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友张小凡

      “沐兄,我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你怎么就不给点反应呢?”夏文杰放下茶杯,看着在书桌旁边不知道捣鼓什么的沐天辰说道。
      
      “凶手不是张小凡。”沐天辰头也不抬的回答,手里依然忙个不停。
      
      夏文杰一听,眼中亮光一闪而过,接着又说道:“怎么会不是他呢?我可是在田府的凶案现场抓到他的,他旁边就是田晚清的尸体。”
      
      “张小凡没有逃走等着你抓?以张小凡的身手,逃走并不是难事。”沐天辰停下来,抬头看着夏文杰说道。
      
      夏文杰冷笑一声,说:“他应该知道逃走也没用,我们早晚都会把他抓回来。”
      
      沐天辰却抬头,看着夏文杰眼中的冷意,说道:“张小凡他乖乖呆在牢里,是因为不想惹麻烦,他在等能还他清白的人。如果能还他清白的人迟迟不出现,地牢想困住他,是很难的。”
      
      夏文杰无语,他不能否认,以张小凡的能力,逃出地牢,隐匿行踪并不难。
      
      “走吧,一起去见见张小凡吧。”沐天辰笑着说。他此刻真的很想去看一下这个经常和自己吵架拌嘴,嚣张跋扈的张小凡,然后好好的奚落他一番。
      
      沐天辰迈着潇洒的步子刚走出门口,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就闪到了他身后。
      
      牢房在衙门的另外一边,四周围着的墙并不高,两扇木质漆黑的大门,门檐上横着一个匾,上面镶嵌着两个黑色的字“牢房”,门旁边站着两个带刀看守的侍卫,表情严肃,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如果谁敢硬闯牢房,定让他有去无回。
      
      夏文杰出示了腰牌,侍卫推开漆黑的大门,阴冷潮湿的气息立刻从门内喷出。沐天辰和夏文杰率先走进门内,两位女子随后并排走进。
      
      “这边关押的犯人罪名比较轻,不久就会释放了。”夏文杰指着一边说道。虽然牢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他抓回来的,但听到“释放”两字,这里的人看向夏文杰的眼中充满了希冀的光,似乎下一刻,他们就能够重获自由了。
      
      “张小凡在另外一边,是属于重刑犯。”夏文杰带着他们往深处走去,越深处走,温度越低。终于夏文杰停在一个上了几把锁的铁门面前。
      
      “毕竟是神偷,还是小心为上。”夏文杰解释道,拿出钥匙,一把一把的开锁。
      
      门打开了,借着昏暗的光,能迷糊的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安静的坐在脏乱的床上,一身黑衣,领口处露出红色内衬,漆黑的头发被黑色玉器束起,一双剑眉,眼睛黑白分明,如此干净俊秀的男子怎么看都不应该待在这种脏乱的牢房里。但男子却不在意,他此刻他黝黑明亮的眼睛正盯着沐天辰。
      
      “你终于来了。”黑衣男子看着沐天辰笑着说道,眼神微调,笑容带着自信。这种自信不知道是对自己的信任,还是对面前的人有信心。
      
      “不是吧?这都能猜得到。”沐天辰笑着走到黑衣男子男子身边坐了下来。
      
      “本来还打算奚落你两句的。”沐天辰笑着把胳膊搭在黑衣男子肩上。“但是现在看到你这么惨,我还真不忍心。”
      
      “不忍心?”黑衣男子轻笑。“应该是不甘心吧,如果不来看看我落魄的样子,恐怕你要几天都不能睡好觉吧。不过我是真的很好奇,你平时一个养在家里的纨绔子弟,整天无所事事,前段时间竟然连续破了三起命案,在荣京,现在你可谓是家喻户晓。有人说你运气好,有人说你花了大价钱,破案是假,想获得好名声是真,毕竟你们沐府有的是钱,哈哈哈。所以我想亲自来鉴定一下。”黑衣男子笑的十分开心,好像这里不是牢房,他也不是嫌疑人。
      
      “你把自己卷入这种事情,就为了想亲自鉴定一下?”沐天辰苦笑着问道。
      
      黑衣男子轻笑一声,双手抱头潇洒的往后一靠,满脸自信的笑着说:“不行吗?” 然后黑衣男子大腿翘在二腿上,晃着脚悠哉的说道:“就算你不能证明我的清白,大不了我跑了就是,反正我最近也没事做,也不想在外面乱晃,在牢里清净几天。”
      
      夏文杰面色一冷,周身杀气四起。
      
      沐天辰看了看被惹怒的夏文杰,安慰的说道:“夏兄别在意,张小凡从小就这调性。不过张小凡,如果被当成杀人犯全城通缉可不好受哦。”沐天辰转头看着张小凡说道。
      
      “是呀,真是太麻烦了呀。我张小凡平生最怕麻烦,如果这次你帮我解决麻烦,下次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帮你解决一个麻烦。”张小凡看着沐天辰,眼里的认真一闪而过。
      
      “成交。”沐天辰立刻笑着回答。
      
      “好了,现在告诉我,昨天你在田府的经过吧。”沐天辰碰了碰张小凡肩膀。
      
      张小凡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昨晚的事情,整理片刻后,说道:“昨天夜里,我悄悄潜进田府,打算偷取田晚清家传的那块冬暖夏凉的玉石玩几天。我先是进到了书房,找了一会没找到。我当时便猜想,田晚清可能随身携带着这块玉,所以我又悄悄去了她的卧室,进去之前,我还吹了点迷香进去。估算着药效可能发作了,我就进去了。谁知我刚进去,就被躺在地上的人差点绊倒,点了火折子仔细一看,田晚清脖子上缠着白绫,已经被人勒死了。我心知不妙,刚想逃,但是很不巧,有个丫鬟走了进来,大声叫起来,说实话,那丫鬟的叫声着实把我吓一跳。我点了她的穴道,走出卧室,家丁就团团围了上来,我本无心伤人,又刚好官府中的人来了,索性我就跟他们走一趟。”
      
      “你没有动过田晚清房间?”沐天辰问道。
      
      “我一进卧室就发现出事了,第一反应就是抽身离开。哪有功夫动她的房间。”张小凡看着沐天辰,回答道。
      
      “田晚清的儿子田林昨天白天下午在世古客栈也被杀了,这事你知道吗?”沐天辰盯着张小凡的眼睛,问道。
      
      张小凡吃惊的问道:“我去,不会吧?我不知道。”转而又一想,看着沐天辰道:“你怀疑我?”
      
      沐天辰看着张小凡,脸不红的说道:“你在偷田府之前,最应该做的事不是应该去四处打听,先了解一下情况吗?田林白天刚被杀,你晚上又出现在田府,正常人都会认为很可疑了,不是吗?更何况你竟然说不知道田林被杀,这就更奇怪了。”
      
      张小凡看着沐天辰,没有看出一丝情绪,沉默了一会,说道:“自然会去打听,查看。关键这几天田府周围一切正常,我上午又去了田府周边查看,那里还是一切正常,然后我就回去了,准备晚上去偷玉。如果知道田林下午被杀,我绝对不会蹚这条浑水。”
      
      看着沐天辰站起身,张小凡躺着没有动,询问道:“你相信我吗?”
      
      沐天辰边走,边挥着两根手指说道:“谁让我知道你一直很点背呢。不过两条人命案,你这个人情可欠大了。”
      
      走出牢房,沐天辰说道:“走吧,去一趟世古客栈吧,先查查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夏文杰说道:“据仵作说田林是被毒死的,因为田林一直是包间,不允许别人打扰。之前世古客栈有个新来的,不懂规矩,上楼想要看看田林有什么需要,结果被田林打个半死,从此以后,除非田林有什么需要,不然就没人敢去打扰田林。等到快打烊了,客栈的人没办法才上去敲门,没人开门,他们把门撞开后发现田林已经死了。”
      
      “所以客栈的人去报案了,你们去田府通知田晚清,结果刚好遇到了张小凡被田府的府丁团团围住的情景,真是巧呀。”沐天辰笑着说道,眼神明亮。这家伙还真是够点背的?
      
      “你为什么说张小凡不是凶手?”红衣女子上前两步问道。
      
      “我有说他不是凶手吗?”沐天辰笑着回答。
      
      “喂,你当我们是傻子吗?你的表情,语气都在告诉我们,张小凡不是凶手。”红衣女子鄙视的看着沐天辰。
      
      沐天辰笑着说道:“不错呀,进步了,懂得看人了。张小凡他确实不是。原因有三点,第一是动机,张小凡没有杀人动机,他不是那种为了钱财杀人的人;第二,杀人田晚清对张小凡没什么好处,两人没有恩怨,又不可能是情杀,而且看到官府的人并没有逃跑,也是自证清白比较聪明的做法。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相信张小凡的为人,他虽是神偷,但他偷东西只是为了好玩,两三天后便会奉还,而且他重来没有伤害过人。”
      
      “那夏大哥他们去田府报信,刚好碰到被围的张小凡,这也太巧了吧?”红衣女子也喃喃道。
      
      “是呀。他比较倒霉。”沐天辰又笑了,随后又说道:“不过他还是很聪明的,临事不慌乱,也没有惹出大乱子。你试着想,如果当时张小凡逃跑了,会怎么样?”
      
      红衣女子抓着头发,她实在不喜欢动脑筋,所以又转头看向沐天辰。
      
      “如果他当时逃脱了,官府根据一些人的口供,便能查出近期经常在田府溜达是张小凡,再加上他拒捕逃脱,很有可能被当成凶手。等天罗地网抓到张小凡后,他在说自己是清白的,很少有人会信。对不对,夏兄?”沐天辰看着夏文杰说道。
      
      “是的。昨晚抓到张小凡后,他说自己是清白的,没有杀人,我确实信了,心中有疑惑,所以才来找沐兄。”夏文杰道。
      
      “所以张小凡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知道如何将自己放在有利的位置上。”沐天辰笑着又说道。
      
      “那你岂不是更聪明,他怎么想的你都知道了。”红衣女子说道。
      
      “我只是把自己放在他的立场上想了想,便得出了答案。”沐天辰笑着回答,眼睛异常明亮。
      
      白羽看了沐天辰一眼,每次都这样,笑的自信而得意,似乎他已经看穿了一切。
      
      世古客栈已经在荣京存在五十多年了,以美酒闻名,“一片丹心随世古”,不论你有何烦恼忧愁,世古酒下肚,百愁全消。客栈共有两层,一层是普通来饮酒的客人,是开放大厅,放有十几个圆桌,醉酒者可随意高谈阔论;二层通常是达官贵人的饮酒场所,都是独立的包间,喝醉了可以躺下休息,或者做些别的,客栈一律不过问,除非客人酒不够喝,叫人添酒,否则客栈人员不能打扰客人。所谓来者是客,客人的所有言谈举止皆自由。
      
      四人走进世古客栈二楼,田林昨晚住的房间还被封条贴着。撕开封条,沐天辰围着包间的桌子转了一圈,桌子上有两个酒杯,说明当时田林是和别人一起喝酒,这个人是谁?是凶手吗?怎么离开的?酒中和菜中都没有毒,田林是如何中毒的?
      
      现场没有一丝凌乱,说明田林对这个人很放心,那么田林应该认识这个人才对,也许两个人正在商量事情的时候,凶手趁机下手,随后又大摇大摆的离开。之所以选择世古客栈,就是利用了除非客人需要,客栈人员一律不得打扰的规定;凶手还有可能知道,田林曾经在客栈中把打扰他喝酒的人揍个半死的事情,所以确信中途没人上来打扰。事后,又可以装成普通客人下楼。
      
      “夏兄,能把昨天来过二楼的人员名单都找出来吗?”沐天辰询问道。
      
      “可以,来二楼的都是达官贵人,很多人都认识,我这就去安排。”夏文杰走出门口。
      
      “等等,田林为什么可以上二楼?二楼不是只有达官贵人可以进入吗?虽说田家有几分财产,但是还没有达到上二楼的资格才对。”沐天辰皱着眉头问道。
      
      夏文杰走回来,关上门,压低声音说道:“田林是京都大将林校尉的私生子,他担心田林在京都不安全,所以送到我们荣京这里养着。你可不知道我们家大人现在可是着急的很,一心想尽快给林校尉一个交代。为了防止张小凡逃跑,他恨不得天天蹲在牢房门口守着。”
      
      “林校尉很疼这个私生子?”沐天辰轻笑一声,问道。
      
      “是呀。说是这个私生子出生的时辰对林校尉极好,能助林校尉飞黄腾达。所以别看田林是私生子,他手里的东西可不少。随便拿出一样,显出身份,二楼自然就能进。”夏文杰继续低声说道。
      
      沐天辰点头,这里已经没什么好查的了,他和夏文杰一起走下去,随后准备一起去一趟田府。
      
      “怎么,这次没看到冤气?”夏文杰问道。
      
      沐天辰摇头,喃喃道:“难道他死的不冤?”
      
      夏文杰苦笑一声,道“还真有可能,据说田林还真犯了不少事,但是都被她母亲压了下去。”
      
      “那这次岂不是都没有提示了?”沐天辰无奈的耸耸了肩。
      
      红衣女子莞尔一笑道:“这次就看你的真本事了。”
      
      沐天辰也笑道:“咱有真本事,走起。”
      
      四人从世古客栈大概走了一刻钟就到了田府。田府虽然是私宅,却建的很气派,门口蹲着两个雄赳赳的狮子,宽大的红门上镶嵌着两个巨大的黄铜手环,门外站着两个穿深蓝色衣服的府卫,门里也有两个,府中护卫应该不少。走进府内,一大群丫鬟,婆子拿着包裹聚在一起,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夏文杰四处询问,终于在一个偏院中找到了偷偷流眼泪的管家。
      
      “我们要去田夫人的房间看看,麻烦管家带路。”夏文杰温和的对老管家说道。
      
      “这些丫鬟,婆子是要离开了吗?”沐天辰看着前面带路的管家问道。
      
      “是呀。女主人没了,大家都准备离开了。但是府中的护卫不许,说要等上面的命令。拿不到卖身契,谁也不敢轻易离开,怕得罪上面的人,被卖到一个不好的去处。”管家回答到。
      
      沐天辰心中了然,府里的护卫想必都是林校尉派来保护田晚清和田林的,丫鬟,婆子恐怕也是林校尉买来服侍田晚清的,没有林校尉的命令,谁都不敢离开。看起来这个林校尉对自己的情人和私生子确实挺好的。
      
      “田夫人最近可有什么异常?”沐天辰看着前面低头带路的管家问道。
      
      “没有什么异常,和以前一样。”管家忍不住又摸了把眼泪。
      
      “昨天有什么异常吗?什么都可以。”沐天辰继续询问道。
      
      “昨天呀,昨天夫人说想早点睡,所以不让丫鬟,婆子服侍。后来燕子那丫头起夜,看到夫人房间有亮光,就过去看看,谁知。。。。”管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沐天辰停了片刻,等管家缓过来,继续问道:“夫人待你们可好?”
      
      管家吸了几口气说道:“夫人待我是好的。只不过府里的那些丫鬟,有时会打骂。”
      
      “为何打骂?”沐天辰接着问。
      
      “还不是因为那些丫鬟想要勾引少爷,被夫人发现,就一顿打。”管家恨恨说。
      
      沐天辰不在说话,跟着管家往前走去。管家应该是林校尉派来的,所以田晚清待他好,而侍女,婆子是买来的,没有靠山,可以随意责骂。
      
      田晚清还在地上躺着,脖颈上仅仅勒着一条白绫,很明显是被人从后面用力勒死的。房间同样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有尸体旁边有几道指甲留下的抓痕。沐天辰到处看,在地上发现了一根长的,白色的像丝一样东西。
      
      管家看了一眼说道:“那是拂尘,夫人很信奉这些,经常去山中道观祈福,有时候也会请道士来家做法。”
      
      沐天辰点点头,拿出手帕,把拂尘丝包了起来。
      
      再次看看,等确认没什么疑点后,沐天辰他们决定回证物库,查查田晚清这个人,以及和田晚清有交集的人。田林的关系网不复杂,应该很好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