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高攀不起

作者:银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DingDong动画工作室的助理许麦冬告诉沈龄紫:“导演桂文康放在抽屉里的百元现金少了一张,怀疑是十九岁的小姑娘宁兰兰偷的。”
      
      这件事要从一周前说起。
      桂文康比沈龄紫年长三岁,是DingDong动画工作室导演,也是和沈龄紫一同创立工作室的伙伴。一周前桂文康放在抽屉里的一千元现金莫名少了一百,他没在意,后来才想到宁兰兰见过自己放钱。
      本来一百块钱,丢了也就丢了,没证据的事情不好乱说。可桂文康聊天时随口跟工作室的另一位同事提起,而那位同事多嘴又传给了下一个人。
      工作室就那么十几个人的地方,一传十,根本没有什么秘密。这话自然也就传到了宁兰兰的耳朵里,为此宁兰兰亲自去找桂文康说明情况,称自己根本没有动他的钱。桂文康表示自己没有其他意思,希望宁兰兰不要多想,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一周前的沈龄紫正好不在工作室,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今天也没有人特地和她提起。
      原本大家甄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怎料下午的时候宁兰兰去茶水间泡咖啡,碰巧又听到有同事阴阳怪气说得小心私人财产。
      
      宁兰兰年龄小,但不代表懦弱,她当即和人起了争执。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双方动起了手,茶水间里见了血。因为推搡之间,有个同事不小心撞倒了桌角,眼角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送到急诊里去医生诊断要缝七针。
      
      报警是宁兰兰报的,她哭着让警.察主持公道,还自己一个清白。
      
      作为工作室的负责人,沈龄紫自然也要被叫去问话。
      
      跑到警局的这一路沈龄紫都在想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她下意识是不相信宁兰兰会偷东西。
      
      DingDong动画工作室成立将近一年,前期其实并不像是什么正式的工作单位,上班下班自由。也是三个月前桂文康提出工作室得有工作的样子,于是所有人打卡上班,朝九晚五。
      宁兰兰是沈龄紫特招进来的,工作也才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可这短短的一个月,宁兰兰做事情有条不紊还十分有上进心,这让沈龄紫非常喜欢。
      
      第一次来警局,沈龄紫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迈开步伐。
      刚进大门,就听里面有人尖叫大喊:“别碰本小姐!拿开你们的脏手!我自己会走路!”
      
      不知道是哪路妖魔鬼怪在撒野。
      
      沈龄紫这会儿并不想凑热闹,只想解决工作室的事情。
      警局的工作人转头准备给沈龄紫带路,却不料一道怒气冲冲的身影直直地撞上她的肩头。
      
      虽然迎面跑出来的是个女孩子,但根本没有给沈龄紫躲闪和避让的准备,将她直接撞倒在了地上。惯性使然,那个女孩子也踉跄倒地。
      
      这一撞摔得不算轻,沈龄紫的屁股结结实实落在地上。
      “咚的一声”还挺疼。
      
      “嘶……”
      
      还不等沈龄紫开口,那个女孩子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沈龄紫开口:“你走路不会看着点吗?好狗不挡道没听过吗?”
      
      沈龄紫:“?”
      这是哪里来的极品?
      
      当然,沈龄紫也不是什么懦弱的个性,当即想要理论。
      
      “潇潇!”
      
      一道低沉的声线在沈龄紫前率先响起。
      
      沈龄紫一怔。
      
      缓缓转头。
      
      男人此刻薄唇紧闭,眸色冷然。
      那双眸,沈龄紫太熟悉了。
      一周前在船上发生的画面此刻仿佛跟电影的慢镜头特写一样,一幕幕地在沈龄紫面前浮现。
      
      梁焯一身肃然黑衣,就站在她一米之遥的身后,像是那日电梯门口那般,不动声色又四平八稳。
      他并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她对面的那个女孩子。
      
      沈龄紫顺着他的视线,下意识望向自己对面的女孩子。
      
      女孩子化了一个《X特遣队》里夸张的小丑女妆容,虽然浓妆掩盖了她原本的五官,但她无疑是美的。
      动漫圈流行cospaly,沈龄紫也看过很多小丑女的仿妆,可眼前这个女孩子模仿的不仅有自己的风格,更加青春洋溢。
      
      沈龄紫突然很好奇,“小丑女”妆容下真实的面容。
      
      这时,
      梁焯淡淡开口:“跟人道歉。”
      
      梁潇任性别过脸:“我不!”
      
      梁焯周周身戾气难掩,一副看马戏团动物表演的模样望着自家这个任性的妹妹。
      
      梁潇看到梁焯的姿态,顿时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三分:“你来干什么?你不是不管我的死活的吗?怎么现在心疼了吗?”
      
      兄妹两个相差八岁,今年的梁潇刚满二十。长兄如父,加上两人年龄相差八岁,很多时候梁焯都像是老爹似的管着梁潇。
      
      梁潇这次闹到警局来的原因也让人啼笑皆非。丫头说自己不要上大学了,要自己创业开公司。
      梁家二老现在半退休的状态在环游世界,妹妹这个烂摊子直接就交给了梁焯。
      家里哪里同意梁潇辍学,于是梁潇闹着要死要活还到酒吧买醉。梁焯腹黑,直接给梁潇支招,让她跳海自尽一了百了。
      
      这位哥哥对自家妹妹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的,果然梁潇不去自杀了,改去破坏公共财产了。公家的东西砸坏了一堆,被直接带到警局来了。
      这事传出去叫人笑话。梁潇二十岁的人,长了颗三岁的大脑。
      
      梁焯本来并不打算来保释梁潇,拘留赔偿都让她一人承着。
      但到底心软。
      
      也幸好是来了。
      
      可梁焯的心思却并不在自家妹妹身上。
      
      梁潇眼中,她哥根本就是故意无视她,二小姐气不打一处来:“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
      
      女孩子这声音大,引来不满。
      厅内有人厉声:“吵什么吵?”
      
      梁焯似乎这个时候才知道要严肃教育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
      
      “任性过头就惹人厌了。”梁焯说这话时声线凉薄,任外人是看不出来这两人是亲兄妹的关系。
      
      自然,沈龄紫也没有往那方面想。
      在沈龄紫这一方看来,梁焯像极了性情风流的公子哥,外头莺莺燕燕,待任何人没心没肺。
      也是啊,本来就是风流一夜,她在这里脑补个什么劲儿呢?
      
      沈龄紫准备从地上起来,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掌圈着她纤细的胳膊,毫不费劲将她提了起来。这让她的心短暂地快速跳动一瞬,可她侧头,梁焯仍是一脸淡然的模样,仿佛不过是好心拉起路边的一只流浪猫。
      
      “谢谢。”沈龄紫默默抽回自己的手臂。
      
      梁潇不悦,望着自家老哥:“你怎么不来扶我!”
      
      沈龄紫闻言下意识看了眼梁焯。
      
      梁焯的神色平常,面对任性的梁潇,冷声道:“自己到车上去,别让我亲自动手。”
      
      再怎么,梁焯真沉下来脸,梁潇是第一个害怕的。
      别看梁焯永远温温不火的样子,可真的生了气,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这个时候低头等于犯怂,梁潇呸了一声,“我才不上车呢!!”
      小丫头说完就打算溜。
      
      可哪里料到,步子才迈开不过两步,后颈就被结结实实地一把掐住。
      梁焯半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当真像是拎小狗似的单手抓住梁潇的后颈,整个人上下散布着一股低气压。
      他没出声,但周围的人自动让开大步。
      
      众目睽睽之下,梁焯拎着梁潇往外头走,后座车门一开就把人塞了进去。
      
      这场闹剧大概就这样散席了,沈龄紫顿了一下,思绪涣散地赶忙前去处理自己工作室的事情。
      
      *
      
      车上。
      梁潇踢着腿大喊大叫:“你算什么哥哥!从来都不知道站在我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我讨厌死你了!我不要当你的妹妹!”
      
      梁焯轻笑一声,气定神闲地扯了一张纸给梁潇擦掉脸上的妆容。
      
      梁潇嗷嗷嗷地大叫:“我化了一个早上的小丑女妆容!!!”
      
      梁焯将纸巾扔到梁潇身上:“这是什么鬼样子?”
      
      梁潇翻白眼:“cosplay你懂吗?”
      
      “不感兴趣。但你,给我乖一点。”梁焯手撑在车顶,掌控着绝对的局势。
      
      男人五官俊秀,鼻梁高挺,睫毛浓密而黑。冷起脸来,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
      
      梁潇逃脱不掉,改为温柔攻势,委屈巴巴地说:“我要自己创业,我要办公司,我不要上学了。上学一点用都没有!”
      
      “行啊,你去。”
      
      “……”梁潇一噎,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原本以为会收获长篇大论的教导,没想到收到才四个字。行啊,你去。
      
      一时之间梁潇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靠在后座眼珠子乱转,看了眼坐在驾驶座上的严泰。刚好透过后视镜看到严泰在偷偷摸摸地看他们兄妹两人,于是没好气道:“你看什么看!”
      
      严泰立马将头转向一边。
      阿弥陀佛。
      
      梁焯神色不耐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口,露出性感喉结。
      
      梁潇眼尖,看到老哥脖子上面的草莓印,立即“嗤”了一声:“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梁焯被气笑,想到警局里还有一个,眼下也懒得和这丫头辩论什么。
      他重新扣上衣领上的口子,慢条斯理地说:“你要去创你的业,我不拦。但前提,家里一分钱不给你。”
      
      “凭什么!”梁潇爆炸。
      
      “凭什么?”梁焯皮笑肉不笑,“凭我是州官啊。”
      
      说罢将车门一甩关上,一脸严肃地吩咐严泰:“把二小姐随便送到哪个地方扔下就成。”
      
      梁潇:“严泰你敢!”
      
      严泰:“……”
      当小助理好难。
      
      *
      
      警局内。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沈龄紫终于处理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脑袋似乎要爆炸。
      等同事们离开之后,她才最后一个从位置上起来,先是去卫生间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
      
      了解了事情的全部之后,沈龄紫发现了一个问题,似乎管理一个工作室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以前的她真的把所有的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认为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从来没有考虑后果。
      可现实是,她连办公室的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
      
      沈龄紫颇有些失魂落魄,低着头擦着自己手上的水渍,迎面又结结实实地撞上了一副胸膛。
      
      她连连后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
      
      抬起头,竟然发现是他。
      
      梁焯个子高挑,低头望着沈龄紫,也不说话。
      他这个人总是一副矜贵的样子,懒懒散散的。
      
      距离之前两个人的交集都过去了一个小时了,沈龄紫很意外他居然还在这里。
      但她没有自作多情到以为他是在这里等自己。
      
      仿佛面对一个陌生人般,沈龄紫朝眼前的人微微颔首,抬起脚准备离开。
      
      警局的走道宽敞,沈龄紫故意想要错开,却不料手臂被轻轻抓住。
      
      “不认识我了?”
      
      梁焯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可这股笑意却又不达人心。
      
      沈龄紫心想,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但她又很不想认识他。
      
      可装模作样谁不会。
      
      沈龄紫勾唇一笑,笑得真的像是遇见老友一般,对梁焯说:“怎么会呀!不打招呼是怕让人误会。”
      说话间,不动声色将他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推下。
      
      “误会什么?”梁焯看着沈龄紫无邪的笑容,只觉得,这个丫头挺无情。
      
      恰好沈龄紫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像是获救一般连忙找来,想借着打电话刚好这眼前这位来个不告而别。
      但看到来电显示时,沈龄紫蹙了蹙眉。
      是于荣轩。
      这位爷怎么也阴魂不散的?
      
      不动声色地错开眼前的人,沈龄紫接通电话。
      
      安静的走廊,于荣轩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沈龄紫,你现在的牌面是越来越大了是吧?”
      
      沈龄紫:“?”
      
      于荣轩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来不来陪我?” 
      
      还不等沈龄紫回答,掌心的手机却被人夺走。
      
      梁焯一脸的傲慢,拿着手机也没放在耳边,只是对着收音的地方道:“不来。”
      
      他的目光灼灼地望着她,霸道地替她做了决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留言都有红包~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捣莓熊.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不到好名字 10瓶;繁夏zhong落梦 5瓶;马铃薯菇凉 2瓶;我泪点超低、颖 1瓶;
    你们都大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