇梢带笑、眉眼温柔,莫名给人一种亲切至极的感觉。
      
      郭瑾出声唤道:“司马先生?”
      
      司马徽终是回过神来,对面抚琴的少年已经停了动作,阳光正好,透过柳叶的狭长缝隙,在他身上映出几道斑驳的树影。
      
      司马徽颔首笑笑:“瑾兄赠我犁车,厚德如此,徽不过报以旧琴,何堪入目耳?”
      
      这怎么能叫旧琴呢?!郭瑾感动地摸了把琴尾的焦木。
      
      这可是古代四大名琴之一的“焦尾”琴啊!要是放到现代,估计都能算作镇馆之宝了吧?
      
      据说东汉蔡邕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他依据木头的长短及形状,亲手制成一张七弦琴,试之果然声音不凡。又因琴尾尚留有焦痕,这才取名为“焦尾”。
      
      谁知兜兜转转这么些年,这张琴竟通过司马徽,落到了自己手里。
      
      郭瑾觉得,这大概就是命吧。就算自己最后没有办法再回到原来的世界,单凭世世代代供养这张焦尾琴,她的子孙就必不可能穷!
      
      如此想着,白衣少年起身一揖:“既如此,瑾便不与先生客气了。”
      
      司马徽却蓦地面色一沉,郭瑾握紧手中的瑶琴,生怕这厮一个头脑清醒,知道自己做出了多么错误的决定。
      
      谁知灰衣少年语气微酸:“‘先生’一词,岂不见外?”
      
      郭瑾:“……”
      
      我都要拿走你的名琴了,你还在这儿跟我纠结称谓?!醒醒啊亲,金钱的味道它不香吗?!
      
      郭瑾小心试探道:“……徽弟?”
      
      几乎是说出口的瞬间,那股难以言喻的羞耻感瞬间爬上心头。
      
      就像是学渣偷了学霸的考卷,然后与学霸并列第一,老师不但没有发现,竟然还亲切表扬了学渣。
      
      司马徽瞬间眉开眼笑:“瑾兄与我,本没有‘客气’二字。”
      
      郭瑾讪笑两声,再也坐不住,忙找了个借口请辞,迅速逃离司马徽的住处。
      
      都怪二郎!郭瑾边走边想。
      
      要不是这小臭崽子今日为了去城中早市蹭热闹,竟连他家司马先生的场子都给直接推拒了,她又怎会厚着脸皮独自上门赴约,并与司马徽尬聊这老半天。
      
      虽然司马徽是好意,知道她不善琴技,特地赠她名琴,又指点她弹琴奏乐。可这种附庸风雅的名士活动,短时间内她真的很难静下心来学习参悟。
      
      所以比起抚琴,她倒更愿意同戏志才舞枪弄剑。
      
      郭瑾满怀惆怅,慢悠悠回到家中。正欲推门,便听身后有人高声唤道:“阁下可是‘田间郭郎’?!”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郭瑾还是介于俗礼,缓缓收回步子,回身应道:“正是”。
      
      自当日试犁之后,郭瑾便自兄长处赊了账,依着承诺将自己提前做好的五十辆曲辕犁尽数赠给了邻里农户。
      
      二月春耕,曲辕犁一经使用,果真大受好评。
      
      不少邻人感于恩德,纷纷登门送上谢礼,加上与她合作过的匠人皆对此事夸口称赞,一传十、十传百,颍川其他郡县的匠人商户亦开始上门重金求取。
      
      郭瑾明白,像曲辕犁这种农具,可模仿性极强,不过就是个快消品。现如今大家因了这短暂的超前性,莫名神化了曲辕犁的制作难度。等拨开云月,仿品就会遍地开花。
      
      自己若能收回本金,便已是阿弥陀佛的事情了。
      
      因此兢兢业业做了多半月的买卖,郭瑾将自己存下来的报酬全数还给郭嘉,只遣青童趁着集会将自己的一些金饰玉佩皆兑换成银钱。毕竟债不能不清,路也不能不跑。
      
      这么看着,自己这桩买卖似乎有些不值。可郭瑾要的从不是金银,而是这千金难换的乡人赠号。
      
      郭瑾回过神来,来人褐衣木屐、皂色头巾,分明是作小厮打扮。见她拢袖不语,来人忙颔首恭请:“小人受颍阴荀氏之托,特拜请郭氏二位先生,参加三日后的荀氏茶会。”
      
      说着,忙递出怀中焐热的请帖。
      
      郭瑾:“……”
      
      先不管什么茶不茶会,这厮刚刚提及的颍阴荀氏,不会就是那个名士辈出、除了“神君荀淑”与“荀氏八龙”之外,还有诸如荀彧、荀攸等杰出后辈的颍川荀氏吧?!
      
      原主虽出身于阳翟郭氏,但与颍阴荀氏相较,仍是远不及之。能被荀氏相中,并亲自派人上门递出请帖,至少说明她的前期努力并非没有成效。
      
      “田间郭郎”一名土则土矣,聊胜于无。
      
      郭瑾干咳两声,尽量控制住自己即将飞扬的眉眼,端端伸手,正要接过那封漆金的请帖,手指却被不知打哪儿冒出的修长玉手紧紧攥住。
      
      郭瑾晃神间,那人已轻飘飘来到自己身侧。
      
      熟悉的香味,像极了海棠花,混进春风里,空气似乎都显得格外清甜。
      
      郭瑾被少年握住的指尖有些发烫,试图挣了挣,却又生怕惊扰了这片刻的亲近。只听身边的青衣少年淡淡开口:“我兄弟二人忙于凡尘俗务,恐无机缘上门讨茶,嘉就此谢过荀氏好意。”
      
      话罢,并不去看那小厮瞬间惨白的面色,拉起郭瑾便欲进门。
      
      郭嘉本是想着,这颍阴荀氏果真势利得很。之前听二郎提起,说是那荀氏去年年底便亲自登门邀请了司马小郎。如今见瑾弟初具声名,这才随意送上一封请帖,可此时距离茶会不过还有三日空隙。
      
      这前后两三月的间隔,足以见得态度之差距。
      
      谁知原本任由自己紧握的白衣少年,竟蓦地挣脱自己的双手,两步上前接过请帖,笑容清澹和雅,“家兄说笑而已,荀氏诸君如此厚爱,我兄弟二人必当按期赴会。”
      
      话罢,拱手致谢。
      
      褐衣小厮完成使命,吐出一口闷气,不由睁眼吹嘘道:“素闻田间郭郎淑慎明德,颇具君子之风,今日得见,果不其然。”
      
      郭瑾只摇头笑笑,小厮见状,忙长揖道别而去。
      
      送别来客,郭瑾摸着有些烫手的请帖,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家兄长,只感觉有一道探寻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打转。
      
      兄长并不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他不过是觉得荀氏仓促拜请,恐有失礼。可郭瑾在乎的从不是这些繁文缛节,她埋头苦干了这么久,不过是想早些摆脱这个死局罢了。
      
      摆脱这个随时都有可能被家人抓回去,拜堂成亲的死局。
      
      她的目标并非拯救苍生于水火,更不是什么澄清天下的热烈豪情,她只想出名,只想尽可能踏实地出人头地,只想有足够的能力来掌控自己的命运。
      
      仅此而已。
      
      郭瑾突然伸手,微微扯住眼前人的一片衣袖。少年本是疑惑不解的神色顿时消失,偏过头去,眼神避开她的视线,只留给她一个棱角分明的侧脸。
      
      郭瑾想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建模脸”了吧?
      
      还未及深思,少年便已抬步进门,衣袖就这么从她指尖滑走,郭瑾甚至都还没思忖出一句解释的话来。
      
      郭瑾叹息一声,紧跟着进了院子。
      
      二郎正与戏志才下着围棋,见她进门,二郎撇下对手直接奔至郭瑾身前,小短手扑腾着抽出她手心的请帖,打开细看。
      
      口中啧啧一声:“司马先生处也有同样的帖子。”
      
      戏志才闻声跻身来瞧,三人挤作一团,空气突然就有些稀薄。郭瑾退后两步,就见戏志才摸着下巴道:“小郎君亦需捎带上我,吃茶什么的总比闲坐家中有趣。”
      
      二郎闻声,不甘落后道:“司马先生既要赴会,我亦当同行才是。”
      
      有人相伴自然是好。郭瑾欣慰应允,青童许是同文奕一起在后厨忙碌,租赁车马的事倒也不用急于一时。
      
      郭瑾将帖子交给二郎保管,只任由他同戏志才围坐研究,自己则行至郭嘉门前,轻手叩响面前的厚重门板。
      
      自司马徽教授自己琴技开始,郭瑾便开启了勤奋模式,不仅央着戏志才带自己习练剑术,更是磨请兄长指导自己练字一事。
      
      因此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便是临摹郭嘉本尊的字帖。
      
      用郭嘉自己的话来说,好的老师已是成功的一半。言语间,还对郭瑾选择自己的眼光进行了褒奖。
      
      房内传来少年的应答声,郭瑾忙推开房门,郭嘉正端坐于书案前执简沉思。
      
      容色淡静、逸群无双。
      
      见她进门,只懒懒道了声:“何事?”
      
      声音淡静无波。瞥见书案上崭新的笔洗,郭瑾故意提醒道:“兄长今日还未指导愚弟练字。”
      
      郭嘉终是舍得抬眼瞧她,唇梢缀上一丝笑意,伸手拍拍自己右侧的坐席。
      
      郭瑾会意,两步上前,直接跪坐在兄长身侧的蒲团上。郭嘉为她铺上一张崭新的宣纸,又亲自研磨蘸笔,这才将那只细毫毛笔递到郭瑾手边。
      
      郭瑾恭顺接过,一边在兄长的指引下抬腕练字,一边诚挚开口:“兄长若是不喜欢这般宴会,瑾可独身前往,只言兄长抱恙在家,必不会让兄长为难。”
      
      方才进门时,郭嘉虽然未作停留,却还是将戏志才与二郎两人的话全数听进耳中。因此满心以为对方是来哄慰自己参加茶会的郭嘉:“……”
      
      他该如何改口,才能不那么狼狈?
      
      本打算用来推辞几番的话语皆没了用场,郭嘉一时语结,手僵持着,就这般轻轻拢着郭瑾的素白手指。
      
      郭瑾感受到他的异常,本能地偏头去瞧,谁知由于二人距离过近,郭嘉亦保持着低头的动作,郭瑾侧身时,少年的唇瓣险险擦过自己的额头。
      
      过电般的轻柔触感,如同鸦羽扫过,浑身皆是颤栗酥麻。
      
      郭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郭嘉:我的傲娇没人懂。
    啊啊啊新改了封面,希望小可爱们喜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