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制匹配男友后

作者:同归渔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草莓

      “你要出差么?”
      
      司雯一转头就看见白黎坐在沙发上,俯身正准备打开便当,歪着头问她。
      
      “是多久要走啊?我们的约会要取消了……对吗?”
      他的声音越到后面越低,最后变得轻轻的,顺着空气中酸甜的青柠味飘入司雯的耳中。
      
      白黎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下来,就连信息素的味道都变得和柠檬皮一样带有丝丝的苦味。
      
      司雯鼻子微动,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从他手里接过饭盒,慢条斯理地拿出筷子给白黎,说:“不是我要出差,是穆久。”
      
      “哦!”
      
      司雯不需要抬头,仅从这迅速变得欢快的语气就能知道白黎开心了。
      
      “不过……”她抬起头,故意拖长了音调,“我明天要去广告拍摄场地监工。”
      
      若是普通的广告拍摄,其实是不需要司雯或者是穆久亲临现场的。
      但这一次的不一样。
      明天开拍的广告并不是简单的珠宝展示,而是需要拍摄一段长达二十分钟的微电影。
      这不仅仅是公司里暑假期间新出的珠宝系列的推广,而且还是进军影视行业的一次试水。
      
      可以算得上是这一年度的重要工作了,不得不重视起来。
      
      白黎的脑袋再次耷拉下来,戳着碗里香气扑鼻的凉面,小声地说:“那好吧,工作重要。我们的约会可以挪到以后,反正还有很长的时间。”
      
      很长的时间?
      司雯眉尾一挑,看向白黎垂下来的头顶,上面有阳光蓬松的头发,将黑色的发丝染成金色。
      
      她无法想象白黎口中“很长的时间”的是多久。
      大概对他而言,完美适配度的伴侣会结婚,会一直在一起,直到黑色的头发变成金色再变成白色。
      
      然而在司雯的计划里,能和白黎继续这样面对面相处的时间,还剩下半个月。
      
      要是约会延后,可能就再也无法兑现。
      
      司雯一口咬断充满嚼劲的凉面,凉爽和香辣的感觉顿时间沿着微酸的汤汁侵占整个口腔。
      她还是开口提议道:“明天要去的拍摄的场地是一个新建的游乐场,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白黎的垂下的眼帘倏然睁大,嘴角一咧两侧的小酒窝浮现而出,眼里闪闪发亮,忙不迭地点头应下:“要,我要去!”
      
      “那明天早上我给你一个工作牌,你就在跟在我身边。”司雯停了停,又说,“游乐场的设备都是对工作人员免费开放,你可以先自己玩一会儿。我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忙工作,没有多少空陪你。”
      
      白黎笑着点头表示理解,“没关系,能和你在一起就行。”
      
      他说的话让司雯微微一愣。
      白黎似乎总是会说出一些简单而又纯粹的语言,幻化成一只小猫去挠动司雯心里建筑好的、看似坚不可摧的城墙,划下一道又一道小爪痕。
      
      她看见穿过落地窗而来的日光照在白黎的侧脸,而陷入脸侧的酒窝成了一个浅浅的阴影。
      
      被似有若无的青柠味信息素干扰,司雯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
      
      指腹上细腻的触感像是一小粒火星,烧得指尖隐隐发烫。
      
      司雯立刻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在被这动作弄得呆愣的白黎面前收回了手,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捏造一句谎话:“沾了粒米饭。”
      
      手指一抿,将虚无的证据毁掉。
      
      白黎红着耳根看她,抬手摸了摸被戳了的脸侧,感觉那处被点燃了一样,迅速蔓延开来,整个脸都开始发烫。
      他手忙脚乱地端起饭盒,低下头吸着凉面,十分礼貌地对司雯说了句谢谢。
      
      司雯神情岿然不动,非常不要脸地回复了句不客气。然后垂下眼帘,注视着今天的午饭。
      
      古井不波的表情稍稍裂开了一丝。
      
      今天的午饭里,没有米饭。
      
      /
      
      白黎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被充满气的气球,整个人轻轻地飘到宿舍,轻飘飘地洗了澡,又轻轻地飘到床上。
      
      他脑海里已经无数次想起司雯触碰他脸颊的场景。
      
      宿舍里开了空调很凉快,白黎把脸埋进柔软地枕头,仅露出一双通红的耳朵在外面,躺床上翻过来滚过去。
      
      品纪年洗完澡一边擦头发一边奇怪地看着白黎。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怎么看到小白周围的空气都变成粉色的了。
      
      品纪年拍了下白黎的腿:“干嘛呢你这?”
      
      白黎从凌乱的被窝里钻出小脑袋,红着脸,兴奋地问:“你说,白这个姓氏,怎么取名字好听一点啊?”
      
      他从白黎少女怀春的神情里看懂了什么,迟疑地问:“你已经开始在想你和你匹配对象的孩子的……名字了吗?”
      
      白黎自顾自兴奋地说:“我觉得女孩子要比男孩子好一点!”
      
      品纪年:“……”接不上话。
      
      突然程戈打开寝室门冲了进来,满头大汗,急吼吼地跑到他的书桌前,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嘴里还碎碎念着:“在哪啊,在哪啊,小祖宗哟,快出来吧……”
      
      白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直到程戈一把掀开他的被子,从他床上摸摸索索。
      他回过神来,疑惑地问:“你在找什么?”
      
      “发绳!”程戈一个粗壮老爷们声音里带了些许哽咽,“笛笛给我的小草莓发绳不见了……”
      程戈的女朋友名叫陆笛,是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女孩子,一直追到大学才在一起的。
      
      “别着急,我和年哥一起帮你找。”
      
      白黎下床开始找自己的书桌和浴室,品纪年倒是不为所动,端着茶杯,倒了一杯可乐在里面,砸了咂嘴看着程戈。
      
      十分钟过去了,没能找到的程戈瘫倒在地,捂着脸居然发出嘤嘤的声音。
      
      品纪年微微叹了一口气。
      好家伙,寝室才三人,这会儿又疯了一个。
      
      白黎无奈地站在一旁:“程哥,不如我们去楼下商店买一个吧?”
      
      “那能一样吗?”程戈惆怅地从地上爬起来,说,“女朋友送的小发绳是无可替代的。你知道一个女生把发绳套在你手腕上意味着什么吗?”
      
      白黎摇了摇头。
      他看到过程戈手上一直都有一个小皮筋,还以为是他为了打球方便把头发扎起来而准备的。不过每个图案都很少女,猜测应该是程戈的特殊癖好,他也没好意思问。
      
      居然没想到还有内藏其他含义?
      
      “这是宣誓主权。只要其他人看到你手上的发绳,就知道你是名草有主。想当初我和她第一十三次告白,她一直没说话,我以为我是彻底没戏了,没想到她突然取下发绳套在我手上……”
      程戈忽而腼腆地笑了笑,“就像是给我戳了个印章,我感觉我被认可了。”
      
      白黎第一次听到程戈说他的表白场景,微微发着愣,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荡荡的手腕。
      
      他也想要被盖戳。
      
      这时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品纪年歪头指着程戈的裤头:“老程,你内裤边边怎么有个小草莓?”
      
      “啊?”
      程戈掀开衣服,果不其然看到一个草莓饰品卡在裤子的边缘,他大喜过望,缓缓地捏着草莓抽出来。
      
      找到了,草莓发绳。
      
      程戈女朋友陆笛的信息素有点像草莓的味道。用的发绳都是会带一个草莓小挂坠。
      
      “应该是我上厕所提裤子的时候不小心卡在这里了!”程戈惊喜地亲了一口小草莓。
      
      白黎一眨不眨地看着程戈把草莓发绳套在手腕上,莫名地有些羡慕。
      
      他想起司雯那一头长卷发,一直都是披散开来的,鲜少扎起来……
      
      她会有发绳吗?
      若是问她要……她会给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生给男朋友带小皮筋宣誓主权,那男生应该给女朋友什么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