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木材生意也出事了?

      “不好了,不好了。少爷,不好了啊。”罗振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
      
      沐天辰叹了口气,放下茶杯,对着匆匆走进来的罗振说道:“你在这么喊下去,我整个人都被你喊的不好了。”
      
      沐天辰倒了杯茶递给罗振,问道:“又出什么事了?喝口水,慢慢说。”
      
      罗振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常府的大公子死了。”
      
      沐天辰一惊,问道:“常府的常兆生?”
      
      罗振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就是他。”
      
      沐天辰转着手中的茶杯,问道:“常大善人刚去世两天,常兆生也是刚接手,生意都还没有摸熟,这么快就死了?”
      
      罗振回答道:“听说是被人打死的,官府的人已经过去。”
      
      沐天辰沉吟道:“被人打死的?”
      
      罗振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目前常家还没有通知咱们将来谁会接手我们西山木材生意。”
      
      沐天辰起身,说:“去,叫上白羽和尹月,出发啦。”
      
      罗振跟着站起来,问道:“去哪呀?”
      
      沐天辰叹口气,说道:“还能去哪,自然是去常府。父亲不在,只能我去了。”
      
      “父亲在府时,闲的跟什么似的,除了喝茶就是闲聊。怎么刚一离开,事就接连不断。难道是我命苦?”沐天辰在心中腹议。
      
      “去常府干嘛?”红衣女子边走边问道。
      
      沐天辰在前面懒懒的走着,听到红衣女子的话,回答道:“例行去问候一下。”
      
      红衣女子不解,道:“问候什么?”
      
      沐天辰双手放在后脑勺,摇摇晃晃的说:“常府一直负责我们沈家西山木材生意,常府出事,我们理应去探望。” 说完,沐天辰叹了口气说:“这本来是那老头子的事。老头子不在,只能由我出马了。”
      
      “哦,那应该没什么危险吧。”红衣女子说完,拉了拉白衣女子衣角。
      
      白羽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应,拉回衣角,继续往前走。
      
      沐天辰笑嘻嘻退到白羽身边,问道:“你都不好奇吗?不担心我把你们卖了呀?”
      
      白衣女子看都没看他一眼,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明显就是没必要和傻瓜废话吗?
      
      沐天辰装着看不懂,不嫌烦的又问道:“你真的没有一点疑虑,没有一点担心吗?”
      
      看着白衣女子还是不理自己,沐天辰继续说:“你这么相信我,我觉得。。。。。。”
      
      “闭嘴。”白衣女子说道,眼神冰冷的看着沐天辰,继续道:“答应保护你,这是我的承诺,师傅信你,我也信你。就算你打算卖了我们,也要有人有胆收。就算有人胆敢收,,,,,,”
      
      白衣女子又沐天辰一眼,道:“那也要吞得下才行。”
      
      “吞得下,是我们技艺不行;吞不下,那自然要付出代价。”白衣女子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沐天辰看着前面独立前行的白衣女子,一种孤单感从心底涌了上来。不做他想,沐天辰快走两步追上白衣女子,继续说道:“以前没发现,你竟然是这种性格。不过你放心吧,你是来保护我的,我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想着卖了你。”
      
      “我不仅不会卖了你,礼尚往来,以后我也会保护你的。”沐天辰说完,用胳膊捅了捅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嫌弃的拍了拍衣袖,和沐天辰保持距离。
      
      “喂,你们两个说话,是不管我了吗?”红衣女子追上来说道。
      
      沐天辰微微一笑,又双手放在脑后,晃悠悠的说道:“自然少不了你。”
      
      红衣女子凑近沐天辰,小声问道:“我和羽儿相处了几十年了,她平时话就很少,更不会对人解释。我很好奇,她怎么肯对你解释?”
      
      沐天辰嘴角又一弯,道:“不告诉你。”他能说自己凭借着脸皮厚,话唠一样把人家都烦出心理阴影了吗?
      
      三人边走边说,很快来到了常府。常府大门敞开,门口两边挂着白凌,从门外可以看到院内挤满了人。沐天辰向门外的守卫说明了来意后,很快被请了进去。
      
      刚走进常府,沐天辰就看到了夏文杰。
      
      夏文杰同时也看到沐天辰,他快步走到了沐天辰身边,说道:“沐兄,别来无恙。”
      
      沐天辰点头,道:“夏兄来查案?”
      
      夏文杰点头,继续说道:“今天接到报案,常府的大公子常兆生昨天夜里在自己屋内被杀。据现场观察死因是与人搏斗时被推倒在地,他身旁茶几上的花瓶掉落,刚好砸在了他脑袋上。仵作正在检查,很快会有结论。”
      
      “常大善人刚过世两天,他儿子就被杀,现在这个时候对常府来说应该很艰难。”夏文杰看着不远处的人群说道。
      
      “是呀。”沐天辰喃喃自语道。
      
      “我刚好要去见常夫人,夏兄,一起去如何?”沐天辰看着夏文杰问道。
      
      夏文杰点头道:“正有此意。”
      
      (沐天辰看了看夏文杰,心道:我就是问问,你还真一起去呀?)
      
      沐天辰四人跟随门卫穿过大院,走进了一个灵堂旁边的一个雅间,正座上坐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神情悲切,此人便是常大善人的夫人孙葭,而她旁边站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皮肤白皙,两眼通红,是常大善人的女儿常小瑞。
      
      见到来人,妇人赶紧起身,走到沐天辰身边,道:“沐公子,您来了。”
      
      沐天辰微点头,道:“常夫人不必多礼,快请坐。”
      
      常夫人回到位置坐下,示意他们也坐下,并安排人奉茶。
      
      四人坐定,喝茶,例行问候后,夏文杰说道:“常夫人,我是府衙捕快夏文杰,你知道我这次过府是为令郎的案子而来。有几个问题想问夫人,不知是否方便?”
      
      常夫人脸色苍白,看了看沐天辰,最后红着眼睛说道:“大人请问。”
      
      夏文杰也看了沐天辰一眼,开口问道:“夫人,大公子是否与人结仇?”
      
      (沐天辰心里很郁闷,你们两个看我干嘛,我就是例行来问候的,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的。)
      
      常夫人眼角含泪,哑着声音说:“没有,生儿生性温和,从不与人结怨。”
      
      夏文杰点头,继续问道:“夫人,最近府中可有什么可疑之人出没?”
      
      “没有。老爷刚过世两天,都是前来吊唁的客人,并没有什么可疑之人。”常夫人说道。
      
      “夫人昨天晚上在哪里?”夏文杰沉思了一下问道。
      
      “你什么意思?”常夫人旁边的年轻女人瞪着通红的眼睛说道。
      
      “常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也只是尽可能的了解一切细节。”夏文杰看着常小瑞回答,眼神锐利。
      
      “昨天晚上吃过饭后,我就和丫鬟莲儿一起回房睡了,一直到早晨才被叫醒。”常夫人拍了拍女儿,已示安抚。
      
      “夫人是一直一个人在房间里?”顶着常小瑞愤怒的目光,夏文杰没有丝毫愧疚的问道。
      
      “是的。不过小莲一直在外面守着。”常夫人回答。
      
      夏文杰点头,随后又看向常小瑞,问道:“常小姐,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常小瑞气愤的回答:“我昨天吃过饭后,就一直在灵堂守夜。”
      
      “在灵堂,那你可看到或者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夏文杰问道。
      
      听着夏文杰的问题,常小瑞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听你这么问,我想起来了。我当时有点困,坐在灵堂睡着了。大概半夜时我突然被什么声音惊醒,我当时没怎么在意,然后又睡着了。”
      
      “你大概什么时间被惊醒的?”夏文杰又问道。
      
      “我记不清了。我当时迷迷糊糊的,本想着回房间睡,但是太困了,所以就又睡着了。”常小瑞揉着太阳穴说道,似乎在努力回想那天晚上的事情。
      
      “哦,哦。对了,我惊醒的时候看到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半。”常小瑞突然说道。
      
      夏文杰点头,表情严肃的说道:“多谢常夫人和常小姐。我们现在还需要找三位公子问话,了解一下情况,就不多耽搁了。”
      
      常夫人看了看沐天辰,对身后的小丫鬟说道:“小莲,你带他们过去。”
      
      被叫做小莲的丫鬟也是一身白服,年龄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睡眼朦胧,听到夫人叫自己的名字,小丫鬟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四人,便朝外走去。
      
      夏文杰起身道谢后,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还坐着不动的沐天辰,停下了,似乎在等他,大概的意思是你不走,我就在人家门口一直等。沐天辰在心中叹了口气,行了一礼,起身向外走去。
      
      “小莲,先带我们去大公子的房间吧。”夏文杰看到沐天辰跟过来后说道。
      
      “走吧。”小莲说着往正门后面走去。
      
      正门后院有三个独立的院子,中间的是大公子常兆生,左边是二公子常建业,右边是三公子常广植。左边的院中已经围满了人,四人径直朝中间走去。
      
      “二公子院里的人可真多。”夏文杰说道。
      
      “看样子是二公子要继续接管常家的生意了。”沐天辰说道。
      
      “是的。夫人决定常家的生意由二公子接手了,这些人也是辛苦,之前排队刚见了大公子,现在又大老远的来见二公子了。”小莲回答道。
      
      “消息够灵通的呀。”夏文杰说道。
      
      “是一大早夫人派人通知的,毕竟生意不能断。”小莲回答。
      
      夏文杰点头。
      
      “听说常家还有位四公子卢云星,是常大善人的义子,他住在哪里?”沐天辰看着三个独立的院子问道。
      
      “他住在正院偏房,没有独立的院子。”小莲边说边向中间的院子走去。
      
      中间的小院内有一条石铺的小路直通大厅,大厅两边一左一右各一个房间,两边的房门都紧闭着,大厅的门上贴着衙门的封条。
      
      小莲用手指了指中间的大门,说道:“就是中间的房间,你们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夏文杰撕下封条,推开门,走了进来。其他三人也走了进来。房间里很整洁,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有茶几下面有个摔碎的瓷器显得特别突兀,破坏了整个房间的整齐感,而破碎的瓷器下面血迹还没有完全干,揭示着常兆生是在这里被砸中的。
      
      又来了,这种气息,和上次在郭同玉家里的感觉是一样的,冤死的?沐天辰叹了口气,这感觉是怎么回事,看样子要查清楚了。
      
      在房内大概看了一下,夏文杰对着院内的小丫鬟说道:“这边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但是既然二公子在忙,还是先带我们去见三公子吧。”
      
      小莲快速走出了常兆生的院子,向右边的院子走去,右边的院子和中间的格局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右边院子正厅的大门是开着的。
      
      小莲走到大厅门口,敲了敲开着的门,喊道:“三公子,你在吗?”
      
      没有听到回答,小莲又大声喊道:“三公子。”
      
      “喊什么,都不能让人清净一会。”屋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
      
      “三公子,衙门的人来了。夫人让我带他们来见你,他们有话想问你。”小莲回答道。
      
      “没空。”屋里的声音更加不耐烦的回答。
      
      “三公子,我们不会耽误太久,也就是问你几个问题。你也希望能尽快抓住杀你大哥的凶手不是吗?”夏文杰朗声说道。
      
      屋内的人仿佛犹豫了一会,低沉的说道:“进来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