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侠世界捡破烂做好人

作者:小佩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做好人的第十一天

      “只不过,走之前我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辛夷的眼睛在发光,声音低沉而坚定,青色的衣袍衬的肤色更加白皙。
      然而这房间里的两人都没有在意辛夷的相貌,他们都一同注视着辛夷明亮的眼睛。
      自信的人总是有一种特殊且让人信服的魅力。
      而自信的人,现在要去做一件骄傲,非做不可的事。
      辛夷回了望春阁,他在他无数的藏品中找到了两个用处颇大的藏品。
      剑圣的威压。
      王者的反甲。
      收了两个藏品的辛夷,并没有在望春阁多做停留,他对张无忌吩咐了几句,就起身去找西门吹雪他们。
      黑棕色的马车停在官道上,马车里坐着喝着酒的陆小凤和笑着看着辛夷的花满楼,马车前是赶车的小哥。
      马车旁站着一个难以忽视的白衣人,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颇长的乌鞘剑,正是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的眼睛总是能最快发现他的对手,他道:“你变了。”
      这是一句很短又很飘渺的话,因为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都是不一样的自己。
      然而辛夷却懂西门吹雪的意思。
      辛夷道:“我自然是变了。我本就是一个神奇的人。”
      披上了剑圣的威压的辛夷自然变了。
      他变得神秘而强大,没有人敢随便在辛夷面前说一句话。因为每个看到辛夷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随时都能杀死自己的人。
      甚至辛夷都受到了微妙而有趣的影响。
      一个总是被误会的人,总有一天会把误会变成一个现实,即使这个误会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西门吹雪的眼睛更亮了,那一双能冻死人的眼睛露出了遇见对手的暖意。
      西门吹雪道:“已至宗师境界。”
      辛夷神秘一笑,道:“西门吹雪,你以为一个大宗师能敌过我?”
      陆小凤下来了,花满楼也下来了。
      他们被辛夷的话定在了原地。
      陆小凤的表情夸张而震惊,平静的花满楼也露出了古怪神色。
      辛夷道:“西门吹雪,我等着二十年后你与我一战,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辛夷看着呆愣的三人露出了高兴地有些扭曲的笑容。
      痛快,真可真是太痛快了。
      体会过了陆小凤位面清奇的脑回路的辛夷,总算让三人尝到了苦涩而呆愣的滋味。
      就像一个堵在喉咙里,一直下不去也上不来的东西,突然通了。
      辛夷痛快极了。
      辛夷觉得以前自己真是犯傻,他应该让陆小凤位面的人尝尝什么叫做被藏品控制的恐惧。
      位面商人拥有无数件让众人叹服的藏品。
      辛夷痛心道:“这天底下除了二十年后的西门吹雪,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值得我看上一眼的剑客。”
      西门吹雪的眼睛亮极了,他第一次听到别人对他说这一句话,因为从来都是他对别人这般说的。
      他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激动。
      西门吹雪道:“二十年太过漫长,现在我想与你一战。”
      辛夷轻蔑的看了西门吹雪一眼,他的唇紧紧抿着,像是在看一个不知好歹的后辈。
      西门吹雪并不介意辛夷的眼神,他拔出了手里的剑。
      迅速而冷静的攻了过来。
      银白的剑身闪过一道奇异的白光,落在了西门吹雪坚定的眼睛上。
      他的速度比之前与辛夷比试前还要快。
      只是很可惜,辛夷身上带着的不仅仅是剑圣的威压或者仙尊的防御绸带。
      他还带着王者的反甲。
      锋利的剑尖在辛夷的眼前停了下来。
      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自信而强大的西门吹雪以更快的速度往后飞去。他落在了地上,嘴角是殷红的血迹。
      辛夷平静道:“你输了。”
      王者的反甲能反弹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伤害,每个剑术卓绝的人都害怕遇见他,因为没有人能收住一次次更加厉害的攻击。
      “我输了。”
      西门吹雪的声音更坚定了,他看向辛夷的眼神更加热烈了,他道:“下次我定能赢你。”
      辛夷冷笑:“你赢不了我。”
      带着王者反甲的辛夷完全不担心西门吹雪,只是暗暗叹惜了几句。
      这人头真铁。
      一旁的陆小凤终于反应过来,他扶起了西门吹雪,心绪复杂的对辛夷说:“你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剑术。”
      没有武功一直被误会的辛夷沉默了。
      刚准备一直狂拽酷炫的辛夷叹气了。
      想到陆小凤位面清奇的脑回路的辛夷害怕了。
      他瞬间收回剑圣的威压。
      一双明亮而好看的眼睛忽而变得湿漉漉的,他道:“我错了,我不该隐瞒,我不是一个诚于心的人。”
      辛夷想到了一个人隐瞒武功的千万种原因,但他想不出来陆小凤的想法,想不出花满楼的想法,更想不出江湖人的想法。
      这是一件可怕的事。
      就像不过是张无忌夸了辛夷一句好看。
      辛夷就成了女扮男装的男人。
      而这一次,辛夷不知道他会变成谁。
      是有滔天血仇而卧薪藏胆的男人,还是武艺高强只为引起西门吹雪注意的女人。
      无论哪个都太过可怕了。
      想到江湖可怕传言的辛夷怂了。好似一朵枯萎许久没有丝毫活力的花朵。
      辛夷缓了缓,道:“时辰已经不早,不若我们先往京城去?”
      陆小凤和花满楼没有丝毫异议。他们把西门吹雪扶上了车。
      棕黑的马车动了起来,崭新的车辙印缓慢而笔直的出现在官道上。
      马车里有一壶酒还有一壶茶,还有四个纯白的陶瓷杯子。
      陆小凤倒了杯酒,快速而沉默的喝了起来。
      辛夷也倒了杯水,小心而缓慢的喝了起来。
      车上的气氛很古怪。
      辛夷斟酌了许久,还是决定先挑起话题。
      他道:“花满楼,你的眼睛能看见了?”
      花满楼笑了笑,看起来与往常没什么两样。
      也的确不会有什么两样,花满楼本是最体贴最善良的朋友。善良的朋友总是不想让他的朋友有丝毫难堪。
      花满楼平静道:“我的眼睛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花满楼在复明后遇到了很多事,这是一个一天一夜都说不完的故事,正适合现在古怪的气氛。
      然而花满楼却说不下去了,辛夷也接不下去。
      因为车上的西门吹雪一直注视着辛夷。
      他的衣裳是乱的,甚至于白衣上有了其他的颜色。
      然而他的眼睛却是明亮的,像是西门吹雪这个人突然鲜活了回来。
      西门吹雪道:“我找到了我的对手。”
      披着老好人气质卡的辛夷看着善良又可怜,他道:“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这大概是用最怂的表情说最硬的话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辛夷:帅不过三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