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调查

      四人来到府衙的证物库,这里存着所有记录在册的案子。证物库还和上次一样,阴深清冷,透着一股霉味。即使外面阳光很大,这里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就像无法温暖人心底的那一个阴冷的角落。
      
      “我们主要寻找近几年没有接到勒索信的失踪孩童卷宗。”沐天辰对另外三人说道。
      
      “嗯。我们一定要帮肖老将军找到孙子。”红衣女子干劲十足的说道,然后走到一排放着册子的书架旁边,开始看起来。
      
      沐天辰走到白衣女子身后的书架,开始翻阅。
      
      等四人把近五年的案卷看完后,从中找出了六起案例,虽然全部都是发生在这一二年期间,但是却没有关联。
      
      “看样子要去肖家振读书的云清书院走一趟了。”沐天辰闭了闭眼,把手放在两眼间的鼻梁上,轻轻捏了捏。
      
      云清书院是荣京最大的一家书院,地段繁华,名师众多,很多世家都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希望接受良好的教育,将来有一个好的前途。而云清书院却不看重家世,所有学生入学前必须经过严格的考试系统,只有成绩合格才给予录取。每一个进入云清书院的人,都被视为天之骄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刚走进书院,朗朗的读书声便随风入耳,配合摇曳的竹声,依然是一个学府圣地。再往前走几步,便听到了管弦之音,院内的盛开的垂丝海棠似乎正沉醉在这美妙的音乐之中,无暇顾及贸然闯入的四人。
      
      “怪不得这么多人巴不得把孩子送到这里来。这里真美呀。”红衣女子率先开口道,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天辰。”海棠花下走出一个身穿浅蓝色服饰,年龄大概五六十,带有胡须,面容清瘦的男子。
      
      “院长。”沐天辰笑着回答,随后眉头轻蹙。
      
      “你怎么回来了?”蓝衣服男子笑着问道。
      
      “来看看院长,顺便来问点事情。”沐天辰微笑着回答。
      
      “空着手来看我?”蓝衣男子故意严肃的问道。
      
      “思念院长心切,来不及准备礼物就飞奔而来。回头给院长补上。”沐天辰笑嘻嘻的回答。
      
      “还是那样,嬉皮笑脸的。不过你能多来看看我就行了,礼物就算了。”院长笑着回答。“走吧,先进屋。”
      
      “师娘身体还好吗?”沐天辰边走便问道。
      
      “还和以前一样,身子弱。”周院长回答,眼里流露出一丝心疼。
      
      “有院长照顾,身子弱也不怕的。”沐天辰笑着说。
      
      “是呀。有我在,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周院长笑着回应。
      
      “吆,原来你也是这个书院的学生呀。怎么你身上没有一点天之骄子的样子呢?除了长的还行之外,根本没什么能耐嘛?武功不行,也没见你有什么文采,全天在家里混吃混喝,如果不是你家里有点钱,你是不是要流落街头了?”红衣女子盯着沐天辰上看下看。
      
      沐天辰看着红衣女子,要不要这么直接呀?
      
      “哈哈哈,你别看他这样,他当年学习和武功可是学院第一呢。”周院长笑着答道。
      
      “他还第一,我觉得你们应该修改一下教育方法了。”红衣女子直白的说,表情十分认真。
      
      夏文杰忍着笑,但是看到尹月认真的表情实在忍不住了,还是轻轻笑了出来。
      
      沐天辰眉头抽搐了两下,瞪了夏文杰一眼,老子帮你查案,你还笑我。又看着也忍着笑的白羽,说道:“羽儿,你别听尹月胡说。我武功还是很好的,文采也很好。”
      
      “你武功很好?”难得开口的白羽问道,嘴角浅留着笑意。
      
      “虽然没有你好,但是还是很好的。比他好。”沐天辰指着夏文杰说道。
      
      “那他也很差。”白羽也认真的说。无辜中枪的夏文杰表情一愣,报应来的太快了吧?
      
      沐天辰微微一笑,不说话了,在这个武功天下第一的得意弟子面前,谁的武功都不可能好。
      
      周院长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无辜中枪的夏文杰摇头,白羽也学坏了。
      
      四人说笑着来到周院长的房间里坐下后,一个身穿天蓝色衣服的女子前来奉茶,乌黑的头发,皮肤带有几分苍白,看着就像久卧病床之人。
      
      “师娘好。”沐天辰站起来,微笑着打招呼,难得带了几分乖巧。
      
      女子笑了笑,带了几分病态的美感,说道:“天辰,快坐。别多礼。”
      
      “师娘身体还好吗?”沐天辰坐下关切的询问。
      
      “还好,还好。这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没什么大碍。”女子笑着说道。
      
      “好了,快回去休息吧,别一直站着。”周院长走过来扶着女子说道。
      
      “我没事,天辰来了,我想和他说说话。”女子温柔的笑了,脸上带着幸福的光。周院长扶她到自己身边坐下。
      
      “说吧,什么事?”周院长看着沐天辰问道。
      
      “肖家振失踪了。所有我想来学院看看。也许能查到什么线索。”沐天辰严肃的说道。
      
      “肖家振是谁?”女子疑惑的看着沐天辰。
      
      沐天辰刚想解释一下,就听到周院长对他说:“你师娘自从今年身体越加不好,学院的任何事情我都没让她知道,省的她乱操心。”
      
      “谁乱操心了?”女子嘟囔了一声,随后瞪了周院长一眼。院长无奈轻笑。
      
      沐天辰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肖家振是云清书院去年招进的学生。”
      
      “什么?学院的学生失踪了?怎么回事?”女子吃惊的问道。
      
      “看看吧,就说不能让你知道。”周院长看着女子说道。
      
      女子安静下来,问道:“怎么失踪的?”
      
      “放学后,在秀柳巷被人掳走了。”沐天辰回答道。
      
      “放学后,那竟然是大白天掳人吗?也太大胆了。”女子再次吃惊的说道。
      
      沐天辰点头,“确实很大胆。”
      
      “怪不得今天肖家振没有来上学,原来出事了。”院长也担忧的说。
      
      “但是他在学院就只是上课,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院长又接着说道。
      
      “是不是人贩子干的?”周院长接着问道。
      
      “不是。”沐天辰肯定的答道。
      
      “你怎么那么肯定?”周院长问道。
      
      “我们找到了一些证据。”沐天辰谨慎的说道。
      
      “什么证据?”周院长接着问道。
      
      “这个还不能说。”沐天辰颇为为难的回答。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踪,但是应该和学院没有关系。”周院长继续说道。
      
      “嗯,院长,我们只是来看看。”沐天辰说道,眼神深邃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周院长又笑着问道。
      
      “肖家振失踪前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沐天辰问道。
      
      “没有。准时上学,放学就回家,很乖巧。没什么特别的。”周院长想着说。
      
      “哦,快放学了吧?”沐天辰转移了话题。
      
      “是呀。快了。”周院长也望着窗外说道。
      
      “那院长,我们先告辞了,放学后我还要问问其他老师。”说完,沐天辰站了起来。
      
      “别忘了没事常来看看我们,但是可不准带着案子来哦。”周院长笑着站起来送客。
      
      “知道了,院长。”沐天辰也笑回答。
      
      四人走出来,分别找到肖家振的老师询问,发现真的院长和院长说的一样,确实没有特别的或者异常的情况发生。
      
      走出学院,白羽看着沐天辰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沐天辰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每次看到或者发现什么的时候,你的表情和眼神会不一样。”白羽凝视沐天辰说道。
      
      “羽儿,原来你这么关注我。”沐天辰看着白羽,笑了起来。
      
      白羽扭过脸,不看他,说道:“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院长眼中发现了冤念,你信吗?”沐天辰笑说道。然后又说道:“放学了,去昙云面馆问问吧。”
      
      红衣女子悄悄的凑到夏文杰身边,问道:“沐天辰那小子的表情有变化吗?我怎么没看到他眼里有光?”
      
      夏文杰耸耸肩,说道:“我也没有看到。”
      
      “那你发现什么没有?”红衣女子继续问道,好奇大眼睛盯着夏文杰。
      
      夏文杰无奈的说道:“我什么也没有发现。我觉得一切很正常。”
      
      红衣女子疑惑的问道:“我看着周院长是个好人呀,应该不会是他吧?”
      
      夏文杰颇为冷静的说道:“凭借感觉不行,判案要讲证据的。能有提示总是好的。”
      
      红衣女子看着夏文杰,惊讶的问道:“这么说你相信沐小子的话,周院长真的是坏人?”
      
      夏文杰没有回答,紧跟着前面的两人朝昙云面馆走起。
      
      昙云面馆看起来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面馆,因为距离学校不远,此刻已经有不少书院的学生正坐在这里吃面。沐天辰他们也坐了下来,和这里的学生一样点了四碗面,然后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我们这样悠闲的吃面真的好吗?”红衣女子看着眼前的一碗面,不解的看着沐天辰。
      
      “我们现在是按照肖家振失踪前行走的路线,把案件重演一下。”沐天辰吃了一大口面,回答道。
      
      “老板娘,来一下。”沐天辰朝面馆喊了一声。
      
      “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回答。老板娘穿了一身红衣,看起来特别喜庆。
      
      “老板娘认识一个叫肖家振的学生吗?”沐天辰看着走来的老板娘问道。
      
      老板娘眨了眨眼,想了想回答道:“肖家振,是云清书院的学生吗?”
      
      “是的。一个九岁的男孩,身穿云清书院校服。旁边有个十五六岁身穿身穿蓝黑衣服的少年经常和他一起。”沐天辰详细说明道。
      
      “没有印象。真不好意思,我这里每天来来往往的学生太多了,记不住呀。”老板娘摇了摇头。
      
      “那老板娘有没有注意到昨天下午是否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沐天辰接着问道。
      
      老板娘摇头,解释道:“学生放学的时候,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我都没有注意到。”
      
      “好吧,这就没办法了。谢谢老板娘,你去忙吧。”沐天辰看着已经吃完面,开始四散的学生的说道。
      
      “好了,我们也走吧。”沐天辰起身,朝秀柳巷走去。
      
      “老板娘记不得也很正常,毕竟云清书院都是统一校服,咋一看都一样,更何况当时他们又那么忙。”红衣女子赶紧起身,跟着走进秀柳巷。
      
      这条小巷人不多。沐天辰回头,还能看到不远处的面馆,正对着小巷有一扇紧闭的窗户。走到肖家振被绑的柳树下,旁边也没有什么痕迹。
      
      不远处就是面馆,如果肖家振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发出呼救,绑匪就很有可能被发现。没有呼救,难道又是熟人作案?向琴说他没有看到绑匪,应该是他先被绑匪打晕了,然后尹家振听到声音回头,发现了后面站着自己认识的人,所有没有求救。沐天辰站在柳树下思考,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看到自己同伴生死不明的昏倒在另一个人身边,没有选择逃跑,也没有跑出去让人救助同伴。什么人让肖家振如此信任?
      
      绑匪是藏在这个柳树上吗?沐天辰轻轻一跃,跳上了柳树。在上面仔细查看,有脚印,那么绑匪确实藏在这里。如果绑匪在作案途中有人走来了怎么办?沐天辰向后看了看,面馆的窗户依然紧闭。
      
      “夏兄,柳树上有脚印。”沐天辰从树上跳下来,对夏文杰说道。
      
      夏文杰跳了上去,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把脚印托印下来,又取出手帕把脚印上的泥也刮下来,然后一起放入怀中。
      
      绑匪是如何带着肖家振离开的呢?秀柳巷后面是面馆,前面是热闹的大街,他是如何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的呢?九岁的孩子身高不低,难道他随身带了麻袋,把孩子装进了袋子,背出去了?那这样,前面的店铺应该有人看到,去前面问问看,沐天辰加快了脚步朝出口走去。白衣女子紧随其后。
      
      看着夏文杰一系列的动作,红衣女子好奇的问道:“你还随身带了这些?”
      
      “主要为了方便取证。”夏文杰从树上跳下来。
      
      “我们不去追他们吗?”看着从树上跳下来后,就双手抱臂,斜倚在柳树上不动的夏文杰,红衣女子有点好奇。
      
      “沐兄应该是去询问有没有人看到什么。我昨天一听说就来这里问过了,并没有人看到有人抓了孩子或者拖着重物从这个巷子里出来。等会天辰老弟还是会回来,因为他并没有提到让我追过去。”夏文杰注视巷子的出口说道。
      
      “那你怎么不告诉他?”红衣女子看着问道。
      
      “他去问问,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夏文杰又说道。
      
      正如夏文杰所言,沐天辰询问了巷子出口处两边的商铺,并没有人看到有人背着重物通过,更没有人看到所谓的绑匪,唯一知道就是秀柳巷一般很少有人通过,这就是为什么绑匪这么大胆的原因。
      
      “夏兄已经问过了?”沐天辰回来后,望着斜靠在树上夏文杰问道。
      
      夏文杰点头,随后问道:“沐兄可有什么发现。”
      
      沐天辰摇头。
      
      “看样子目前只能等了。”夏文杰刚说完,就看到一个云清书院的学生走了过来,瞬间脸上一喜,朝学生走去。
      
      “我是府衙捕快,问你点事。”夏文杰快速走到这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学生面前说道。
      
      这个少年狐疑的看着夏文杰,点了点头。
      
      “你昨天走过这条小巷吗?”夏文杰直接问道。
      
      少年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每天回家都会走这条小巷。”
      
      “昨天你经过小巷时,看到什么异常情况了吗?”夏文杰再次问道。
      
      少年摇头,说道:“没有。”
      
      夏文杰无奈的看向沐天辰,沐天辰问道:“昨天你也是吃完面直接走进小巷的吗?”
      
      少年歪着头想了想,说道:“我昨天吃完面后就肚子疼,借了面馆的茅房解决后才出来。”
      
      沐天辰点了点头,问道:“你认识肖家振吗?”
      
      少年脸上表情变得紧张起来,说道:“认识。我们经常在这个小巷见到,但是不熟,只是打声招呼。听说他失踪了?”少年抬头,眼神有怯懦的看着沐天辰。
      
      “是的。放学后这条小巷还有其他人经过吗?”沐天辰又问道。
      
      “有。但是是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下课比较晚。我之前有一次晚回家,遇见过他们。”少年据实回答。
      
      “嗯。”沐天辰点头,又说道:“快回家吧。”
      
      “那个,肖学弟怎么样了?能找回来吗?”少年犹豫着问道。
      
      “我们会尽力把他找回来的。”夏文杰插口道。
      
      等少年走远,夏文杰叹了口气,说道:“又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还不好说。”沐天辰接着说道:“刚好肚子疼,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夏文杰也说道:“就算小巷中没人,我还是想不明白绑匪如何把他们带出去的。”
      
      “确实,从树上脚印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人。这人从树上跳下来后,就无法去观察整条小巷的情况了,在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的小巷中打晕一个人,把另一个带走,怎么想都有点冒险。”沐天辰边附和着说。
      
      “除非他有同伴,在路口帮他阻止别人进入。”白羽说道。
      
      “或者就算有人不小看到,他也不担心被发现。”沐天辰靠着墙沉思着说。
      
      “你认为是什么人?”白衣女子看着依墙不语的沐天辰问道。
      
      沐天辰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在斜晖中勾了勾手说道:“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白衣女子看着他,没有动,夕阳的斜晖照她身上,给她蒙上了一层暖色。看着沐天辰那充满自信傻笑的表情,白羽说道:“其实你也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先悄悄告诉你。”沐天辰看着白羽,嘴角噙着浅笑,穿过斜晖一步一步朝她走去,似乎要走进她的心里。白羽突然慌了。
      
      “喂,不准欺负羽儿。”红衣女子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沐天辰的动作,他无奈的回头,看着气焰嚣张的红衣女子。
      
      “回去吧。”沐天辰最后无奈的说道。
      
      四人沿着小巷往前走去,身后的影子被夕阳拉的很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