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态

作者:嫣子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那声惊叫也的确出自小A口中,当所有被惊动的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完全意想不到的场面——两个相同装束,相同样貌,甚至相同表情的小A,站在房间里,瑟瑟发抖,她们就像站在镜子两面的同一个人,就连那惊慌的神色都别无二致。
      “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小A激动地大喊大叫:“到底是谁在开这样恶心的玩笑!怎么会跑出这么一个东西来!”
      另一个小A也不甘示弱,指着对方:“真是太过分了!你这个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穿着我的衣服,占了我的房间,还把自己弄得跟我一模一样,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你这个假货,快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假货?真是好不要脸,我才要问你这个假货从哪里钻出来,我是真的!”
      “你在说什么梦话!我才是真的!”
      所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阻劝,眼前戏剧化的场面没有维持多久,简教授就赶到了,他看到两个小A各自把手插在腰上,互相瞪视的情景明显也被吓到了。久久不能言语的教授被小A几乎哭出来的声音唤醒:
      “教授!你快把她抓住呀,这里有个变成我的怪物!”
      “你才是怪物!”另一个小A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她蹲在地上呜咽起来:“真受不了,我到底是得罪了谁才要跑到这个星球上!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反应和脾气也无一不同的两个小A就这样对峙着,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只好不约而同地看向简教授,这里最大的权威者,背负着所有人期望的人物正紧皱着眉头,无论遭遇什么境况都能处变不惊的简教授也面临了不可想象的难题。
      在暂时无法分辨真假之前,教授只能作出把两人隔离的决定。他得为接下来一系列的测检作充分准备。两个小A不停地大吵大闹,教授不得已只能送她们每人一支镇定剂。并分派不同的看守者看管着她们。
      我被指派看守其中一名小A,坐在隔离室外,我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样子。我想小A更想不到吧。她坐在里面,哭哭啼啼,说有多伤心就有伤心。
      “为什么偏要是我遇到这种事……呜呜呜……我又不是犯人……呜呜呜……”小A对着门外的我不停地哭诉:“为什么它不变成其他人偏要变成我,说是要模仿的话,不是模仿古连比较简单吗?”
      我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道她是真疯还是假傻,我说:“小A你记得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什么奇怪的事?”小A不高兴地瞪着我:“就是你在餐厅里对我说了奇怪的事,所以才真会出现了奇怪的事!”
      “那在我跟你说奇怪的事之前呢?”我继续耐心地问:“你有没有碰到过什么陌生的东西或是植物?你仔细想想。”
      “我不记得了啦!”小A不一脸不耐烦:“我又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不然就拿个记忆棒把全过程录下来了!”
      我叹了口气,对于小A的不安和烦躁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安慰她:“简教授那边不久就会有结果,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出去了,你给点耐心再等一会儿。”
      本以为小A会不客气地讽刺几句,没想到她却突然哭了出来。
      “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地球,这里真是太恐怖了……阿麦呢?阿麦在哪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地球?呜呜呜……”
      只怕离我们回地球的计划越来越远了,我不祥地想着。
      但跟我的想法刚巧相反,下午开会的时候,阿麦却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飞船基本已进入正常运作,现在只剩下简单的数据核对,只要教授那边一切顺利的话,估计我们一个星期后便可以安全离开。
      这个消息令人鼓舞,大家都松了口气,可是接下来教授的发言却使大家重新陷入一片低气压。两份完全一样的身体检查报告,简教授不得不失败地宣布,被隔离在不同房间的两个小A,在资料上显示都是真的。
      “但这怎么可能呢。简教授。”一直坐在席中无聊地听着会议内容的杞子小姐提出质疑:“就算是两姊妹,也该有点不同吧。”
      “问题是她们并不是姊妹。”简教授说:“她们就像一对同卵双胞胎,我想即使是双胞胎,也无法达到她们的相似度,她们根本是同一个人所折射出来的两个个体。”
      “是拟态仿生。”里见说:“这个星球上的物质,拥有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仿生智慧,它们能读取目标对象的一切生物资料,从而变成一个毫无破绽的仿生体。”
      “你是说它们模仿了小A?”下面已经开始骚动起来,有人叫道:“难道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吗?如果是仿生的话,总跟本体有点区别才对吧。”
      “抱歉我们目前还没找到区别它们的具体方法。”简教授说:“我只能说,仿生体和本体之间的相似误差低于亿万分之一,以小A为例,她们不但外表相同,血型相同,DNA相同,就连记忆也一模一样。即使让她们站在测谎机下,她们的答案都是一致并完全合格的。”
      “连记忆也一样?”听到教授的结论,杞子小姐立即低叫起来:“教授,你难道是说,就算是假冒的那个小A,也以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本体?”
      “这个可能性很大。”教授停了一停,又说:“当然,我们暂时还无法确定这个星球上的仿生物质,其自身的智慧程度到底去至哪一个阶段,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至于它会保持‘自我失忆’状态多久,谁也无法保证。在这之前,它应该只能依赖并深信来自于本体的记忆。”
      听完教授的说法之后,就再没有人敢轻言出声了。
      空气中的沉默像层浓浓的阴影覆盖在会议室中,我们甚至连敌人的样子也无从参考。
      “在我们离开本星直至到达姬磨之前,我希望大家不要再离开飞船半步。”简教授只能在最后作出消极的安排:“在此期间,也大家请注意不要直接碰触奇怪的物质,并且互相监督,如果哪位发现身体不适,必须第一时间前往医务室。最后,大家务必在下午抽出时间前来再做一次全身检查,任何人不得缺席。”
      会议在各人惶惑不安的互相对视中结束,在我回到隔离室的时候,小A已经紧张地自门的另一面可怜兮兮地追问:
      “古连,会议说了些什么?教授已经有决定了吗?他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我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难道叫我告诉她,你和你那个双胞胎姊妹血脉相承,无分彼此,就连科学数据也无法拆分你们吗?
      就在我迟迟无法开口的时候,事情却又忽然朝另一个方向全速而去,被分派看守另一个小A的菲菲丝正向我这边跑来,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叫着:“古连,不好了!快去通知简教授,小A不见了!”
      “什么?!”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身后的小A,她也很惊奇,明显受到刺激似的浑身一震,随即又紧张起来,她急急地问:
      “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它消失了吗?畏罪潜逃?这是不是说我有救了?”
      菲菲丝看着我,我看着小A,小A又看着菲菲丝。我们三人呆在原地,不得反应。
      夜里,我和里见坐在简教授的工作室里,菲菲丝详细地回想当时情境,可是来去可以描述的资料少得可怜,她说:“我回到隔离室,就看到里面空无一人,不过地上倒是有滩水。”
      说是水倒也不正确,简教授摇动着自现场收集到的物质,那是些看起来软答答的胶状物,透明无色,但蠢蠢欲动,总令人觉得里面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生命。可是一旦停止摇动,它又像渗入空气中,与试剂里的液体融为一色,什么也看不出来。
      “凶手终于现形了。”里见说:“一定就是它们仿生了小A,可是,后来因条件不足或是受到某些外界刺激而突然失效,所以变回原状。”
      我盯着那什么也看不见的瓶子,说:“这就是那棵草?”
      “当然不是。”里见说:“要仿生一个复杂的生物,自然需要更强大的仿生系统,这些物质与你捡来的草并不属同一品种,它们自由游动在空间里,只是我们一直看不到罢了。”
      菲菲丝轻掩着嘴,惊恐地看了看周围。
      我想起了教授说过的话,他说这个星体上有着难以想像的巨大生命能源,我们或许终于知道这些能源出自何处,而且,照那报告上所显示的密度数据,恐怕这个星上所有的隐形仿生物已受到吸引而游近,完全把飞船外层包围了。
      “敌人这么多,我们却完全看不见它们,岂不等于蒙着眼睛跳进鳄鱼潭?”我说。
      简教授一直听着,没有作声。
      “这种物质对任何东西也没有反应吗?”里见担忧地问:“或许我们试试用光谱扫描?”
      “只要能定位出它们的位置,我们就把它消灭!”菲菲丝有些想当然,但我认为她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只要把飞船封闭起来就行了,食物应该足够,我们只需忍耐,直至飞船起飞。”
      是的,只要离开这个星球,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
      简教授抬头看了我们一眼。一直没有作声的他,终于开口说话。他的目光对准我,问:
      “古连,你回去的时候,小A一直没有离开?”
      “是……”我看着教授锐利的目光,只得又再细想了一次:“应该是……”
      简教授叹一口气。说:“或许我们都想错了。里见说得对,要仿生一个复杂的生命体,就需要更强大的仿生系统,而这些,”教授举了举装在瓶子里的东西:“并不足以完成任务。”
      “这是什么意思?”菲菲丝望着我,我则转过头去望着里见。
      里见面色铁青,他苍白地接了下去:“教授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小A才是假的?”
      “我想是的。”简教授无奈地说:“虽然我很不愿意这样说明,而事实,这种仿生物质具有极敏感的学习能力,它们在小A身上尝试的第一次仿生十分成功,却引来了麻烦。它们仅从我们的行为就已经察觉到,本体的存在会阻碍它们迅速融入环境,所以,它们自觉性地决定,消灭本体。”
      菲菲丝不觉惊叫了起来:“那小A她……”
      “她已经被彻底溶解了。”教授举了举瓶子:“这是残留物,不,正确来说,这是凶手的残留物。”
      “我的天。”里见用双手急躁地扒过头发。
      我惊呆在原地,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且。”教授的声音还在继续:“这种本能会被记录在他们的仿生系统中,它们会以自有的方式散布这种信息,以至令所有的同伴都达成共识,这样无论它们以后再执行多少次仿生任务,都会自发地消灭本体,那也就是说,它们已经不是单纯地仿生出一个对象,而是直接替代那个对象了。”
      “那我们岂不是更无法分辨谁真谁假?”菲菲绝望地问:“我们根本不知道与我们碰面的同事会是本体还是仿生体!”
      “情况还不至那么差吧。”我说:“目前船上的人都没事啊。只要我们坚守飞船,绝不不外出……”
      “太迟了。”里见说:“只要船上某个角落吸附着这种东西,我们就难逃厄运。而且别忘记了,我们根本看不到它们,更不知道现在船上有多少它们的同党!”
      我只好噤声。简教授拍了拍里见,他慢慢平静下来。教授说:“或许我现在该说个好消息?也算是不幸中的侥幸吧,这种物质的仿生系统存在先天性缺憾,为了提高复制效果,它们的物质反应都是极限式倾泄,只有一次性。那就是说,它并不能无限重复再生。”
      “这也算是好消息吗?”菲菲丝一脸委屈:“只要被它仿一次我们就已经被溶解了。”
      大家低头没说话。最后,里见轻轻地问:“那么小A呢?我们如何处置这个仿生体?她一点也不怀疑自己,或许我们可以寻求和平共处之道?”
      “抱歉我们并不能把她带走。”简教授温和地说:“请相信我也和你们一样,对小A深感同情和内疚,可是,我们不能把她带走。绝不行。”
      不能把这个星球的‘种子’散播出去,绝对不能。
      我们都明白,只是,当我再次面对小A那一无所知却又焦急万分的渴望眼神时,我的心就扭曲得像教授实验室里变了形的卷叶虫。
      她将被放逐。放逐在这个蛮荒的星球上,独自流浪。而她甚至不知道同伴为何狠心舍弃她。
      以后她的哭声也只能回荡在遥远的行星上,我甚至怀疑,当我们离开后,这个星球是否还会保留地球的模样,猎物已走,或已没这个必要。那么小A只能面对更残酷的命运。一个弱质女子,孑然一身,于无尽的砂暴中努力寻找光明出口。
      我自梦中惊醒,流了一身的冷汗。我的心跳异常,极不舒畅。自密封的窗外,我看着外面的夜空,这夜空多么的漂亮,外面的宇宙并非纯然地漆黑一片,闪着银光的星星大小不一分布四周,比地球上所可观看的更亮更美。
      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那样加倍地怀念着自己的家乡。我连去姬磨的心情也没有了。我只想回地球。在最短的时间内。
      我敲响了简教授工作室的门,因为我——身体不适。这只是其中之一的理由,我实在睡不着觉。为免引起恐慌,我们之前的谈话并没有在接下来的会议上公布,但在同一时间,教授已命人把不同形状的奇怪装置,安放在船上的重要通道上。并且,身体检查已经成为船上成员们的必要功课之一,每天三次,虽然我知道我们什么也检查不出来。但教授一直没有停止努力,他正致力研制对应的方法,我想教授的实验会取得成功的——现在随了这样安慰自己,实在也无其它办法可想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