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侠世界捡破烂做好人

作者:小佩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做好人的第二十六天

      这是辛夷第一次在大漠里看月亮,分明是一般无二的月亮,辛夷却觉得这儿的月亮更亮也更冷。
      
      辛夷把西门吹雪拉了过来,西门吹雪站着,他坐着。
      
      这本是一个解释,而辛夷却是一个能把解释变成讲故事的人。
      
      辛夷道:“西门。你有父亲吗?”
      
      西门吹雪自然有父亲,可他的父亲也是最神秘的父亲。
      
      只不过西门吹雪没有回答辛夷的话,因为他知道,有些人在说一些话的时候,是不想被人打扰的。
      
      “我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人。”
      
      辛夷的声音很淡很轻,比春风还要轻柔,比夏风还要沉闷。
      
      “我的师父不是我的父亲,可他却比父亲还要好。我是最后一个弟子,也是师父最小的弟子。师兄没见过我,是因为那时候我是一个疾病缠身,整天呆在密室的人。我只能透过那个缝隙偷偷的看师兄的背影,我每天都在石洞里等师父来找我。”
      
      辛夷脑海里浮现出了古龙先生的照片,好不容易保持的深情表情裂了。总感觉他可以想象出被古龙先生的书迷打死的诡异场景。
      
      辛夷深深叹了一口气。
      
      西门吹雪也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或许不能理解辛夷的感情,但他也知道一个小孩不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一个孤傲的剑客,把他的手又轻又自然的放在了辛夷的肩上。
      
      辛夷被西门吹雪突如其来的关心弄的起了鸡皮疙瘩。
      
      大漠的风有些冷,辛夷忍不住颤了一下。
      
      西门吹雪以为辛夷更难过了,犹豫一会又轻轻拍了他的肩膀。
      
      “你该知道我是算命的好手,可这些都是我师父教我的,我算不出你在想什么,可我师父知道所有人在想什么。”
      
      辛夷想着古龙先生也的确知道笔下的人物在想什么,这般说来他说的也算是真话。
      
      辛夷接着道:“我师父算出了今后的一切,他把师兄会遇到的事写在了书上。师父给我这本书不仅仅是让我领悟剑道,更是想告诫我不要太依赖自己的能力。不然再好的事也会变成一件坏事。”
      
      “所以我……”
      
      辛夷的话没有说完,西门吹雪的话就接上了。
      
      西门吹雪冰雪般的眼睛多了暖意,他道:“所以你身体好后,并没有去找楚留香。而你又想着你的师兄,你便把书给了我,不仅仅是想让我领悟剑道,更是想让我去看看你的师兄。”
      
      辛夷:……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他竟然反驳不了。
      
      要不是他知道自己说的是瞎话,他都快信了西门吹雪的话。
      
      西门吹雪道:“有些事你该说出来,若你烂在肚子里,会更加难受。”
      
      他本以为辛夷是一个善良的人,却没想到他更是一个把苦往肚子里咽的人。
      
      没有人能看出辛夷是一个没有父亲,丢了师父,想着他师兄的可怜人。
      
      “所以你不想让我和楚留香说书的事,说你的事。”
      
      辛夷点头。
      
      他忍不住抱紧了双臂,西门吹雪的诡异眼神,让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所以他本来想说的不是‘所以我担心师兄知道他的未来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
      
      行吧。他是一个没有父亲又身体不好的小可怜?
      
      月光依旧是冷的。
      
      它不是温暖的,可落在辛夷的脸上便变的暖暖的。
      
      “我会保守秘密。”看着辛夷的西门吹雪说出了这句话。
      
      他好像忽然懂得了‘色令智昏’的意思。他的脸色变得又复杂又晦涩。
      
      只是辛夷并没有看到,他只知道西门吹雪的话大抵是这世上最靠谱的话。
      
      ………………
      
      有的人喜欢深夜,有的人钟爱白天。
      
      而姬冰雁大抵是一个喜欢黑夜的人,他这个人看着冷漠,心里却软的一塌糊涂,当然姬冰雁只对他的朋友心软。
      
      “这个人真是你师弟?”
      
      这是一句不好回答的话,可楚留香又没有不回答的理由。
      
      楚留香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我师弟,但我却知道他是一个神奇的商人,他会起死回生,还喜欢用武功秘籍换一些破烂,他更是一个容易吃亏的好人。”
      
      胡铁花奇怪道:“他既然是这么厉害的好人,想来没必要骗你。”
      
      姬冰雁并不赞同胡铁花的话。
      
      一个人若是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消息便不灵通了,可姬冰雁却不是这样的人,因为他是一个富有的商人,他得到的消息总比胡铁花多,而他刚好得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消息。
      
      “石观音运了好一车的瓦片,去了一个地方,再回来时这个瓦片便不见了踪影。而这个瓦片还是楚留香头顶上的瓦片。”
      
      姬冰雁的话没有明说,楚留香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因为辛夷要了胡铁花的瓦片,又好似有隔空取物的能力。
      
      无论是谁,与石观音扯上关系,便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
      
      胡铁花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他急急道:“所以这就是你捂着我嘴巴的原因。”
      
      姬冰雁冷笑:“若我不捂住你的嘴,你就要说石观音取瓦片的事。”
      
      如果胡铁花说了出了,这不仅仅不是一件好事,还能成了引起矛盾的坏事。
      
      胡铁花也不说话了,他拿起了怀里的美酒,仰头喝了一口。
      
      楚留香道:“一个石观音,一个好人,若他们做了买卖,该是发生了什么事。”
      
      辛夷成了一个坏人?
      
      辛夷本就是一个坏人?
      
      又或者是石观音本是一个好人。
      
      不,都不是。
      
      姬冰雁道:“这个好人,会是被骗的好人。”
      
      楚留香点头,胡铁花似懂非懂。
      
      一个善良的人往往也是一个很容易被骗的人。更何况楚留香相信他的师父也不会收什么心术不正的人。
      
      “可是你师弟要瓦片做什么。”胡铁花好奇道。
      
      刹那间,好似只有猎猎作响的风声。
      
      这是一个很严肃很难回答的问题。便是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大宗师拿瓦片作甚。
      
      难不成真是成为一个大宗师,必需要有一个古怪的爱好。
      
      胡铁花道:“我或许猜到了原因,这半个月来我听到了许多小道消息,西门吹雪喜欢吹血,陆小凤喜欢留四条眉毛,一个瓦片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姬冰雁点头,楚留香也点头。
      
      这大概是最能说通的理由。
      
      看来他不仅仅是一个容易被骗的师弟,还是一个有古怪爱好的师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22 17:29:16~2020-03-24 14:52: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点半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