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攀不起

作者:银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邬芳苓的一通电话及时解救沈龄紫。
      
      “工作室的事情处理地怎么样了?”邬芳苓问。
      
      沈龄紫的脚踝还被眼前的男人抓着,只能佯装淡定回答:“还行……”
      
      邬芳苓:“还行是怎么行?你现在人在哪儿?”
      
      沈龄紫支支吾吾。
      她总不能说自己现在跟个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野男人厮混在一起吧……
      
      反观梁焯,他倒是不以为意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该干嘛继续干嘛。
      倒是看着沈龄紫害羞地微卷着脚趾,愈发觉得她可爱。
      她那么白,脚又瘦又小,柔若无骨,脚指头白嫩得像是果冻似的。
      
      梁焯心下一动,捉着沈龄紫的脚踝,继而低头在她脚背上啄了一口。
      
      他的手心带着薄茧,嘴唇滚烫。
      沈龄紫倒抽一口气,仿佛一股电流从她的脚背,一直窜遍了她全身。她想退缩,但脚被牢牢禁锢。
      
      那头邬芳苓疑惑:“咦?你在干嘛呢?”
      
      沈龄紫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仿佛做了十恶不赦的亏心事。
      
      “我这边有点事,先挂啦。”沈龄紫最终选择见色忘义。
      
      梁焯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小家伙,迫使她面对自己,见她的眼眸黑得仿佛是刚洗过的玻璃珠,里面倒映着他,他更加满意。
      
      沈龄紫整个人现在沙发里面,如海藻似的发柔顺地散在沙发上。脸上的皮肤白得像是能透光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
      此时此刻,她害羞得双颊泛红,眼睫毛软趴趴地拉拢着,看起来足够楚楚可怜。
      
      梁焯莫名想到,那日在酒吧里,她也是这样红扑扑的小脸,软软糯糯地在他的怀里挣扎低喃。想要寻求帮助,却无计可施。
      怎么就那么傻呢?
      像只迷途的小羔羊,分分钟就会被人诱捕。
      
      梁焯心有余悸,忍不住蹙眉。
      若不是撞上他,她又会在哪个男人的怀里?
      
      “乖,抬头。”梁焯诱哄道。
      
      沈龄紫也不扭扭捏捏,抬起头来望着他幽深的眼眸。
      他的眼睛里仿佛掉落着斑斓的星光,还有她。
      被这样一双眼眸注视,她不由紧张地双手攥紧了沙发一角。
      
      而他的视线顺着她的小脸,悠悠划过她的大眼和鼻梁,继而一路往下,是粉嫩的红唇,小巧的下巴。
      
      梁焯猝不及防在沈龄紫的下巴上啄了一口,手上突然轻扯她的高领毛衣,露出她白皙的脖颈和锁骨。
      
      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再一次压缩,呼吸再一次交融。
      沈龄紫不争气地加重了吞吐的气息。
      仿佛干涸的森林,只需要一点点火花,就会形成漫山遍野的大火。
      
      梁焯的大掌轻轻捧着沈龄紫的脸颊,温柔肆意:“除了我,你不能轻易跟别的人走,知道么?”
      
      沈龄紫扬眉,唇边卷起淡淡的笑意,故意用暧昧勾人的语气问他:“为什么?”
      
      “因为别人都是坏人。”梁焯眼底氲起一丝火热,低头轻咬她的唇,逗小孩似的漫不经心。
      
      沈龄紫笑得婉转:“哦,那你是好人吗?”
      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倒像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
      
      这一认识让沈龄紫的心底倏而不是滋味。
      
      “我当然不是。”梁焯的语调四平八稳,言语却只让人觉得轻狂傲慢,虚假不实。
      
      末了,他道:“但我只对你一个人坏。”
      
      沈龄紫只当这是床.第之间心血来潮的情话,不放在心上,也不较真。 
      
      梁焯修长的手指沿着沈龄紫那柔弱无骨的小臂往上,所到之处让她微微颤栗。
      他用力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似乎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一切仿佛蓄势待发,沈龄紫红着脸低喃:“不要在这儿。”
      
      “要去哪儿?”
      
      “里面。”
      
      “你求我。”
      
      眼前的人放荡形骸,手指轻轻贴在她的唇上,上面水光潋滟。
      
      沈龄紫咬着唇,说不出太羞耻的话。
      
      梁焯耐心教导,或许不用什么言语。
      
      *
      
      此时梁焯放在外面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他全然不知。
      即便知晓,他也无暇顾及。
      他在乎的是自己身下的人是如何的节节败退,让他占领。
      
      一扇大门之隔。
      
      助理严泰拦着面前的梁潇,就差跪下来求人了:“二小姐,你就别给我惹事了,梁先生这会儿真的不在。”
      
      梁潇不信:“不在?那你让我进去找一下!”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个黑衣西裤,一个白衣短裙。
      大眼睛的是梁潇,单眼皮的是严泰。
      
      梁潇这一路越想越生气,最后在即将到家的时候干脆自己开了车,直奔东梁鼎盛。
      哥哥梁焯回国后就住在这里,她得过来跟他说清楚。凭什么家里都是他说了算啊!凭什么不给她钱啊!凭什么只许周官放火阿阿阿阿阿阿!
      越想越气不过了!
      但仔细想了想,梁潇觉得自己这招恐怕依旧要占下风,得重新像个法子。
      
      严泰人高马大,既是梁焯的助理,又是梁焯的私人保镖,站在梁潇面前看起来憨态可掬。
      
      梁潇自然不是严泰的对手,连靠近大门的机会都没有。
      刚一要靠近,严泰一把就能将梁潇拎起来,拎小狗似的。
      
      “我说,我也是有脾气的!放下我!”
      
      梁潇双脚离地,无奈垮下肩膀,任凭她拳打脚踢都不能撼动严泰分毫。
      这人是铁做的吗?
      
      最后严泰将梁潇转个圈又放在地上,劝道:“二小姐,你快回去吧,你还没吃晚餐呢。”
      
      “我找我哥,就说一句话!”梁潇双手叉着腰,仰着头看着严泰。
      
      严泰公事公办:“那你打电话吧。”
      
      梁潇:“说了打电话没人接啊!你是不是聋了!”
      
      说真的,梁潇也不是有意为难,可梁潇怀疑她老哥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既然故意不接,那她就自己来找。
      找不到更好,她有其他计算。
      
      严泰抚了抚额:“二小姐,你别为难我。”
      
      梁潇:“我不为难你,你就假装自己没看到我就成了。
      
      严泰:“……二小姐真会开玩笑。”
      
      看着眼前这个大木头,梁潇气不打一出来。
      想了想,决定还是要换个思路才行。
      
      “行行行,我不为难你了。”梁潇轻叹一口气,委屈巴巴看着严泰,“我走了,我去江边绕一圈清清脑子,如果实在想不开,我也可以跳下去一了百了。”
      
      严泰蹙了蹙眉,不太相信。
      
      梁潇又故意道:“现在这个社会啊,抑郁症多,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其实给她一条海,她就能跳进去一了百了。”
      
      严泰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不自觉的地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我觉得,我好像也得了抑郁症了呢。”说着,梁潇还真的转头离开,直直地往电梯那头走去。她用余光判断身后严泰的反应,果不其然,严泰一脸着急。
      
      一直走到电梯口,梁潇头也不回。
      严泰也琢磨不准这位二小姐又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电梯门打开,梁潇进去,朝外头的严泰大喊:“你们不要后悔!我死了之后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在电梯门阖上的一瞬间,梁潇看到严泰急速走来,但已经晚了。
      
      严泰连忙用指纹打开旁边的电梯,进去后直接按了一楼,与此同时迅速拿起手机拨打安保的电话。
      
      古灵精怪的梁潇却让电梯在半途停下。
      她迅速又掉头,目标直达顶层。
      
      如此一来,刚好可以避开严泰。
      
      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阻拦,梁潇站在顶楼的大门前。
      
      东梁鼎盛国际大酒店的顶楼其实是私人住宅,主人自然是梁焯。只不过这几年梁焯多数时候都待在国外,这里都空着。空着也是浪费,所以梁潇有事没事的就会来这里。
      这里自然也有梁潇的指纹。
      
      梁潇用指纹打开顶楼套房的大门,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声无息,自以为天衣无缝。
      
      其实梁潇过来,是想来偷公章的。她哥不在这里才正好偷呢!
      东梁鼎盛的有一个公章就在梁焯这边,只要她拿到手,就可以拿着公章去威胁老哥给她钱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可真是太聪明啦!
      
      地毯吸走了脚步声,屋内的呼吸声却仿佛被扩大。
      
      没走几步,“咚”地一声,梁潇的手机落地。
      梁潇不敢置信眼前的画面,心惊肉跳,脚上像是被灌了铅。
      
      男人的身体覆盖在女人的身体上方,一切不言而喻。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
      是她的老哥……
      
      梁潇紧张地舌头打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
      
      梁焯反应迅速用自己的身子遮盖着沈龄紫,虽然两人身上的衣物并没有褪去,但早已凌乱不堪。
      
      “滚出去!”他语气不容置喙,冷酷到了极点。
      
      梁潇果断落荒而逃,心跳加速地捂着自己的小心脏。
      长这么大以来,她第一次看到自家老哥和女人混在一起,心惊肉跳。
      一面觉得惊喜,一面又垮下肩膀。
      打扰了哥哥的美事,她觉得自己恐怕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过,她怎么就没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呢?
      
      大门被关上,原本的躁动仿佛突然被平息。
      
      因紧张而闭上眼的沈龄紫再次睁开眼。
      她眨巴着大眼看着自己面前一动不动的梁焯,眼神再往下探了探,好奇道:“你该不会痿了吧?”
      
      梁焯:“……”
      
      沈龄紫一脸安慰地伸手拍拍梁焯的背,一脸狡黠:“没事,我很善解人意的,你起来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梁焯: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马铃薯菇凉、七月不得安生 2瓶;颖、呱呱桃莓 1瓶;
    挨个么么哒,顺便求留言求收藏!
    ps:红包都收到了吗?这章留言继续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