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守株待兔

      天刚蒙蒙黑,躲在常建业房梁上的四人便看到一个一身黑衣的人从窗户潜入,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常建业床边,拿起枕头,压在了常建业脸上。
      
      “住手。”沐天辰大喊一声,跳下横梁。夏文杰迅速点了蜡烛。
      
      黑衣人一惊,顺手射出一个小刀,沐天辰刚想躲,便瞄到了身后的白衣女子闪到了自己面前,出鞘半寸的宝剑不偏不倚的挡住了小刀。随后一枚带着细线的铃铛刺破了寂静的空气,打在了黑衣人胸口。黑衣人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卢云星。”沐天辰开口道。
      
      黑衣人哆嗦了一下,眼神直直的看向沐天辰,叹了口气,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黑布。
      
      “你怎么知道是我?”卢云星问道,神色平静。
      
      “因为只有是你,整件事才能解释的通。”沐天辰说道。
      
      “我以为我的计划天衣无缝。”卢云星苦笑了一下。
      
      “如果不是常兆生自己喝了乌扇,我们可能也认为只是简单的遗产争夺事件。”沐天辰说道,给了卢云星一个台阶,这个人的计划确实很缜密。
      
      “他喝了乌扇?”卢云星抬起头,看着沐天辰,有些迷惑。
      
      “我猜想他是不想继承生意,故意喝了乌扇,让身体虚弱,以这个理由进行隐居。”沐天辰回答,眼神中闪着光,似乎想起了桃花村的美景。
      
      “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多中了一种毒而已。”卢云星依然很平静,没有一点感情波动。
      
      “错。他不想继承家族生意,让身体变虚弱也是为了让常建业名正言顺的继承遗产。既然他不想继承遗产,那么常建业又为何要杀他争夺遗产呢?如果没有这个做前提,那么事情就容易多了。”沐天辰说道,眼神锐利。
      
      “是吗?”卢云星笑了,似乎还是那个初次见到的爽朗少年。
      
      “威胁信,假的账薄,都是你做的,为的就是制造动机,方便我们结案。既然都是假的,你自然不能让当事人还活着。”沐天辰说道。看到卢云星轻松的笑容,白衣女子走近的沐天辰身边。
      
      沐天辰看着她的动作微微一笑,弯弯的眼睛中闪着明亮的光。
      
      卢云星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说道:“我不会伤害他的。”
      
      白衣女子没有挪动半步。
      
      卢云星叹了口气问道:“你为何怀疑我?”
      
      沐天辰指了指卢云星的手,说道:“看看你的手指,那是皮肤接触到雷公藤引起的过敏。”
      
      “哈哈,原来你从那么早就开始怀疑我了。”卢云星笑着回答,坐了下来。
      
      “是的。不仅如此,常兆生出事的当晚,你既然听到了响声,却不去查看,你可是负责常府安危的人,这点非常奇怪。还有这个。”沐天辰拿出了香囊。
      
      “这个是常姑娘送给你的吧?代表云瑞。是不小心掉的吧?”沐天辰指着上面的祥云说道。
      
      看着卢云星微微变动的神情,沐天辰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去调查脚印?”
      
      “为什么不去?”完全没有被猜中心思的尴尬,卢云星问道。
      
      “因为没用,凶手既然这么细心的布了一个遗产争夺局,应该不会节外生枝,脚印只不过是凶手留下迷惑我们的,他故意穿了一双比自己脚大很多的鞋子,让我们注意身材高大的男子,分散注意力,我们却永远找不到这个人,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对吧?”沐天辰问道,语气中自信满满。
      
      卢云星再次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是我用毒杀了常兆生。”
      
      “不只是常兆生吧?”沐天辰开口道。
      
      卢云星看着他,眼神中有一丝痛苦:“义父也是我杀的。”
      
      “什么?”夏文杰惊道。
      
      卢云星没有再理他们,看着半空中,眼神迷茫没有焦点,他喃喃说:“半个月前,义父得了寒症,我也是偶然发现常建业买回来的药中含有雷公藤,雷公藤少量自然不会致命,还能清热解毒,但是多了就不行了。而院内的雷公藤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每次都会往熬着的药罐中多加一点,但是义父似乎一点事多没有,于是我就在他房间中放了他最喜欢的女儿红,哈哈。他果然忍不住喝了起来,吃了雷公藤还喝酒,他果然死了。”
      
      “后面就是常兆生了,我模仿他的笔记给常广植写了威胁信,想让那小子一下杀了他,结果他很不中用,吓的跑了回去,所以我就继续他的事,用雷公藤毒死了他,顺便把房间收拾好,让你们好怀疑到常家人身上。我猜想你们也许会查到常家的生意,所以做了假账,让你们看出他们兄弟可能会为了遗产产生纠纷,那么写威胁信诱导常广植的人自然就是常建业了,至于最后你们怀疑他们两个谁杀了常兆生,都无所谓。常建业我也是计划杀了他,毕竟他什么都没做,留着他没有好处。”卢云星像叙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
      
      “最后只需要把雷公藤的毒药放在他房间就可以了,对吗?”沐天辰严肃的说。
      
      卢云星一笑,说道:“这点你错了,雷公藤的毒药早就放在他房间了。万一你们一时兴起,搜查房间,没有找到毒药,岂不麻烦。”
      
      “为什么?你做这一切到底是问什么?”红衣女子生气的问道。
      
      卢云星淡然一笑,重复道:“为什么?”他看向沐天辰,说道:“你那么聪明,知道为什么吗?”
      
      沐天辰叹了口气,说道:“是因为十年前的事吗?”
      
      卢云星眼中闪过一道光,看着沐天辰说道:“你连这个都知道。”
      
      “我并不清楚,只是隐隐觉得可能十年前发生了什么。”沐天辰回答。
      
      “我也是半个月前才知道,我们村是因为常万里常大善人才消失的。”卢云星吸了一口气,说道。
      
      四人都不说话,等着卢云星继续说。
      
      “我们村距离这里不远,虽然人烟稀少,但是自给自足,大家都很开心。有一天一个人路过我们这个村庄,他发现这里有大量的煤矿,他便让人开始挖了起来,村里的地面开始塌陷了,他还是不知足,不肯停下来。有一天,我和父母正在吃饭,地面就毫无预兆的塌陷了,母亲身体护住了我,我在黑暗中待了三天三夜,直到有一个拾荒者因为发现废物中有亮光,以为是宝贝,才偶然把我挖了出来。出来后,我眼前全部都是废墟,我的父母,叔叔,伯伯,我所有的亲人都埋在了下面。我当时太小,根本不知道仇人是谁,也不知道如何寻找,就在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时,我被常老爷收养了。我期间找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当年去过我们村庄的人,我想也许那个贪婪的人也被埋在了废墟之下,就放弃寻找了。”卢云星眼睛湿润了。
      
      “直到半个月前,我才知道自己一直寻找的仇人竟然在身边,而且我还叫了他十年的义父。我不能容忍,我要毁了他构建的一切。”卢云星极度痛苦的眼神,在他温和的脸上看起来极为不协调。
      
      “为何是半个月前?”沐天辰问道。
      
      “什么?”卢云星看向沐天辰。
      
      沐天辰迎着卢云星的目光,再次问道:“既然这件事情已经隐藏了十年,你也查了这么久,同样也什么都没有发现,为什么突然间就查到了?”
      
      卢云星微微一笑道:“自然是有人告诉了。”
      
      “是谁?”沐天辰问道。
      
      卢云星看着沐天辰,沉默了一会,说道:“香囊能还给我吗?”
      
      沐天辰把香囊递给了他,卢云星小心翼翼的护在胸口,开口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收到了一封密信,我按照信中提供的线索,才查到了所有的事情。”
      
      “信呢?”沐天辰问道。
      
      卢云星看了沐天辰,询问道:“信在我书房,但是信上只记录了当年的事情,并没有别的。”
      
      “能给我看看吗?”沐天辰再次问道。
      
      卢云星再次苦笑道:“没想到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这么客气,竟然不逼我交出来。”
      
      “走吧。”卢云星捂着胸口走到门口,打开门,却愣住了。天空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而在这个黑蒙蒙的的夜空下,站着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子。女子一身素服已经全部湿透,看样子在雨中已经站了很久。
      
      “走吧。”卢云星看了一眼在雨中一动不动的常小瑞,走了出去。
      
      “那个是常小瑞吧,你快去帮她打伞,你看她都淋湿了。”红衣女子着急的对前面的卢云星说道。
      
      走入黑暗夜里的卢云星头也没有回,平静的声音从他单手举着伞下传来,“既然常小姐已经听到了我们刚刚的对话,那么就应该明白,从此以后我们便是仇人。”
      
      “卢云星,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常小瑞问道,眼泪流了下来。
      
      “告诉你有用吗?”卢云星依然全身隐藏在伞下,低沉声音透过细雨听起来有点不真实。
      
      常小瑞忍着悲痛,哑着声音说道:“至少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总会找到方法解决,总不至于杀了我的。。。。”。常小瑞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是呀,商量。不杀人的方法,你是想让我放弃报仇,是吗?”卢云星苦笑着说道。
      
      “可是我大哥是无辜的。”常小瑞忍不住吼道。
      
      “无辜?哈哈”卢云星笑道,“那我们村那些被埋在地下的人,是不是无辜的?十年了,夜夜噩梦的我,是不是无辜?拼命救我的母亲,是不是无辜?”
      
      常小瑞低下头,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又说道:“可是,可是父亲已经在赎罪了,这十年来他一直在帮助穷人,积德行善,帮助了无数人。你为何还要执着?”
      
      卢云星转过头,眼中的温柔一闪而过,也许担心自己心软,他迅速转过头,叹息道:“已经十年了,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但是却夜夜噩梦;我以为我可以不在意好好生活,却如芒在背,没有一天安心;我以为我可以放手,但却发现很不甘;我以为一切都不会发生,其实距离距离到来的那一天已经不远。我错了,背负了如此沉重包袱的我本来就不该妄想正常人的感情。小瑞,对不起,最终是我负了你,忘了我吧。”
      
      听不到常小瑞的回答,卢云星继续说道:“如果你想杀我,可以随时来娶我的命。”
      
      “不,不要。”常小瑞低声哭了起来。她哭泣的声音仿佛是从黑暗的绝望的深渊中发出来的,面对如此突然的压倒性的悲痛,常小瑞不知道怎么办,她只感受到深深的绝望。
      
      卢云星头也没有回的走进了黑暗中。沐天辰转头,想要叫白羽跟上,却看到白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有点呆,浓密的睫毛也微微颤动。沐天辰给常小瑞留了一把伞,随后跟上了卢云星。
      
      卢云星的房间和上次见到的一样,干净而整洁。他从抽屉拿出一个信封,伸手递给了深厚的沐天辰。
      
      沐天辰打开信封,刚把信拿出来,信在他手中立刻化成了一缕黑烟,透过黑烟,沐天辰看到了十年前发生在卢云星村庄的事情,似乎这封信就是那些冤魂的哭诉。
      
      “怎么了,信为什么没有了?”红衣女子惊讶的问道。
      
      沐天辰皱眉,看向身后三人,问道:“你们没有看到?”
      
      “看到什么?”夏文杰疑惑的问道。
      
      沐天辰停顿了一下,决定告诉他们,说道:“这封信似乎不是人写的。”
      
      “不是人,难道还是鬼不成?”红衣女子立刻笑着说道。
      
      沐天辰点头,说道:“这封信是当年的冤魂写的。”
      
      “你胡说什么?”卢云星怒道,声音没有刚才的死气沉沉。
      
      沐天辰挠了挠脑袋,解释道:“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自己能够感受到冤气,这次是第一次看到。”叹了口气,沐天辰又说道:“如果不是冤魂所写,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让卢公子牵动卢公子的心绪。”
      
      沐天辰回头看着另外三个盯着自己的人,说道:“回去再向你们解释。”
      
      卢云星眼中情绪不断变化,最后化成了一声苦笑。
      
      沉默半响后,沐天辰看着夏文杰问道:“夏兄,回府衙后,还麻烦你替卢公子求情。”
      
      卢云星看了沐天辰一眼,什么都没说,跟着夏文杰走了出去。
      
      “沐天辰,你看看这是什么?”红衣女子从卢云星书桌上拿起一页纸,递了过去。
      
      沐天辰接过一看,纸上写着一首诗 “一生百年凡尘苦,风华燃尽指间输;人间岁月尽虚度,崎岖坎坷走迷途。梅傲寒霜香如顾,旭日依旧东方出;回首前世无为路,心力衰竭神行枯。”
      
      “这应该是卢云星写的。”沐天辰说道。
      
      “不是鬼,或者什么冤魂?”红衣女子笑着问道。
      
      “不是。这是人写的。”沐天辰无视红衣女子的嘲笑。
      
      “回去吧,折腾了大半夜,困死了。”沐天辰走了出去。红白两位女子也跟着走了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