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儿童失踪案

      坐在石凳上的沐天辰抬眸看了一眼趴在石桌边的红衣女子,吹了吹杯中的热水,接着喝茶。自己已经连续解释半个月了,奈何她们就是不信,其实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有点扯。“唉,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呢?他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自家老头啊。”沐天辰叹了口气。
      
      沐天辰看着走来的白衣女子,问道:“羽儿,你也不信我?”语气中竟然带了三分撒娇。
      
      白衣女子眉头轻蹙,清冷的眼睛盯着沐天辰,没有说话。
      
      沐天辰无所谓的拍了拍了衣袖,挪到白衣女子身边,探着脑袋问道:“要不我们去京城寻我家老头,让他解释给你们听,如何?”弯弯的眼睛中闪着明亮的光。
      
      沐天辰自然不可能得到回答,他悻悻的走回石桌,拿起茶杯,喝口茶,轻轻吐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我觉得夏兄现在应该也觉得我在胡扯。”
      
      红衣女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着说道“别人在头疼,你倒是很悠闲。”
      
      “那是,头疼的又不是我。”沐天辰依然很悠闲的回答。
      
      “呵呵,说的是。”红衣女子笑着回道。
      
      “不过我觉得最悠闲的还是羽儿。”沐天辰笑嘻嘻的又看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面无表情。
      
      “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会引起你的注意。”沐天辰笑着说道。
      
      “少爷。”罗振还没有走进院中,沐天辰就听见了罗振的声音。
      
      “什么事?”沐天辰趴在石桌上,慵懒的问道。
      
      “夏捕头来了。”罗振回答。
      
      “难道又出什么棘手的案子了。最近不太平呀。”沐天辰眉头轻蹙,站起来往大厅走去。
      
      夏文杰正坐在一边喝茶,看到沐天辰走了过来,站起来,平静的说道:“沐兄。”
      
      红衣女子“噗呲”一笑,说道:“我还以为有什么急事,但是看夏捕头状态,好像也没什么急事。”
      
      夏文杰看了看红衣女子,又望着沐天辰说道:“确实有急事,而且还和沐家有关。”
      
      红衣女子一惊道:“真有急事啊,那你怎么还这么悠闲?”
      
      夏文杰轻笑道:“着急一定要表现出来吗?”
      
      红衣女子着急道:“哎呀,不和你废话了。快说有什么急事。”
      
      沐天辰嘴角轻扬,笑着说:“夏兄别卖关子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肖府。”夏文杰简短的回答。“肖老将军的孙子肖家振不见了。”
      
      “肖老将军,这次是父亲的挚友吗?”沐天辰轻声道。随后,他再次问道:“肖老将军的孙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昨天放学回来的路上,突然就不见了。肖老将军快急坏了,今天一大早就等在府衙门口,第一时间报了案。”夏文杰说道。
      
      “是不是绑架?可有收到绑匪的来信吗?”沐天辰又问道。
      
      “没有。”夏文杰顿了顿,又说道:“就是因为没有才应该着急,不是吗?”
      
      “确实。”沐天辰喃喃的说。“如果不是绑架,就有可能是人口贩子了,已经过了一个下午和晚上了,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最担心。。。。。”沐天辰停下不说了,希望这次的事件不要和之前的事情有所关联。
      
      “我好像听过肖老将军,他是不是那个常胜将军?他怎么在这里?”红衣女子好奇的问道。
      
      沐天辰叹了口气,回答道:“他确实是三十年前的那个常胜将军。自从他儿子和儿媳失踪后,他便带着唯一的孙子来到了这里。”
      
      “怎么失踪的?”红衣女子又好奇的问道。
      
      “肖老将军的儿子和儿媳都十分善战,有勇有谋。肖老将军退下来后,便把军队交给了他们。也许是天妒英才,七年前,在他们夫妻的得胜归来的路上突然刮起了大风,人就这样吹走了。当时皇帝派人多次寻找,始终没有找到,最后只好不了了之,肖老将军便带着他们唯一的儿子回到了荣京。”沐天辰望着天空,眼神茫然,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肖老将军好可怜。我们一定要帮助肖老将军找到孙子。”红衣女子信誓旦旦的说。
      
      “嗯,快走吧。”沐天辰快步走到白衣女子身边,拉起她的手腕,迅速往前走去。
      
      白衣女子眉头微蹙,没有说什么,任由他拉着往前走去。
      
      夏文杰看着一脸傻笑的沐天辰,摇了摇头,往前走去。这个人真的能感应到冤魂吗?上次也感应到珊儿的灵魂了吗?
      
      “夏捕头,你终于回来了。老将军等了好久了。”说话的人站在路上,正朝他们招手。
      
      来人看到同行的沐天辰,恭敬的鞠了一躬,叫到:“沐公子。”
      
      沐天辰点头,问道:“陈管家,好久不见。”
      
      “他是陈明,跟着肖老将军以及几十年了。这两位女子是我的朋友,白羽和尹月。”沐天辰简单的介绍道。
      
      红衣女子皱眉看着这位大概五十岁左右,身材微胖,面容和善的陈管家,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军旅之人。看得出红衣女子的疑惑,沐天辰轻笑道:“陈管家当年可是能以一敌百,反应快速,外号“”闪电”。
      
      陈管家笑着摇头道:“现在老了。”说完便急忙领着沐天辰他们走进身后大院内,大院内一条小路直通正厅,正厅的正位坐着一个头发花白,满面愁容的老人。老人看到他们走过来,急忙站了起来,走到门边。
      
      “老爷,夏捕头和沐公子他们回来了。”陈管家沉稳的说道。
      
      “夏捕头,原来你说去请的人竟然是沐公子。”肖老将军侧身请他们进屋。
      
      “沐兄对案件有独特的看法,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夏文杰走进屋内,向老人道。
      
      “小辰,你父亲可还好?”老人边点了点头,看向沐天辰。
      
      “家父一切都好,多谢肖老关心。”沐天辰回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小辰,振儿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拜托你了。”老人拉着沐天辰的手,诚挚的说道。
      
      “肖老放心,我必定尽心。”沐天辰回答。
      
      “肖老,振儿是怎么失踪的?”沐天辰问道。
      
      “陈管家,去把向琴找过来。”随后转头又对沐天辰解释道:“向琴是负责振儿日常生活的仆人。振儿失踪时,他就在旁边。”
      
      沐天辰点头。
      
      仅一刻钟,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跟着陈管家走了进来,少年双眼通红,看了看肖老将军后,忍着泪水低头,低声叫了一声“老爷”。
      
      “向琴,你和他们说一下振儿失踪的全部经过。”肖老将军温和的说,看起来十分冷静。
      
      少年点头,低哑的声音慢慢说起来:“昨天下午我和平时一样,在云清书院外等少爷放学。在回来的路上少爷说饿了,我们就一起去了距离学院不远处的面馆吃面,吃完面刚走没多远,我就被人从后面打晕了,醒来少爷就不见了。”少年眼中含泪。
      
      “什么时候放学?”沐天辰问道。
      
      “申时。天还没有黑。”少年如实回答。
      
      “面馆叫什么名字?”沐天辰想着问道。
      
      “和面馆有关系吗?”肖老将军插嘴道。
      
      “不,我还不清楚,只是想尽可能的知道详细些,也许有帮助。”沐天辰回答道,没有了之前的笑嘻嘻状态,脸上表情严肃而认真。
      
      “昙云面馆。是叫昙云面馆,在云清学院东边不远处的一个小面馆,只有两个人。老板娘和她妹妹,老板娘叫云娘。”少年急切的回答。
      
      “嗯。”沐天辰点头。
      
      “你在哪里被打晕的?”沐天辰望着少年通红的眼睛问道。
      
      “在秀柳巷,吃完面,穿过那条小巷回家会比较近,我们每次都是这么走的。”少年回答。
      
      “具体位置呢?”沐天辰再次问道。
      
      “在秀柳向入口不远处一颗柳树下。”少年想着回答道。
      
      “嗯,好了。我暂时没有问题了,你可以回去了。”沐天辰看着少年说道。
      
      “那,,,少爷,,,”少年搓着手,支支吾吾不敢问出声。
      
      “先回去吧。”肖老将军摆摆手。陈管家带着少年出去,少年走出门,又回头看着沐天辰,眼中充满了恳求。
      
      “肖老,肖府最近有什么异常吗?”沐天辰回头看着肖老问道。
      
      肖老将军摇头,“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振儿平时都在做什么?”沐天辰沉思着问道。
      
      “放学后就一直呆在家里习武。”肖老将军回答。
      
      “没有外出?”沐天辰再次问道。
      
      肖老将军明白沐天辰想要知道振儿是怎么成为目标的,但是他却给不出原因。叹了口气,老人无奈的回答道:“振儿基本上都是在家中,很少外出。不知道为何被盯上。”
      
      沐天辰抓了抓头,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肖老将军看着沐天辰,咽了一口口水,问道:“小辰,你怎么看?”
      
      沐天辰看着老人有些焦急的目光,决定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他,说道:“肖老,我认为这是有预谋的绑架。但是说绑架也不对,如果是绑架也就是为了图财,但是绑匪却没有索要赎金。如果是人口贩子也不对,因为他们已经把向琴打昏了,却没有把他一起带走,这点很奇怪。如果不是绑匪,不是人口贩子,那么歹徒是图什么呢?”
      
      “难道是报复吗?肖老可得罪过什么人?”夏文杰插口道。
      
      “没有。自从七年前回到这里,我也基本上没怎么与人往来,只希望能够养育振儿长大成人,我没有别得期望,只求他能够平安。”肖老将军肯定的说道。
      
      “那府里的其他人呢?”夏文杰又问道。
      
      “府里的其他人都是我多年的部下,和他们的子女,他们秉性我很了解,不会仗势欺人。更何况我已经隐退多年,他们更不会找麻烦。”肖老将军更加肯定的说道。
      
      沉默了一会,沐天辰又问道:“肖老,再详细说说振儿的生活细节吧。”
      
      肖老将军两眼看向空中,视线飘忽,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振儿卯时一刻起床,洗漱,和我一起习武一个时辰,然后吃完早饭和向琴一起去学院,申时三刻到家,练习射击,吃完晚饭后看书,作画。”
      
      “一切都很正常。振儿接触过哪些外人?”沐天辰又问道。
      
      “外人?”肖老将军想了想,回答道:“生病时是百珍堂的章华大夫看诊。上学时接触的院长周延良,天文老师许坤昭,文学老师初雨,琴艺老师颜生,算术老师吕机,剩下就是应该是振儿的同学了。”
      
      没有其他需要了解的了,沐天辰准备起身告辞,他刚站起来,肖老将军就来到了他面前:“小辰,你知道,我们肖家……”最后竟然有些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沐天辰拍了拍肖老将军的手,安慰道:“肖老放心吧,我一定尽快找到振儿。”
      
      从府衙走出来,沐天辰漫无目的的跟着眼前的三人,脑子想着该从何查起。
      
      “刚开始看着肖老挺冷静的,听了沐天辰的分析,他都慌了。”红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沉思沐天辰。
      
      “唯一的孙子失踪,肯定会着急。之前的冷静应该是装的,他不想让向琴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还真的是一位好将军。”夏文说道。
      
      这种时候沐天辰没有了之前满不在乎,整个人变得严肃而冷静,充满了魅力,散发着光芒。白羽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沉思沐天辰,放慢了脚步,等他跟上。
      
      “我们再回府衙看看有没有关于儿童失踪的案子吧。”沐天辰抓住自己身边的白衣女子说道,眼中亮光闪闪。
      
      白衣女子被沐天辰拉着快速朝府衙走去,另外两人也急忙跟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