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询问郭同玉

      “真的没事吗?”沐天辰看着白羽问道。
      
      白羽没有理他,跟着夏文杰往前走。
      
      “你对她还挺有信心。”沐天辰笑道,快步追上前面的两人。
      
      三人沿着热闹的大街走了大半天,终于在夏文杰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小院,大门紧闭,两扇木门上各有一个铁环,夏文杰走上前去,一手扣住大门上的铁环,轻轻叩门。
      
      “来了。”门内穿出一个苍老的女人的声音。
      
      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她一身茶褐色的衣服,看到夏文杰后,一脸不快的问道:“你来做甚?嫌我家闹的还不够吗?”
      
      夏文杰似乎没有注意到老妇人脸上的不快,平静的回答道:“伯母,我来找郭同玉。”
      
      老妇人依然一脸的不快说道:“你来的正好,今天同玉刚出门,竟然在家门口被歹人打了一顿,要不是我听到声音出来看看,同玉现在还在地上躺着呢。大夫刚走,同玉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不动弹,你赶紧查查,把坏人抓起来,狠狠的打一顿,替我们家同玉出气。”
      
      夏文杰脑海中闪过那个负气离开的红衣女子,强忍着笑,面容有点扭曲,还故作严肃的问道:“还有这回事,那我来的正是时候,我先去问问同玉是否看到了歹人,方便我们缉拿歹人。”
      
      老妇人听后,更加生气的说:“同玉他什么都没看到。刚出门,头上就被蒙上了一块破布,什么都没看到。”
      
      “这大白天的,竟然有歹人,你们这帮衙役是怎么当差的,如果我儿有个三长两短,我非去告你们去。”老妇人激动的说。
      
      夏文杰轻咳两声,仍然严肃的说道:“放心吧,伯母。我一定狠狠惩罚歹人,但是我们还要先进去了解一下情况。”
      
      老妇人闻言,起身让开。三人走了进来,院中很宽阔,院内种了很多花草,看着院内枯萎的曼珠沙华,白羽不由得出声问道:“老人家,请问这里的曼珠沙华怎么枯萎了?”
      
      老妇人不耐烦的说:“我怎么知道,这是之前儿媳种的,每年都开的好好的,今年就成这样了。已经两个多月了,在院子里多难看,我想拔了,儿子还不许,非要等儿媳回来再处理,哎,我苦命的孩子。”
      
      等三人跟着老妇人进屋,便看到躺在床上的郭同玉,眼睛到嘴巴整整张脸都红肿不堪,两个眼睛更是青的发紫,已经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模样了。
      
      “大哥,哎呦。”红肿的眼睛出现了两条缝,郭同玉估计从缝中看到夏文杰,开口叫人,不小心又扯到了伤口,刚一咧嘴,嘴巴也疼。
      
      “可看到什么人打你?”夏文杰例行公事的问道。
      
      郭同玉摇头。
      
      “那声音呢?可听到什么声音?”夏文杰又问道。
      
      郭同玉又摇了摇头。
      
      这下夏文杰放心了,没留下任何痕迹,这顿揍打的,还是挺有心机的。
      
      “大哥,他怎么来了?”郭同玉从缝中望着沐天辰问道。
      
      “沐兄和本案也有点牵连,所以一起来了解一下情况,早点破案,对大家都好。”夏文杰简单说道。
      
      沐天辰笑了笑,轻点了一下头。
      
      “沐兄,你问吧。”夏文杰对沐天辰说道。
      
      沐天辰点头,望着郭同玉惨不忍睹的脸说:“郭兄,能否先讲一下三个月前,夫人离家出走的情形吗?”
      
      郭同玉瞪了沐天辰一会,最后无奈的说道:“三个月前,珊儿见我又从百花楼回来,她十分生气,与我吵了起来,我因为喝酒一时失控,便动手打了她,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谁知第二天早上一起来,竟然发现珊儿不见了,我立刻向周围的邻居打听,他们都没有见到珊儿,慌忙之中我便报官了。”
      
      “为何没有去夏兄那里寻找?”沐天辰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当时没有想起来,等我报了官,冷静下来,就赶紧去大哥那里找,果然找到了。我知道我伤了珊儿的心,但是我保证自从把珊儿带回来后,我就想弥补她,我待千百好,而且我再也没去过百花楼,可是没想到珊儿又离开我了。”郭同玉口齿不清的说。
      
      沐天辰觉得,如果不是因为郭同玉被打,眼睛肿的太高,恐怕会有两滴泪流出来,以显示自己很痛苦。
      
      “这次你又去报案了?”沐天辰问道。
      
      “是。我到处找,但是我找不到她。我知道以前我对不起她,深深伤害了她,我不指望她原谅我。我和官差说如果他们找到珊儿,告诉她,我不怪她,是我不对,我希望她不论在哪儿都能幸福,快乐。”郭同玉又悲切的说道。
      
      “第一次离家出走,夫人可留有书信?”沐天辰问道。
      
      郭同玉摇头。
      
      “为何第二次却留有书信?”沐天辰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她想彻底和我了断。”郭同玉的目光在半空中游离。
      
      “信上为何会有曼珠沙华的花粉?”沐天辰又问道。
      
      虽然红肿的脸看不出来表情,但是他们还是感觉郭同玉明显一愣。
      
      “也许是不小心沾上的。”郭同玉似乎在想着措辞。
      
      “刚刚我们路过院中,你母亲说曼珠沙华已经枯萎两个月了,那又是如何沾上的呢?”沐天辰问道,目光锐利。
      
      “也许是那小妮子自己之前藏的,她很喜欢那花,经常拿来做这做那,我们怎么知道。”老妇人不知何时进来,生气的嚷道。
      
      “自从三个月前把她接回来,整天呆在屋里不出门,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也不管了,连吃饭喝水都让同玉去伺候,跟尊大佛似的让我们供着。不就是去几次百花楼吗?至于吗?还离家出走,就没见过这么娇气的姑娘。”老妇人越说越气。
      
      “娘。”郭同玉喊道,似乎想要阻止。
      
      但是老妇人没有理解他,又继续说了起来:“我说错了吗?闹闹也就算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谁知她还发起大小姐脾气了,面都不露一下,洗衣做饭全都不干,让我一个老人整天干活,她也真好意思。我们是欠了她吗?”
      
      “自从回来,你没也有见过夏珊?”沐天辰问老妇人。
      
      还没等老妇人回答,郭同玉粗声说道:“娘,你先回去。”
      
      老妇人看了儿子一眼,叹声气走了。
      
      “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珊儿需要时间平复情绪,所以我就让她好好休息,不用勉强。”郭同玉解释道。
      
      “嗯,明白了。放心吧,我们会找到夫人的。”沐天辰自信的说道,随后看了夏文杰一眼。
      
      夏文杰立刻说:“同玉,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们,你好好养伤。我们先告辞了。”
      
      郭同玉感激的说:“大哥,我送你。”
      
      “不用,我们自己走就行。”夏文杰说道。
      
      “不,大哥,让我送你吧,都是小弟的错,害大哥来回奔波,我实在过意不去。”郭同玉坚持的说。
      
      在郭同玉一瘸一拐的护送中,三人走出了大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