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第六章
      
      “阿漓,别怕。”
      那是娘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夜色沉到底,又缓缓晕出了光亮。
      
      破晓的晨光落下,渗进姜漓的双眸,只见其黑白分明,清清冽冽,已无半点情绪。
      
      铜壶滴漏,涔涔水声传来。
      
      周恒撩开床前帷幕的那瞬,姜漓起身自行避开。
      
      之前姜漓只在浣衣局当过差,干的是粗活,从未伺候过主子,昨日到了御前,高沾亲自教了她一套伺候主子的规矩,姜漓一点就通,高沾心头甚是高兴,直道她聪慧伶俐,便将皇上起居后该伺候的事务,一道说给了她。
      
      说在御前当差,难免会用上。
      
      姜漓侧目瞧了一眼珠帘玄关,外头伺候的人没半点动静,只得再次上前,弯下身子伏在周恒身前,替他穿鞋。
      
      那鞋黑色缎底,金丝线绣成的纹龙从鞋尖一直延伸到后跟。
      
      姜漓轻轻地握住了他的脚踝。
      
      一双手明显比外头那些奴才要娇小许多。
      
      轻轻柔柔,力道刚好。
      
      周恒的眸子落下,只瞧见一头素发,乌黑光亮,竟是连半点珠钗都未佩戴,后颈处的一小片肌肤露出衣襟,被她发丝上的光泽一衬,白地晃眼。
      
      周恒挪开目光,余下的一只鞋,自己蹭了进去。
      
      待周恒站起身,姜漓又忙地去取衣杆上的衣裳。
      
      虽是夏季,因着落雨天,早晚有些早秋的凉意,衣裳是昨日内务府刚送来的夹层青色龙纹袍子,姜漓拿在手上,本要着往他身上搭去,手抬起时,才知自己个儿似乎不够。
      
      高沼只告诉了她怎么伺候,但没告诉她,够不着时该怎么办。
      
      姜漓望着跟前挺拔如松的脊背,不知如何是好。
      
      周恒许是也察觉出了不对,转过身,便见她半伸着胳膊,一双眼睛直愣愣地呆在那里。
      
      周恒望了一眼她的头顶。
      
      就那么一眼,姜漓心头突地一刺,昨夜那股熟悉的难堪,再一次无声无息地窜上了头,姜漓这才想起出去唤人,刚移开脚,一只手便伸到了她跟前。
      
      姜漓只觉指尖一暖。
      
      待回过神来,周恒已经取了衣裳过去,自个儿唤道,“高沾。”
      
      姜漓正要退下,又听得低低的一声,“你手怎那么凉?”
      
      姜漓适才专注,脑子里全念着该如何伺候,忘了自己手凉,这毛病倒也不是一天两天,爹娘走后,只剩她一人,天热时还好过,到了冬天,清晨的那冰梭子还在,她就得出去替人洗衣裳。
      
      一盆衣裳得来一枚铜钱。
      
      手泡进水里的那瞬是凉,之后,便没了感觉。
      
      洗完后,一双手瞧着又红又肿,里头却是热乎得厉害。
      
      只有到了夜里,才觉手脚凉得浸人。
      
      后来被清师傅接到久财崖,连吃了几年的药,手脚才渐渐暖和了起来,两年前药谷没了,清师傅没了,她这毛病又复发了。
      
      没成想,竟是凉着了皇上。
      
      姜漓正欲请罪,高沾已经从外进来,打断了她,弓腰朝周恒行了个礼,“奴才在。”
      
      周恒手一伸,高沾立马上前更衣。
      
      屋里有高沾伺候,姜漓便没有再呆着,垂头悄声退了出去。
      
      熬一个晚上,到天亮,她这一日的差事就算完成了。
      
      姜漓从周恒的寝宫出来,便回了殿门前的那处倒座房,御前伺候主子的,都是太监,就她一人是个姑娘,旁人五六个人挤的屋子,姜漓捡了个便宜,一人独占。
      
      屋里的布置,也比在浣衣局时同四桃住的那屋子要好,在朝东的位置,开了一扇小窗,姜漓一时还没有困意,便将昨夜晒在小窗下的一堆香料翻了翻。
      
      昨日一身被淋湿,连着香囊也浸了水,姜漓将里头的香料拆开,晾了一日,也没见干,还泛着潮。
      
      以前在浣衣局还有碧素姑姑,她要什么同碧素姑姑说一声便好。
      
      跟前的这些香料便是姑姑托人替她寻来,如今来了这,也不知道姑姑过得如何。
      
      她那一走,高总管去浣衣局调档,定要同姑姑交代清楚,姑姑怕也知道了些什么,定在为她担心。
      
      姜漓没想过要回浣衣局。
      
      含熏殿虽同浣衣局不过隔了几步,她要想去,如今也没有人会拦着,可姜漓有一个毛病,到了一处,便不想再挪地儿,往后若没有皇上吩咐,她就在这含熏殿内生根。
      
      想着若是哪日四桃来御前送衣裳,她托付一声便好。
      
      正出神,门外几道敲门声,姜漓放了手里的香料渣子,起身到了门外,开门一见竟是高沾。
      
      “姜姑娘还未歇着呢。”高沾手里捧着个木匣子,立在门前,一脸笑容地说道,“昨日姜姑娘头一回上夜,陛下甚是满意,赏了一双虎皮手套,差奴才给姜姑娘送过来。”
      
      姜漓愣了愣。
      
      反应过来,忙地行礼,“多谢陛下。”
      
      高沾将那匣子递到她手上,多说了几句,“去年春猎,围猎场子没有堵上,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了一头猛虎,咬了不少人,最后折在陛下手里,这便留了皮毛,做了几件保暖的东西,其中一件儿,今后就在姜姑娘手上了,待天气转凉,这东西可管用得很。”
      
      姜漓又谢了一回恩。
      
      突地想起,适才她离开寝宫时,陛下问她的那句,“你手怎么那么凉。”
      
      姜漓送走了高沾,回到屋里,将那匣子打开。
      
      果然是一双用虎皮做的手套。
      
      姜漓摸了摸,又想起了一桩过往,曾经她在久财崖时替清师傅照顾过一个病人,那病人中了毒,一张脸溃烂得厉害,满头的白纱,只余了一双眼睛露了出来,每回她替他擦洗手脚,都似碰到了一块冰铁,便开玩笑说道,“你这手脚怎的就捂不暖,看来只有让清师傅上山给你猎一张老虎皮罩上。”
      
      清师傅就是那般对她说的。
      
      手脚再凉,就给她穿一张老虎皮。
      
      如今阴差阳错,还真就有了这东西。
      
      姜漓将那木匣子搁到了炕头上,打算今日上夜时带上,免得手凉,又冰了陛下。
      
      巳时末了,姜漓才歇息,几个日夜都没有歇息好,这会子倒在炕上,眼睛立马就合上了,一觉睡到申时末,本以为浣衣局那边的人怎么着也得过几日,才会遇上,没料却见着了四桃。
      
      四桃过来替陛下送一件大氅。
      
      梅雨天,衣裳潮得快。
      
      本是只送到门口,交由太监就好,四桃念着姜漓在里头,便一并跟了进来。
      
      “殊妹妹,我可算见着你了。”
      
      姜漓将她拉进来,四桃原本还在念叨,一进门,便住了声,眼睛开始溜溜打转,打量了一阵姜漓住的屋子后,惊叹道,“这就你一人住?”
      
      姜漓给她腾出个地儿让她坐,“御前当差的都是公公。”
      
      四桃一脸的羡慕,“以往浣衣局的人暗里都说,姝妹妹有个有造化的,在浣衣局呆不久,可不,如今算是熬出来了。”
      
      四桃说着,屁股往炕前移了移,今日高沾送来的那虎皮手套就搁在炕前,姜漓想着夜里还得用,便没收着,这会子被四桃瞧见,眼睛都直了,“姝妹妹,这可是虎皮?”
      
      姜漓道,“适才高总管送来,怕我手凉了皇上。”
      
      四桃好一阵瞧,之后便拉着姜漓的手,悄声说道,“以前姝妹妹在浣衣局,不争便算了,可如今这是御前,多少人盼不来的差事,日日面见皇上,单是皇上手指缝里露出来的恩赐,那也是享不完的福泽,不像我们,这辈子怕也就是个浣衣局的奴才,妹妹为何就不......”
      
      姜漓眼睑一颤,打断了她,“四桃,我没那心。”
      
      她在周恒面前,已经够丢人了。  
      
      以往四桃说这些时,姜漓只是岔过去,但没见她这么大反应,正纳闷,姜漓的神色又恢复了过来,问起了碧素,“姑姑如何了?”
      
      “你还说呢,前儿夜里我一觉睡醒,没见着人,还吓了一跳,忙跑去问姑姑,就见到了高总管,你说,这哪有一大早就来要人的。”
      
      姜漓笑了笑,“往后可别惦记着偷懒,姑姑没少惯着你。”
      
      四桃嘴一撸,斜凝了一眼姜漓,“姑姑偏心的谁,我还不知。”四桃突地就有些伤怀,“当初姝妹妹来了浣衣局,我高兴多了个能说话的妹妹,这大半年,有姝妹妹在,日子快了许多,虽也盼着姝妹妹好,可这两日我一转头,没瞧着姝妹妹的影子,心头怪难受.......”
      
      姜漓也一样。
      
      除了碧素,也就只有四桃。
      
      姜漓她不喜说话,也不善哄人,只道,“横竖离得近,以后常来。”
      
      两人又聊了一阵。
      
      四桃走的时候,姜漓将桌上御膳房刚送来的几盘点心都装给了四桃,“每回你熏完衣裳就嘴馋,这东西拿会去,也省得你四处觅食,回去同姑姑说一声,我一切都好。”
      
      **
      姜漓申时去上夜时,周恒和高沾都不在。
      
      立在寝宫门前的是刘贵。
      
      刘贵告诉了姜漓,“今日是惠妃娘娘的生辰。”那意思大抵是说皇上不会回来。
      
      姜漓只管当差,皇上回不回来,她都得在这屋里候着。
      
      夜色一深,含熏殿的太监们退了出去,姜漓依旧在稍间点了一盏灯,立在门前守着。
      
      姜漓正盯着昏黄光晕中,那门扇上雕刻的花纹,沉寂的夜,突地响起了脚步声,姜漓还未来得及上前,跟前的门扇,“嘭”地一声从外被推开,周恒的脚步跨了进来。
      
      那风扑来,姜漓脊背一寒。
      
      周恒的脸色极差。
      
      高沾紧随其后,腰杆子比平时压低了许多,刚跟上周恒,便被周恒赶了出去,“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宝贝们的鼓励,跃跃会加油!!感谢在2020-10-17 08:58:46~2020-10-18 08:5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天使呀、孑孓梓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ESSIE 15瓶;常常似风 2瓶;cyyq、堂前一只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