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我成了宠妃

作者:起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第十九章
      
      两年前,林常清给他做了削骨,顶替了战死的太子。
      
      削骨后,他发了一场高烧。
      
      虽昏迷不醒,但神智还在。
      
      几度徘徊在黑不见底的深渊,也曾极为的煎熬,后来屋里进来了一位姑娘,坐在床边同他说了很多话。
      
      她告诉他,“我叫阿漓,不是分离的离,是漓江的漓。”
      
      这世上,属于他的东西不多,在最后他还是他的那段时光,遇上的人,那就是他的,谁也夺不走。
      
      周恒躺下,重新握住了姜漓的手,闭上了眼睛。
      
      夜色再次沉静。
      
      待稍间里的灯火燃尽,也迎来了天边的光亮。
      
      姜漓睁眼,光线溢入眼眶,床前的幕帘已被拉开,床榻一侧空空如也。
      
      姜漓猛地坐了起来。
      
      周恒已不在屋里。
      
      姜漓捡了床头昨夜脱去的衣裳,急急地穿上,又蹭了床边的绣鞋,刚拂开那帘子,外头何顺伸出个头来,笑着道,“陛下已经去了正殿,临走时撂了话,让姜主子多歇息,不着急。”
      
      姜漓愣了愣。
      
      多半没料到自己昨夜竟睡的那般沉。
      
      姜漓没再留,回了长春殿。
      
      昨日姜漓入住长春殿后,屋里的丫鬟按照位份配置,跟前伺候的两个丫鬟是高沾亲自挑了过来。
      
      一个唤绣锦,一个唤云霜。
      
      姜漓总共不过才与其说上几句话,姜漓的话不多,进了长春殿,更是安静。
      
      今日回去,一跨进门,却瞧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碧素。
      
      “主子。”碧素蹲了个礼给她。
      
      姜漓惊喜地唤了声姑姑,“你怎的在这?”碧素被太上皇后罚去冷宫的事,姜漓并不知情。
      
      碧素也没多去解释,只道,“往后,奴婢就跟着主子了。”
      
      姜漓愣住。
      
      碧素昨日被太上皇后送进冷宫,不过才呆了一夜,今日一早,高总管去冷宫里亲自接的人,接出来就送到了长春殿。
      
      这宫里,姜漓最熟悉的人就是碧素。
      
      高沾也是领了皇上的吩咐。
      
      先前太上皇后将人叫过去,高沾还捏了一把汗,没成想,碧素嘴紧,倒是个值得托付之人。
      
      碧素往日是姜漓的主子,如今调了过来,碧素伺候姜漓。
      
      姜漓一时适应不过来,碧素上前扶住她胳膊,将她一面往屋里带,一面说着话,举止甚是自然得体,倒像是又回到了从前。
      
      两人关起门来叙旧。
      
      从姜漓离开浣衣局说起,说到姜漓的身世,碧素都替她捏把汗,“你这一遭,起起跌跌,换个人怕是心都晃没了,也就你这性子能稳得住,好在如今是得了圣宠,安稳了下来。”
      
      姜漓今日问高沾姜家的情况,高沾没细说。
      
      碧素这回倒全都告诉了她,“娴贵妃发了一通火,身边的宫女才传出来,主子和姜家大姑娘的身份,本是娴贵妃捅出来,结果没成想,皇上一句,内务府名册出了错,谁还敢追究,姜家毫发无伤,主子又升了位份,可不就气着了。”
      
      姜漓怔住。
      
      内务府名册出了问题。
      
      这不就是明摆着在护她吗。
      
      碧素看不出来她的疑惑,同她点破了道,“陛下心头是装下了主子。”
      
      姜漓被碧素那一眼瞧的脸色发红,瞥过眼去。
      
      两人正聊着,外头突地一阵动静,丫鬟进来报,说是荣华殿惠主子送了贺礼来。
      
      碧素陪着姜漓出去,见到了荣华殿的丫鬟。
      
      来的人却是四桃。
      
      姜漓自从见了一回四桃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倒不知,不过才几日,怎就去了荣华殿当上差了。
      
      四桃先唤了一声,“妹妹”,察觉出碧素的脸色不对,又才赶紧改口唤了姜漓一声,“姜主子。”
      
      唤完四桃就哭起了鼻子,“主子一走,姑姑也走了,就只剩下我一人,新补上来的姑姑容不得人,好在惠主子跟前缺人,这才收容了我。”
      
      四桃哭了一阵情分,碧素一声都没吭。
      
      等四桃将惠主子的贺礼搁下,出了长春殿,碧素才失望地同姜漓说,“以前我道她只是懒,心是正的,没曾想还是看走了眼。”
      
      荣华殿和芳华殿两个主子的衣裳,从未出过错,为何那日就偏生丢了娴主子的?
      
      姜漓离开浣衣局后,碧素便查了。
      
      衣裳是四桃藏了。
      就为了投奔惠主子。
      
      如今倒是如愿了。
      
      姜漓沉默了一阵,没说什,这世上,谁又能伴着谁走到最后。
      
      秦家私藏火|药被查出后,往日来往的世家,皆是大门紧闭,没有一人敢靠近。
      
      她都理解。
      
      母亲也明白,是以,从未去求过人,那夜娘亲将她护在身后,宁愿让她看着她死在面前,也没去信任任何人,将她托付出去。
      
      母亲说,“这世上没人能保护你,阿漓,只能靠你自己了。”
      
      秦家一倒,朝中以秦家支持的太上皇后和二皇子,也受到了牵连,太上皇后被太上皇软禁,二皇子被太上皇关进了道观,一住就是六年。
      
      六年后出来,便跟着太子上了战场。
      
      谁曾想,也是死了。
      
      连太上皇后和二皇子都保不住的人,谁还敢保。
      
      从秦家的暗道里爬出来后,姜漓从未去寻过谁,从那时起,这世上便只余她孤独一人。
      
      清师傅是找到她时,她已经成了长安城里的一名小乞丐。
      
      “孩子,回家吧。”
      
      清师傅将她带回了家,她在那个家呆了六年,最后,家还是没了。
      
      她从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呆多久,因她从未盼望过,谁又能永远地陪着她走到最后。
      
      碧素见她脸色不好,让她去歇会儿,她来收拾一下屋子。
      
      长春殿本是四人住的院子,如今姜漓虽一人独占,也是只住了自己的那一块,碧素将院子收拾出来,摆上了花草,屋里的摆设称不上多繁华,瞧着却干净舒心。
      
      午后碧素正在院子里洒水,门前一阵动静,碧素侧过头望去。
      
      高沾来了。
      
      高沾手里提了个竹笼,笑容满面地进来,“哟,姑姑忙着呢。”
      
      碧素搁了瓢葫芦迎上,瞅了一眼那笼子,一面将高沾往屋里请,一面问,“高总管这手里提的是何物?”
      
      那竹笼子被一层布遮住,碧素瞧不见里头。
      
      高沾没应她,只笑着道,“叫姜主子出来一趟,陛下吩咐了,让奴才亲手交到她手里。”
      
      姜漓正在摆弄她的香料,外头的声音她早听见了。
      
      高沾说完,姜漓已经掀开了帘子,走了出去。
      
      “高总管。”
      
      高沾赶紧将手里的笼子递了过去,神神秘秘地道,“姜主子猜猜这里头是什?”
      
      姜漓摇了头。
      
      高沾将那锦布一揭开,竟是白白胖胖的两只小兔子。
      
      姜漓怔在那,抬头疑惑地看着高沾。
      
      “陛下怕姜主子在屋里闷住,让奴才给姜主子送过来,让姜主子好生养着,这兔子是一双,一公一母,照顾的好了,过不了多久就能下崽了。”
      
      碧素见姜漓瞅着那笼子,愣了神,忙地从高沾手里接过来,谢了恩。
      
      高沾走后,碧素为了难,“奴婢可从未养过这东西。”
      
      姜漓说,“好养。”
      
      久财崖里的那窝兔子,就曾是她一手养大。
      
      碧素笑了笑,“难怪皇上给主子送了过来,这是早知道主子会养呢。”
      
      姜漓想,不过就是撞上了。
      
      冷冷清清的长春殿,有了那两只兔子,倒突地就热闹了。
      
      几个丫鬟当成了宝。
      
      太阳的日头没那么大了,姜漓便问碧素,“这宫里哪里有干草。”
      
      碧素说,“主子想要干草,奴婢让人去取就是。”
      
      姜漓望了一眼天色,那天空湛蓝湛蓝的,云朵儿纯如雪,轻如棉絮,跟着风跑了一阵,姜漓便说,“姑姑陪我走一会儿吧。”
      
      碧素难得听她说这话,以往在浣衣局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主子等会儿,奴婢去拿件斗篷,怕呆会儿风大。”
      
      两人出了长春殿,碧素说离这不远处,有一片荷花,那边上定有杂草。
      
      这等日头,割回来晒上两日,也就干了。
      
      姜漓跟着碧素顺着那宫墙一路往前走,天色晴好,日头照在那甬道的金砖上,白花花的耀人眼,对面道上走来一人,越来越近。
      
      锦白缎子,风流倜傥。
      
      待那人走到跟前,姜漓无意间的一瞟,最初还以为是自己被太阳照花了眼,认错了人。
      
      那人却是停在了跟前,盯着她,目光比头顶上的日头还烈。
      
      姜漓从那抹熟悉的笑容里,才辨出来。
      
      当真就是他。
      
      久财崖里遇上的唯一一个不是病患的人。
      
      那日,小哑巴非要拉着她,去偷窥一人,雕花窗户的油纸被两人戳了好几个洞,姜漓往里望去,身旁的小哑巴,忙地伸出个手指头,为她指。
      
      她看到了那人,轻声问小哑巴,“你是不是想说他好看?”
      
      小哑巴猛地点头。
      
      姜漓又多看了一眼,是挺好看。
      
      大抵是来过久财崖的人,没有一人有他脸上的朝气和血色。
      
      姜漓正看的上劲,身后小哑巴没站稳,两人往前一扑,整扇窗子被推开,两人惊慌地稳住脚跟,姜漓抬头,就看到了那张脸。
      
      就是跟前的这张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周末快乐。
    感谢在2020-10-30 08:43:10~2020-10-31 08:43: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屋里的星星、或如卿、觸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月里的鱼 2瓶;37651524、irm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