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赢了?不可能吧

      打赌第三天
      
      早晨,外面公鸡刚叫了几遍,沐天辰就听到了敲门声,随后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起床。”沐天辰迷迷糊糊睁看眼,天还是黑的,翻了身,准备继续睡,声音又响起来了“沐天辰,起床。”
      
      “闻鸡起舞”估计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沐天辰眨眨眼,懒懒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打开房门,看到等在一旁的白衣女子,整个人立刻精神起来。
      
      “真早呀,羽儿姑娘。”沐天辰笑着说。
      
      沐天辰坐在一旁的石桌上,白衣女子已经开始练剑了,其实他无论看多少遍都不可能破解她的剑法,只能想别的方法,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他只能找到比她剑法更快的武器。沐天辰从来没有起这么早过,现在有点睡眠不足的他觉得自己有点自作自受。但是一想到等会可以捉弄眼前的人,还是止不住的开心。
      
      “羽儿姑娘,刚才那个招式在练一遍,我没有看清楚。”沐天辰笑着说道。
      
      “哎呦,羽儿姑娘,还是太快了,你慢一点我才能看清楚呀,是不是?而且你起这么早,光线本来就不好,你这么快,我肯定看不清楚嘛,是不是?你不会是故意这么快,不让我看清楚的吧?不可能吧?”沐天辰故意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记得上次你练剑,明明是有快有慢的,是不是?这一次怎么全部都是快招式,还这么快,明显和上次不一样,是不是?你真的是故意这样做的吗?你都叫我起床了,就是准备练给我看的,是不是?如果你真打算练给我看,就不要这么快,是不是?要么你选择晚一点,天亮之后再练,这样我也能看清楚了,是不是?”沐天辰特别由衷的建议道。
      
      “咔滋”一声,沐天辰脚下的砖裂了,因为他脚边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剑。
      
      沐天辰和前几次一样,沐天辰笑着把剑□□,递给白衣女子。
      
      随后,开口道:“羽儿姑娘,你真的起的太早了,你看这天还没有亮呢,你的剑式这么快,我看不见很正常,是不是?等天在稍微亮一点,我就能看见,这样不就好了,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你看……”
      
      “闭嘴。”白衣女子尤其烦躁的说道。啰啰嗦嗦的,烦死了,如果在平时,碰到这样的货,白衣女子早一剑让他闭嘴了,师父让保护他,这个人还杀不得;他看自己练剑是因为和师姐打赌,理由正当。有气无处撒的白衣女子看了沐天辰一眼,实在无法在练下去了,只能拿着剑回房了。
      
      打了声哈欠,沐天辰刚准备回屋睡觉,就看到院外站着一人。沐天辰吓一跳,这人闯进他们沐家是什么目的,而且他刚刚应该看到练剑的女子是位高手,为什么还不逃走?难道此人武功更加高不成?带着疑虑,沐天辰悄悄的走了过去,等看清对面的人时,沐天辰松了一口气。
      
      “爹,你也起这么早?你站在我院门口干啥哩?还有,你吱一声呀,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沐天辰不满的说道。
      
      沐萧不理会他的不满,皱眉道:“你为何戏弄白羽姑娘?”
      
      沐天辰假装听不懂,狡辩道:“我哪有戏弄她,孩儿是真的看不清。”
      
      沐萧严肃的说道:“看不清是真,戏弄也是真。”口气十分确信,仿佛在说,知子莫若父,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放什么屁。
      
      沐天辰何等机灵,立刻知道了被他爹看穿了,故意转移话题道:“你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羽儿姑娘的?”
      
      沐萧看着沐天辰困顿的双眼,他真不知道这臭小子每天在想些什么,总是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难道自己上辈子和他是冤家,这辈子是来报仇的吗?沐萧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来找你有事,进你屋谈吧。”
      
      沐天辰不做多想,继续迈着懒洋洋的步子跟着他爹回了自己房间。进了房间,沐天辰给沐萧倒了杯茶后,自己一屁股斜坐在椅上,后背慵懒的靠着椅子,用现代话说,就是标准的“葛优瘫”。
      
      沐萧刚喝口茶,看到自己家儿子这懒洋洋的样子,差点被水噎到,猛咳了几声,头上的青筋又开始突突的疼了。他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怒道:“坐直了。”
      
      沐天辰打了个机灵,立刻坐直了,看着沐萧,可怜兮兮的说道:“爹,你一大把年纪了别总生气,气坏了身体可不好,还有就是你刚刚喝水的杯子是前朝的,宝贝着呢,爹你轻点,别摔坏了。”
      
      沐萧听了前半句,怒气稍减,觉得这小子还有点良心,但是听到后半句,恨不得立刻把桌子上杯子全都摔了,深吸了几口气,才稳住心神。这小子存心想气死自己吗?
      
      又深吸了几口气,沐萧说道:“京城那边的丝绸买卖出了点问题,为父要去处理一下,这段时间你在江中老实点,好好待着。”
      
      沐天辰眼睛一亮,随即问道:“要去多久?”
      
      沐萧眼睛看在半空中,似乎在思考,半晌后,才说道:“还不知道。”
      
      看着父亲的表情,沐天辰突然有点担心,忍不住问道:“很麻烦?”
      
      沐萧看了他一眼,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了,说道:“这些事情你无须操心,好好在家待着,不要惹什么乱子。”
      
      沐天辰从沐萧的表情中看出这次的事情应该不简单,但是父亲大人出马,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吗?所以也不在追问是什么事。欠了欠僵直的身子,说道:“什么时候出发?”
      
      沐萧喝完最后一口茶,站起来,说道:“等会就出发。”
      
      沐天辰一惊,越发觉得此事不简单,忍着好奇,又追问道:“为什么这么急?”
      
      沐萧没有回答,走到沐天辰身边,帮他理了理衣服,说道:“外面天冷,你要多穿点衣服,没事不要和外面的那些公子哥胡混,家里的生意以后还需要你打理,没事多去问问福伯生意上的事情。”说完,推开门,准备出去。
      
      沐天辰着急的说道:“爹,我送送你。”
      
      父子俩个一起穿过早晨的薄雾,慢慢走到大门口。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车边只站了一个黑衣护卫,沐天辰认识那个人,他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已经十几年了,只听父亲的命令,自己出去胡闹到很晚时,就是他会出去把自己抓回来。这人看到沐天辰微微点头,沐天辰则喊了了一句“瑜叔”。沐萧坐上马车,挥了挥手让沐天辰回去。等沐萧坐好,瑜书赶着马车出发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直到看不见,沐天辰转身回去了。京城应该发生了什么大事,之前父亲每次出门都会留下瑜叔管着自己,上次请护卫也是,瑜叔在家把自己管的死死的,这次父亲却带着瑜叔一起去京城了。有时间要好好问问福伯,京城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天辰边想边走回自己的房间,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睁着眼睛一直到天大亮。
      
      “罗振,快醒醒。”沐天辰摇着正睡的香甜的青年。
      
      青年揉揉眼,打了个哈欠,说道:“少爷,早啊。”
      
      沐天辰一脸不耐烦的说:“早什么早,快起来。我们出去买东西。”说完,把旁边挂着的衣服统统扔给青年。
      
      青年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询问道:“少爷,你今天又要买什么呀?”
      
      沐天辰嘿嘿一笑,说道:“买鞭炮。”
      
      “啊?”罗振小青年一脸迷茫的看着沐天辰,实在不能理解少爷买鞭炮干什么。
      
      沐天辰推了一下正在迷茫的小青年,说道:“啊什么啊,快走。”
      
      罗振边走边问道:“少爷,你买鞭炮做什么?”
      
      沐天辰神秘一笑,说道:“秘密。”
      
      这是今天早餐因为睡不好觉,头冒金星的沐天辰突然想到的,烟花靠火药的力量能“嗖”一下飞到空中,速度之快,人根本无法拦住,就算侥幸拦住一个,那么在连续射出第二个呢?第三个呢?他觉得这个方法要比之前他的连射弩要好上很多。连射弩虽然也很快,但是绝对没有这个快?但是又不能真的伤了羽儿姑娘,所以具体用这个武器射出什么,还要好好想想。
      
      打赌的第四天
      依然是早上,沐天辰被敲门声叫醒,虽然还是有点早,但是已经比昨天好很多了,最起码天已经蒙蒙亮了。听着熟悉的声音,沐天辰微微一笑,从床上起来,洗漱完后,打开门,就看到等在门边的白衣姑娘。
      
      “早啊,羽儿姑娘。”沐天辰笑着说道。
      
      白羽根本不理他,直接开始练剑。刚来的时候,剑意随心意,能够收放自如。但是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剑式越来越快,有点收不住的感觉。白羽看了沐天辰一眼,难道是因为他的关系?还没有等她想明白,沐天辰的声音又响起来,白羽瞬间感觉手中的剑又快了。
      
      “羽儿姑娘,你怎么又这么快呀?我知道你武功厉害,但是你要为我想想,是不是?你是知道的,我武功低,你练这么快我跟本看不清楚,看不清楚怎么想破解招式,是不是?虽然在时间上算我应该已经看你练了几天了,但是实际上我一次都没有完整看过,这你知道的,是不是?”沐天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看在过两天,我和你师姐的约定就要到了。也就是我们两个也要比试了,但是你这么快不让我出剑式,这对我来说很不公平,是不是?你要是剑式就是这样我也认了,你起码告诉我一声,是不是?让我知道你的剑有是快有时慢,是不是?哪怕你不告诉,也行,你这一直快,几乎没有慢过,也太不正常了,是不是?你第一天练剑的时候,我可看到了,有慢有快的,是不是?”沐天辰继续说道。
      
      还没有停片刻,沐天辰又说道:“哦,我明白了。你不准备给我看全部的剑式,是不是?你还是想让你师姐胜我,是不是?哎呀,你想让你师姐胜,你就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说了我不可能不答应,是不是?不会你说了,我故意不答应你,是不……..”
      
      还没说完,沐天辰又闭嘴了,和上次一样,他脚边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剑。沐天辰拔出剑,走到白衣女子身边,开口道:“羽儿姑……”
      
      话还没有说完,白衣女子一把夺过剑,走了。
      
      沐天辰笑嘻嘻的回房间了,然后除了吃饭,沐天辰在房间基本上没有出来过,大家都不知道他在捣鼓什么。
      
      打赌的第五天
      
      同样天刚刚亮,沐天辰又听到了敲门声,然后是熟悉的声音。沐天辰不得不承认白羽的耐心真的不是一般的好,之前他为了摆脱邻居女子的追求,就是用的这招“碎碎念”,结果两天,那女子自己跑了,现在看到自己都躲的远远的。现在已经五天了,白羽竟然还坚持每天叫他起床,看她练剑。猎人最重要的就是有耐心,白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好猎人了。
      
      推开门,看到像往常一样等在旁边的白衣女子,沐天辰笑道:“早啊,羽儿姑娘。”
      
      虽然白衣女子依然不理他,但是沐天辰还是兴致勃勃的坐在石凳上看她练剑。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话起到了效果,白衣女子刻意放慢了招式,现在沐天辰能把招式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他可不是真的坐在这里看招式的。
      
      沐天辰先喝了口水,说道:“羽儿姑娘,我发现你的招式慢了很多,我现在能看的很清楚。这就对了嘛,刚开始的时候就这样多好,是不是?这样咱们也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了,是不是?我想了想,虽然这样很好,但是我认为你最好是按照平时练剑的方式,因为等后天比试时,你出剑的速度肯定不会这么慢,是不是?如果你比试的时候也这么慢,那就没关系了,是不是?”
      
      “但是比试时,你出剑的速度这么慢,你师姐会认为你故意放水,是不是?万一你师姐输了,她会怪你,是不是?但是如果你比试时出剑很快,那你现在这么慢,就会影响我的判断,是不是?所以说,你还是按照平时的出剑速度来练,这样对我比较公平,是不是?”沐天辰说道。
      
      几乎没有停息,沐天辰又说道:“哦,我明白了。你是打算先给我看一遍慢的,在给我看一遍平时的,是不是?如果这样,你就早告诉呀,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呢?不知道你的想法,我肯定会有疑虑的,是不是?有疑虑我就要说出来,是不是?不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知道了对我们都有好处,是不是?哎,哎,羽儿姑娘,你等等,我还没有说完呢?”
      
      这次没有明晃晃的剑插到他脚边了,白衣姑娘直接走了。
      
      沐天辰笑着,迈着悠悠的步子,回到了自己房间,又是一天没有出来。
      
      打赌的第六天
      
      这天也是一样,沐天辰坐在石凳上,喝了口茶,就开始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直到白衣姑娘忍不住,一脸怒容的回房间了。沐天秤也笑眯眯的回去了。只不过今天他没有一直待在房间里,他带着罗振去做蜡烛的地方,买了几个蜡丸。
      
      打赌的第七天,比试开始
      
      今天一大早,沐天辰门口就站着红白两位女子,今天自然是比试的日子。
      
      红衣女子难得起的这么早,一直不停打哈欠,她看到沐天辰后,催促道:“快点,快点。比试结束后,我还要去补觉,你就可以去买早餐了,我要名屋的包子,茶点的豆浆。”
      
      沐天辰微微一笑,从身后拿出自己新研制的武器,前面是一个木头做的管子,中间的地方有个圆的像转盘一样的东西,转盘中有三个空,每个空中放着三个蜡丸,后面有个开关。
      
      红衣女子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奇怪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沐天辰把武器对着白衣女子,说道:“我发明的武器,还没想好叫什么。现在开始比试吗?”
      
      “你想用这个打败羽儿?”红衣女子向看傻瓜一样看着沐天辰。
      
      沐天辰笑着说道:“是呀。担心羽儿姑娘会受伤,我还特意把铁珠换成了蜡丸。”
      
      红衣女子撇了他一样,说道:“不自量力。”
      
      “开始吧。”沐天辰说道。
      
      “开始。”随着红衣女子的一句话,沐天辰快速扣动了两下开关,两个蜡丸向白衣女子飞去。白衣女子连忙用剑去当,可是蜡丸速度如此之快,她勉强躲开一个,第二个却结结实实打在了她肩膀上,还好是蜡丸,冲击力不大,白衣女子晃了两下,立刻又站住了。由于蜡丸速度过快,在空中已经融化了,打在女子身上的一滴墨汁。
      
      沐天辰笑着说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蜡丸可能会融化掉,还好在里面加了墨汁,不然就没证据了。”
      
      白衣女子吃惊的看着沐天辰,她从来没过沐天辰会真的胜过她,前几天的捉弄,她只当这个人孩子气,想在输前出出气,虽然感到烦躁,但并未放在心上。
      
      红衣女子看着白羽肩上醒目的黑色墨汁说道:“不可能,你肯定使了什么诡计。”
      
      白衣女子看着红衣女子说道:“他赢了。”
      
      红衣女子摇着头说:“我不服气,重新比试。”
      
      沐天辰笑着说道:“好呀,但是我的蜡丸还剩下一颗,不够了。下次比试我不用这个武器了,让我看羽儿姑娘练七天剑,我用别的方法破解,可好?”
      
      “好。”“不行。”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说好的是红衣女子,她又吃惊的看着说不行的白衣女子。
      
      每天睡到太阳高高升起的红衣女子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妹不愿意在比试了,如果沐天辰不用这个秘密武器,那么下次比试,师妹一定可以赢的?她可怜兮兮的看向白衣姑娘。
      
      白衣女子还是坚持说道:“他赢了。”她不善解释,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师姐,她这几天被沐天辰烦透了,练剑都收到了影响,如果在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最主要的,他真的赢了。
      
      红衣女子只好苦哈哈的认输了,瞪了沐天辰一眼后,转身出去买早餐,在她身后传来了沐天辰爽朗的笑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武功再高,动作再快,也没有□□快呀。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