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第四章
      
      姜漓出逃的罪行,是御前内侍总管高沾亲自撞见,直接交由慎刑司处置便是,当惊动不了皇上。
      
      姜漓不知高沾为何要带她来皇上面前。
      
      又为何要隐瞒她的死罪。
      
      纵使想不明白,姜漓此时也没功夫去想,抬起的视线在触及到周恒身上的纹龙时,便也没往上再抬半分。
      
      高沾退去后,屋子里只余她一人跪在地上。
      
      无形的压迫感从头罩下,姜漓没求饶,从被高沾逮住起,她便未生出半点侥幸。
      
      进宫大半年,姜漓虽未见过皇上,多少也听说过他的传闻,她不知道跟前这位让姜夫人闻风丧胆,让宫人提及变色的君主,会如何处置她。
      
      但再残暴,不外乎就是一条命。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
      
      周恒看着她一直不肯抬起的脑袋,问道,“你姓姜?”
      
      姜漓力持镇定,“是。”
      
      周恒又往她跟前走了一步,微微偏下头去瞧她的脸,低沉的声音,不徐不疾地说道,“姜观痕,从四品,京兆府主事之一,你是姜家嫡女,姜姝。”
      
      姜漓周身突地一阵细细麻麻,浸透的缎子贴在身上,经屋子里的地龙一烘,又闷又湿,姜漓的额头触地,回答的声音迟缓了些,“是。”
      
      周恒的腰弯的有些累了,直起身来,同她论起了正事,直截了当地问道,“撞进凉亭的那人是你吧。”
      
      低沉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未待姜漓回答,周恒又说道,“你在浣衣局当差,朕这里是含熏殿。”
      
      这回周恒给她留了足够的时间回答。
      
      姜漓跪在地上的身子,一动不动,今夜的罪她并没有想过能蒙混过去。
      
      能弄出这般大的动静,皇上不惜出动了整个敬事房搜宫寻人,她也早料到了,她在凉亭里的那一躲,定是被发现了,高沾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没当着大伙儿面揭穿她的罪行,但她瞒不过皇上。
      
      她是浣衣局的宫女,而她躲的是含熏殿,单是两道门槛的禁宵,她便无从解释。
      
      “奴婢不敢欺瞒陛下,是奴婢不甘拘泥于宫中凄苦生活,生了私心想要出逃。”姜漓认了罪,额头伏地等着他降罚。
      
      半晌,却是等来了周恒轻轻地一声,“你起来。”
      
      姜漓怔了怔。
      
      许是太过于错愕,姜漓眸子里的惊愕尚未来得及敛去,便直直地落在了周恒的脸上。
      
      在那黑漆漆的凉亭子里,姜漓瞧见的也就只是一身黑色大氅,和那双绣了金丝线的筒靴,适才她那一抬头,顶多也就瞧清了筒靴和大氅上的龙纹,便再也没往上瞧半分。
      
      此时姜漓才真正地见到龙颜。
      
      姜漓曾听四桃说,当今圣上不过二十二三,即便有世家顾忌他残暴的名声,但为何还是有那么多的人想着法子往宫里送人,就连太上皇后的娘家韩家,也是送了位贵妃进来,旁的不论,就圣上那张脸,若是让闺中待嫁的姑娘们瞧了,谁又不动心。
      
      英俊儒雅,风流倜傥。
      
      这样的辞藻本是用来形容宫外那些生的好看的英俊公子哥儿,可映入姜漓眼里的这张脸,虽是帝王,却也和那辞藻完全符合,唯一不同的是那张脸上的神色,和那双眼睛。
      
      只一眼对上,便让人有了移开的冲动。
      
      锐利又深邃。
      
      姜漓心口一跳,忙地垂目移开,迟疑的那阵,周恒也没催她,反而是脚步往后挪了挪,立在她五步之远,静静地候着,等着她慢慢地缓过来。
      
      片刻,姜漓的手掌稍稍撑地,稳住了微颤的膝盖,照着周恒的吩咐,直起了身。
      
      在那雨里奔跑了一趟,本就一身湿透,又那般在地上跪了一阵,姜漓从头到脚,皆是一副狼狈,刚立稳,绣鞋里几道“噗嗤”的水声,清晰地响在两人之间,姜漓提着一口气绷紧了脚指头,不敢再用力往下踩。
      
      周恒却道,“站过来一些。”
      
      姜漓不得不踩着那绣鞋里的水,极为狼狈地往前移了两步,便不再动了。
      
      周恒瞧了这半天,也就瞧到了一眼,让她过来,本是想好好看看她那张脸,好确认是否当真是他要寻的姑娘,见她迟迟走不到跟前,终是没再等下去,金线纹龙的靴子往前一移,修长的手指便勾住了姜漓的下巴。
      
      姜漓的脸早被雨水洗的惨白,此时脸庞上还残余水珠的痕迹,本该是楚楚可怜,然那眼梢处被雨水冲刷出来的殷红,如同刚出浴的美人,不但让人生不出怜惜,反而极易勾起人的征服欲。
      
      周恒虽是帝王,但也正是盛年。
      
      一个是妙龄的宫女。
      一个是盛年的帝王。
      
      如此姿态,免不得氤氲出暧昧来。
      
      姜漓从未同人这般接触过,脸色慢慢地潮热,下颚下意识地动了动,不过一瞬,便被周恒的五指捏紧擒了回来,“你别躲。”
      
      姜漓垂目不敢再动。
      
      周恒将她的脸捏在五指之间,细细地瞧了一阵,最后那视线落在她略显不安的眸子里,定了一瞬,随即松开了手,轻声地说道,“宫女出逃是死罪。”
      
      声音虽轻,但姜漓却听出了那背后的寒凉。
      
      姜漓脚步一退,一口气吐出,还未缓过来,又听周恒说道,“按我朝律法,姜京兆也会连坐。”
      
      姜漓是看开了生死,但还有一个姜家。
      
      自她进来后,皇上便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也给她任何退路,每一句,皆是直戳她要害。
      
      她便知,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又如何斗得过一代帝王。
      
      从她计划出逃,到中间出了岔子,再到被高沾抓住,姜漓就算有过慌忙,心头还是余了几分冷静,可此时,在面对跟前这张平静地让人发憷的脸时,姜漓心头一时乱如麻。
      
      才知,何为帝王。
      
      也才意识到,跟前的这位帝王,比起那传闻里来,要可怕千百倍。
      
      姜漓的额前,不知不觉生了汗珠,虽知道不太可能,但还是求了饶,“今日所为,皆为奴婢一人之过,求陛下开恩。”姜漓的双膝再次弯曲,才跪了一半,突地被一把折扇拍在了腿弯上。
      
      “你不用跪朕。”
      
      周恒将刚拿起来的折扇,重新扔回案上,回头一双黑眸,直盯着姜漓说道,“朕能同你耗这半夜,不是为了让你死,也并非想看你求饶,朕可以饶了你。”
      
      姜漓再次怔住。
      
      周恒没给姜漓半点思考和遐想的余地,直接单刀直入,“朕不追究你的罪,但,出宫你也不用再想,往后你留在含熏殿,好好伺候朕便是。”
      
      姜漓脑子里开始嗡嗡地轻响,神情有几分木讷。
      
      突地就想起了碧素姑姑说过的话,和四桃平日里的暗示,四桃说,若是她肯走出去,以她的姿色,这宫里定有她的一席之地。
      
      她自然知道是何意。
      但她并不想。
      
      今夜她出逃便是因为,在娴贵妃那里露了名头,担心有朝一日,在这宫里走的越高,姜家的处境就会越来越险恶。
      
      姜家主母是商户出身,一辈子没读过什么书,不知朝堂的凶险,也不知偷梁换柱后的下场,可她知道,她亲眼见过抄家灭族的场面,是以,她一心小心谨慎,低调藏拙。
      
      岂料今夜却一步登了天。
      
      一步走错,竟是直接将她送到了刀尖上立着。
      
      周恒见她脸色发白,半晌没有反应,也没有谢恩,眉目拧了拧,确认了一声,“朕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姜漓心一紧,艰难地开口,“奴,奴婢明白。”
      
      姜家无事,什么都好。
      
      周恒仍没有见她谢恩,又问,“明白什么?”
      
      姜漓没能抬头,脸上的热量渐升,张了张嘴,说道,“奴婢是陛,陛下的女人。”
      
      含熏殿伺候,便是没打算给她名分。
      
      暂且只有“女人”两字最为合适。
      
      姜漓的声音本就娇柔,此时那话多少含了些春色,一语毕,屋子里的氛围无声无息地生了变化。
      
      跟前的人却是安静的出奇。
      
      周恒的目光在脸上顿了顿,从她的神色中悟出了她的心思,半晌抬起手,捏了捏眉心,低声道,“你想多了。”
      
      姜漓蓦地抬头。
      
      便见周恒薄唇轻启,没余半丝情面地同她说道,“朕不缺女人,朕的后宫有很多女人。”
      
      姜漓僵住,嘴角张了张,周身如同点了一把火,那张未曾红透的脸,霎时红辣辣地烫。
      
      周恒许是怕她还没明白,便说了个详细,“明日起,领御前的差事,往后为朕熏香上夜。”
      
      说完,周恒没顾她的神情,也没顾她是如何作想,一声击掌,外头的高沾走了进来,周恒撂下一句,“带她下去,明日当值。”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寝宫。
      
      高沾弓腰领命,“是。”
      
      待周恒离去,高沾转过身来,本想同姜漓道一句恭喜,却见姜漓面上的神色窘迫至极,双颊涨得比那春节里挂起的灯笼还红,心头一片了然,出声轻唤道,“姜姑娘,先去换身衣裳吧。”
      
      姜漓跟在高沾身后,离开了那屋子,迎面的一股夜风扫过来,姜漓半点凉气都没感受到。
      
      情绪全被那难堪的一幕填满。
      
      她适才说了什么。
      皇上又说了什么。
      
      她似乎,从未,如此尴尬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四面八方的声音来贺:恭喜姜姑娘得宠。
    姜漓:.....
    高沾:皇上从未对谁开恩过,姜姑娘是头一个,足见陛下对姑娘的宠爱......
    姜漓:别,别说了,谢谢。
    感谢在2020-10-13 12:13:36~2020-10-15 20:14: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天使呀、阿易的猫呀 2个;金灿灿、铁锅炖鸡、墨墨、觸目、常常似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金灿灿 50瓶;阿易的猫呀 30瓶;JESSIE 15瓶;Zt 10瓶;小天使呀 9瓶;lorna 5瓶;图图 3瓶;栀橙、远星 2瓶;阿静今天暴富了嘛、摩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