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场赌注

      外面的天还没有亮,沐天辰便悄悄的推开了门,清新微凉的空气迎面扑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清醒了很多。
      
      沐天辰手里拿着蘸了墨汁的毛笔,往对面房间走去。
      
      “那白衣姑娘赶了那么久的路,肯定很累,应该睡的很香。不知道她早上醒来,来带自己脸上画了一只乌龟,会不会生气?哈哈,不知道她生气是什么样子?”沐天辰边走边想,快到白衣姑娘房间时,脚步越发的轻了起来。
      
      手刚碰到门边,沐天辰就听到“嗖”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穿过了门上的缝隙,他抬手一摸头顶,有个发簪正稳稳的插在他发间,多一分力,发簪会从发间穿出,少一份力,则发簪会从发间滑落,力道把握的十分精准。
      
      沐天辰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笑着说道:“羽儿姑娘不要误会,我就是路过,顺便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 没有听到回答,沐天辰继续说道:“那姑娘好好休息,我改天在把发簪还给姑娘。”
      
      沐天辰取下簪子,悻悻离开。“这耳力也忒好了吧,我都没进去呢,高手都不睡觉吗?” “看样子要换个法子了。”沐天辰打了哈欠,准备回去补觉。
      
      沐天辰是被清晨的鸟叫声吵醒的,懒懒的从床上爬起来,他觉得自己睡眠严重不足。推开窗,看到院中的白影,他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没错,白衣女子正在院中练剑,也不知道练了多久了,额头上竟然闪着水光,白衣女子手中的剑似乎有生命一般随着女子轻盈的身姿舞动,有时突然快如光,像沐天辰这样的菜鸟,根本看不到剑,只能看到有东西在眼前晃;有时慢如粼粼碧波,慢慢向外散去。
      
      “早啊,羽儿姑娘,昨天休息的好吗?”沐天辰趴在窗棂上问道。如果换作其他人,恨不得让眼前的人不要记不起昨天的事才好,这个不怕死的货还特意来提醒一下,好像生怕人家不记得似的?
      
      “和我师妹套近乎没用,省省吧,她不会理你的。”红衣女子从另外一个院子走了进来,不明就理的说道。
      
      沐天辰朝红衣女子挥挥手,笑着问道:“你师妹这么毫无顾忌的练剑,就不怕被人偷学吗?”说完又转头看着白衣女子,似乎真的在学习她的招式,双眸因为认真而熠熠生辉。
      
      他的话和动作对白衣女子没有照成一点影响,她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练剑,似乎他说的都是废话,根本不值得回应。
      
      红衣女子“噗呲”一笑,心道:“偷师学艺是武林的大忌,这人毫不顾忌说出来,还一本正经想要学的样子,实在好笑。”
      
      “你要是学的会,随便学。小师妹在雪山练了十年了,我们都没有学会,你要是学会了,记得教教我。”红衣女子打趣的说。
      
      “看了十年都学不会,凌先生的这些徒弟,水平堪忧啊。”沐天辰笑着回应道。
      
      “你懂什么呀?羽儿的剑式由心而发,不同的状态,招式不同,千变万化,怎么学?”红衣女子像看白痴一样看了沐天辰一眼。
      
      沐天辰尴尬的用食指摸摸了鼻翼,从窗户中跳了出来,走到红衣女子身边道:“真神奇,那就是说你们谁也破解不了她的剑术?”
      
      “那是自然,招式一直在变,怎么破解。”红衣女子自豪的回答,以自家小师妹为荣。
      
      看着红衣女子一脸自豪的模样,沐天辰却嘿嘿一笑,说道:“再让我看几天,我能破解她的招式。”
      
      红衣女子一怒道:“就你,连我都打不过,休要说大话。”
      
      沐天辰笑着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然我打不过你,依然可以破解羽儿姑娘招式。如果你不信,那我们打赌?”
      
      “赌就赌。”红衣女子不服气的说道。
      
      “好。输的人要连续一个月出去买早餐,还要帮我洗袜子。如果你赢了,我也可以帮你洗。”沐天辰嘿嘿一下。
      
      “好,你需要看几天?”红衣女子看着沐天辰,很自信。
      
      “七天。”沐天辰也很自信。
      
      他们两个的对话成功的吸引的白衣女子的注意,她停下来,看着沐天辰和红衣女子,似乎在确认他们这番话的真假。
      
      “羽儿,好师妹,你可不能输给这个臭小子啊。”红衣女子看到白衣女子已经停了,走过来抓住她的胳膊说道。
      
      白衣女子看了一眼沐天辰说道:“他不是我的对手。”
      
      “并不是因为武功高,就不代表没有破绽,就算没有破绽,依然有办法可以克制。你不知道,我们这个世界很多事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吗?”沐天辰笑着胡诌道。
      
      白衣女子又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转身回房。
      
      看着走回房间的白衣姑娘,沐天辰心道:“终于肯正眼看我了,这个赌总算没白打。想赢你很简单,你就等着看吧。”
      
      打赌的第一天
      清晨,沐天辰起床,伸了个懒腰,推开窗,果然看到白衣女子已经开始在练剑了,沐天辰微微一笑,开口道:“我说羽儿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的,你知道我和你师姐已经打赌要赢你,你练剑怎么可以不叫我呢?你现在都练到一半,我都不知道你前面用的什么什么招式,怎么总结规律呢?总结不出来,我该怎么胜你呢?”
      
      看到白衣女子微微皱起的眉头,沐天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故意,你是忘了,对吧?没关系啦,明天起来的时候叫我就行了,如果明天你还不叫我起床,那我就怀疑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看到你练剑,是不是担心你师姐会输呀?”
      
      看着白衣女子微怒的表情,沐天辰继续:“你担心就告诉我嘛,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呢?我又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对吧?只要你告诉我,我肯定不比了,直接认输。不可能你告诉我了,我还坚持要比,是不是?你真的担心你师姐会输吗?是真的吗?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真的?”
      
      沐天辰还在继续:“是真的,也没关系。只要你说清楚就行了嘛,对不对?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们从爷爷开始………..”
      
      沐天辰闭嘴了,因为白衣女子手中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在了他脑袋旁边的窗上。沐天辰笑了,又说道:“羽儿姑娘,你的剑怎么……”
      
      白衣姑娘一脸烦躁,怒道:“闭嘴。”
      
      沐天辰笑着跳出窗外,取下宝剑,一脸讨好的笑道:“羽儿姑娘,你的剑。”
      
      白衣姑娘接过剑,看了沐天辰一眼,实在无心练剑,转身回房了。
      
      沐天辰笑的可开心了,“脸上终于有其他表情了。”哼着小曲,沐天辰走到了正厅,看见他家老爷子正在一脸犯愁的坐在那里,上前问道:“爹,你这是怎么了?”
      
      沐萧一看见眼前的人,怒道:“你个小兔崽子,你还敢问。我找白羽姑娘来是保护你的,你三脚猫的功夫,怎么破别人的剑法?”
      
      沐天辰一笑,身子歪歪的坐在椅子上,慵懒的说:“只是稍微比试一下,羽儿姑娘不会伤害孩儿的。”
      
      沐萧看到他坐没坐相的样子,怒道:“给我坐直了。”
      
      沐天辰瞬间挺直了脊背,笑着又说道:“爹你也知道,天底下有比武功更厉害的东西,我肯定能胜她,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沐萧眉头一皱,问道:“你要怎么做?”
      
      沐天辰嘿嘿一下,问道:“我娘的哪些药呢?”
      
      沐萧又怒骂道:“你个浑小子,你娘的药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你怎么可以用来对付羽儿姑娘?”
      
      沐天辰好言劝道:“爹爹放心,我绝不会伤害她,就是让她浑身无力一会儿。”
      
      沐萧脸色一黑,说道:“不给,想要自己做去。”
      
      “我还真会,自己做就自己做。”沐天辰从椅子上起来,从正厅中晃了出去。
      
      沐萧看到他那个样子就头疼,无奈道:“你娘这么机灵一女子,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不辩形势的儿子?难道是怀孕时不小心碰到了,把脑袋撞坏了?”
      
      “少爷,我们去哪呀?”身穿土黄色的少年问道。
      
      “去药铺,买药材去呀。”沐天辰不紧不慢的走着。
      
      “少爷,你生病啦。要不要叫大夫瞧瞧。”土黄色衣服的少年紧张的问道。
      
      沐天辰敲了一下少年的脑门,说道:“你少爷我身体好的很,买药材当然是做迷药。”
      
      “少爷做迷药干什么?难不成又要做什么坏事?少爷,上次你为了和张家少爷抢花魁,下药让别人睡了七天,差点闹出人命,这次我可不帮你了。”少年不安的说道。
      
      沐天辰鄙视了他一眼,说道:“我说罗振,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少爷我是做事没有分寸的人吗?上次是因为张炳他人比较混蛋,所以我下重了些,好教训他。这次不一样,我会注意的。”
      
      “少年不会因为打赌的事情想对白羽姑娘下药吧?”罗振突然问出来。
      
      沐天辰白了他一眼,说道:“是又怎么样?”
      
      罗振靠近沐天辰,悄悄的说道:“那少爷这次可能不会成功了。”
      
      沐天辰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罗振眼神往后瞟了瞟,说道:“少爷,你看后面。”
      
      沐天辰回头一看,之见后面跟着一白一红两位女子。“真是尽责呀。”沐天辰感叹道。
      
      罗振又问道:“少爷,还买吗?”
      
      沐天辰笑着说道:“买,为什么不买,走。” 知道了又如何,下毒最关键的怎么下,如何让人防不胜防。
      
      打赌的第二天
      
      天还没完全亮,沐天辰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外面的人似乎意识到他已经醒了,便走开了。沐天辰知道这个时候敲门的肯定是白羽,笑了笑,故意又睡过去了。等天完全亮了,沐天辰才伸了个懒腰起床了,推开窗,白衣女子果然又正在练剑。
      
      沐天辰忍着想笑的冲动,故意做惊讶的说道:“哎呀,白羽姑娘,你怎么又没叫我起床?昨天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要记得叫我起床,不然我就不能完整的看到你练剑,不看到你练剑,我就无法总结出经验,破你的招式。你看昨天都说好的事情,你今天又自己练了这么久,我都没看你第一招是什么样?这可能怎么办呢?难道你是真的想让我主动认输吗?”
      
      “还是说你昨天看到我去买药材了,认为我准备用毒,所以看不看你练剑都无所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误会了呀,用毒只是我的考虑选项之一,我还是需要看你练剑的。如果真的下毒,还要找空隙,是不是?不看你练剑怎么找到空隙呢?是不是?你要是觉得我会下毒,可以来找我确认一下呀,是不是?你来确认一下,我就会告诉,是不是?不会你来确认我还不告诉你,这不是有违狭义吗,是不是?你是真的认为我会下毒吗?”
      
      白衣姑娘停了下来,盯着沐天辰。
      
      沐天辰看着她,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说道:“你来叫过我了,是不是?原来早上敲门的是你呀。你看,你来叫我,你出个声嘛,只是敲个门,我也不知道是谁,是不是?如果有急事,敲门的人看我没起来肯定要出声的,是不是?我还以为是风吹的,所以没在意,就又睡着了。你看我没起来,可以再来敲一次,是不是?你在敲一次,我就知道是你了,是不是?这…….”
      
      沐天辰又闭嘴了,和上次一样,白羽的宝剑又插他脑门上放了,沐天辰从窗口跳出,取出宝剑,还是同一个地方,插痕更深了。
      
      沐天辰满脸堆笑的走到白衣姑娘面前,递上宝剑,说道:“羽儿姑娘,你的宝剑。”
      
      随后又开口道:“其实这次也不能怪你,毕竟你叫我了,我不知道是你,没起来。没关系,明天你出个声,我就知道是你了,知道是你,我肯定起来…….”
      
      白衣姑娘瞪了他一眼,烦躁的说:“闭嘴。” 拿起自己的宝剑,转身回屋了。
      
      沐天辰十分愉快的吃了早餐,哼着歌带着罗振又出门了。
      
      罗振看着心情大好的沐天辰问道:“少爷,这次又干嘛?”
      
      沐天辰双手放在脑后,迈着悠哉的步子,说道:“找木匠。”
      
      罗振百思不解的问道:“找木匠做什么?”
      
      沐天辰看了看后面跟着红,白两位女子说道:“自然是做武器。”
      
      罗振看了看后面的女子,附耳对沐天辰说:“少爷,她们整天都跟着你,你做什么毒药,什么武器,她们都知道。根本没法保密,要不改天你在家,我帮你去跑腿吧?”
      
      沐天辰神秘一笑,说道:“没关系,知道就知道呗。”
      
      罗振看着沐天辰,突然明白了,说道:“少爷,知道赢不了,这是破罐子破摔吗?我懂。”
      
      沐天辰踹了他一脚,说道:“少爷我什么时候输过,有点自信好不好。”
      
      罗振揉了揉腿,无奈说道:“好,好。我相信少爷还不行吗?”这口气,这声音,透着满满的不信。
      
      沐天辰懒得和他计较,他自有计划。七天,七种武器,我到底要用哪一种,偏不告诉你,小丫头,你就猜吧。虚则实子,实则虚子,这正是他要的效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实话,我也没想好沐天辰到底用什么法子可以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