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识探寻

      “查的怎么样?田晚清和什么人有仇吗?”沐天辰坐在证物库门口问道。证物库里面有一股霉味,太难闻,去过两次后,沐天辰决定以后查资料的事情还交给夏文杰吧,他只需要知道结果就行了。
      
      “她的仇人还真不少,这女人撑起这个田府挺不容易的。”夏文杰从昏暗的门里走出来。
      
      “别卖关子,快说。”红衣女子也从门里走出来。
      
      “田晚清十二年前,携带六岁的田林来到荣京,随后开始扩张势力。先是利用林校尉的关系强占了赵家的水运码头,当时赵老爷子去找她评理,她当时说码头本来就不是赵家的,以前被他们霸占,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她了。把赵老爷子气的,回去就病倒了。当时还闹到了官府,官府也没有过多参与,让他们两家商量,最后不了了之。现在水运码头还属于田家,每年进账几十万两,这是不小的一笔费用。”夏文杰说道。
      
      “还有就是田晚清也在做木头买卖,她的这块生意也来路不正,荣京二十里有块森林,一直都无人管理,那边的村民有时候会去森林里打只兔子,野鸡之类的改善生活,但是自从田晚清来到荣京后,她就派人把那块地方围了起来,也是说此地以后她的,有人接近就打回去,村民对她也是恨极了。那片森林就是她木材的来源。”夏文杰喝口水继续说道。
      
      “还有吗?”沐天辰问道。
      
      “但是还有一些小事,比如她很喜欢绣花,经常在家一绣就几个时辰;还经常抽时间去青云道关,不时请道关的人来家做法等这些。”夏文杰说道。
      
      “那田林那边有什么发现?”沐天辰问道。
      
      “田林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整天就是沾花惹草。”红衣女子不屑的说道。
      
      “我查到一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关系。”白衣女子清冷的说道。
      
      沐天辰笑嘻嘻的看着白羽说道:“羽儿,你查到什么了?”
      
      白衣姑娘完全不为沐天辰谄媚的脸所动容,接着冷冷的说:“三年前,田林□□了一个女子,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位女子是为了田家的钱故意勾引田林,被田晚清识破,最后羞愤自杀了。”
      
      沐天辰笑着看着白羽说道:“羽儿真聪明,这件事确实与田晚清和田林两人都有关系。”
      
      “你能不能正常点,别羽儿一说话,你就这副谄媚的表情,没看到我们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吗?”红女女子像打冷颤似的抖了两下。
      
      “我就是喜欢听羽儿说话。你管那么多干嘛。”沐天辰继续谄媚的看着白衣女子。
      
      难得自己这么谄媚,这白衣女子竟然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沐天辰有点伤心,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魅力了?以前那些小姑娘不都是恨不得天天黏在自己身边吗?
      
      “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夏文杰打断了沐天辰的乱想。
      
      “你和尹月去查查赵家,我和羽儿去查查那位自杀的姑娘。”沐天辰说道。
      
      “村民那边呢?”夏文杰问道。
      
      “村民那边先缓缓,我有一种感觉,感觉凶手就住在荣京城里,而且此人对田氏母子的习惯很熟悉,这个凶手很有可能与这位自杀的姑娘有关。”沐天辰沉思着说。
      
      “凶手不是赵家的人?”夏文杰问道。
      
      “你都说了,田家和赵家的恩怨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当时那么气愤都没发生什么事。现在过去那么久了,早淡了,更不可能再去杀人了。”沐天辰解释道。
      
      “那为什么还有去赵家呀?耍我们呢?”红衣女子一掐腰,站在了沐天辰面前。
      
      “这只是我的判断,我也无法确信,所以还是去查查吧。我们还是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细节,也许最近赵家发生了什么事,促使他们有人要杀了田晚清母子泄愤,一切都不好说。”沐天辰无奈的解释道。
      
      “哦,那我们走。”红衣女子拉着夏文杰就往外冲。
      
      “等一下。”沐天辰突然喊道。
      
      “又怎么了?”红衣女子不耐烦的问道。
      
      “仵作的验尸结果出来吗?”沐天辰问道,显然是对夏文杰说的。
      
      “出来了。田晚清确实是勒死的,田林中毒死的,在他耳后找到一个涂有乌头的银针。”夏文杰说道。
      
      “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可以走了吧?”红衣女子询问道。
      
      沐天辰刚点一下头,红衣女子便拉着夏文杰风风火火的走出去了。
      
      “你这个师姐可真是一个急性子。”沐天辰笑着说道。
      
      “师姐一向如此。”白衣女子清冷的回答。
      
      “羽儿,我怎么觉得你对我又冷漠起来了?”沐天辰看着白羽说道,眼中星光闪闪。
      
      “你多心了,我一向如此。”白羽向外走,声音没有一点起伏。
      
      “是吗?我总觉得你似乎故意与我疏远。”沐天辰故作无所谓的说道。
      
      白羽没有说话,沐天辰也不多说。两人沉默往女子住的街道走去。
      
      两人走访了不同的街道,询问街坊,得知这位自杀的女子名叫江玉洁,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她们在户衣巷卖豆腐维持生计,因为江玉洁容貌姣好,也被人称为“豆腐西施”,一直以来都被周边的人照顾,她们生活还不算艰辛。直到三年突然传出江玉洁勾引田林的事情,周围的人便不再去她们豆腐摊照顾生意,都以为以后她会过上好日子。周围的街坊也认为江玉洁勾引田林他们都理解,毕竟孙女两人生活不易,但是没人想到江玉洁会自杀,而江玉洁自杀不久后,她奶奶也跟着去了。沐天辰她们还了解到几年前一直有一位叫叶明男子经常会去帮助江玉洁,街坊也都以为两人会成亲,但是没想到五年前,叶明突然决定去京城考取功名,结果一去不复回。最近这个叶明倒是回来,但是再向他们打听了江玉洁的消息后,便离开了。听了街坊的讲述,沐天辰两人决定会沐府,等与夏文杰和尹月见面后再做商量。
      
      沐天辰和白羽走到沐府时,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夏文杰和尹月。四人走到院内,沐天辰让罗振煮茶,然后向他们讲述在街坊那里听到的情况。
      
      “这个叶明会不会就是凶手?”尹月立刻发问道。
      
      沐天辰喝了口热茶,说道:“我刚一听到叶明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他和这事有关。”
      
      “我们知道你的感觉很准,但是如果要抓他,还是要讲证据。”夏文杰看着沐天辰说道。
      
      沐天辰微微一笑道:“自然要讲证据,我现在都不适应自己的这种能力。不过现在关键要查一查江玉洁的案子,也许这样能知道叶明下一步的动作。”
      
      “查需要时间,你要不要凭空预测一下?”尹月开玩笑的说。
      
      沐天辰沉默了一下,点头道:“我试试。”
      
      尹月继续笑道:“我开玩笑,如果你能凭空预测,我叫你大哥。”
      
      沐天辰笑道:“好。”说完,就闭上眼,试着去之前看到的黑气。
      
      刚开始沐天辰还能听到尹月惊讶的声音,但是随着探究江玉洁,田林等人事情的意识深入,周围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微微能听到在召唤自己,沐天辰随着声音,看到了一家道观,道观中有一青衣男子正盯着纸上的一个名字—李强,男子面容清秀,但是他眼中的黑气告诉沐天辰,他就是凶手。男子盯了一会纸上的名字,似乎下定了决心,拿起佛尘,转身出门了。
      
      沐天辰猛的睁开眼,看着夏文杰,说道:“快让人查一下李强的家在哪里,叶明要去杀他。”
      
      夏文杰疑惑的看着沐天辰,沐天辰边走边快速解释道:“我看到了。叶明准备去杀李强,这个李强应该也和江玉洁,田府有关。赶快去查,我们要去阻止他。”
      
      看着同样惊讶不已的红衣女子,沐天辰笑道:“叫大哥。”
      
      红衣女子结结巴巴叫道:“大,大。。。。大哥。”
      
      沐天辰轻笑一声,道:“叫多了,就习惯了。”
      
      等四人在户部查到李强的住址后,就立刻飞奔而去。李强住处偏僻,空旷安静的郊区,他呼救声更加明显。等四人破门而入时,便看到叶明正用佛尘紧紧勒住了李强的脖子。
      
      “叶明,住手。”夏文杰拔剑,指向叶明。
      
      叶明抬眸,冷冷的看着夏文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红衣女子急忙说道:“就算你杀了他,又能得到什么?”
      
      叶明冷笑一声,低声说道:“得到什么?”“你认为我想得到什么?”
      
      红衣女子不说话了。
      
      “放手吧,江玉洁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沐天辰突然说道。
      
      叶明狠狠的盯着沐天辰,怒道:“你胡说什么?”
      
      沐天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愤怒,你想为江玉洁复仇。但是她却想让你好好活着,不要再为她手染鲜血,更不想让你轻生。”
      
      叶明盯着沐天辰,不动声色。
      
      沐天辰迎着叶明的目光,说道:“你是想让夏兄杀了你,还是准备杀了李强后自杀?你知不知道江玉洁现在就在你身边?”
      
      叶明神色不明的看着沐天辰,有点不敢相信,又有点期待的询问道:“洁儿她?”
      
      沐天辰点头,说道:“我能看到她,她告诉我一切。之前你所看到的景象,她并不想让你知道,只不过被某种力量牵引,被迫向你告知了她的遭遇,此后,她一直陪在你身边,但是却无法提醒你,阻止你。”
      
      叶明放开了李强,苦笑道:“洁儿一直这么善良。”随后,又对着空气说道:“洁儿,对不起。我不该去考什么功名。”
      
      沐天辰对叶明说道:“她从来没有怪过你,她相信你。你也信她,所以才坚持要科考,给她更好的生活,只不过只怪世事弄人,你刚到京城便病了,直到今年才有所好转。”
      
      李强迷糊糊的听到他们的对话,突然神色大变,不停磕头,囔囔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因一时贪钱,听田晚清的话,散布姑娘的谣言。更不该散布姑娘自杀的谣言,我真的不知道是田林杀了姑娘。”说完,咚咚的不停的磕头。
      
      等夏文杰带走叶明和李强时,叶明突然回头,问道:“沐公子,洁儿在哪里?”
      
      沐天辰指了指叶明的右边。叶明看向右边,虽然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却温柔的笑了。这吓坏了在右边的李强,他以最快的速度蹿到了夏文杰左边,战战兢兢四处张望。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尹月问道:“你真的看到了?”
      
      沐天辰点头,随后说道:“田林看上了江玉洁,想带回去当小妾,但是江玉洁不从,他就□□了江玉洁,事后又担心江玉洁报官,田晚清便买通了李强散布谣言,想让江玉洁的名声变臭,这样就算江玉洁去报官,也无人相信。田林知道江玉洁不敢报官后,又一次在河边拦住了江玉洁,欲行不轨,江玉洁反抗,田林把江玉洁推入了河中。而田晚清为了保护田林,又旧计重施,让李强散布江玉洁自杀的消息。江玉洁虽恨,但是还是一心想要保护叶明,不想叶明知道真相受苦。”
      
      “是谁把江玉洁带到叶明面前,强迫她回放过往呢?”尹月又问道。
      
      沐天辰摇头,恐怕这次的事情和前几次的事情都有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