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侠世界捡破烂做好人

作者:小佩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做好人的第二十五天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这位公子生的俊俏,若在下见过你,定不会忘了你。”
      辛夷的人很稳,话也很稳。
      他道:“师兄自然没有见过我,我也未曾见过师兄,可是师兄与我都见过一个人。我们的师父。”
      辛夷神秘一笑。
      大漠的风沙不曾伤害辛夷分毫,至少不会伤害打开了仙尊防御绸缎的辛夷。
      它们又乖巧又温柔的待在辛夷的旁边,像是眷恋家乡的游子,又像是碰到了钟爱的绿色。
      楚留香漠然半晌,他看着剑气外放的辛夷,想着爱收好徒弟的师父,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这是一个有些荒谬的猜测,也是一个最有可能的猜测。
      若你走在街上,一个小乞儿过来认亲,有几个人不会心存疑虑。但若是一个小皇帝说你是他哥哥,又有几个人会有疑虑。
      “你是我师弟?”
      一个可以做到剑气外放的强者何必认一个武功比不上他的人做师兄。
      一个强者又怎么会编一个于他没什么好处的谎言。
      一个好看的人若是大费周章的骗他,他也自愿被骗。
      楚留香感叹:“你应当是我师弟了。”
      辛夷叹道:“你也是全天下最贴心的师兄。”
      这也是又可爱又贴心的脑补。
      辛夷决定喜欢上这个脑回路清奇的武侠世界。他几乎热泪盈眶。
      楚留香的心情也不平静。
      他不知道辛夷激动的原因,却知道这个热泪盈眶的人握着他的手,一声又一声的喊着师兄。
      楚留香是一个心硬又心软的人,他碰到漂亮的人总是硬不起心肠,更何况楚留香听说过辛夷,是一个又神奇又善良的好人。
      楚留香拍了拍辛夷的肩膀道:“等出了沙漠,我们好好喝喝几杯。”
      辛夷点头。
      楚留香又道:“师父可还好?”
      他的声音很平静,好似这不过是一句拉家常的话。
      辛夷却不平静。
      因为没有人知道楚留香的师父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师父是生是死。他只知道这可能是楚留香试探的话。
      辛夷能知道武侠世界剧情发展时的所有事,他甚至能知道陆小凤一共喝了几杯酒,西门吹雪一共挥了几次剑。然而他却不知道任何剧情发展前或者之后的事。
      辛夷不知道楚留香的师父是谁,可是他知道楚留香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往往是反其道而行的人。
      所以他自然也要反着说。
      辛夷明亮的眼睛变的黯淡,便是连手上的血红色绸缎都暗了几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难过的事。
      他甚至有些哽咽:“师兄该知道的,又何必问我。”
      楚留香沉默了,他的视线变得又有力又坚定。
      楚留香知道自己的平静不过是一次试探。他的师父早已经走了。他本以为辛夷会说些还好的话,可他却用了哽咽的语气说了最模糊的话。
      若真的想骗他楚留香,这人又怎么会说这些不清不楚的话,惹人怀疑。
      若他说的真是胡编乱造的话,这人怕不是把自己也骗了。
      楚留香终于放下了心里悬着的石头。
      他笑了,不是苦笑也不是冷笑,是真正开心的笑。
      进了大漠的楚留香是来找他的三位知己,如今却是先找到了自己的师弟。
      这大抵是这段时间,楚留香碰到的最为开心的事。
      “师弟,在下楚留香,不知师弟的名字?”
      辛夷听到了楚留香的话,松了一口气。
      “我是辛夷,一个商人。”
      狂风烈日下并不是说话的地方,辛夷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绿洲。
      这个绿洲并不大。
      而经历风沙的四个英雄好汉,却好像看到了最漂亮的女人,最好喝的酒。
      沙漠中哪怕是带点水汽的细沙也是值钱的宝贝,他们不喜欢宝贝,可他们喜欢绿色,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了好几天的黄色。
      胡铁花感叹道:“这个时候,再来一坛美酒,细细的品上一口,便比神仙还快活。”
      辛夷道:“若你要酒,我这儿有许多美酒。”
      胡铁花的眼睛亮了,他直直的盯着辛夷,他看了好几眼辛夷身上能装东西的地方,又深深叹气。
      “老臭虫的师弟也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你可不像藏了酒的模样。”
      胡铁花的眼珠子转的很快,他猜道:“难道,你在这绿洲藏了酒?倒是有些可能,你这般快的找到一片救人的绿洲。”
      陆小凤却笑道:“这你便说错了,谁都可能在这绿洲藏酒,只有辛夷不会。因为他的东西都是藏在一个特别的地方。”
      胡铁花好奇道:“什么特别的地方。”
      胡铁花依旧看着辛夷,他不仅仅是在看楚留香的师弟,还在找四条眉毛的陆小凤说的特别的地方。
      “老臭虫是一个特别的人,想来他的师弟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
      特别的辛夷从一个特别的地方,拿出了一坛特别香的酒。
      胡铁花被辛夷凭空取物的能力怔住。他惊讶的看着辛夷,结结巴巴道:“这可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
      可是胡铁花的手并不慢,他猴急似的结果辛夷手里的酒,他小心翼翼的摸着酒坛子,像是摸着天底下最值钱的宝贝。
      辛夷道:“可我也不能白给你。”
      胡铁花苦着脸道:“你想要什么东西,在这个沙漠里一坛酒可不便宜,这比黄金还要珍贵。”
      胡铁花本以为老臭虫的师弟是一个变戏法的手艺人,却发现他是和姬冰雁一样的铁公鸡。
      胡铁花很难过,现在没有什么东西比他怀里的酒还重要,他幽怨的看了一看一旁姬冰雁,却发现姬冰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又看了一眼老臭虫,楚留香的眼睛好像是在笑着的。
      “你们就爱看我的笑话,可这一坛酒比我的命还重要。”
      “我并不需要你的命。”辛夷说的自然而神秘:“我只要你的一样东西,一个不值钱的东西。”
      辛夷是个想要能量的商人,他曾在石观音那儿,换了楚留香头顶上带着能量的瓦片。
      能量对辛夷而言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而如今辛夷隐隐觉得,胡铁花和姬冰雁头顶上也有带能量的瓦片。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陆小凤也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两个做买卖的人。
      胡铁花道:“可这是一坛珍贵的酒。”
      辛夷道:“我只要你今后住过的屋顶的瓦片。”
      胡铁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要说些什么,却被姬冰雁又急又快的捂住了嘴巴。他出来‘呜呜’的声音。
      姬冰雁道:“辛公子真是一个爽快的生意人。”
      辛夷只笑。
      天色开始暗沉,夜里的沙漠比冰还冷,他们点了两堆火,七个人围在火堆旁。
      橙黄的火光印在辛夷的脸上,是一副很美的场景。
      然而此时的没有人在欣赏好看又神秘的辛夷。
      楚留香去旁边小解,告了辞。胡铁花和姬冰雁也跟了过去。
      陆小凤奇道:“这三人的关系可真好。”
      陆小凤的声音并没有多少好奇,他也并不相信小解的借口,他反而看着辛夷,好似辛夷知道楚留香三人离开对的理由。
      辛夷也的确知道。
      他道:“前些日子,我与一个漂亮女人做了交易,换了楚留香头顶的瓦片。”
      西门吹雪也看了过来,他冷淡的脸上又出现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陆小凤瞪大了眼睛,惊奇道:“你这爱好……还挺特别。”
      拥有古怪爱好的辛夷:……
      没事,辛夷告诉自己,陆小凤是世界支柱,不能打他。
      陆小凤叹气,又道:“你拿你师兄的瓦片便罢了,怎么还拿他朋友的瓦片。”
      辛夷道:“我猜你接下来是想用你的瓦片换我的美酒。”
      陆小凤挠头笑了一下。他在辛夷拿出那坛酒的时候,闻到了扑鼻的香味,这定是世上最美味的酒。喜欢酒的陆小凤又怎么会不提上一句。
      辛夷冷笑道:“我可不喜欢你的瓦片。”
      已经有特殊爱好的辛夷也不怕再多一个诡异爱好。
      陆小凤抓耳挠腮,明亮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辛夷。他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可这些让辛夷的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陆小凤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巴巴道:“那你要什么东西才愿意换一坛美酒。”
      辛夷听了大笑起来,他笑的很响也很亮,笑得陆小凤头皮发麻。
      “我也只要你做一件简单的事。”
      陆小凤有些犹豫,他相信辛夷与他人说的简单东西,却不相信大笑的辛夷说的简单的事。
      他知道辛夷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喜欢看他笑话的好人。
      陆小凤又想到了美酒的味道,他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我只要陆小凤剃掉两条眉毛两条胡子,去找你的朋友们,让他们瞧上一瞧。”
      陆小凤的笑容很苦,像是吞了一把黄连一般苦。
      陆小凤喜欢喝酒也很宝贝他的胡子和眉毛,可便是一百条的眉毛也比不上香喷喷的酒。
      “你这是什么古怪爱好。”陆小凤叹气。
      辛夷笑道:“既然陆小凤想看我的古怪爱好,我自然要你好好看看。”
      花满楼也忍不住笑了,只不过他只笑了一会儿就忍住了,因为陆小凤用一种让人心疼的眼神看着他。
      没有眉毛的陆小凤也的确让人心疼。
      只不过辛夷也只笑了一会便不笑了。
      他看见西门吹雪提起剑,快速而熟练的剃掉了陆小凤的四条眉毛。陆小凤成了剥了壳的水煮蛋。
      而大声发笑的辛夷也成了下一个被西门吹雪盯着的人。
      西门吹雪道:“你欠我一个解释。”
      辛夷也的确应该解释,因为辛夷只让西门吹雪相信楚留香的师兄,却还没与西门吹雪解释‘楚留香传奇’这本书的事,这本是写的不仅仅是现在的楚留香,还写了未来的楚留香。
      “解释,什么解释?”陆小凤问道。他是一个没了四条眉毛的人,也是好奇心旺盛的陆小鸡。
      辛夷笑道:“难不成陆小鸡还想用四条眉毛换一坛酒?”
      陆小凤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脸,他又快又果断的闭了嘴。他可没这么多眉毛凑热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