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第二十一章
      
      姜漓小心翼翼地勾着脖子。
      
      那原本纹丝不动的下颚,突地垂下,抵住了她额头,“没睡?”
      
      音色带着夜里的慵懒。
      
      下颚处的粗糙,轻轻一蹭,姜漓只觉得额前酥麻一片,慌忙地缩回了脖子,不敢应声。
      
      周恒看了她一眼。
      
      视线朦胧,也只能瞧见她一头素发披散在他手弯,硬瞌上的一双眼睛,眼睫在打颤。
      
      比起之前,话少了很多。
      胆子似乎也小了。
      
      周恒的胳膊一紧,姜漓的脸又挨在了他的胸前。
      
      “朕在,睡吧。”
      
      周恒抱了她一夜,姜漓也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原本很紧张,慢慢地,那护在她颈侧的胳膊弯,竟让她安下了心。
      
      姜夫人曾说周恒残暴。
      
      姜漓记忆中的周恒,印象实在太过于淡薄。
      
      只知,他铁面无私。
      
      大雨夜被逮住时,姜漓头一回见到他,帝王的霸气如同刻入了骨子里,一身冷冽,确实震慑住了她。
      
      相处几日后。
      
      姜漓已不如之前的那份战战兢兢。
      
      她和姜姝的身份被揭露后,姜漓知道,是皇上保住了她。
      
      比起之前的躲躲藏藏,她轻松了很多,压在胸口的几块大石,至少已卸下了一块。
      
      姜漓一夜都窝在了周恒的胳膊弯里。
      
      **
      晨光洒至床前,周恒睁开眼,待了片刻,搁在她脖子底下的胳膊,轻轻拍了拍她,“起了。”
      
      姜漓惊醒过来,仰起头,一时没缓过劲,面色还带了些许迷糊。
      
      周恒转头,示意她,“胳膊。”
      
      说完又道,“麻了。”
      
      姜漓猛地翻身起来,一面往床边退一面慌忙的致歉,“是臣妾失礼,陛下......”
      
      姜漓一阵手忙脚乱。
      
      半撑起来的身子,忙地往床尾钻去,却被周恒从身后拦腰勾住,用力一带,姜漓又跌了回去。
      
      姜漓的头实打实地撞上了他胸膛,正是惊魂未定,周恒的胸膛微微一震动,道,“朕去早朝,你再睡会儿。”
      
      姜漓不敢再动。
      
      片刻,周恒起来,自行穿了鞋。
      
      姜漓僵硬地躺在那,听着耳边的动静,衣裳的窸窣声传来,周恒系好了腰封,才回头看向她。
      
      “朕今日会很晚,你来乾武殿。”
      
      周恒说完,姜漓又要起身。
      
      “躺着。”
      
      周恒止住了她,抬步出了屋。
      
      待那脚步声远了,姜漓侧过头,盯着门前那排还在摇晃的珠帘,突地拉了身上的被褥,将自个儿给捂了进去。
      
      然那床榻上,却残留着一股檀香味,久久消散不去。
      
      姜漓没睡,哪里还有瞌睡。
      
      **
      得了婕妤的身份后,姜漓还未到太上皇后的福宁宫请安,昨而得了个清闲,今日姜漓无论如何也该走这一趟。
      
      碧素伺候姜漓用完早膳,便陪着她朝着福宁宫走。
      
      太上皇后平日里没什么事,不喜热闹,宫里的大小主子,也就娴贵妃一人来得勤,往日东宫里过来的那些老人,太上皇后一一免了她们的请安。
      
      日子一久,倒就像是被遗忘了一般。
      
      惠贵妃为此,更是连同皇上碰面的机会都没。
      
      姜漓和碧素今日过去,是她来主动上门请安。
      
      到了福宁宫,碧素同门前的宫女说了一声,那宫女没放人进去,为难地道,“太上皇后这几日身子乏的很,姜主子还是请回吧。”
      
      姜漓望了一眼殿门前的那匾额,垂下目光来,便同那宫女道,“太上皇后要保重身子,待好些了,我再过来请安。”
      
      姜漓转身同碧素又往回走。
      
      之前太上皇后让她进去,她还是姜家的‘大姑娘’,那时太上皇后能待见她,是因她同韩国公府没有牵连。
      
      如今为了她,陛下同太上皇后闹翻。
      
      那韩国公府,是太上皇后的娘家,这一来,又岂能愉快。
      
      碧素也明白,今日来本就没怀什么希望,回去时,只同姜漓道,“咱待过阵子再来吧。”
      
      福宁殿门前的宫女见她走远了,转身回了屋。
      
      太上皇后刚用过早膳,这会子喝上了茶。
      
      那宫女进来,才汇报,“太上皇后,适才姜主子来了一趟。”
      
      太上皇后没什么表情。
      
      那宫女退下后,王嬷嬷才开口,“往日太上皇后担忧陛下找不到个知心人,这回难得陛下动了心思,太上皇后也该放心了,奴才听说,昨夜皇上从乾武殿出来,上了长春殿。”
      
      太上皇后手里的茶盏一放,没好脸色,“他倒是满意了。”
      
      伤神的是她那亲侄子。
      
      王嬷嬷又道,“皇上有个能说话的人,太上皇后该高兴才对,往日太上皇后想着法子,给过陛下了不少美人,陛下可曾瞧过一眼?如今遇上这么个人,心头喜欢,虽说这话对不住韩世子,皇上能将人夺过去,奴婢以为,这才是天下真正的大主子。”
      
      太上皇后侧目乜了她一眼。
      
      王嬷嬷忙垂目,“奴婢失言了。”
      
      这道理,太上皇后岂能不明白,只是心疼韩焦,可如今看来也没什法子了,“你去替我瞧瞧,这长安城里,还有哪家的姑娘。”
      
      定要找个顶尖的,还回去。
      
      太上皇后吩咐完,顿了一阵才道,“凉她一段日子,也是为她好,皇上那一番护着她,后宫里的人,谁心里会好受。”
      
      就拿她亲侄女,进宫快一年了,也没见皇上正眼瞧过一回。
      
      这回竟为了姜家女,护到这等地步。
      
      太上皇后长吸了一口气。
      
      罢了。
      
      那姜漓若能真给她诞出个皇孙来,这些都不算事。
      
      **
      皇上昨夜去了长春殿的事,不过一个早上,就已传遍了后宫。
      
      娴贵妃起来,用完早膳,原本还打算去福宁殿请安,听了消息,霎时没了力气,连请安也免了,只呆在屋子里,发了一通火后,便生着闷气。
      
      倒是荣华殿的惠贵妃,难得起了个早,让四桃陪着,“今日天色好,咱去外头走走。”
      
      那头姜漓从福宁殿出来,走到半路,便同惠贵妃遇上了。
      
      上回两人见面,是在御花园里。
      
      姜漓被惠贵妃拦住,在她跟前立了大半个时辰。
      
      今日见面,惠贵妃先同姜漓陪了个不是,“那日怨我,为难了妹妹。”
      
      姜漓笑着摇了摇头。
      
      惠贵妃又道,“今日既碰上了妹妹,难得天色好,一同去逛逛园子吧。”
      
      姜漓没有推辞。
      
      既已是后宫的人,往后这些碰面,定是避免不了。
      
      惠贵妃带着姜漓,往昨日姜漓想去又未去成的荷花池走,两人一面走着一面说着话,起初惠贵妃也只同姜漓聊了些宫里的趣事,后来也不知怎的就扯到了皇上身上。
      
      “妹妹尚小,人又生的好看,能同陛下说得上话,不像我,年岁大了,每回只顾叨着孩子,陛下大抵是听烦了,便再也不来了。”
      
      姜漓听姑姑说过荣华殿的事。
      
      惠贵妃的事大抵也了解,只笑了笑,劝道,“娘娘多虑了,这天底下哪里父亲不喜欢自己孩子的。”
      
      这话戳了惠贵妃。
      
      惠贵妃一时立在那荷花池边,出了神,轻轻低语了一声,“是啊,哪个父亲不喜欢自己孩子。”
      
      姜漓不知该说些什么。
      
      惠贵妃情绪上来,没能收住,又是一阵黯然伤神,道,“自从陛下两年前打了那一场仗,受了伤,去药谷养了一月,回来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姜漓原本没什兴趣。
      
      她不太喜欢,惠贵妃将所有心思都系在一人身上,而忧心忧虑的性子。
      
      然惠贵妃那话说完,姜漓心头却突地紧绷,“陛下曾受过伤?”
      
      惠贵妃并未察觉出异常,点了点头,道,“与辽军的那一战,二殿下虽救了陛下一命,陛下却还是不慎中了毒,后来去药谷疗养了月余,才回朝。”
      
      姜漓忍住。
      没再往下问。
      
      荷花池边上的风吹过来,姜漓突觉一阵头疼。
      
      碧素瞧出她神色不对,赶紧上前道,“这池边风大,主子们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同惠贵妃辞别后,姜漓却没回长春殿。
      
      而是去了含熏殿。
      
      刘贵见到姜漓有些意外,“陛下这会子人还在乾武殿,姜主子怎的上这来了。”
      
      姜漓说昨夜香炉断了一夜香,今日有空,便先过来焚香,怕陛下夜里宿在含熏殿。
      
      刘贵笑着将人请进来,“还是姜主子有心。”
      
      等焚完香出来,姜漓便去寻了何顺。
      
      姜漓见到何顺便问,“陛下之前受过伤?”
      
      何顺想了一阵,道,“姜主子是说两年前的那一战吧?陛下是曾中了毒,不过这事知道的人少,姜主子怎的知道。”
      
      姜漓没答,又问,“不知陛下去的哪里疗伤。”
      
      何顺想了一阵,眉头拧了拧,“这个奴才倒是一时忘了,好像是叫什么久。”
      
      姜漓轻轻地道,“久财崖。”
      
      何顺一愣,疑惑地看着她。
      
      姜漓便道,“之前我似是听高总管说过。”
      
      **
      姜漓从含熏殿出来,脚步有些晃,回到长春殿,午膳时也没胃口。
      
      熬到了黄昏,高沾便过来接人了。
      
      周恒今早离开长春殿时,便同姜漓说过,夜里他宿在乾武殿,要她过去伺候。
      
      碧素赶紧替她沐浴更衣。
      
      走出长春殿的那一瞬,姜漓的心口就开始不停地跳,待坐上了撵桥,一直到乾武殿,也没能平静下来。
      
      高沾已在后殿门前守着。
      
      见到姜漓来了,忙地迎上前,“姜主子,陛下正候着呢。”
      
      姜漓进去,屋里没人,案前也没人。
      
      往里走,才见周恒歪在了榻上,眼睛磕上,似是睡了过去。
      
      姜漓本想唤一声。
      
      声音都到了喉咙了,又突地止住了。
      
      姜漓立在那立了好一阵,见周恒没什反应,脚步才缓缓地往前移去,越往前走,越是紧张。
      
      姜漓轻轻地跪坐在他身旁,屏住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掌,颤颤地挡在自己的眼前,视线里只余下了周恒的一双眼睛。
      
      她没见过他的脸,却熟悉他的眼睛。
      
      姜漓心头虽已有了答案,但还是想亲自确认一番。
      
      姜漓正紧张地瞧着,视线里的那双眼睛却是突地睁开,黑漆漆的眸子盯了她。
      
      “认出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贴上来了,呜呜呜。
    感谢在2020-11-01 08:48:33~2020-11-02 08:57: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屋里的星星、觸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月 10瓶;WinWin 9瓶;宿 2瓶;兔子白白傻嫩嫩、言流未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