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常家二公子

      沐天辰他们走进屋子里,就看到书桌边坐着一个身穿白色孝服的年轻男子,大概十八九岁,体型清瘦,手边放着刚翻开的书,他挑着眉,眼神不悦的看着进来的人。
      
      “找我什么事?”常广植不耐烦的问道。
      
      “三公子,昨天半夜,你在哪?可听到什么响声?”夏文杰看着这位年轻男子,简明的问道。
      
      “三更半夜,我能在哪,自然在房间睡觉。至于响声,我没有听到。我睡着了。”常广植耐烦的用手指敲着书桌。
      
      “三公子房间的格局好像和大公子布置的一样。”沐天辰扫视了一圈,随意的说道。
      
      “我们三兄弟的房间布置都一样,父亲没想着区别对待谁。”常广植看着沐天辰,温和的答道。
      
      “大公子平时和什么人不和吗?”夏文杰又问道。
      
      “大哥性情温和,并没有与什么人不和。”常广植不耐烦的回答。
      
      夏文杰点点头,眼神犀利的看着常广植问道:“你和你大哥的关系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常广植猛的一拍书桌,站了起来,看了沐天辰一眼,又坐了下来。
      
      夏文杰也看了沐天辰一眼,继续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问问。因为案发现场,也就是你大哥常兆生的房间,很整齐,没有一丝凌乱,也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我猜想凶手应该是常兆生认识且极为熟悉的人,他在你大哥没有怀疑的情况下推倒误杀了他。当然这只是我的推理,一切还要等验尸报告出来再判断。”说完,夏文杰看着常广植,眼睛里闪着探究的光。
      
      听了夏文杰的话,常广植的愤怒的眼睛突然出现了几分慌乱,强忍着咳了一声,说道:“我没有杀大哥。如果真的如夏捕头所说是熟人作案,那我的嫌疑最小,我根本没有动机,而且大哥死了,对我没什么好处。”常广植抓起了身边的书。
      
      “沐公子,我要读书了。”常广植抓紧手里书,看着沐天辰说道。
      
      “打扰了,我们先走了。”沐天辰和其他人一起走了出来。
      
      坐在院子里的小丫鬟,看着他们走出来,赶忙起身相迎,然后一起向外走去。看着常建业院子里依然围满了人,他们决定先去找常大善人的义子卢云星。
      
      沿着小路走出后院,前院除了中间的正厅,两边也各有一个小院子,小莲介绍到左边是老爷夫人的院子,右边是常小姐的院子。而卢云星在正院的偏房,从十岁左右被常大善人收养时,他一直住在那里。
      
      在小莲介绍常大善人的房间时,沐天辰又感受到了那股气息。
      
      “看起来常大善人和常夫人很疼爱常小姐。”沐天辰看着右边的院子说道,里面郁郁葱葱,不时有阵阵花香飘来。
      
      “是呀,老爷快四十才得一个女儿,很欢喜。还说以后要招一个女婿,不让小姐出嫁呢。”小莲回应道。
      
      “确实很疼爱啊,连长子都住在后院,小女儿却住在重要的前院。”沐天辰心道。
      
      来到偏房卢云星的房间,小莲敲门,“卢公子,你在吗?”
      
      “在,稍等。”一个温和的声音回答。随后门便开了。一个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的男子站在门口。
      
      “小莲,什么事?”男子嘴边噙着笑,温和的问道。
      
      小莲脸色微红,低着头说道:“衙门的人有事想问你。”说完就低着头走到了一边。
      
      卢云星看到小莲身后的四人,连忙招呼他们进屋,坐下。
      
      虽然是偏房,但是房间很大也很干净,左右两边各一个小室,后面一个宽大的房间是卧室。右边的房间放满了书籍,左边的房间有一些短剑兵器。
      
      “卢公子真是文武全才啊。”沐天辰看着卢云星说道。眼光虽柔和,却带有黑气,卢云星啊,卢云星,难道你就是凶手吗?
      
      “都略懂一些皮毛。”卢云星谦虚的回答,然后给四人倒茶。
      
      “卢公子,你的手怎么了?”沐天辰看到卢云星手上的红点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前几天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过敏了。”卢云星遮住手腕,坐下来。
      
      夏文杰喝了一口茶,例行说道:“我们今天主要想问一下,案发当晚你在干什么,是否听到或许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
      
      “因为义父去世,我一直很忙,也很累。昨晚送走吊唁的客人后,在院内巡视了一圈就回来睡觉了。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卢云星说道。
      
      “哦,对了。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响声。”卢云星突然说道,像突然想起似的。
      
      “大概什么时候?”夏文杰平静问道。
      
      “我当时睡的迷迷糊糊,我不太确定,大概是亥时。”卢云星犹豫着说道。
      
      夏文杰点头,又问道:“常兆生平时和什么人不和吗?”
      
      “没有。大哥他性格很温和,也不喜欢惹事,无论别人用多么粗暴的态度对待他,他都会很温柔的接受。”卢云星盯着沐天辰,认真的回答。
      
      “他们三兄弟关系如何?”夏文杰沉思着问道。
      
      “他们平时关系很好,没有什么矛盾。”卢云星又回答道。
      
      “像卢公子这样的人才,为常家看家护院,不会觉得不甘心吗?”沐天辰突然问道。
      
      “也许有人会觉得不甘心。但是如果没有义父的收留,我可能早就饿死在街头了,所以没什么甘心不甘心。”卢云星眼神飘在半空中,似乎陷入了回忆。
      
      “明白了。已经问完了,我们就不多打扰了。”夏文杰站起身来。
      
      “有什么疑问,随时来找我。我很想快点抓住杀大哥的凶手。”卢云星站起身来相送。
      
      走到外面,夏文杰道:“还剩下二公子常建业。”
      
      “这位卢云星长的挺俊俏的嘛。”红衣女子笑着说道。
      
      “嗯,我们小姐也喜欢他,他应该就是常家未来的女婿。”小莲顺着接话说道。
      
      “常小姐喜欢卢云星?”沐天辰随口问道。
      
      “是呀。他只是老爷收养的义子,又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一起长大,喜欢也很正常。”小莲继续说道。
      
      “是的,青梅竹马。常大善人很疼爱女儿,想招个女婿,卢公子也确实蛮合适的。”夏文杰接着说道。
      
      “唉,可惜老爷看不到了,没想到一个普通的伤寒,竟然会要了老爷的命。其实之前大夫也开了药,说没什么大碍,过两天就好了,哎。”小莲叹了一口气。
      
      “只是伤寒吗?很严重?”沐天辰问道。
      
      小莲停下脚步,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可能很严重吧。我只知道老爷去世前一天一直喊头痛,为了能够睡着,就喝了几杯酒想要助眠,结果就去世了。”
      
      “常老爷房间为何会有酒?伤寒是不能喝酒的吧?”沐天辰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呀。老爷很爱喝酒,夫人为了防止老爷生病时乱喝酒,特意把酒都藏了起来,但是还是漏了一坛。”小莲惋惜的说道。
      
      真的是无意漏了一坛吗?常老爷死了,最大的受益人是长子常兆生,但是现在常兆生也死了,最大的受益人变成二公子常建业了,会是他做的吗?
      
      几人来到后院,二公子院中的人已经散去,小莲依然快步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男子皱着眉头望着前面的四个人,消瘦的脸颊上充满了疲惫,但是一双细长的眼睛背后却藏着某种狡猾的算计。
      
      “二公子,他们来调查大公子的事。”小莲急忙解释道。
      
      听到小莲的解释,这位二公子像是突然卸下了一身的伪装,表情变得自然起来,连那枚生意人特有的狡猾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请进。”常建业礼貌的说道,然后走进房间。
      
      和三公子常广植说的一样,他们三兄弟的房间布局都是一样的,不过这位二公子的房间到处都堆满了书,显得有点乱。
      
      “你们想问什么?”常建业先开口道。
      
      “我们想知道常兆生出事的夜里,你在哪里?是否听到了或者看到了什么?”夏文杰例行公事的问道。
      
      常建业听到夏文杰的话后,却苦笑着说:“正常情况下,我应该能听到什么,毕竟距离很近,但是不知道为何,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睡的很熟,一觉到天亮。直到丫鬟小荷把我叫醒,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文杰眉头一皱,又问道:“你大哥与什么人不和吗?”
      
      常建业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回答道:“大哥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从来不会与别人有口角争执。”
      
      “我知道你们会认为我最有嫌疑,但是我是绝对不会伤害我大哥的,而且大哥之前就曾经和我说过,他不想继承家业,他认为自己性格不适合做生意,他曾在桃花村买了一块地,决定以后在那里生活,隐居。你们可以去查查,这是地址。”说完,常建业提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地址。
      
      夏文杰站起来,接过了这张纸,然后递给沐天辰,纸上是很漂亮的瘦金体,笔锋瘦劲有力,富有傲骨。
      
      “好字。”沐天辰看着纸说道。
      
      “谬赞了。”常建业轻笑着回答。
      
      “二公子认为凶手是谁呢?”沐天辰突然问道。
      
      “从现场看,很可能是大哥熟悉的人。”常建业回答,笑容又从他脸上消失了。
      
      “为何?”沐天辰故意问道。
      
      “现场很干净,没有打斗的痕迹。”常建业压抑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也许是凶手故意收拾了现场,给我们误导呢?”夏文杰又问道。
      
      “什么意思?”常建业突然瞪大眼睛问道。
      
      “我也是猜测,也许凶手是你大哥熟悉之人,也许凶手想让我们这么认为,目前你是最大的受益人,不是吗?”沐天辰说道。
      
      “二公子没有想过自己为何睡这么熟,以至于什么都没有听到?”沐天辰又问道。
      
      “我可能被人下药了。”常建业说道,呼吸有点急。
      
      “还是府中人作案啊,这人能给二公子下药,能杀死大公子而不被发现。到底是谁呢?”沐天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二公子听的。
      
      二公子眼神变得通红,死死盯着距离他不远处茶几上的花瓶。随后问道:“沐公子信我?”
      
      沐天辰笑道:“我信你。”
      
      二公子看了沐天辰许久,轻声一笑,颇为轻松的说道:“江湖传闻沐公子纨绔不羁,放荡风流。今日一看,传言不可信。相信日后合作定然很顺利。”
      
      沐天辰又笑道:“我也相信。”沐天辰看着常建业的眼睛,里面一片清明。
      
      “这几日恐怕还会再来叨扰,望见谅。”夏文杰插嘴道。
      
      二公子看向夏文杰,说道:“不必客气,我很想知道凶手是谁,我一定竭尽全力,助你们抓到凶手。”
      
      走出常府,夏文杰看着沐天辰说道:“常家的人对你还挺不错的。”
      
      沐天辰笑道:“那是自然。”
      
      “你真的相信常家二公子?”红衣女子疑惑的问道。
      
      “我信他。”沐天辰不假思索的回答。
      
      “为什么?他可是最大的嫌疑人。”红衣女子接着疑惑的问道。
      
      沐天辰笑道:“感觉。”
      
      “感觉?”红衣女子气的跺脚,夏文杰无奈的摇了摇头,白衣女子依然不闻不问。
      
      沐天辰看着跟着他们的夏文杰,问道:“夏兄,我们要回沐府了,你也一同来杯茶吗?”
      
      夏文杰随即回答道:“多谢沐兄,那就打扰了。”
      
      沐天辰扶额,难道这位捕头大人看不出来自己只是客气的邀约一下吗?
      
      太阳已经升至高空,四人加快了脚步,朝沐府走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